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之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灰化肥未满三周岁

深渊之外
作者
灰化肥未满三周岁

上半篇是童话故事

良心未泯的巫妖救助一无所有的萝莉

下半篇是爱情故事

长大了的萝莉豢养伤痕累累的巫妖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告别01
第一次看见那盏灯的时候,伊芙琳刚满八岁。

她与其他特维拉人一同迁徙,从阿尔弗斯山脉的最南端出发,穿过茫茫的树海、常年萦绕着浓雾的沼泽、飞禽猛兽遍布的xx原,去往北方文明的发源之地。

米尔达斯冰原是通往发源之地的最后一道天堑。特维拉人用矮种马驮着老人与孩童,载着重物,于一望无际的深蓝的夜幕与大地之间行走。群星浮在空中,像流沙,又像晚潮里的浪花。人们朝着北极星的方向跋涉,经过了漫长的夜晚,终于迎来了黎明。

天空先被点亮成群青色,然后被泼洒上一层耀眼的晨辉。阳光像水一样倾泻在地面上,给每一个起伏的雪堆,每一片绵延的冰川都镀了金边。当群星都黯然失色的时候,在地平线的边缘,伊芙琳看到了那一点星光。

它没有被染成金色,也不显得温暖,只是不合群地挂在天边,仿佛是一滴孤零零的眼泪。

伊芙琳问:“那是什么星星?”

身后的老人告诉她:“那不是星星,是梅里特?马洛伊的城堡里的灯光。”

老人将她的兜帽拉上,遮住过于刺眼的阳光。他骑在矮种马上,用颤巍巍的苍老的音调,唱起那支童谣——

千万要小心梅里特?马洛伊的城堡

他把陷阱设立在茫茫冰原之上

若你跟着最亮的星光行走

将永远迷失回家的方向

千万要小心梅里特?马洛伊的城堡

那里也许有舒适的床铺与暖和的衣裳

当你放松警惕之后

冰原将会成为长眠的故乡

千万要小心梅里特?马洛伊的城堡

他每天都透过窗户向远处眺望

等前一个旅人变成了地窖里的白骨

就可以寻找下一个迷途的羔羊

他的xx腔像琴弦一样,随着曲调而振动。声音也如同一把刀,划破了寂静的黎明。在疲惫的远征之中,有时就需要一首鼓舞斗志的进行曲。特维拉人昂起头,跟着他合声歌唱,童谣在冰原上传开。

等结束之后,伊芙琳才小声问:“梅里特?马洛伊是谁?”

“是一个邪恶的巫妖。他谋杀了三十万人,将特罗泽城夷为平地。教会判他死刑,他却将自己的命匣藏了起来,并躲在了北方。他将米尔达斯冰原的整个东部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像蜘蛛一样盘踞在上面,谋杀所有过路的旅人。”

伊芙琳小小地打了一个呵欠。

“巫妖又是什么呢?”

“是一种强大而邪恶的不死生物,只要命匣不被摧毁,就算血xx都被腐蚀,骨头一根根敲碎,也能一直生存下去。”

“这还能算是活着吗?”

“他们觉得算,那就是活着。”

“可是为什么要杀人呢?”她又打了个呵欠,一颠一颠地抱着矮种马,试图通过说话来保持清醒。

老人把她抱起来,xx瘦的手像老树的树枝。他用兜帽严严实实地裹住伊芙琳,轻柔地说:“巫妖就是喜欢杀人,没有为什么。你困了,先睡一觉吧,天很快就黑了。”

“我可以看xx落吗?”

“我会叫你起来。”

“谢谢。”她打了最后一个呵欠,在哒哒的马蹄声中,陷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照顾她的特维拉人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中年男性。天也全黑了,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刀子一般的雪片刮得脸颊生疼。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矮种马也跑不起来,只能在人类的鞭打之下,一脚深一脚浅地顶着风前行。

伊芙琳一张开嘴,就被灌了一大口风。她试图说话,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整个世界都被灰蒙蒙的阴霾笼罩了,特拉维人的呼喊声被强风吹得支离破碎。

“是暴风雪。”

“还有多远的路?”

“大半天。”

“能撑起帐篷吗?”

“很难,风太大了。”

大人将她的披风与马鞍拴在一起,把她当成一个小包裹,安置在马背上。但谁也说不清这究竟有没有用,因为越来越多的物资正在被风吹起来。

“我们需要找一个能避风的地方。”

风雪顺着衣物之间的缝隙灌进来,令伊芙琳感到一种近乎麻木的冷。有时气流还扯着她向右后方飘去,她只能用戴着手xx的手指xxxx地握住两个披风之间的死结。

“我……快被吹走了。”她努力地说。

族人大声喊道:“什么?”

就这样一句话的时间里,舌尖和口腔也被冻得刺痛。她咬住下唇,闭上结着冰渣的眼睛,死死地抓xx那个结。可是这太难了,她就像风暴里一只轻飘飘的小风筝。结越来越松,衣料从手中一点点溜走。伊芙琳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就从马背上被卷了下去,甩在风中。

天地在一瞬间翻转了过来。

旧报纸似的阴云与雪片在她身边掠过,伊芙琳颤抖地瞪大了眼睛,看见远处的特维拉人成了冰原上的一群蝼蚁。她离他们越来越远,仿佛离群的孤雁。她想说,别丢下我呀。但暴风雪将她越卷越高,直到撞到一面巨大的黑岩上。

伊芙琳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是一片柔和的,暗淡的白色。她分不清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因为天空呈现出xx油似的米色,上面没有太阳也没有星月,只有一点摇摇欲坠的光。

暴风雪已经停了,温度依然很低。脚下的白雪并不是蓬松的颗粒,而是一大片硌脚的厚厚的冰棱。可伊芙琳不觉得疼,也不觉得冷,她甚至感觉不到身体在撞击后有任何不适。这片柔和的冰原令她脚步轻盈。她小跑起来,朝那点光跑去。

那一定是族人在暴风雪后燃起的篝火。

她跑了很久,火光依然在远处,一路也没看见任何人影。她不冷,不累,不饿,但却无法摆脱害怕与孤独。就连风也是静止的,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是这片冰原上唯一的活物。

“有人吗?”她大喊。

声音散开之后,世界更显得空荡。

她为了排解这份可怕的死寂,便学着其他成年特维拉人一样,一边走一边哼歌。最开始是母亲离去前唱的摇篮曲,然后是父亲赴死之前的战歌,还有其他的杂七杂八的调子,在祭典上,在篝火旁,在马蹄声中,在魔法炸开的瞬间听到的所有的歌声。

当她意识到自己最后唱出了什么的时候,伊芙琳停住了脚步。

千万要小心梅里特?马洛伊的城堡。

她看着远处的光,抖得像风中的一片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