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佛》by雾月月月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原创小说 – xxL – 中篇 – 完结
古代 – PWP – 高xx

他唤一声“和尚”,便拖人入红尘。

不通世俗和尚攻/风流浪子采花贼受

没什么剧情和逻辑,所有佛相关都纯属瞎编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1

1
夜黑风高,一个模糊的黑影从房顶倒吊下来,隐在纸窗映的层层树影中。细长的竹管悄无声息地戳破窗纸,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几缕烟雾流淌而出,忽然房间里的人一挥袖,窗外倒挂的黑影闷哼一声,眼看就要从四层楼高的地方跌下,一只手推开窗户,拎住了窗外人的衣领,把他扔进房间里。
那人给丢到地板上,手里还握着那根竹管,正呛得咳嗽。他往外吹的催情药全被屋内人的一掌扫了回去,灌进他的肺里。他张大嘴xx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点了xx,仿佛浑身筋骨被抽掉,塌倒在地上。他费力抬起眼皮,看见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女儿家月白的衣裙,一张秀气的脸,和……一个光头。
“小尼姑?”他动弹不得,倒还可以说话,即使身处如此狼狈的境界,依然不减他欣赏美人的热情,语气轻佻地上扬。尼姑道了声“阿弥陀佛”,蹲下来把他的头掰正了,一扯自己的腰带。他吞了下口水,眼看着美人香肩半露,接着露出一马平川的xx部。
“怎么是和尚?!”他惊骇地脱口而出。
和尚站起来,把身上那xx女装脱了,蹬下那双绣花鞋,问道:“听闻近xx镇里有采花贼糟践女子清白,可是施主?”
“我说不是你信吗……”夏锦还没从自己看上的美人是个和尚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有气无力道。
“那施主为何半夜在窗外?”
“我赏月。”
“赏月。”和尚踩住滚落在地的竹管,捡起来,“敢问施主这又是何物?”
“这是……呃……!”夏锦话还没编出来,忽然一顿,身体颤抖着挣扎了两下。和尚不急不缓道:“施主不必担心,我点的xx不过是让你不能动弹,等到天亮带你去报官。只要施主不反抗,也不会吃什么苦头。”
“唔……”和尚听见地上那人又闷哼一声,才发觉他有些不对劲。他好像浑身发冷一样在抖,皮肤却红得过分,急促地喘息着,像是发了高烧。和尚去试了试他的额头,确实热得烫手,体内真气紊乱,四处乱窜,竟像要走火入魔。感受到他靠近,那人边喘息边求道:“和尚,哥哥,好哥哥……给我弄弄……”
“施主这是何意?”和尚皱xx了眉,往后退了些。夏锦尽力往和尚那边蹭,虚弱地解释:“我中了药,不纾解就会死的……”他没想到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春药对寻常人并无这样烈的作用,只是他修习的功法特殊,沾上这药性就要死要活。和尚困惑道:“我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只是这‘弄弄’,该如何弄?”
如果不是因为眼前只有这和尚,夏锦都想让他赶xx滚蛋,但形式比人强,他只好咬牙切齿道:“先解我的xx……”他至少还能自力更生。
和尚以为真是自己的点xx出了问题,利落把他的xx道给解了,同时警觉提防他会逃走。但那人还是没一点好转的样子,只是一能动起来,就蜷缩起来,手压到身下,伸进裤子里去。他看起来病得更严重了,皮肤红得更厉害,身体弓起来,打摆子一样抖,喘息中夹杂了一声声呻吟,听起来奇怪地甜腻。和尚犹豫地问:“施主,你怎么了?”听到他的声音,夏锦又是一抖,手里握住的xx胀得发疼,却一点也没有要xx的样子。
他心知这药性来势汹汹,靠自己怕是手撸断了都没办法,何况他不止前面要照顾,他的后面也因药性xx润起来,叫嚣着饥渴。他眼睛一转,立刻挂上两滴泪,惨兮兮道:“我中了自己的毒,解药……”他本身长得风流俊俏,一双桃花眼泛着粉色含着泪,倒真是叫人可怜。说话间,几个小瓷瓶因为他的动作从他怀里滚出来,滚到几步远的桌底下去。和尚去帮他捡起来,问:“哪一瓶?”他抖着声音说:“青色那瓶。”
和尚蹲xx,把青色瓶子打开,正要喂他喝了,夏锦突然劈手夺过瓶子,把瓶子里的液体灌进和尚嘴里。和尚反应过来时,已经把药吞了进去,他察觉自己被设计,反手将瓷瓶打得粉碎,又点上了夏锦的xx道。夏锦本就是拼着最后的力气破釜沉舟,这下又跌落在地,无力地躺在地上。他平躺下来,和尚才发现他的裤子给解开了,勃起的xx几乎贴到小腹。
“这是何药?”和尚沉声问。
“哈……”夏锦笑了一声,“这是,不xx人就会死的药。”
和尚虽然不懂“xx”的意思,也明白这不是什么好事,夏锦还在断断续续补充:“要是你走出这房门,保不齐,走在路上就失去理智,糟蹋了人家姑娘……倒不如xx我……”和尚困兽般在房间转圈,因为刚才把女装脱下,所以他现在光着膀子,只着亵裤,夏锦盯着他逐渐鼓起的裆部,xx了xx发xx的嘴唇。
他体内的欲火要将他烤xx,但他现在甚至连伸手抚慰一下自己前面都做不到,只能把胀得快爆炸的xx晾在微凉的空气里。他想象和尚xx他,他的视线赤裸裸地刮过和尚俊美的脸,锻炼出的肌xx,以及亵裤下勃起的xx。和尚猛地在他面前站定了脚步,“你给我下了什么毒?”他再次问,“我现在体内真气混乱,这里,”他咬了咬牙,指指自己撒xx的部位,“这里还肿起来了。”
“肿……噗。”头回听到这个说法,即使自己处境糟糕得一塌糊涂,夏锦也没忍住嘲笑,“哎,和尚,你没用过那儿吗?”
“自然用过,”和尚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每xx要撒xx。”
“那就是没用过。”夏锦呼出一口灼热的气,“和尚,我教你个好功法……叫做双修。”
“不必。”和尚拒绝得xx脆。
“这是唯一能解我们俩的毒的办法……”夏锦已经快支撑不住,央求道,“好哥哥,你要不信我……你把我手绑上……救救我,佛祖,菩萨,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他乱七八糟地喊着。和尚似乎还没拿定主意,依旧把他晾在一边,他身上的汗把地板都浸xx出深色的痕迹,得不到释放的情欲在他血管里奔涌,他觉得自己流出的甚至不是汗而是血,他热得发红的皮肤把透明的汗映出粉色,他呼出的不是气而是木炭烧红的烟,把他闷得窒息。他短暂地昏死过去,仿佛过了几百年那么久,他终于感觉到一双手触碰他的身体,一根布条将他的手捆在身后。
“醒醒。”夏锦模糊听见有人叫他,但他如同沉在水底,所有声音都听不真切,所有图像在他眼前扭曲成恍惚的光斑,那双手在抚摸他,从他的脸颊到他的脖颈,从他的手腕到他的手臂内侧,他本能地夹xx腿夹住和尚的腰,xx得发疼的xx在炙热的滑腻的皮肤上蹭,他屏住呼吸达到xx。
他眼前还是一片白晃晃的光亮,意识尚未回笼,只无意识地还在发抖,在摇着腰蹭,蹭抵在他股沟间xx挺的发烫的东西。和尚抓住他的手xx了xx,又开始摇晃他,叫他醒醒。他勉力瞪大眼,和尚的脸在他眼前晃出重影。他眼里还含着被刺激出来的泪,眼角红红的,勾出慵懒的风情。
“施主,你没事吧?”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