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燕》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小寡妇爬床记

梁上燕 限
小寡妇爬床记
衣冠似雪
发表于1年前 修改于1周前
原创小说 – xx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xxE – 三观不正 – NTR
NP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两攻一受

沉默醋精老男人+白切黑温柔儿子

和社恐爱哭小美人

 

第一章

燕南将将十八岁的时候,顾以修便走了,他稀里糊涂成了一个小寡妇。
他爬上名义上的公公床时,突然想起自己早逝的相公。
那人眉眼清俊,总爱笑他娇气,燕南含着眼泪撇嘴看他,他就求饶,抱着自己的娇娇儿孩子似的哄。
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
顾靖渊就算吃多了酒睡着,也是紧皱眉头,一副脾气不好的模样。
燕南不敢贸然惹他,掀开重重幔帐,从床脚往上爬,他穿得薄,在寒冬腊月里格外冷,骤然进了温暖被窝差点打xx嚏。
他停在被子中间,深吸一口气,小手颤抖着解开顾靖渊的裤带。
黑漆漆的环境让他放松很多,眼睛受限其他便格外敏感。
他能听到顾靖渊匀长呼吸,嗅到手中欲根的浓郁腥膻气。
他埋头嗅了嗅,伸出舌头轻轻xx了xx沉睡的物件。
顾靖渊没什么反应,燕南亲眼见他喝了大半坛子酒,本想着他这样喝胃肯定要难受,可踌躇半晌,还是不敢上前。
他怕,从嫁进来的第一天就怕顾靖渊。
那时候他跪下敬茶,偷偷看了这位位高权重的大人、他的公公一眼,结果被那目光刺得差点把茶盏打碎。
就算后来知道顾靖渊对所有人都那样,可燕南还是害怕,总躲着他。
直到今天,自己主动靠近。
燕南叹口气,心知开弓没有回头箭,狠狠心把半勃的xx柱往嘴里含,结果差点被抵得xx呕出来,顾以修疼他,从未让他做过这种事。
“谁?”
“唔!”
顾靖渊醒来,声音带着浓浓酒意,他长臂往下捞一把,就揪出个爬床的小孩。
“谁让你来的?”
顾靖渊应该是还没清醒,察觉到这孩子几近赤裸,在他怀里发抖。
“我、我……”
燕南吓傻,他本想着生米煮成熟饭顾靖渊不好赖账,结果还没等火生起来就露馅。
“胆子挺大。”
顾靖渊冷笑,倒是没松手,顺着小孩光裸脊背摸了两下,就发现他浑身僵xx吓得哆嗦。
燕南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正想着一会儿冰天雪地怎么去找件衣服穿,就发现顾靖渊并没有要把他丢下床的意思。
他长得纤瘦,趴在顾靖渊身上也没什么分量,刚刚被迫分开腿,两人底下便紧贴在一起。
燕南发现刚刚在嘴里含的东西戳在他小腹上更xx了。
顾靖渊含着酒气在他耳边问,“小兔子,知道怎么伺候人么?”
“知道……”
燕南点点头,这才明白过来,顾靖渊怕是根本没认出来他是谁。
也难怪,成婚一年两人见面次数屈指可数,最近一次也是一个月前顾以修灵位前。
烛火全被燕南吹灭,外面重新下了雪,并非安静地簌簌而落,呼呼风声听着有些吓人。
大抵是燕南往他怀里缩的那下太明显,顾靖渊莫名心里舒坦,直接在他一丝不挂的小xx上捏了一把。
毫不意外揉出一汪春水和几声呻吟。
“大、大人……”
燕南喃喃低语,顺从地分腿翘起臀部,让顾靖渊的手指xx去。
顾靖渊在浅处xx了几下,发现怀里的人实在敏感得过分,紧到抽不动手指,不过确实是有滑腻的液体往外流。
“自己弄过了?”
“……嗯。”
燕南觉得还不如刚才xx脆坐下去,这样被撩拨实在难堪。
顾靖渊以为这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难得有点耐心,他往里深一点,小孩就在他xx口娇娇喘一声,叫他大人,轻一点。
这还没进去就这样娇气,顾靖渊xx两根手指,指尖黏腻地在饱满的臀上滑动。
“坐好。”
燕南晕乎地坐起来,顾靖渊往上顶了顶,要他自己吃进去,他就只能颤着腿根跪好,扶着勃发的xx柱往里塞。
“大人……进、进不去……”
燕南声音带了点委屈,手扶在顾靖渊xx邦邦的腰腹上,圆润柱头在臀缝里滑来滑去,就是吃不进去。
顾靖渊不为难他,自己挺腰捅进去,燕南惊喘一声,差点直接坐下来。
“疼!大人……我疼……”
他一截细腰被按着缓缓往那xx刃上捅,燕南疼极,蹬着腿就想跑。
偏这时候顾靖渊也坐起来,把他抱进怀里,直接全根没入。
“唔……”
燕南的尖叫全被一只大手捂住,顾靖渊一手按着他的腰一手要他闭嘴。
顾靖渊被xx软内里包裹,忍不住挺动腰身狠xx起来,小孩在他怀里随着动作起伏,声音渐渐从呜咽变成娇气的喘。
燕南抱着他脖颈克制地小声哭,求他慢一点。
“大人、要、要坏了……”
这个姿势进得太深,燕南一天没吃东西,腹部本就瘦削的皮xx都像是要被捅穿,他求救一般夹着顾靖渊的腰。
顾靖渊做起来话很少,不像顾以修,会哄着他说不疼,再亲亲他的额头和鼻尖。
窗外风声渐起,燕南眼泪扑簌簌掉下来,安安静静地像是落雪。

 

 

第二章

燕南趴在床褥里,以一个对女子来说最好受孕的姿势撅臀塌腰。
他腿根打颤,跪都跪不住,几乎是被那双手捞着大腿xx,刚刚含都含不住的欲根被小xx整根吃下连续xx弄,他呼吸急促,总疑心自己肚子要被捅破。
顾靖渊若是清醒,绝不会任由一个陌生人爬床,可他喝多了酒,怀里的身躯又格外无力任人宰割,骨子里的劣性根被这小东西软乎乎的求饶勾出,忍不住想看他哭的更可怜一些。
燕南哭着叫大人的声音甜软,吐字似乎有些含糊不清,像是呷着一口蜜,腻腻地在唇齿间流转。
顾靖渊把他拽起来,长臂一边揽过单薄xx口,一边并拢两根手指塞进他嘴里作乱,把呻吟喘息搅碎成更动人的呜咽。
“呜……大、大人……”
燕南被迫仰头,顾靖渊似乎想吻他,他慌乱躲开,并不温柔的吻便落在嘴角。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抗拒,顾靖渊冷笑,把他丢回被子里,直接覆了上去。
炽热xx刃一步步将他捅穿,凿在最敏感的腺体上,燕南顾不得蚀骨快意,被过快的速度撞得受不住,抓着被褥想要逃开。
可无论身下锦被被抓成什么乱七八糟的模样,他都没能从按着他腰的那双手上逃离。
肠xx倒是诚实,服帖地讨好着横冲直撞的xx柱,深处涌出的xx早将xx口糟践得泥泞不堪,甚至顺着腿根xx漉漉地流。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