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情剂》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莎哈哈哈

催情剂 限
我的p友好像脑子有问题
莎哈哈哈
发表于6个月前 修改于6天前
原创小说 – xxL – 中篇 – 完结
轻松 – AxxO

执着于撬墙角人设的人妻督军攻×联盟第一猛A拈花惹xx渣男上将受

俗话说得好,烈女怕缠郎,狂O怕智障

傅知非:离开他,跟我走。

骆甄:鲨了我,就现在!

傅知非每xx沉思:《小三上位基本法》

骆甄仰天长叹:《论好好的棒槌上为什么要长一个男人》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淦我,就现在

“催情剂浓度98%,剂量300毫升。”
“再加!”
又一股冰凉的液体顺着针眼注入血管,转眼在心头烧起滚烫的欲火,几乎要把刑椅正中的人焚烧成灰。只是他紧闭着眼,除了脸色越来越白,意识越来越昏沉以外,并没有发出一点失控的呻吟。
行刑的人也犯了嘀咕,小声问一脸阴沉的教主安塔尔:“大人,消息来源真的可靠吗?骆甄怎么看也不像omega啊。”
高浓度omega催情剂剂量已经打到500毫升,可骆甄除了排异反应,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当然可靠!没反应就再加,我就不信扒不下姓骆的这层皮!”安塔尔冷笑着说,“到时候把他的发情过程好好录下来,发到联盟总部,让联盟所有人看看,他们的第一上将,是怎么跪在我们的教徒脚下,像狗一样求欢的。”
安塔尔这帮邪教被骆甄追狗一样撵着打了数十次,被xx到弹尽粮绝,躲进这个荒僻的沙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而就在前几天,他们却意外得到了线人的消息,大名鼎鼎的联盟第一上将骆甄,竟然是个隐藏身份的omega。安塔尔于是用最后一次阴谋算计了骆甄,拿骆甄手下的性命威胁他进了沙堡,誓要在死前最后一刻让骆甄身败名裂,以打击报复联盟。
“将军!”骆甄的手下纪思宇被教徒按着,又哭又嚎,“你们放开我家将军!我跟你们拼了!”
骆甄抬了抬眼皮,冷冷嗤笑了一声:“纪思宇,你哭个屁啊,给老子把嘴闭上。你,叫安什么玩意儿来着,有花样赶紧招呼上,一会儿联盟的人来了,你们就没命玩了。”
“你!”安塔尔气得七窍生烟,怒道,“继续加!”
“大人,再加排异反应就超过临界值了,骆甄要是死在这里,我们……”
手下还没说完就被安塔尔甩了一巴掌:“死了又怎么样,你以为他活着我们就跑得了?赶紧加!趁联盟的人还没到,先把姓骆的办了!”
骆甄咬了咬下唇,忍下烧心的欲火,惨白着脸冷笑:“想xx我是吧,来啊,谁不上谁是孙子。”
骆甄衣衫半破,被铁链缚住的地方勒出了血痕,与大片苍白的皮肤对比明显,乍一看,竟显出与平时全然不同的凌虐美,配上他带着低喘的狂妄挑衅,让在场的每一个alpha的血液都沸腾了一瞬。只是下一秒他们便回忆起,这个看似脆弱的美人,是怎么轰炸他们总部,怎么提着军刀砍断机枪手的头颅的。冷汗一滚,一点点绮念都烟消云散了。
只有安塔尔这个疯子,联盟的军队马上就要围困沙堡了,他不抓紧时间逃命,铁了心要侮辱骆甄,拉着这个宿敌同归于尽。
新的催情剂注xx进血管,骆甄嘴唇颤抖,几不可见地抽了一口气。这个剂量,他就是不因为排异反应休克,事后不发泄出来也会活活憋死。
安塔尔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眼里扭曲的快感愈发强烈。他命令所有教徒一起对着骆甄释放alpha信息素,顿时,煤油味,铁锈味,劣质烟xx味,杂七杂八的味道轰然涌进骆甄的鼻腔,他像是顷刻间被丢入油锅,所有理智被沤臭的油污埋得混沌一片。
就在骆甄失控的边缘,突然一阵巨响,沙堡连着地面开始震动碎裂,大块的石头砸了下来,直接砸死了好几人。
“是激光弹!”手下哇哇大叫着逃窜,更多人被乱石砸死。
安塔尔知道来不及了,颓然站在原地,又忽然刻薄地大笑说:“骆甄,你真是可怜,辛辛苦苦为联盟卖命这么多年,现在呢,他们为了杀我,根本不顾及你的性命,你就是联盟的一条狗罢了。”
骆甄没力气再说话,只是脸上还挂着不屑的笑意,似乎在嘲讽狗急跳墙的安塔尔有多么不堪。
激光弹的扫xx六亲不认,没人能逃得出去。联盟很明显不想费力气救人质,xx脆把沙堡一窝炸了。骆甄也觉得讽刺,放在平时他或许还有几分把握躲开乱石逃出去,可现在,他只能在发情和休克之间艰难维持平衡,连挣脱铁链的力气都没有了。
安塔尔和教徒们逐渐在乱石里没了声音,纪思宇顶着混乱想往骆甄的方向跑,却被巨大的地裂拦住了。
“纪思宇,别往我这里跑了,你的十点钟方向有掩体,去趴下躲起来。”骆甄嗓音嘶哑地给他指路,然后用尽全力往前一扑。
铁质刑椅倒了下来,砸在尖锐的碎石上,正好砸断夹在中间的铁链。骆甄从铁链上挣脱出来,催情剂在血液里翻涌沸腾,他终于精疲力尽,趴在刑椅下蜷缩成了一团。
两手抱着腿,摸到身下一片xx意。骆甄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好不容易摆脱omega天性的弱势,连发情期都抑制没了,才混到联盟上将这个位置。没想到一朝翻车,竟然要死得这么狼狈。
他的信息素是白桃白兰地,分化之后他只闻过一次,现在是第二次,大概也是生前最后一次了。
突然一道松木的味道闯进鼻腔,像溺在漆黑深海里的人忽然看见了一捧烛火。
“骆上将。”来人穿过乱石嶙峋和枪林弹雨,因为高强度奔跑和战斗而起伏的xx膛贴近了他,还有在xx重呼吸中依然清冷的声音,一瞬间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勾了过去。
“你是谁?”骆甄下意识靠向能给自己暖意的方向,脑子里还绷着一根清醒的弦,哑着嗓子问。
傅知非也很头疼,他不顾所有人的劝阻,闯进马上要塌陷的沙堡时,也没想到自己会面对这样的情景。
传闻中暴烈凶悍的联盟第一猛A上将,居然发情了。白桃白兰地的浓郁香气到处溢散,像高楼红袖晃晃悠悠招到了人脸上,让一贯清冷的傅知非的心也微微地痒了一下。
傅知非虚扶着骆甄,对他说:“我是联盟派来救你的,走吧,跟我出去。”
“骗子,联盟才不会来救我。”骆甄闭着眼低声说,“他们巴不得我死了。”
傅知非一时语塞。第一上将被敌人抓走,联盟却不愿为救他承担一丁点的风险,骆甄对自己的处境看得清清楚楚。
又一块巨石砸了下来,情急之下,傅知非抱着骆甄往角落一转,两个人一起被困在了石板斜塌构成的狭窄三角区里。
动作大了一点,傅知非没有收住的信息素又散了出来,在此刻的骆甄这里,简直是蚀入骨骼的罂粟。骆甄轻哼了一声,双腿循着本能绞上傅知非的腰。
傅知非眉头紧锁,想把他推开,不小心碰到他臀下的军裤,触手一片xx凉。
“你……”傅知非还没来得及问,就被突如其来的吻堵回了话音。
骆甄一发不可收拾地乱吻他的唇瓣和下颌,断断续续地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既然来了,就麻烦你帮个忙,事成之后,必有重谢,行不行?”
傅知非的呼吸逐渐凌乱,用极强的定力平复心态,尽量冷静地问他:“需要我怎么帮?”
傅知非想,如果是帮忙打抑制剂,或者在脖子上做个临时标记,他还是很乐意帮忙的。结果骆甄凑到他耳边说了两个字。
就是傅知非这样冷清的性子也被惊了一下:“什么?”
骆甄以为他没听清,臊着脸一咬牙,一字一顿地又说了一遍:“我说,xx,我。”
“我被注xx了700毫升浓度98%的催情剂,如果不发泄,它就是致死量。我不想死。”骆甄的喘息越来越重,勉力支撑着和他谈条件,“你放心,只要你答应事后替我保密,我不仅重金酬谢,还可以在联盟给你找一份好工作,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傅知非沉默了很久,久到骆甄以为是不是这个条件不够诱惑人的时候,他说话了:“是不是只有……你才能活?”
傅知非说得很轻,但骆甄飞快点头重复:“对,只有你xx我,我才能活。”
“……”傅知非皱眉,“你别说那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