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求生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野生猫咪

山村求生记

作家:野生猫咪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中xx / 正剧 / 穿越 / 纤细受
林宝一朝穿越,没有金手指,还穿成了个xx人。
走投无路求村里的萧猎户收留。
萧猎户人高马大,有个半边脸俊俏的傻哥哥,xx子过着过着,肚子就揣上了小包子……
一受双攻,有生子
攻一:强壮猎户    攻二:傻子书生
xx色的小甜饼一枚,正文完结啦,番外不定期掉落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该死的穿越

林宝是一名普通大二学生。

这天他下课回寝室,发现舍友都没回来,就起了点别的心思。打开手机里的男男小视频准备撸一发。

屏幕里的花臂男人正将白白嫩嫩的小受按在身下猛xx,林宝看的口xx舌燥,幻想被xx的是自己。

他正渐入佳境,眼前突然一黑,自己仿佛落入了虚空,然后又极速下坠,林宝在恐惧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他是被冻醒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破旧低矮的茅xx屋里,光线昏暗,四处灌风,冻得他蜷缩起身体瑟瑟发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宝看到自己抱住胳膊的手生满了冻疮,指甲缝里全是黑泥,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烂脏污不堪。

他甫一产生想弄清状况的念头,脑子就炸裂般疼痛起来,让他在茅xx上打滚呻吟,片刻后生无可恋的躺在地面上骂了一声xx。

他居然穿越了,这个国家叫北荣国,他所在的村子叫水头村,原主是个没出过村的乡巴佬,知道的信息很少。

原主叫林狗儿,今年刚17,生下来白嫩漂亮,只可惜有两xx生殖器官,俗称双儿。接生婆一辈子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婴儿,但看到他子孙根xx的小裂口还是吓了一跳,这可不得了,这可是祸星转世啊!

接生婆吓得跌跌撞撞往外跑,把林家生了个祸星的事传的人尽皆知。

林家本想摔死了事,但他终归是从亲娘身上掉下来的xx,他娘林氏死活不肯,把他艰难的拉扯大了。

等到他6岁,积劳成疾的亲娘撒手人寰,林狗儿的xx子就更苦了,每xxxx不完的农活,回家还要在灶头忙活,一年四季吃不上一顿饱饭,穿不上一件新衣,还整天睡在柴房里。

就在前几天,原主的爹进山打猎没能回来,想是凶多吉少,他的xxxx,那个豁牙老太太,带着林狗儿后娘,将他生生打死了。

这样的xx子都没命过,真惨。

林宝感慨一声,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成了林狗儿,这xx子可怎么过啊。

他这边心情还没平复,那头林狗儿的xxxx又来了,见他躺在地上,抬手就用拐杖敲:“你这个好吃懒做的丧门星!克死你娘老子不说,还想饿死我老太婆!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林宝儿翻了个白眼悄悄吐槽,你个老妖婆,林狗儿早被你打死了!

见他神情没有往xx的畏缩,还知道四处躲闪,老林氏顿时气的大声喊道:“秀梅!柱子!你们赶紧过来看看!这狗崽子反了天了!”

林狗儿后娘生的五大三xx,冲进来就给了他几巴掌,嘴里骂道:“畜生玩意!你怎么还没死!”

林宝欲哭无泪,他还真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反抗不过被打倒在地。

便宜弟弟柱子也过来在他身上踹了两脚:“你克死我爹,我踢死你!”

呵,好一个全员恶人。

林宝疼的龇牙咧嘴,现在他又冷又饿,眼看着这家子也都见不得他好,再这样下去小命早晚交代。

他钻进茅xx堆里开始思索对策。

他的灾星身份在村里不招人待见,林狗儿本来也性格内向,竟然想不到一个可以帮他的人家。寒冬腊月天,自己一身单衣,也没处可逃,可以说是毫无生路可言。

林宝琢磨自己好歹是穿越者,怎么也没个金手指,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怎么扭转局面,看来那些小说都是骗人的!

突然灵光一闪,他心生一计。

水头村依山傍水,山脚下溪流旁,有几间泥胚房,还用竹篱笆围出了前后院来,那里面住了个姓萧的猎户,带着毁容痴傻的哥哥过活。

那猎户曾经救过失足落水的林狗儿,虽然将他扔上岸就大步走了,但足以证明这人还是有些善心的。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人是个厉害角色,水头村没人敢惹,哪怕他那傻哥哥跑到村里乱逛,也没人敢在背后嚼舌根。

林宝盘算着上门试试看,能不能谋求条活路。

他在柴房像死狗一样躺着,这家子人稍一得空,就来打他几下出气,林宝心里又气又恨,可他现在这个小身板,只能xx挨。

好不容易挨到天黑,听不到一点动静,林宝才悄悄起身。

从他穿过来到现在,水米未进,走路都打飘。出了柴房,冷风刀子似的往脸上割,他抱住捧稻xx遮风,咬紧牙关往山脚下跑去。

 

 

 

被猎户收留

萧玉山给哥哥屋里添了碳,又将窗户撑开一条小缝,才熄了灯睡下。

将睡未睡时,听到院子里淅淅索索地响,随手抄了把木棍就在夜色的遮掩下往门外走。

借着月光,他看见有个瘦小的身影直往柴房窜,便一脚两人踹翻在地。

林宝摔了个狗啃泥,趴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萧玉山探了探那人鼻息,发现还有气,便把人拎起来往屋里去。

林宝被扔在碳盆旁边,他赶紧把手伸在上面烤起来,又对着萧玉山哀求道:“我好几天没吃东西,怕是就要死了,求您给口吃的,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他刻意模仿林狗儿惯常的语气说话,怕让人发现什么异常。

萧玉山冷眼看他,扔给他一块掺了糠的苞谷饼,林宝立马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顾不上嗓子被刮的生疼。

一块饼下肚,林宝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这会手上的冻疮开始发痒,挠心挠肺的难受。

林宝从火盆子旁边移开一点,艰难的站起身:“求您收留我吧,我实在是没有活路了。”

萧玉山看着眼前又脏又瘦,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半大少年,动了恻隐之心,只可惜他不同于普通男人,胯下还有个女人玩意,收留了是非多,还是狠下心肠说:“明天一早你就滚,给你身衣服,两个饼子,是死是活,都是你的命数。”

说完就拎着人往外走。

林宝见状哪里肯xx,又哭又求的,在他想出别的计策前,这人就是他唯一的希望。

萧玉山怕他将大哥吵醒,将人捂了嘴往外拖。

萧玉文揉着眼睛从里屋出来:“大山,你们在xx什么,怎么这么吵啊?”

林宝乍一看到萧玉文吓了一跳,这人半边脸着实好相貌,有那么点温润如玉的味道,另外半边,从前额到耳根都布满了狰狞的烧伤,不由暗道了一声可惜。

萧玉山看到哥哥出来,用冰冷的眼神扫了林宝一眼,然后哄道:“你乖乖去睡,马上就不吵了。”

林宝吓得一个哆嗦,再不敢唔唔乱叫。

萧玉文突然咦了一声,朝他走过来。

“他的眼睛真漂亮。”萧玉文凑过来盯着他直看。

林宝生怕下一秒萧玉山就把他眼睛挖了送给他哥。

萧玉文又小心翼翼的问:“我能跟他玩麽?”

萧玉山心里一疼,哥哥自从毁容傻了,总被人嫌弃害怕,次数多了就变成现在这样。

“可以,但是太晚了要睡觉,明天让他陪你玩好不好?”萧玉山温和地说。

萧玉文点点头,开心的去睡觉了。

听这意思收留有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