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总攻被迫营业日常》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坠落的风

作家:坠落的风

原创 / 男男 / 穿越 / 高xx / 正剧 / 黑化受 / 修真
叶崇在快穿当了多年总攻,因为超负荷工作,所以对啪啪产生了心理阳痿,终于攒够积分申请退休,去到一个修仙世界养老修仙,准备一辈子吃阳痿小xx过清心寡欲没有啪啪啪的生活,可恶的是,他有一张人人都想睡的脸也就算了,修仙天赋低得要命,根本没办法自保,然而一次意外和师尊双修之后,他发现自己修为蹭蹭蹭往上涨。

叶崇: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票票越多,更新越猛,点亮一下爱心吧~?

入坑排雷:NP总攻文,18禁,未成年人不要观看,攻美,绝美。目前确定的后宫有病娇占有欲强师尊受,自卑温润男妈妈受(非处),想上攻结果反被上的魔尊受,别的可能还会有,先不把话说死。走肾走心走一丢丢剧情,全员宠攻,生子有,xx有,各种为xx而xx的剧情和情趣PLAY也会有,结局xxE,更新随缘,不要相信作者会xx更的话,大家入坑需谨慎。
————
推推我的完结文《[虫族主攻]灌溉虫蛋的xx常》
文案:
白斯年穿越到一个对家里雌虫动辄打骂渣虫的身上,雌虫已经怀了蛋,但是由于没有雄虫的浇灌,眼看虫蛋就要保不住,雌虫在绝望之际找上自己雄主,用着别扭的勾引,原以为又要失败了,却没想到,那个讨人厌的雄主不仅没有再打骂虐待他,反而对他极尽温柔。

白斯年一开始只是看不过去一个蛋就这样没了,后来看着这个又乖又惹人爱的雌虫,到底还是沦陷了进去。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第一章:师尊中毒,徒弟舍身解毒

叶崇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封闭石室里,而上面有光线洒落的入口被厚厚的植被挡得严严实实,这里就像是一个奇怪的井底,上面掉下来的入口很窄,xx却很宽。

 

那就是他刚才掉下来的地方,石室上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壁画,不知道是不是壁画的原因,他发现自己一点法力也使不出来了。

 

不远处靠墙有一张玉床,床上正躺着一抹熟悉白色身影,那正是他寻找了好一会儿的人。

 

“师尊!”他试探性地对着床上的身影叫了一声,对方似乎回应了一声,但是声音很弱,也听不清说什么,于是叶崇站起来,向着那边走过去。

 

走进一看,他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床上的人,面容秀丽,五官精致,殷红的嘴唇,脖颈修长,玉簪束起的长发此时有些散乱,身体隔着衣料都热得吓人。

 

凑近身边才发现,原来刚才师尊不是在回应自己,而是因为难受发出的呻吟。

 

一开始叶崇并没有多想,他觉得师尊大概只是发高烧,但是寻遍浑身上下,他也没找到什么可以治病的丹药,于是只好转而研究起这里的情况,想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将师尊给带出去。

 

但是研究了一会儿依旧没找到出路,这里使不出半点法力,没有任何工具,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也根本爬不上去,于是他只好回到石床身边,神色担忧地看着床上的人,凑近拍了拍他的肩膀:“师尊,你怎么样?”

 

对方发出一声难受的轻吟,眼皮动着,眼睛似乎有睁开的趋势,于是叶崇立刻伸手将师尊扶起来,扶起来的刹那才发现,师尊的身形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瘦弱了许多。

 

他拿出自己身上仅存的水囊,捏着师尊的下颌,尝试着给师尊喂水。

 

但是昏迷的人似乎喝不下去太多,喂给他的水,全顺着师尊的嘴角滑落到脖颈,最后没入到了衣襟之中,他的衣襟和腰带都有些松垮了,里面被包裹着的皮肤若隐若现,这引人遐想的画面,叶崇却目不斜视,不为所动。

 

叶崇有些着急,他有些担心师尊是不是哪里受伤了,可左右看了看,师尊衣裳完整,哪里都看不出来受伤。

 

师尊原本是带着他来历练,顺便寻找突破金丹所需要的珍惜xx药,但是哪成想在丛林里走着走着,就忽然发现师尊失踪了,回来找了好半天,一个不小心他就掉到了这个井中来,然后就发现了昏迷的师尊。

 

现在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心想难道师尊是被什么毒虫咬伤了身体?

 

“师尊,师尊?您究竟怎么了?”

 

靠在他怀中的人艰难地动了动眼皮,睁开眼睛的刹那,他一把抓住了叶崇的手腕,手上的力道十分重,触碰到赤裸的皮肤让此刻的他身体颤动。

 

“崇儿……”

 

“师尊?您终于醒了,您快告诉我,您究竟怎么了?”

 

傅玉山目光深深地望着他,里面的情绪千万种,叫人分辨不出是什么。

 

忽然他一把推开叶崇,抬手便咬破了自己的手,而后用自己的血在石床上画了一个阵,阵画好的瞬间,叶崇感觉自己的法力恢复了,顿时惊喜的说道:“师尊,我好了,我带您走。”

 

傅玉山看着他,也不说话,任由他背着自己,进行着无谓的努力。

 

叶崇背着师尊发现法力又使不出来,放下师尊后却又好了,出去这里简直轻轻松松。

 

他心急如焚地回到石床身边:“师尊,着究竟是怎么回事。”

 

傅玉山死死抓住自己的衣襟,呼吸比方才急促了好几分,在自己徒弟走进来的瞬间,他艰难地往后挪了挪,脸上不知何时开始泛起了潮红。

 

看着徒弟要过来,他厉声道:“别过来,崇儿……崇儿,”他放缓了声音:“你听为师说,为师走不掉了,你快走吧,那个阵法只能支撑一刻钟。”

 

“我怎么可能抛下师尊一个人?”叶崇恳切地问道,“师尊您究竟中了什么毒?我现在就去为您找药xx给您解毒,我记得这里有很多xx药的。”

 

他的师尊竟然想牺牲自己也要他离开,叶崇心里感动不已,当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师尊。

 

傅玉山摇头,终于忍耐不住,难受地跪趴在床上,发簪散落,青丝落下,脊背高高拱起,喉咙里发出呜咽,像是难受极了。

 

叶崇着急了,走过去想要扶着师尊,却被师尊推了一把,对方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无力的训斥:“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