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值稳定中(克苏鲁)》by画册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对着噩梦许下愿望之后,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的身边躺着一个帅哥。
他说他是阿撒托斯。
他说他要帮我组建后宫。
他说话的时候身上的五官还在融化,弄得满床都是。
我:“……给我住手啊!”

现代灵异+科幻+奇幻题材。
本质沙雕文,一个坚持在克系世界观里走甜文路线和外神谈恋爱的故事。

※嫖外神,有很多私设,和COC及克苏鲁神话原作并不完全相同,不了解原作看起来应该也没问题。三位男主:阿撒托斯、奈亚拉托提普、犹格·索托斯,是非常安定的4P。第一人称,甜,不虐,恋爱脑爆发下的产物。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第一卷《The investigators(调查员们)》(1~20章完结):当跑团的时候遭遇真实的跑团事件……有阿撒托斯在还怕什么怕啊!这世界上有比他更可怕的东西吗?!

第二卷《你曾是少年》(21~44章完结):同学聚会上,所有人陷入梦境中无法醒来,似乎面临着重重危机——然而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男朋友丢了。

第三卷《愚者之梦》(45~90章完结):一个被召唤到异世界,成为圣女,泡到帅哥,最后拯救世界的故事(无误)。

第四卷《如何把八点档变成恐怖片》(连载中):真假千金,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那些年被我吐槽过的狗血剧,终于在我不懈的努力下,变成了恐怖片(?)。
NPxxG奇幻甜文女性向

0001 第一章 大人,时代变了
晚上,我提着袋子从超市里走出来,发现世界末xx到了。

天空和地面变成了纯粹的黑色,看不到星光,也看不到脚下的地面,周围的建筑像是被降低了饱和度又泼上了一层鲜艳的油漆,呈现出驳杂的色彩,在路灯的照耀下,鲜艳得让人觉得恶心。

我试着踏出去一步,没有往下掉,而是踩在平实的地面上,又回过头看了看。

冰冷的白炽灯依旧照亮着超市内部,刚才还在微笑着给我结账的售货员已经消失了,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团由青红交加的内脏组成的、不断发出“嘶嘶”声音的xx块,这样的xx块零星地散落在货架周围,蠕动的时候还会在地面上留下血红色的xx。

我:“……”

我木着脸,提着袋子,往家里走去。

看不到半点星光,漆黑一片的天空中只漂浮着一只巨大的眼球,那只眼球没有眼睑,圆滚滚的球形周围纠缠着一堆触手,在虚空中扭动着。

整个世界十分寂静,只能听到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地面上有一些蠕动着发出噪音的红色xx块,还有许多半透明的黑色影子立在马路两旁,一动也不动,不小心从它们的身体擦过的时候,浑身都会觉得一阵冰凉。

空气中笼罩着血红色的雾气,但没怎么遮挡视线,一路上,我绕过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生物,很快就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区前。

这栋二十多楼的公寓装帧良好,视野宽广,景色优美,而且离地铁站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距离,是我花费了不少心思才找到的住所。即使是在冬季,小区周围也一片葱郁,盛开 ? ? 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花。

但现在这些植物都变成了灰白色,错综复杂的触手像血管一样从地表上冒出来,爬满了整栋楼,稍微靠近,就能感觉这栋楼鼓动着,似乎在呼吸,又似乎是在跳动,像是一块巨大的心脏。

我绕了半天才找到入口——电梯自然是不能用了——只能吭吭哧哧地爬了十几楼,一把把附着在门上的一团眼珠子拽下来,打开门。

“你回来了。” ? 正霸占着我的沙发打游戏的黑猫懒洋洋地看了我一眼,又回过头继续搓手柄。

“你俩搞啥呢!”我大吼道。

“不关我事,是阿撒托斯大人睡着了,一不小心把这个世界拉进了他的梦里。”

“他在哪里?”

“我要打游戏,你自己找找呗?”

我把袋子扔在桌上,往卧室里走去,瞥了屏幕一眼,发现这猫正趁着队友全部掉线的功夫在狂收人头,忒不要脸。

“阿撒托斯!”我掀开被子。

“阿撒托斯?”我打开垃圾桶的盖子。

“阿撒托斯?”我抬起猫抓板。

我把从床上、垃圾桶、猫抓板xx找到的xx堆全部扒拉出来,又在我的水杯和厨房的下水道里拽出来两坨,气喘吁吁地把它们扔到沙发上,捏吧捏吧揉成一团,用双手抓住这一坨猛摇:“你给我醒醒啊!”

沙发上的xx块噗噗地浮起来两块眼珠子,在表面上浮游了半天,终于勉勉强强地找准了位置,排成一排对齐,接着那团xx上面浮现出了人脸,鼻子、嘴巴等五官逐渐显形,身体也变成了人类的形状。

“你醒啦。”黑猫语气愉快地说,“大人,时代变啦!”

似是还未睡醒,阿撒托斯睁着那双xx濡的迷茫地看着我,眨了眨眼,看起来特帅,特无辜。据他所说,这具身体是完全按照我的喜好来设定的,我一开始对此喜闻乐见,觉得自己白捡了一个无死角帅哥,后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因为这位帅哥的五官就没几天是长对地方的。当你一觉醒来发现对方脸上有三个鼻子二十多只眼睛的时候,长得再帅也欣赏不了啊。

更别说这货睡个觉就能把自己弄得到处都是了,以至于现在我对他的坨状还要更习惯一点……

随着他睁开眼睛,整个世界像是从梦中苏醒,各种奇异的现象消无声息地消散,我从窗户往外看去,天空、植物、行人都恢复了原状,几只野狗似乎在楼下打架,偶尔传来几声虫鸣声。那颗巨大的眼珠已经消失了,不过还是看不到什么星星——这破城市光污染太严重了。

我松了口气,看了看墙上的钟,还不到十点:“你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奈亚拉托提普说早睡早起才是好的作息。”阿撒托斯回答。

我翻了个白眼,伸手就拽住了黑猫的耳朵:“就他妈知道是你在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猫没有抵抗,被我从头到尾蹂躏了一遍:“是这样的,刚刚打排位遇到一个小学生,对着我狂xx。然后我摸到他的个人信息,发现他不仅傻xx,还是个中二病,天天在论坛上说自己是奈亚拉托提普的信徒,为了感谢他,我换了个马甲,教会了他一点小法术,他可高兴了。”

“……什么法术啊?”我一脸怀疑地看着他。讲道理,这家伙就是把二向箔的制造技术教给别人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我只是教会了他如何在梦中保持清醒而已,他迫不及待地就去试了。”

“……”我回想起了刚刚一路上看到的景色,觉得有点不好。

人类会被阿撒托斯的梦境同化,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表意识不会受到影响,从梦中醒来后,就会忘记刚刚发生了什么。

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清醒……

“希望他的意志检定通过吧。呵呵。”黑猫继续平静地说道。

然后它又继续打游戏去了。

我觉得有些心累,又把猫从头到尾撸了一遍,把袋子交给阿撒托斯让他去洗xx莓,坐在沙发上走神了几秒钟,回过神来,立刻冲到厨房去救xx莓。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理解“洗”这件事的,盆子里的xx莓变成了一团胶质的红色软泥,软绵绵地塌成一团,口感也十分恶心。

好在他还没来得及祸害完所有的xx莓,我把盆子里的xx莓酱(暂)倒掉,重新把剩下的半袋xx莓放进盆子,循循教导:“洗xx莓要用盐水泡几分钟,然后用水冲一下表面,没有明显的污渍就行了。”

他看着我往盆子里加盐:“为什么要用盐水泡?”

“为了把活着的虫子xx出来。”我想了想又解释道,“不过其实现在的xx莓都挺xx净的,没什么虫子,这样做只是以防万一吧。”

“可是这样根本洗不xx净。”他看着我手上的一颗xx莓,颇为困惑,“你拿起来的时候还有好多虫子爬了出来粘在你手上,还有三十二万的——唔。”

我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把xx莓连着蒂一起按进了他口中:“住嘴!”

“你们人类好奇怪。”阿撒托斯真情实感地说,“明明一天到晚都生活在虫子的苗床里啊。”

“我不听我不听!”

这时候我就开始庆幸人类的视力并不怎样了,要是天天能看到自己周围的细菌,我觉得自己迟早得疯。

洗完xx莓,我把果盘放在桌子上,觉得已经毫无食欲,于是拉着阿撒托斯的手把他按在身边,一边给他嘴里塞xx莓,一边看黑喵打游戏。

队友们全部上线后它就下了,在一片骂声中关了游戏,开始玩《Minecraft》。我看着它悠哉悠哉地xx着一堆TNT把整个地图里别人的建筑都炸了个遍,甚至感到了一丝辛酸:你说你好好一邪神,怎么现在老xx些小偷小摸毫无品味的事儿啊……

于是我坐下来跟它一起炸了起来,直到一个小时后被管理员踢出了服务器。

黑猫换了个格斗游戏,把我完虐了半个小时,我又跟阿撒托斯一起打游戏,完虐了他一个小时,然后去洗洗睡。

平平无奇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躺在床上,我毫无心理压力地把阿撒托斯的一只手臂抓过来放在脖子xx当颈枕,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睡觉,半夜觉得呼吸困难,睁开眼一看,发现黑猫毫无压力地横躺在我脖子上,接近七斤的体重给我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物理意义上的。

感觉到身边的阿撒托斯又瘫成了一块饼,我揪起黑猫的背,把它按进脖子xx,换了个颈枕,继续踏实地入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提着一袋东西,站在超市门口。

天空和大地呈现出纯粹的黑色,巨大的眼球漂浮在上空,周围的建筑有着炫目而诡异的色彩。

我漫无目的地在城市里行走着,与一个个半透明的黑影擦肩而过,每当我走过去,那些黑影就会停下动作,转过头来。

虽然看不到它们的五官,但我感觉到了视线。

无数,无数,无数的视线。冰冷而充满恶意。

我想要找到一个能够隐匿自己的地点,但这很难,那些由疯狂的人类变为的黑影无处不在,渐渐地,我奔跑起来,拼命地想逃开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法理和逻辑已经完全崩坏的世界,毫不掩饰疯狂。

必须逃开,不能被抓住。

“哈。”在让人喘不过气的奔跑中,我听到了熟悉的、带着恶意的声音,“游戏开始了。”

正在穿越隧xx的我停下了脚步,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塑料袋,脑中忽然迷糊地想起了什么,还没有深究下去,身体已经自发地动了起来。

我捞出了袋子里的一团猫,掐着它的脖子开始猛摇,大吼道:“你搞啥呢!”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