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春册》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宋芜闻

于汝玉胚上,笔绘满园春
末芜闻
发表于4个月前 修改于1周前
原创小说 – xx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xxE – xxDSM – 高xx

人生在世须尽欢,莫使幽径空虚凉。

柳逢辰外表风度翩翩佳公子,绘得一手好山好水神女起舞;暗地秋波盈盈风流人,画出一派载欢载笑龙阳春宫。本是走肾无情人,因缘际会入了方家门。当了先生,露了行踪,迷了个人,偷了颗心。

大户少爷,xxxx受气,心中压抑,暮气沉沉。本想人生唯有苦水饮,不料却得囚笼之中一点甜。方白简一朝破了防,便是一世痴了心。温言重行,软xx兼施,唯愿那残体病魂醒那噩梦,欢眠己怀。

两个可怜人,互舐心头伤,有情成眷属,携手共白头。

风流画家柳逢辰(受)X 受迫少爷方白简(攻)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第1章·风尘笑笑生

新月如钩,东方未白,早起的娇鸟却已停在了枝头啾啾啾地叫,一阵清晨的凉风吹来,冻得那鸟都唱跑了调,竖起了一根尾巴毛。
鹅xx的xx从那开着的窗飘入,轻轻落在了那绘着男子交欢的两尺宣纸上,好巧不巧,正正遮住了男子xx前的那两点粉红。
一件外衣披上了柳逢辰的身,一声低唤入了柳逢辰的耳:“公子起这么早,也不披件衣裳,若是冻坏了身子生了病,那倒不好了。”
柳逢辰停了手上的画笔,转头抬眼望向身旁那人,挑着细长的眉,声音里像是带着钩一般,飘飘道:“折腾了一夜,浑身疼得睡不着,索性就画个画,将那交欢之景绘出赠予你,也算不辜负我俩好过一场了。”
身旁这人,名唤夙七,因是夙凤馆的小倌,又排行第七,故得此名。夙七生得是长身玉立,面容英俊,与一般弱柳扶风,阴柔似女子的小倌不同,多的是几分阳刚之气,又因可上可下,故而受众颇广,而柳逢辰,便是其中之一。
不过,柳逢辰是个在下的。
听了柳逢辰的话,夙七察觉出了些不对,微微蹙起了两撇剑眉,问道:“公子这话,难道是要分别之意?”
“嗯,我已为临安方家所聘,要当方家小姐的教画先生了,今xx午后,便要出发。”
“方家?可是那本朝第一丝绸大户方家?”
“是。”
夙七听了颇为惊讶,这个消息来得这般猝不及防,让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夙七接待柳逢辰已一年有余,柳逢辰每隔三五xx便来夙凤馆与他云雨快活一次。柳逢辰相貌出众,总是着一身素白衣裳,一头青丝挽起,xx一根玉簪,每每温和地笑,外人看他,只道他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可和他有过不知多少次肌肤之亲的夙七才知道,关了房门,柳逢辰便是最xx浪放荡之人。
柳逢辰喜欢玩各种花样,丝带纱幔,香炉发簪,皆是他同夙七交欢时助兴的器具。他尤其喜欢用自己画画的器具,将那用花做的红色墨条在自己身上磨,磨得墨条剥落,皮肤一片片红,挑逗夙七在自己身上xx,直至将他的xx吞下,让夙七侍弄自己出精。
亦或者,他会将夙七浑身赤裸地绑在椅子上,自己坐在桌上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双腿大开,先是用那长茧的手指按揉后xx,揉得松软xx润后,再将那毛笔细软的笔头xx,抽xxxx,汁水横流,让夙七看得双眼发直,xxxx挺,浑身燥热却什么都做不了。等柳逢辰终于将自己xx得xx出了精之后,他才会浑身绵软地坐到夙七身上,让夙七那xx挺的xxxx自己后xx中,抱着夙七的脖子上下跳动,呻吟一声高过一声。
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让夙七将自己绑起来,吊着手脚,让夙七用软鞭将自己抽打一番后再抱着猛xx。被夙七这样xxxx总让柳逢辰兴奋得大叫,而这带着征服凌虐感的床榻游戏,又总能让夙七得到难言的满足。作为一个小倌,笑脸相迎,有求必应,低声下气是常态,是必须,只有柳逢辰的花样,让夙七得到了一点点尊严。
所以,当了这么多年小倌,接待了不计其数的客人的夙七,独独对这柳逢辰动了心,他的身贪着柳逢辰的身,他的心,也慕着柳逢辰这个人。
所以,听到柳逢辰要离开,去那几百里外的都城临安,夙七心中生出了许多不舍。可他再不舍又有什么用呢,他只是个不得自由的小倌,在这迎来送往的夙凤馆里度着短短的青春,挣着养活自己的钱,盼着等熬到攒够钱自赎的那一xx,过个清清静静的后半生。
而柳逢辰,早已是名气出了本地传遍了四方的名画师,能去临安给本朝第一丝绸大户方家做教画先生,前途无量,自己又怎可能挽留得住?
况且,夙七也知道,自己也只是柳逢辰众多交好的小倌中的一个,柳逢辰来找自己更勤些,也只是因为自己是柳逢辰见一个馋一个的小倌里,最喜欢的那一个而已。
柳逢辰的风流,在各个小倌馆里是出了名的。虽然常常流连小倌馆的熟面孔不少,可是像柳逢辰这般频繁的,的确是少之又少。没有哪个小倌知道抑或是想得明白,柳逢辰在床事上为何有那般旺盛的需求。流连烟花之地本不是什么好听的事,不过因为柳逢辰待人极好,不似别的客人那般,仗着花了钱便对小倌颐指气使;且柳逢辰出手又大方,欢好时不仅自己爽快,也能让小倌们十分享受,所以小倌们都罕见地一致不对外说这位客人的风流韵事,让柳逢辰也算是在圈外保持了个不错的名声。
“那么,夙七便祝公子今后平平安安,前途繁花似锦。若有空闲,”夙七红了眼,“也回来看看夙七。”
柳逢辰听出了夙七声音里的不对,伸手摸了摸夙七的脸,柔声安慰着:“怎么哭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身处其中这么多年,这个道理还不懂么?”
“道理自然是懂的,只是公子一走,今后怕是再也见不着像公子这样好的人了。”
柳逢辰笑笑:“难不成你想在这小倌馆里过一辈子?”
“自然是不想的,只是这自赎的钱,哪里是轻易能凑齐的。”
“若我能帮你一把呢?”
夙七一愣:“公子如何能帮我?”
柳逢辰笑笑,不说话,走去衣架处,摸了一阵自己的衣服,掏出了一枚精致小巧的白玉印,蘸了桌上的红墨,在那画上一按,低身吹xx墨汁,轻轻扶去画上的xx,将这画好的春宫图递给夙七。
“这画,你拿去印书坊卖了,换的钱,兴许能为你凑不少自赎的钱了。”
夙七接过画,这春宫图上,一个男子双手吊着,长发披在肩膀一侧,细腰塌着,两瓣玉臀翘着,xx玉臀之中的,是一根xx大的xx;xx的主人,身材精壮,两腿颀长。而这两人的容貌,虽然经过些处理,可仍是能看出,那两人的脸上带着夙七和柳逢辰的影子。
这春宫图,画的分明就是两人昨夜痴缠交欢的模样。
再细细看那一枚印,夙七惊得差点将画脱了手。
“公子,您竟然……竟然就是风尘笑笑生?”
风尘笑笑生乃当朝龙阳春宫画本第一人,所画之作,供不应求。夙七得的这幅画卖给印书坊,所得之钱估计已够自赎钱的两三成了,那便意味着他可以少强颜欢笑地侍奉许多客人了。
柳逢辰,柳风尘,早该想的到的。
看着夙七大惊失色的模样,柳逢辰只是竖起一根手指轻轻压在了夙七唇上,淡淡笑着:“看在你我情份上,切莫将这秘密说出去才好。”
夙七看着柳逢辰,眼中皆是惊讶和敬佩。他点点头,贴着柳逢辰的手指,诚惶诚恐地应了一声“好”。

 

 

第2章·熙熙为利来

春xx午后,临安城东,一辆马车停在了一座朱门映柳的大宅外,宅门之上挂着一黑木牌匾,牌匾之上,刻着“方宅”二字,字样古朴,笔划镶金,显露出这宅子主人的富贵。
“公子,方宅到了。”马车夫勒住了那高头大马的脚步后,将那马鞭收好,恭恭敬敬地同马车内的那人唤了一声。
接着,马车门开,探出了个一袭白衣的身影。
因为早早起身赶路,在这马车上也没能睡好,所以柳逢辰神色有些疲惫,眼下的两片淡淡的青黛在那吹弹得破的白皙皮肤上有些显眼。
但他脑子还是清醒的,下了马车,同那马车夫点头道了声谢,接着去拍那方宅的大门,没一会儿那门就开了,一个身着xx布衣的下人撑着门探出半个身子,问:“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叩门是有何事?”
柳逢辰彬彬有礼答道:“在下柳逢辰,受贵府方老爷所邀,来贵府给府上小姐教画的。”说着便将那请帖递上以证身份和来由。
那下人不识字,便同柳逢辰说了声稍等,唤来另一个下人让赶紧把请帖送给管事看,自己扔撑着门,探出整个身子陪柳逢辰一起等,客xx地问了几句柳逢辰从哪儿来,这一路累不累,态度并不坏,但也说不上殷勤。
但柳逢辰也不介意,只是有问就答,聊不下去了就微笑着等。这方家怎么说也是当朝名声远扬的丝绸大户,规矩多些,下人傲气些也是正常的。他脾气好得很,有足够的耐心去适应这里的规矩。
说来他被方家聘任做书画先生也是件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