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孤村远烟》by潇潇暮雨1231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山下孤村远烟

作家:潇潇暮雨1231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微H / 正剧 / 重生 / 温情
依旧是生生不息的剧情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第一章 有孕

这是笔者虚构的世界,人类纪元走过公元4000年时,终于爆发了世界大战,随着核武器、生化武器的相继使用,地球环境越来越恶化,人类越发难以适应,最终导致了人类文明的终结。在随后的三千多年时间里,人类又经历了一次从猿到人的进化,公元8000年以后人类社会终于重新进入了农业封建时代。

不过几千年前的战争和数千年来环境的变化到底改变了人类基因,再加上生存环境一直十分恶劣,所以新人类在人口比例上一直是男多女少,女性出生率极低,存活率更低,这也导致了女性越来越稀有,物竞天择,为了人类顺利的繁衍下去,新人类中的男性也开始拥有了生育能力,与同性结合后体位在下的就能有孕生子,孩子生下后有乳汁从胸部溢出,可为孩子提供营养。可由于是同性繁殖,所以女婴的出生率不增反降。

而且男性生育与女性还有所不同,男子有孕后,随着胎儿的生长,宫体可能会与后庭间形成产道,也可能会与肚脐间形成产道。所以男性分娩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通过股间的产道分娩,一种比较少见,是通过脐道分娩,不过脐产要比正常生产辛苦得多,且极易难产,男子生育不易,所以至今新人类数量也不算多,每一个孩子都十分珍贵。历朝历代都鼓励生育,甚至有的时候会禁制堕胎。

现今是湘朝乾沅十二年,湘朝建立以来一直鼓励生育,所以礼法不严,门第之见也比较小,各阶层之间都有通婚者,只一条,尊嫡抑庶。只是如今普通百姓家里已经很少能看见女性生育者了,一来是女性的出生概率极低,二来即便有女性诞生,绝大多数也都被权贵家庭想方设法的娶入或者纳进家门了,这也是此时的一种风尚。

所以大多数普通家庭尤其是村里,都是以男性结合为主,如果真的有人能娶到女性,或者是有女儿出生,那么十里八村都会知道。而男性结合的生育率并不高,有些夫夫终其一生也不过一个孩子甚至没有。

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湘朝北境云瑞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陆家庄里。

在陆家庄,有户人家,户主是陆长庚,这陆长庚家是陆家庄一户普通人家,娶夫林桐,陆长庚老实寡言,林桐泼辣,但夫夫俩也是一生恩爱,不过子嗣不丰,只有两个儿子,大儿陆兴平,二儿陆兴安。虽说不上大富大贵,但也吃喝不愁,谁料九年前湘朝政权不稳,北境大乱,于是开始征兵。征兵时,陆长庚是一家之主,又是家里干活的顶梁柱,而陆兴安才十三,所以是十五岁的长子陆兴平的去的,这一去,便再也没能回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这陆兴平有一未婚夫,是邻村刘家村里刘家的小儿子刘绫,两人是从小定的娃娃亲,但要说感情深厚也没有,总共也没见过几面。九年前陆兴平走时就与父亲们说好了,把亲事退了,省得耽误人家,可惜刘家爹爹贪图陆家给的那几两聘钱,死活不同意,说刘绫生是陆家人,死是陆家鬼。

林桐见刘家如此行事,心里甚是厌烦,可刘绫那孩子的确不错,所以也不好逼迫过甚,他心里还有点想头,万一大儿回来,给两人成婚也可,就没有再坚持。

可谁知两年之后北境大战依旧未休,到了乾沅七年时,陆家接到了陆兴平战死的消息,军队有人将陆兴平的尸身带了回来,还有一笔抚恤金。林桐悲痛之余想到大儿的嘱咐,旧事重提,表示可以退亲,定钱也不要了,只别耽误了孩子。可刘家还是不退亲,林桐多说了几句刘家阿爹就把刘绫送到了陆家,让他直接守了望门寡。

刘绫到陆家后一心侍奉两位爹爹,陆长庚和林桐都觉得他不应该为自己已死的大儿搭上自己的大半辈子,此时礼法并不严苛,寡夫再嫁的比比皆是,可刘绫却不愿,林桐以为他是为自己娘家忧心,于是安慰他,现在他在陆家,就是陆家人,刘家也管不到他了,只要他想,陆家可以为他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可刘绫依旧不愿,原来自从来到陆家后,刘绫与陆兴安两人渐渐熟络了起来。三年时间里两人日久生情,可虽然两人情愫已生,刘绫从礼法上说却是他嫂子,两人只好压抑自己的感情,在刘绫被林桐问询过几次之后,陆兴安终于找了两位爹爹坦承,自己与刘绫两情相悦,希望爹爹们能够成全。

林桐和陆长庚意外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小儿子,什么都没说,既没答应,也没什么其他激烈反应,只是将此事按下不提。之后林桐就开始默默关注起两个孩子的互动,发现果然如小儿子所说,两人之间的确与众不同。

天冷了,刘绫会帮陆兴安添衣,陆兴安饿了,哪怕是深更半夜,刘绫也会起来帮他做饭,而陆兴安出门上店的时候总是不忘给刘绫带些新鲜的小玩意儿,两人望向对方的眼神里溢满了爱意。林桐也年轻过,自然也知道那眼神里溢出的东西是什么,他叹了口气,跟陆长庚商量了一番,最终决定成全小儿。

陆兴安和刘绫听到这个消息时相拥而泣,不过林桐也说了,改婚书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在改好之前,两人切不可在外人面前露出什么,惹人非议。而且刘绫也需再回刘家待嫁。刘绫的两位爹爹都已经过世,刘家已经分家了,此时的刘家,是刘绫大哥刘缎当家,刘缎和他夫婿都为人和善,刘缎从小就很疼刘绫,所以刘绫现在对回家倒也不抵触。

陆兴安却觉得刘绫回去之后,自己恐怕一年半载也见不到他了,十分不甘心,在刘绫回家的前摸到了刘绫的房里,缠着他,“阿绫,你说你回家之后我是不是很久都见不到你了?我不要,我要时时刻刻都见到你!”

刘绫笑他痴傻,他愈发不愿放手,痴缠着,不住的亲吻着他,从额头,到眼睛,再到鼻子,最后两人情不自禁的缠吻起来。刘绫还保有一丝理智,“唔…不可…兴安,不可如此…哈…”陆兴安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不仅继续往下亲吻着他,而且还扒开了刘绫的衣服,吻上了他胸前微凸的朱果,不住的啃咬着。

刘绫终于受不住,一点点地丧失了防御能力,如同一颗成熟的果子,充满了诱惑,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两人都是第一次,颇为青涩,连一丝开拓都没有,陆兴安的巨大就闯进了刘绫的幽秘之处,激得刘绫一声痛呼,抗拒他的进入,“呃…好疼…兴安…我疼…”陆兴安吻着他的发鬓,却不肯停下,只是不住的安抚他:“阿绫,忍一忍,一会就好了…”

两人在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中终于尝到了欢愉的味道,一次又一次,忘情的两人身体紧紧地缠绵、交织在一起,始终不肯分开,直到天光乍亮,陆兴安才结束这场青涩而又缠绵的情事,餍足的叹了口气,无师自通的将已经昏睡的刘绫身下秽物清理干净。

出门时就见林桐站在院子里,憨憨的喊了一声:“嘿嘿,爹爹,您起来了?”林桐白了他一眼,昨晚那么大动静,院子外的人都能听到,更何况是自己,好在此事在此时也不算什么。林桐只叹了口气,教育自己二儿:“你也大了,自己做了什么要心里有数,做了,就要承担起责任来,知道了吗?”

陆兴安自然知道爹爹在说什么,认真的点点头:“爹爹放心,虽然我不聪明,但这些事情我会记得,这些责任我也绝不会推脱!”林桐点点头,“好了,婚书已经在改了,你帮阿绫收拾收拾东西,过两天让他安心在家待嫁就是了。”陆兴安听爹爹这样说,屁颠屁颠的就去帮刘绫收拾东西去了。

刘绫养了两天,发现爹爹知道自己与兴安做的荒唐事后,一度十分不自在,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乾沅十年七月初九,刘绫回到了刘家,刘缎亲自接的他,刘缎对刘绫被爹爹们逼着守望门寡本就十分愧疚,知道弟弟有了归宿很是开心,回家之后刘绫的日子过得舒心,甚至胖了一些,唯一不舒心的就是婚书因为镇上换了文书的缘故,都四个月了,一直没改好。

这期间,陆兴安偷偷来看过刘绫几回,为什么是偷偷呢?那是因为婚书没有改好,两人关系还没有公布,所以很可惜,为了避免别人发现,每次两人说不上几句话陆兴安就得匆匆离开。

到了刘绫回家的第五个月,婚书终于办好了,就等挑选良辰吉日来成婚了,这也不是一句话就行的事情,可此时刘绫却十分心焦,他知道自己可能等不了了。陆兴安再次偷偷来到刘家的时候,刚见面刘绫就抓着他的手往自己肚子那里摸去。

陆兴安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调笑道:“怎么,阿绫竟这样想我吗?不过现在在这里可不行,再等等,等咱们成婚…”刘绫气急败坏的打断他道:“胡说什么呢!你就没觉得我肚子变的不一样了吗?”见他如此认真,陆兴安才收起自己的漫不经心,仔细打量起刘绫,发现他此时面色红润,看起来要比在陆家时丰腴一些,又顺着刘绫的手抚上他的小腹,发现平日里紧致的小腹此时竟已经隆起了一个弧度,不禁有些吃惊地望向刘绫,“这,这…”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