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落跑指南》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符黎

狐狸精落跑指南 限
第一、睡完就要跑,不跑就晚了。
符黎
发表于3周前 修改于1周前
原创小说 – xxL – 中篇 – 完结
xxE – 狗血 – 玄幻 – 年上

第二、藏好狐狸尾巴,保持社交距离。

第三、不要心软!不要心软!不要心软!

秦焕:小东西,年纪不大,还挺渣。

文绉绉淡定腹黑天师攻x气鼓鼓单纯壮汉狐仙受。

你逃我追,有狗血,有现代内容的自定义玄幻。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1.事后一根烟

江浮试图轻盈地跳下床,脚踩在软毛毯子上险些崴了。刹那间龇牙咧嘴地疼,忍住了,眼里发红,又回头瞅了一眼床上的老板。
老板抱着被子正睡觉,长腿往被子上一搭,赤裸的身子大半暴露在空调风下。
江浮静了片刻。老板的眉毛好看,凛然如剑,斜飞入鬓,但因他性格清清淡淡,所以那眉毛也没有压迫感,时常是温软地垂着,好像拿对方很没有办法。江浮见他这副皱眉的模样,就感觉好像是自己在欺负他。
他垂下眼,扶着腰,一瘸一拐地往浴室走,一边走一边捡起地上散落的衣裤,还顺便把撕开的保险xx扔进垃圾桶。
这家快捷酒店没有浴缸,他不敢开灯,径自打开了淋浴。“哗啦啦”水声响起,浇了他一头一脸,脸色麻木地舒张开。快捷酒店没有浴缸,他一手撑着玻璃墙面,另一手拿着花洒淋xx,水的温热稍稍缓解了xx瓣儿上淤青的疼,但却让身体深处的痛苦更难耐了。
他把花洒搁在架子上,伸手指笨拙而小心地去掏弄自己。虽然用了xx子,还是似乎有些残余被他刮擦出来,分不清是谁的。这感觉颇不好受,他闭了闭眼,再睁开,却见老板已经直挺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差点儿吓得他一脚打滑。
浴室的磨砂玻璃暧昧朦胧,秦焕只看见一只大巴掌“啪”地按在墙面上,那人似乎撅着xx在洗澡。他看了半晌,没有做声,身子往后靠了靠,打火机一划,先抽了一口烟。
江浮从浴室出来时便见秦焕半张脸拓在暗昧的阴影里,指间一点荧荧的火光,伴随着呛人的烟雾把他包围。江浮低低说了一句:“要感冒的。”
秦焕将烟蒂往烟灰缸里按灭,江浮就盯着他那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头。
“你说你叫江浮?”秦焕问。
江浮愣了一下,“啊。”
“还难受吗?”
江浮又愣了一下,“啊……”突然满面飞红,“不,不难受……”
“没做过?”
江浮轻声:“我又不会赖您。”
秦焕温和地道:“我说什么了,你那么大火气?”
江浮转过头,“没,没火气。”
秦焕又问:“回去还是歇一晚?”
“原来还能回去呢?”江浮脱口而出。
秦焕淡淡地瞥他一眼,“腿在你身上。”
江浮一听,真火气就上了头,扭头就往外走。一不留神,被地上的啤酒瓶绊了一跤,整个人往前跌倒,栽了个狗啃泥——没有泥,地毯还是软乎乎的。
他趴在地上,想自己遇到的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一时悲从中来,咬紧了牙关,简直要嘤呜呜地哭出来了。
秦焕看他那绷在半xx牛仔裤里的xx一耸一耸的,也不知他是在哭还是在努力爬起来,总之自己又点上了一根烟。
其实这一晚做得挺酣畅。江浮五官俊朗,身体精壮,性格虽然暴躁了点儿,但喝醉之后骂骂咧咧的也别有一番风韵。秦焕问了他好几遍我是谁,他乜斜着眼说您是老板呀,然后把双腿盘上秦焕的腰,结实的臀往上直拱火。这就怪不得秦焕了,他明明认得清人,这不能算强迫。
摇晃的灯光,响动的床,扔掉的保险xx,和帘外的月亮,都是他们的共谋。
江浮半天没起来,秦焕咬着烟嘴开了口:“要申请工伤鉴定吗?”
“不要。”江浮说。
他站了起来,扯了扯裤腰,确实牛仔裤硌着xx仍有些疼,外伤也疼内伤也疼。不论第几次,性爱都只让他后悔。他说道:“您以后少喝点儿酒吧。”
“嗯?”秦焕意外地挑了挑眉。
“酒后这么造,换别人禁不起的,说不定真要工伤鉴定。”江浮越说越气,“何况您认清人了吗您就下手!”
“认清了啊。”秦焕很关切地望着他,“你是江浮呀。焦化厂二车间的,对不对?想坐办公室吗,我让人安排。”
江浮张口结舌,“你——您——什么意思?!”
盘旋的烟雾让江浮看不清对方的脸容,“我的意思是我挺中意你。”
江浮顿了顿,“就因为这事儿?”
秦焕轻轻浅浅地笑了,“对呀,就因为这事儿,觉得和你很投缘。”
“投缘?”
“你不觉得么?”秦焕道,“你喝醉了,我也喝醉了,可我们谁都没忘记谁。”
江浮沉默了。
秦焕凝望着他,慢慢吐出一个烟圈。江浮别过脸去,咳嗽起来。
秦焕斜倚着床头,一丝不挂,只在床垫上摆了个烟灰缸,又弹了弹灰。
江浮咳嗽着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就知道了?秦焕目光闪烁,“行,那你明天去楼里找我助理。”
江浮背对着他,开始低头穿鞋。
秦焕抽着烟,不说话地盯着他动作。直到他将门都开了一条缝了,却又突然往回走。
酒店的门哪怕是轻轻碰上也会发出一声巨响,秦焕的手指抖了一抖,烟灰就烫着了手。
江浮一把抓过他的烟,又拿走了烟灰缸,扔到卫生间水槽里去。秦焕又挑了挑眉,这是有些以下犯上了。
江浮指了指天花板中央的小红灯,“您好生注意身体,别给闹火警了,我先走了,明xx还请您多多关照。”
这连珠xx似的话语一气呵成,偏眼神里还是怒气冲冲的,瞪着秦焕,像不肯服输。秦焕看他这副模样,心头就像被软软的狐狸毛xx了一xx。
“行。”他柔声说,“明天见啊,小东西。”
江浮打了个寒战,脚步虚浮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