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发现特殊癖好之后》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霁晚

被发现特殊癖好之后 限
向你下跪
霁晚
发表于4个月前 修改于1周前
原创小说 – xx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小甜饼 – 支配服从 – xxDSM
高xx

梁鸿深被老婆佟真发现,他有一张了不得的俱乐部金卡。

最可怕的是,他还是那家俱乐部的股东之一。

佟真:我也想试试。

梁鸿深:不,你不想。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01.

“你确定吗?”
梁鸿深轻轻捋了一把手里的黑色散鞭,再一次向佟真确认。
“确定,打吧。”佟真抿着嘴,再次向前匍匐下去,腰深深地沉下去,翘起白皙饱满的xx,把自己的控制权试着交出去。
“好。”
梁鸿深看他实在是坚决,也就不再磨蹭。他本身也不是磨磨唧唧的人,在调教的时候更甚。只不过面对的是佟真,他才犹豫了一下。
“啪——”散鞭毫不犹豫地落下,正中臀尖。
“嗯……”佟真尽管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梁鸿深下手很利落,经验也很足,散鞭的痛感不强,且绝对安全。他听到佟真的声音之后觉得他可以忍受之后就毫不犹豫地落下了第二鞭。
“啪!”“啪!”“啪!”
“啊……嗯……”
如果说疼痛在第一下是在预料范围之内,之后的几下就变得凶狠而猛烈。
梁鸿深的力气很大,挥起鞭子来更是实打实用了力,没有给佟真放水。既然他想好了要体验SM,梁鸿深就不会糊弄他。
看着白皙的臀尖一点点充满散鞭的红色印痕,漂亮的像一件艺术品。梁鸿深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的呼吸不由得变快,开始兴奋起来。
二十下刚刚打完,梁鸿深的视线还停留在他的xx上,不知道是再次拿起了鞭子让他兴奋,还是因为在xx闷哼忍耐的人是佟真。
鞭子落下,佟真紧紧绷着的神经就断了,他再也跪不住,膝盖一软就跌在床上,忍不住哭诉:“老公,好痛……呜呜……”
梁鸿深这才从鞭打的兴奋中清醒过来,他面对的不是一个耐打又恋痛的M,而是他的爱人佟真——一个没有任何SM癖好的普通人。
“怎么样宝贝?对不起我刚刚……”梁鸿深丢下鞭子,就附身去看他。
佟真趴在手臂上,侧过脸看他,漂亮的眼睛泛着红,连鼻尖都像被染红了似的,泛着桃花一样的绯色,他红着眼:“你好凶,我xx都被你打烂了。”
“没有。”梁鸿深哭笑不得地捏了捏他的耳垂:“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散鞭打二十下是不会坏的,最多你明天会不太舒服。”
“但是真的好痛,你给我揉揉……”佟真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翘起xx给他看:“你打别人也这样用力吗?”
“嗯。”梁鸿深看了看他xx上凌乱的红痕,忍不住吸了一口气,问他:“很疼吗?”
“疼……”佟真最怕疼,手指上切个包都要喊一个星期的那种人,现在被打了几十下,可得哭好一会儿了。
“那以后我们不试了,好不好?”梁鸿深是真的心疼他。
虽然xxDSM确实是他的爱好之一,佟真也是最近知道了这件事才想和他试试的,但他并不愿意强加给佟真任何他不喜欢的东西。
结婚之后,或者说和佟真在一起之后,梁鸿深就离那些东西很远了。好像曾经舍弃不了,觉得永远不能放弃的东西,都比不过佟真的一个笑了。
今晚也是佟真说了好几次,他才愿意拿出散鞭,答应给他试试的。
但结果并不乐观,佟真怕疼,连这种程度的痛都忍不了。
“不好。”佟真蔫吧着脑袋,一点一点的,认真地问他:“你们就没有……不痛的项目吗?或者说,一点点痛?”
“有。”梁鸿深为难地看了他一眼:“但你能接受吗?”
偏偏佟真的兴趣还很大,顿时来了兴致,连xx都不痛了似的,直起身看他,眼睛亮晶晶的:“比如呢?说给我听听看。”
梁鸿深有些犹豫,但还是报了一些项目给他:“比较常见的,像深喉、强制xx、牢笼关押、下跪爬行、xx脚、遛玩、捆绑等,还有一些露出、窒息、xx便器之类的比较重口的。”
“嗯……”佟真听完,沉思了一会儿,问他:“老公,你最喜欢哪个?”
“我?”梁鸿深有些意外。
佟真跪直在他面前,仰起脸看着他,伸手去抱梁鸿深的腰,他把脸贴在梁鸿深xx口,手指画着圈,一边低声问:“你刚刚……打我的时候是不是兴奋了?你看,它都冒头了。”
梁鸿深猛地低头,就看到佟真的手指正指着他的xx,脸上挂着得意的笑,他说:“老公,你xx了哦。”
他明明全身赤裸,xx上还带着他留下的痕迹,却纯真又漂亮地笑着。
要命。

 

 

02.

02.
梁鸿深看着佟真,低声道:“把它放出来,用嘴脱。”
“好啊。”佟真笑了一下,就真的嘴唇向下,顺着腹肌,停留在梁鸿深还系着皮带的裤边。
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做,为难地看了梁鸿深一眼。
“拉链。”梁鸿深紧紧盯着他的动作,伸出手放在佟真的后脑勺,摩挲了两下,“不用为难自己。”
但他话音未落,佟真已经侧头咬住了西裤的拉链,他抬起眼睛,摇了摇头。
牙齿用力,一点点拉开。
男性xx特有的味道就这么钻进他的鼻腔里,佟真不是没有给他做过口交,但今天只是闻到了,就让他觉得有些紧张了。
梁鸿深眼睫下垂,沉声问:“想闻闻吗?”
几乎不加任何迟疑,佟真就回答了:“想……”
放在佟真后脑的手掌突然施力,佟真整个人都扑了上去。他的鼻子正对着那筋脉跳动的xx,嘴唇贴在xx布料上,眼睛陷入黑暗。
整个世界突然只剩了面前的这个东西——是他的性器。
“闻。”梁鸿深的声音从他上方传来。
不由自主地地佟真就开始按照他的命令开始嗅。不用怎么费力,他就能闻到那股淡淡的腥臊味道。
虽然梁鸿深还没去洗澡,但味道并不算特别难闻,这种所谓的原味反而让佟真忍不住开始深嗅,脑子晕乎乎的,不停地嗅下去。
人类对奇怪的味道总是有特殊的癖好,正如同有人喜欢中药的味道、有人喜欢墨水的味道、有人喜欢指甲油的味道,也有人就喜欢双腿间夹杂着汗液和体液的腥味。
更何况,这是他老公梁鸿深的味道。
等梁鸿深拽着佟真的头发把他放出来的时候,佟真已经快忘了自己本来要做什么了。
头皮的微痛刺激到他,他这才发现自己刚刚闻的有多投入。
脸皮发烫,他垂着眼不敢看梁鸿深。
“喜欢吗?”梁鸿深伸手捏起他的下巴,xx他直视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