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糖醋排骨超好吃

简介:
为了歼灭令警方棘手的犯罪集团,程仪费尽心机潜伏在黑帮头领乔璟身边,虚与委蛇,步步为营,将她引入她精心铺设好的陷阱之中。
却在不知不觉间自己也泥足深陷,无法自拔,陪她一起沉沦。
旧文搬运
黑帮女boss攻x卧底女警受
强强,警匪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女警在锲而不舍掰弯自己敌人的过程中也把自己掰弯了的故事~

交锋——————————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舞厅灯火通明,华丽的水晶灯把舞会掩映得熠熠生辉,门外停靠的豪车鳞次栉比,华服男女穿梭其间。
镜子里映出一个低xx红裙的美人,卷发翩垂至饱满的酥xx前,精致的妆容显现出她毫无瑕疵的脸,拧开口红,她将自己的红唇涂抹得更加娇艳欲滴。
补完妆后,程仪瞧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素来潇洒xx练的她第一次这么浓妆艳抹,着实不习惯。她弯起嘴角,转身出洗手间时已恢复从容,红裙随着她高跟鞋优雅的步幅微微飘拂,说不出的妩媚风情。
穿梭在男男女女之间,衣香鬓影,来往男性都忍不住对她注目。程仪掩饰心底的不自在,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
耳机里这时传来警署总部的提醒声:“程警官,目标就在你左前方位置,两点钟方向。”
她顺着提示看过去,越过熙攘的人流,不远处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正坐着一个气势非凡的女人,身边是围绕着的保镖。
女人似与这黑色的沙发融为一体,离得很远程仪都能感觉到她xx人的凌厉。她穿着黑色长裙,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冷冽疏离,长发高高盘起,手中端着的酒液在她的摇晃下折xx出猩红的光芒,她漫不经心,黑眸却微微上眄,目光如炬而又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每一个来往的人。
这个冰冷完美如雕塑般的女人…就是她的目标。程仪深吸一口气,端起服务生送来的酒抿了一口,眼睛却xxxx地盯着那几乎控制主场的女人。她心里清楚的很,这是他们警察有史以来最难对付的敌人,稍一疏忽便会送命。
一周前。
会议室的投影仪上播放出资料,队长葛天龙讲解道:“这是国内目前最大的犯罪团伙,他们贩毒,偷渡,前段时间还制造了几起惨绝人寰的命案,所以我们必须采取措施。”
“这是集团头目,乔森。这个年轻女人是他的女儿,乔璟。”
投影仪上出现一个光头男人和一个黑色长发女人。
“不过现在情况有变,乔森得了绝症,目前由他女儿乔璟接管犯罪集团。”葛天龙放大了乔璟的照片,“眼下是个好时机,正值他们防备疏松之际,有便于我们一网打尽。”
“可是葛队,”刑警林帆提出异议,“这个犯罪集团已经兴风作浪了十几年,他们的根基早已稳固,背景也十分强大,恐怕,我们贸然采取行动,会…”
“没错,”葛天龙打断他的话,露出赞许的笑容,“对方是一个非常狡猾且经验丰富的犯罪组织,我们当然不能贸然行事,也不能自作聪明。但,不可明枪,我们可以暗箭,既不打xx惊蛇,也能让他们防不胜防。”
十几名刑警闻言都抬起了眼看向他。
“乔璟,这个女人,”葛天龙一指屏幕上的人像,露出神秘的笑容,“她有一个非常不容忽视的突破口。”
“我调查过她的资料,她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她的性取向。”在一众惊讶中,他微微道出:“没错,她是同性恋。所以,我们要投其所好,才能不被她发觉。”
林帆瞠目结舌:“葛队你的意思是…我们要选几个夜总会小姐给她送过去?”
此言一出哄堂大笑,葛天龙有些无奈:“就你小子不正经。我在想…派一个我们的警察,到他们那儿卧底。”
程仪心里咯噔一下,她从刚刚就隐隐料到葛队的意图,不过,派出卧底,确实是必须走也不得不走的一步了,万全之策。
“既然她对男人没兴趣,那么一定会拒男人于千里之外,所以,我们必须要派出一个女警察。”
其他人纷纷点头,示意他说的很有道理。
葛队的目光扫过众人,停留在程仪身上。程仪知道,作为刑警队唯一一名女警,自己有必要肩负起这个责任。
“程仪。”葛队叫出她的名字。
“到!”程仪迅速起身。
“我想要派你,潜入敌方内部担任卧底,但这是一次非常危险的任务,如果你觉得没把握,我也不勉强。”
她走出座位,笔挺的警服衬出她英姿飒爽的身姿。她攥了攥拳,笑容是xx有成竹:“一切听从上级安排。”
恍然回神,沙发上的乔璟似感受到她的目光,猛地转过头和她对视。程仪只觉心中一xx,移开目光,有些烦乱地攥着酒杯。这女人…还真是该死的敏锐和难搞。
虽然葛队他们并没要求自己什么,还反复叮嘱让她小心,做好了万全的保险措施。可她是个完美主义的人,凡事做到最好,她深知对一个喜欢女人的女人,其实跟男人没什么两样,该怎么样引起他们的注意博他们开心。
她私下里又做了很多功课,把乔璟的花边新闻情史都看了一遍,大约了解了她喜欢什么样的同性,故意打扮成这样,伺机在她必经的舞会上佯装偶遇而后搭讪。
程仪咬了咬唇,感觉自己真的是挺拼的,竟然有一天会费尽心机地去勾引另外一个同性。
而乔璟只是轻飘飘地往她这儿看了一眼,再无下步动作。收回目光,大约十分钟左右,她突然起身,对身边保镖说了什么,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程仪心里有些疑惑,她看乔璟的样子并不像来娱乐消遣,而像是在蛰伏等待着什么人。在等待谁?难不成是等着警察自投罗网?
不,不会。程仪暗笑自己的敏感神经多想,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警方的计划。所以…她是在伺机什么?与其他的犯罪分子接头还是交易?
旁边有位服务员端着餐盘经过,程仪让了让,看他的方向是去往乔璟那里的。而后,这位服务员在人影疏松灯光昏暗的地方,掏出什么东西,放进了酒里。
她看得清清楚楚,直觉告诉她,那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接着,服务员又像什么没发生一样恭恭敬敬地把酒端到了桌子上。
而保镖都在观察着四处来往的人,谁都没注意。
如果…让乔璟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了这杯酒的话……
正想着,乔璟就翩然而至。她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搅了搅酒液,动作先于理智,程仪已走过去冲口而出:“别喝!”
乔璟停下了动作,抬起头警惕地看着她。与此同时,保镖黑xxxx的枪口一起齐刷刷地对准她。
舞厅的喧哗被这样xx张的气氛所打破,有女人的尖叫声,场面开始有些失控。
被密密麻麻的枪口对着,程仪依旧从容:“小姐,我想有人在你的酒里加了东西。”
乔璟眯起眼,也不知是在思考她的话还是在怀疑她,那眼神里透出寒光,锐利xx人。被这样的眼光近距离锁着,许久不知害怕为何物的程仪竟不由自主有了莫名的xx张。
大约过了几秒,程仪呼吸都要屏住,乔璟的神情才有了一丝松动。也没说信,或者不信,而是悠悠地起身:“那么你看到是谁做的了吗?”
“我…”程仪欲言又止。
那个服务员也许只是受人所托,就这么把他供出来,岂不是跟滥杀无辜没什么两样?枉为警察。她犹豫着,冷不防乔璟已走到她身前,慑人的气息如毒蛇缠绕着她,让她不由僵直了身体。
“难道是你做的?”她微微压低的声音如同魔魇,语气中狠意毕现,“看来你很想尝尝这杯酒的味道。”
程仪努力调整着慌乱的呼吸,她心如鼓擂,知道如果不牺牲点什么自己就要自身难保,容不得她多想,她微喘了口气,转头避开乔璟的目光:“我带你去找他。”
舞厅外的冷风一吹,程仪抱了抱胳膊。保镖的枪口就在她身后抵着她,推着她前进。乔璟走在她前面,而前方的地上,正跪着刚刚往酒里下毒的小服务员。
服务员脸色苍白,显然已经被教训过,鼻青脸肿血迹斑斑,可怜兮兮地痛哭流涕:“我真的没有对您动手脚,乔小姐饶了我吧……”
程仪咬了咬唇,心里酸楚。乔璟不xx不慢地踱到他身前,从保镖手里接过那下过毒的酒,面不改色:“那你就把它喝下去,证明给我看。”
服务员的脸色立即变了,连连摇头惊恐道:“乔小姐你饶了我…我是受人指使的…我不是有意的…饶了我……”
乔璟对身旁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捏住服务员的下巴就要把酒灌进他嘴里,乔璟取出一根烟点上:“谁?”
服务员哭着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前几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我对你动手脚就给我几万美金,钱他先预付了,装在皮箱里邮给我…我自始至终也没见过他的样子,但我都收了他的钱怎么能不办事,况且我的家人都被他押制着……”
“啧,”乔璟不耐地打断他,“真是废物。”
一挥手,身边的保镖会意,便开始往服务生的口鼻里灌酒,服务生嚎叫连连惨不忍睹。程仪看不下去,一只手攥成拳隐在身侧,别开眼睛。不出几分钟,服务生便浑身抽搐,口吐白沫,脸色青紫瘫在地上,断了气。
“不用怕。”身旁突然响起乔璟的声音,程仪瞳孔一缩,看她已站到了自己身边,正意味不明地打量自己。
“多谢你,帮我引出了他。”
他?程仪皱眉,他是谁?所有事件经过在她脑子里转个圈,她很快明白过来,服务生的幕后指使显然乔璟也早已有所察觉,所以才在此借一个幌子守株待兔,引君入瓮。
不过,背后那个xx纵者显然够狡猾和谨慎,自始至终没露出真身,只找了个替罪羊。
“小姐,”一个保镖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服务生,“现在我们怎么办?”
“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呆的必要了。”乔璟捻灭烟头,“那个人不是会大材小用的人,派这种废物…”她瞥了眼服务生,“无非就是想让我警惕一点。我倒是很乐意陪他玩下去。”
程仪在旁边静静听着,让自己像置身事外的模样。冷不防乔璟的目光转到她身上,清冷的声音还是没有任何感情:“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这位小姐,我想请你吃顿饭。”
“请我?”
为什么明明钓到了她,程仪心里却是没有一点庆幸和喜悦。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