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相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观北不观南

错位相识 限
错位相识,正位相爱。
观北不观南
原创小说 – Gxx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xxE – 上下级 – xxDSM

流浪的小狗,一旦被人揉了头毛,就委屈得不想走了。

我想要流浪半生后,在吵闹繁杂中一眼看见你。

从此,后半生你的爱与欲,都是我的。

温柔挂的DS关系,无24/7,无施虐重口,大多为完成强制命令的小情趣。

 

没有雷点预警,请谨慎阅读。

01阁楼
“没什么事就下班吧,最近也辛苦你了小溪。给你多放两天假。”周柯井整理好桌上的资料,抬头对程溪点了点头,又偏头问坐在旁边的陆仲,“下周一和陆老师接档教学进度,可以吧?陆老师?”

陆仲用指节轻轻抵了一下眼镜,“没问题。”

“好。”

周柯井最近忙着对接外包公司的实验项目,排的课实在来不及,只能找同组的陆仲帮忙代课,程溪作为周柯井的助教没办法跟着一起去做实验项目,被周柯井安排到陆仲组里做代课助理。

 

其实助教只能算是兼职,晚上十点,程溪戴了她常戴的黑色金属面具进了“阁楼”酒吧的门。

今天是周四,常规工作xx,酒吧人少,大多是散客,安安静静的。

程溪环顾了一圈,在吧台点了一杯xx马天尼。

靠窗的角落坐了个年轻男孩儿,抱着平板在写写画画,桌上只有一杯没怎么动过的莫吉托。

往里走的深处墙角,坐了一对小情侣,腻在一起接吻。

吧台侧后方坐了一个男人,光线有些暗,看不太清。

“那边那位客人点了什么?”程溪摇着酒,漫不经心地伸手示意了一下侧后方方向。

“一瓶冰冻野格。”酒保手里的玻璃杯已经擦了五遍了,透明的玻璃反xx出漂亮的橙xx灯光,“他每次来都喝野格。”

程溪顺走酒保手里的杯子,点了点吧台上还没怎么动的马天尼,“帮我看一下酒。”起身就朝男人走去。

“阁楼”其实有不成文的规定,酒吧门口的架子上摆了很多面具,戴了面具进来的人代表同意进行一些非正式交友和肢体接触,比如程溪。而门口画画的小男生没戴面具,表示只是来喝酒放松的,并不愿意进行别的“交易”。

如果有客人强迫未戴面具的客人,酒吧的保安会负责把人好好请出去。

“先生一个人?一起喝一杯?”

走近了程溪才看清,男人戴了银色的面具,穿了一身修身的西装,外xx搭在小沙发的扶手上,黑色的衬衫解了三颗纽扣,领带也松着。桌上摆了一些复印纸,散乱的放着。野格已经喝了半瓶,磨砂的锤纹杯里只剩了一个杯底的酒。

男人抬眼看了看程溪,笑了笑,帮两人倒上酒,碰杯。

程溪今天下班没换衣服,还是一身白衬衫和A字半裙,只是把头发披散下来了,人看着更加风情些。

禁欲里的风情。

程溪在观察对方。领口的扣子解开不少,袖口却是系紧的,脖子上戴着皮质的字母项链,看着反倒有些不搭,桌上的纸质材料是全英文的,灯光昏暗,看不清具体是什么。

男人也在看程溪,卷发、衬衫、包臀的A字裙和皮质反光的高跟鞋。

在酒吧里反而显得比穿肚兜超短裙的还要性感。

“先生是常客?去阁楼二楼看过吗?”

程溪喜欢主动出击,她喜欢这种捕猎的快感。

“去过。你是……酒吧老板?”

声音好听是其次,程溪有些惊讶于男人的敏锐,“怎么说?”

“猜的。”

程溪笑了,“那我有幸邀请这位……猜得很准的先生去二楼喝杯酒吗?”

男人放下酒杯,“只是喝酒?”

“如果您想……”

男人低低地笑了两声,打断了程溪,“我去过二楼,知道上面是什么地方。”他慢慢解开袖口,卷了两折袖子,露出手腕上贴合很好的皮质手环,像项圈一样遏住脉搏。“你猜得也很准,不过我并不完全是那个圈子里的人,或许只能扫兴了。”

男人伸手要拿酒杯,被程溪在半空中握住了戴了环的手腕。男人的手腕莫名有些抖,而这种颤抖在程溪缓慢的摩挲下变得愈发明显。

“只是喝酒。”程溪放低了声音,温柔又蛊惑,“您的手环很漂亮,一时间冒犯了。”

男人猛地收回了手。

“阁楼”二楼。

二楼进场需要刷卡,能进的人要么有卡,要么只能被有卡的人带进去。男人跟着程溪上了二楼,面不改色地落后程溪半步,跟着她走到吧台前。

“给这位先士点一杯波兰海风,我要一杯xx马天尼。”

酒保面带揶揄地用胯撞了一下同伴,得到同伴同样揶揄的眼神之后对程溪说:“没问题,稍等。”

阁楼二楼是小众圈子的地盘。

随处可见戴着狗项圈的人跪在地上,沙发上的人手握链条,把跪在脚边的人拉起,揉捏一遍裸露的身体,再和同伴们大笑着碰杯。

墙边摆着各色各样的笼子,关着各色各样的“狗”,他们的主人去玩乐,只能把可怜的“小狗们”暂时关在笼子里,等尽兴归来再带走。

吧台分割前后两部分空间,前半部分是社交的声色场,后半部分是xx靡的xx林酒池。被捆着手脚后入的小奴,脸上的面具摇摇欲坠,捅了两下xx又把人按到身下,被xx红的xx捅穿喉咙;绑缚架上吊着奇怪姿势的“小狗”,正被主人破风而来的鞭子打得低吼。

程溪注意到身旁男人的一瞬间紧绷,把调好的酒递到男人手边。

男人像是被火燎到了似的,猛地回神。

“别这么紧张,我这儿不是什么违法的地方,他们都是双方知情同意自愿的,也不是什么人口贩卖的勾当。别紧张。”程溪拍了拍男人的肩背示意他放松,引着人走到一个稍微清静点的桌边坐下。

“手环很漂亮,自己做的?买的?”

“不是。”男人恢复了常态,“……前任送的。”

“前任?前任情人还是前任主人?为什么还戴着?”

程溪毫不遮掩的问话让男人觉得有些不舒服,但他无心思考自己为什么不舒服。他听到自己身后桌上更肮脏的对话,这令他觉得羞耻、下流、又兴奋。

“旧情难忘?看起来他对你还算上心,皮质很好,这种品质的皮,在我这儿都少见。”

男人走了一会儿神,再开口时带了一点不易察觉的自暴自弃:“不是。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替代品,又不习惯手上空着。”

“他也不是对我上心,他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

程溪挑眉,“多奴?”

“不。”男人否认。

那就是有妻子、情人、xx友……甚至不止一个。

程溪了然,没再多说,转向了下一个话题,“你刚刚说你不完全是圈子里的人,为什么?”

男人知道在“阁楼”里,戴着面具就意味着许可,但程溪的提问让他毫无招架之力,甚至无法找到话口反问。

面前的女人从容、优雅,大方又开放,仿佛这些提问本就不是冒犯,只是家常似的闲聊。

这种温吞的闲聊混杂在声色欢场里,显得格外强势。

比酒精醉人。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