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谜岛

降落 限
长发美人病态攻 X 温暖天才画家受
谜岛
发表于2个月前 修改于5天前
原创小说 – BL – 大长篇 – 完结
现代 – HE – 狗血 – 致郁
破镜重圆

一见钟情,双向奔赴!

攻有病:例如性瘾

受有病:例如矫情

有病,得治,即将康复

荒原上两只失散已久的野狗,再次重逢,一只伤痕累累,一只内心满目疮痍,凶恶的那只迟疑地,犹疑地靠近漂亮的那只,当它发现对方还记得它,便欢天喜地跳过去,再也不分开。

——《降落》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1.他将我藏进衣服里

去西兴的路上,仲邦喋喋不休跟我介绍Gaybar的注意事项。
“眼睛不要乱瞟,就你这个样子,不知道有多少骚货会前仆后继的过来。”
“酒水饮料不要乱碰,到时候我给你点瓶矿泉水,每次喝完记得拧紧瓶盖,视线不要离开水。”
“如果有人过来搭讪,你就说有伴了。”
我抿了抿嘴无奈地看了眼仲邦,他走得很快,说话时眼睛看着地面,眉头微微拧着,感觉不是去Gay bar,而是去相亲,异性那种。
我要是按照他说的那样做,跟个和尚有什么区别,估计还是酒吧最奇葩的存在,这也违背了十八岁成年体验Gaybar的初衷。
但是仲邦真的很啰嗦,我要是反驳,他可能会说出更多的这不行那不许,甚至中断这次期待已久的成年之行。
西兴已经门庭若市,进进出出的男人们时尚的,精致的,漂亮的,帅气的,有些站在门边等待同伴,三五成群,抽着烟,喝着酒……
我看得心花怒放,担心仲邦将我蹶回去,强忍着没露出半分表情。
门边站着几个外形优秀的男人,身长腿长,看着像模特,我的目光多停留了几秒,其中一人抬起头,冲我挑了一下眉,那种痞帅痞帅的。
我一下咧开嘴,紧接着仲邦的手压在我脑袋上,大力将我带进门,很是窝火地低声说,“笑个屁,你不要给我丢人好不好!”
“他有点像索隆。”
“谁?”仲邦疑惑地看着我。
“三刀流索隆。”我想起边黎不怎么看动漫,“海贼王里的,如果他把头发染绿就更像了。”
“染成绿毛?”仲邦终于笑起来,捏着我的脖子把我带到一个卡座。
卡座已经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我认识,个子又高又壮,是仲邦学校篮球社的社长,看着对方粗狂又不失帅气的五官,我后知后觉地才知道他竟然也是Gay。
他经常找仲邦玩,我以为他们是好兄弟。
我要笑不笑地看了眼仲邦,仲邦有些不耐烦地警告我,“瞎想啥?”
不是?
哎,好失望!
李睿也笑,将旁边一个清瘦的男生介绍给我,“他叫简营,别看他瘦瘦弱弱的,人家是剑道社的扛把子,你要是被欺负了,找不到仲邦哥哥的时候就来找我,如果我也不在,就找简营哥哥。”
李睿一个大老爷们说哥哥两个字的时候,让我无缘无故想到张飞,呕!
大概我的表情太生动,仲邦和李睿都笑起来,简营只是轻轻勾了下嘴角,他的五官算不上帅,但是气质很清冷,在这个张牙舞爪又妖魔鬼怪层出不穷的Gaybar算得上气质不俗。
于是李睿和仲邦去拿酒水的时候,我和简营都被搭讪了,简营在他们离开后,整个人更加冷清,对搭讪者一律冷漠无情。
我倒是很想跟陌生人聊天,但是他这样一搞,我就不好显得太浪荡,虽然我并不认为跟人聊天是种浪荡行为。
他也没有话要跟我说,我隐约觉得他不太喜欢我,不好贸然开口,就这么百无聊耐地四下打量。
然后我看见仲邦果然在向吧台人员询问矿泉水……
一个人在我旁边坐下,面朝我,离得很近,气息带着酒薰,我不喜欢这种突如其来的暧昧,往后移了移,发现是那个站在门口冲我挑眉的索隆。
“第一次来?”他半眯着眼睛看着我,目光似乎很深情。
“跟朋友一起来的。”简营清冷的声音响起,我有点感激他,因为我对这个索隆没兴趣,他的目光让我想起虫子的黏液,有些恶心。
索隆没理会简营,目光依旧黏在我身上,我看见仲邦拿着一瓶矿泉水朝这边走来,目光不善地落到索隆身上。
我连忙招招手,“哥,这里。”
索隆回头看了看身高优秀的仲邦和身高更加恐怖的李睿,嘴角的笑容消失,他的语气不太好,将烟喷到我脸上,“有伴就不要到处勾搭,小心死在谁手里都不知道。”
索隆离开时,我听到简营似乎笑了一声。
“那傻逼干什么?”仲邦将水放到我面前,瓶盖已经被拧开,他总是很细心。
我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摇摇头,“搭讪呗,不过我说你是我哥,他就骂骂咧咧的走了,哥,你在这里很出名吗?”
这次李睿和简营都笑起来,李睿甚至搭着仲邦的肩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仲邦,你这发小是哪儿来的宝藏男孩,太他妈逗了。”
仲邦阴了一个晚上的脸色终于晴朗起来,他揉了揉我的脑袋,“乖,说得没错,以后再遇见傻逼也这样说。”
后来我才知道“哥”这个字在Gay圈的意思。
栏杆边是一排半露天的卡座,可看见整座城市的灯红酒绿,角落的卡座比一般的座位更高也更奢华,身后的篱笆上开满香槟色的玫瑰。
卡座上放着预定牌,我听见李睿在仲邦耳边低声说,“那个座位就是。”
“就是什么?”我问。
李睿开始逗我,“就是小可爱。”
得不到答案,我望向仲邦,仲邦没有像以往那样什么都告诉我,“小孩子问什么问。”
我十八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