《清纯做派》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萧九凉

清纯做派
作者: 萧九凉
简介:
曾经是粘人的狗 如今是乱摸的手
冷酷狼狗年下攻X温柔人妻年上受
闻嘉云把捡来的弟弟含辛茹苦送出道,自己却突然退出两人约定好的未来;
当红男团主唱在事业巅峰隐退,四年后成了家乡街头的一名流浪汉;
一个潦倒落魄,一个庸庸碌碌,
他想重来,他却说不,
盛放企图用身体的反应来证明他们之间的羁绊,
闻嘉云遗憾地摇摇头说,对不起,我阳痿。
——————————————————————————
年下的真 年上的纯
狗血剧情离奇发展
非常规娱乐圈文
很正宗高速公路狂飙文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第一章
第一章
人生第二次裸睡,闻嘉云献给了爱丽丝,此爱非彼爱,他和两百多岁的贝多芬成不了情敌,就是没想到这位爱丽丝魅力值太大,一整天下来搞得他腰酸背痛,精疲力竭。
这位出生于东南亚海域的强热带气旋,一路北上,到了中国领土就改头换面称作超强台风,强势地从浙江南部沿海登陆,气象局原本预测她是要去安徽省逛逛的,谁曾想这位爱丽丝小姐不按牌理出牌,中途来个急转弯,又朝浙北奔来,挨着浙江最近的江苏省姑苏市同泽镇居民就遭了殃。
当然眯着眼细瞧凄惨排行榜上的名字,闻嘉云铁定能挤进前三。他一个景区管委会的文职人员,竟顶着满头风雨,冒着被爱丽丝吹飞的生命危险,和几个瓦匠一同趴在缺了顶盖的戏台屋顶,抢修了十数个小时。这座新落成的景区戏台子原本是上一任领导拍板的项目,结果因为那厮某xx酒驾被捕,革了职,上头又火速调了位新官来,岂料这厮更绝,直接翻脸不认账,说这戏台子还没盖顶呢,工程款不给签。那承包戏台的包工头资金链断了,又要不到尾款,一气之下就叫手下的工人们罢工了。
本来这三伏天叫人赶工作业就挺辛苦,这下闻嘉云也不必每xx顶着毒xx跑去监工,省了遭人白眼的罪,于他反倒是大好事一桩。但巧就巧在闹罢工的第三天,爱丽丝来了,她的裙摆在中华大地上肆意飞扬,所到之处寸xx不生,一个神龙摆尾那裙褶子一下子甩到了江浙交界地带,姑苏是个温柔的地方,经不起她的裙舞飞扬,领导接到红色预警信号,猛地起立,猛地拍案,大手一挥,就叫闻嘉云火速赶去戏台施工现场,想办法把那裸着的屋顶给盖上,免得整座戏台子被爱丽丝吹跑了。
闻嘉云作为一个年近三十的社畜,还住着筒子楼,丢不起工作,只得佯装自己深藏飞檐走壁的绝世神功,癞蛤蟆似的爬到屋顶上,和那群懂得珍惜自己劳动成果的瓦匠们,一起加班加点把整座戏台屋顶给封上。这可不是什么小工程,运瓦铺瓦,既要体力又要技术,闻嘉云笨手笨脚还畏高,疾风骤雨劈头盖脸砸在身上,一群大老爷们就这么泡在冰冷的雨水里从凌晨五点xx到夜里十点多,同泽镇挨家挨户闭门躲台,像闻嘉云这般真正为人民服务为工作献身的好xx部可不多了。
爱丽丝在8月14xx夜间翩跹地经过同泽镇边缘,闻嘉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差点和一辆乱停在桥面的共享单车一起被吹下同心桥,掉下甜水泾去。
他浑身xx透,一身单薄的短袖长裤竟似有千斤重,到家时,连开灯的力气都没有,用仅剩的半分力气把自己的xx衣xx裤给踩到了地板上,本想冲个热水澡,但只是将xx毛巾裹在脑袋上,无边的倦意就汹涌袭来。闻嘉云光着身子,连条遮羞的xx也不想穿,就这么晕在了自己一米五宽的小破床上。
有人似乎在摸自己的头,闻嘉云累得骨头散架,像堆烂铁一样被焊在了床板上,但莫名触觉还挺敏感,他睁开眼,看见闻建国坐在床沿上,笑眯眯地望着他。
爸爸。闻嘉云想叫出声,但喉咙里像是堵了口老痰,根本发不出声来。窗玻璃被爱丽丝带来的强风吹得砰砰作响,隔着一层老式的薄纱窗帘,光影摇曳在闻建国脸上,显得他的脸有些斑驳和狰狞。闻嘉云却是不怕,在心里说,爸爸,对不起,今天没去看你。
闻建国似乎不甚在意,还是笑得和煦,用手掐了掐闻嘉云的脸说,嘉云,生xx快乐,爸爸今晚可能要加班,要是回来晚了,你就和妈妈先过生xx,别等我了。
闻嘉云很想努力抬起手去握住闻建国的手,告诉他,爸爸,我已经不过生xx好多年了。闻建国似乎听到了什么幼稚的笑话,笑得眼纹都出来了,他说,傻囡,你不过生xx,爸爸买的蛋糕给谁吃去?要么我扔给楼下几只野猫去吃了。
“我能吃蛋糕吗?”一个怯怯的声音小小地在闻建国背后响起。
闻嘉云蓦地瞪大眼,看见一张瘦猴似的小脸露出碎发下的一只眼惊恐地望着他,手里捧着一盘菜碟大小的xx油蛋糕,这蛋糕总共就一层,快融化似的,但上头点缀的色彩颇为丰富,青绿色、靛蓝色、嫩xx色、咖灰色……闻嘉云似乎长了千里眼,黑暗中看清了这盘蛋糕的模样,急得就想大吼,别吃!这蛋糕吃不得——
小瘦猴怕是饿坏了,他看似在征求蛋糕主人的意见,实则目光已如狼似虎地把手里的食物占为己有,他伸出细瘦的爪子一把抓起稀烂的蛋糕泥,不管不顾地往嘴里塞去,时不时还发出xx猪拱食时的哼叫,没办法,他真的是饥肠辘辘,这盘长着霉菌花纹的蛋糕他也吃得津津有味。
闻嘉云想疯狂地摇头喊叫,想阻止他别再吃那盘已经腐坏的食物,但他就是叫不出来也动弹不得,闻建国的笑貌在他心绪不宁时溃散在黑夜中,站在卧室门口的小瘦猴已经把蛋糕盘盖在了脸上,怕闻嘉云过来夺食似的,一寸寸朝后挪着脚跟,直至他消失在漆黑无光的客厅里。
爱丽丝暴躁的敲窗声倏地扩大数倍,闻嘉云在百急攻心的当儿终于从泥泞的梦魇中拔身而出,四肢百骸被车裂了似的酸痛,没有被褥遮盖的肌肤凉意彻骨,仿佛刚从西伯利亚雪原转了一圈回来,喉咙更是被灌了十斤滚烫钢水般灼痛。
一切都是梦,但一切都这么的真。闻嘉云在睁眼前一秒还如此地想着,这并非他首次坠入这样过分真实又荒诞的梦境,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总是会和闻建国聊上几句,告诉他自己过得很好,在失去父亲的那四千多个xx夜里,自己是如何遵循闻建国的教导,乐观而坚强地活在这个迷乱人眼的三千世界里。至于那个小瘦猴,闻嘉云已经好几年没有梦见过他了,不是梦不到,而是不敢梦。
凄厉的风雨声从窗缝里钻进来,爱丽丝像一位勾魂的夺命使,非要把闻嘉云从纠缠不清的梦淖里拉扯出来,就像她已经站在床边阴森地注视着闻嘉云,静静倒数他的死期。闻嘉云是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当然他倒是想信鬼神,但他们单位和鲜红的党徽也不乐意啊。
就是这一睁眼,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床边还真的有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站立着,庞大而阴沉,浓重的黑夜为他掩护面容,喧嚣的风声为他遮去声响。狭小的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大活人,一个不知如何潜入屋子的陌生人。
在眨眼三下后,闻嘉云意识到这已经不是梦境,这是在真实的生活中,在他的床前,有一具看不清面目僵直站立的人体,这是谁?是小偷?还是……鬼?闻嘉云惶然而又警惕地瞪着那人,那颗黑黢黢的头颅上找不到眼睛存在的位置。
闻嘉云试图抬动一下自己的腰杆,竟发现生了锈似的钝痛,几乎是无法直起,那这要如何跟这个擅自闯入他人民宅的歹徒搏斗?
闻嘉云亏就亏在把力气都耗在了戏台屋顶上,此刻真是聚不起半分力,只有光喘气的份儿了。他知道这个人发现自己醒了,毕竟自己的眼睛长得还算敞亮,黑白分明,瞳仁清亮,老被人夸有神。但这些优点在与恶势力火并中毫无优势,甚至称得上自寻死路,闻嘉云做好了对方掏出刀子来杀他灭口的准备。
凄风苦雨夜,杀人越货时,闻嘉云拖着一副残躯,酝酿着拼死一搏的决心,他和那坨黑影无言对峙了几分钟,心里越来越瘆得慌,这哪儿像个贼,分明是地里钻出来的阎罗。正心惊着,鼻头一痒,竟想狂放地打个xx嚏,闻嘉云的脸一下子皱了起来,他后知后觉自己此刻正一丝不挂,怕是要受寒着凉了。
xx嚏说来就来,闻嘉云握xx拳头,猛地朝天阿嚏一声,只觉咯噔一下,腰间的骨头挫响了,不知哪根筋抽住了,疼得他低喝一声,又直挺挺地倒回了床上,这下死定了,腰扭到了,不就等于宣判死刑了吗。
“我要——”
我要报警了——闻嘉云还没来得及吼出自己的警告宣言,那道庞然黑影就泰山压顶般扑了过来,闻嘉云就怕自己连抵抗的姿势都没做出来,一把白刀子就变成红刀子从他肚子里滑了出来。
那黑影猛地飞扑上来时,一股说不清楚的酸臭味也跟着弥漫过来,闻嘉云还没觉着痛,先被这股臭味给熏得两眼翻白。这是剩菜剩饭、瓜皮果核腐烂发酵后的酸味,是捂了整个夏天的大汗不肯洗澡的臭味,此外还有一股浓烈的腋下狐臭的xx味,数味齐来,闻嘉云深吸一口就中了弹似的半昏过去,那人见他被压制倒伏下去,更是来了劲儿,整个人跨上床骑到了闻嘉云身上,一双又糙又油的手一下子捧住闻嘉云的脸,指腹还似有回味地在闻嘉云冰凉的脸颊上打圈抚摸,他这不像是索命,倒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