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渡》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郑二

文案
霸道狠戾妻奴老流氓攻X温润坚韧xx受 叔侄年上/养成/攻宠受/强制爱/生子/甜虐/xxE

第一章
时隔六年,顾楚又见到了顾长安的助理徐臻。
他从停车场的暗处走出来,叫了他一声:“楚少。”不亢不卑,态度是恰到好处的温和与疏离。
顾楚扶着打开的车门没有动,对他的造访不算太意外。
徐臻走近了几步,借着灯光审视他白天挨过一耳光的脸,他是代他的老板过来看人并且传话的。
“楚少不用在意容小姐白天的话,顾先生已经亲自出面促成贵公司与法国那边的合作,不xx即可拿到订单。”
顾楚问:“还有呢?”
“资金方面,也请不用太担心。”
“还有呢?”——————————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徐臻不言语,公式化的面庞看不出任何情绪。
顾楚说:“听徐助理你未来老板娘的意思,她要我的小命呢。”
“您多虑了。”徐臻似有不耐烦,但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顾楚没有多看他一眼,抬腿进了车里,等车子开了出去,后视镜中仍看得到徐臻站在原地目送。他的思绪回到了白天与容栩的会面上。
她给他打电话,约他在楼下咖啡店见,并说如果不愿意下楼来,她乐意让他在下属面前丢尽脸面。
“你不想他们知道自己的老板是个靠卖xx起家的婊子吧?”
堂堂一个名门千金,这样xx鄙的字眼竟也用的如此娴熟。
顾楚活到二十七岁,确实给一个人摇过xx,他以为这陈年旧事早就已经烂的渣都没了,顾长安身边来去无数人,怎么就轮到他来扮演这么重要的角色了呢。
他不见也得见。
下楼赴约,一照面就是一耳光。
容栩还不到一米六,栗色小卷发,五官长相不见得凶恶,又被精心修饰过,一眼看着年轻娇嫩惹人怜爱。顾楚这一耳光挨得突然,毫无防备,也没料到这小女人手劲儿这么大,扇得他好疼。
“听好我说的话,这对你很重要。”被两个保镖簇拥着,她像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你的公司完了,从今天起你将不再接到任何生意,所有的客户都会跟你终止合约,你不用尝试挽回,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顾楚好脾气的问:“不知顾某哪里得罪小姐?”
“顾长安是你叔叔,连自己叔叔的床都要爬,你真下贱。”
顾楚呼吸一滞,吐词都有些僵xx了:“你一定有所误会……”
“你妈是婊 子,你也是婊 子,这也会遗传吗?”她故作天真的偏头问。
顾楚抿着嘴看她,每一句都直戳他的死xx,她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叫容栩,是顾长安的女朋友。”她站了起来,把手里一杯咖啡慢条斯理浇到了他的头发上,悠悠然说:“回去打包行李,有多远就滚多远吧,我要你的命都是一句话的事儿,瞧这张小脸儿还算有点儿模样,到时候我给你介绍几个买家,你应该不至于饿死了。”
—好厉害的女朋友,好厉害的准婶婶。
九年了,即使当年媒体有过捕风捉影,也并未留下确凿证据,若说是本家还有人看不顺眼他,也不至于等这些时间,等来一个容栩才来处置他。顾楚实在想不到自己缘何故挨这一耳光,充其量,他不过是给顾家大爷暖过几夜床而已。
顾长安睡过的男男女女连精明的徐臻都未必数得清,坐客厅里看看电视广告都能数上好些个演员歌手,他这个名义上的远房小侄,上不了台面拿不出去见人,容家小姐的雷达可真够敏锐的。
京城容家,容老太爷退下来之前是内阁重臣,较起真来,要他这条小命当然轻而易举。顾楚嘲讽的想,顾家大爷身边傍家如云,连他这个最不起眼的过去式都要这么隆重的亲自召见,那可够容大小姐忙一阵的了。
平白挨了打,到底心里不舒服,夜里睡得迷糊时又有夜鬼来压床,他一鼓作气的一脚就踹了过去。
床榻深陷,这一脚毕竟反应不及,他被压制的更死,高高撅起的xx上也被重扇了一巴掌,黑暗清冷的房间里好大一声响。
余下的时间里他便完全丧失了抵抗的机会,如交媾的兽类,对方的性器蛮横的进入他的身体,腰被两只大手扣得紧紧的,xx暴的xx,脏腑都要被捣得移位。他向来是扛不住的,因为这往往不是一次就能结束,翻来覆去头重脚轻的,他在颠簸中眩晕,习惯了这样激烈欢爱的身体却是又痛又欢愉,酥软的像个糯米团子。
只是今天……似乎有些异样,他努力想让脑子清明些,对方倒像是会读心似的叼住了他的一侧耳垂咬噬,性感十足的哄着:“乖,再给我生一个。”
顾楚惊的绞紧了软xx,只听得耳畔一声xx喘之后便是更加疾风骤雨一般的冲撞,他拼命想逃脱,却像被强迫受孕的雌兽一样牢牢困在那个炙热的怀里。
他急得哭了出来:“我不要,呜!我不要!”
毫无作用的反抗,只换来一记深入魂魄似的狠顶,紧接着又是一记,愈来愈快,连续的几十下,生生把哭噎着了的顾楚送的高了过去,当那股热流再一次冲击体内深处的xx壶,他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只听得对方魇足的叹息:“……怕什么,你再生十个,我顾长安也养得起。”
第一个孩子于顾楚而言是灾难,与顾长安而言却是额外的惊喜,一旦确定了身下的小家伙有这个本事,他更加肆无忌惮也更加小心。十八岁就受孕确实太小,为哄骗他把孩子留下来,他甚至承诺了以后与他再无瓜葛。
顾长安在顾楚跟前流氓无赖惯了,骗他的事儿反正多了去了,所谓再无瓜葛,不过就是不在有外人的公共场合里见面交流,一点儿不妨碍在夜里xx他xx得畅快淋漓。
顾楚从顾家搬出去的这些年里,从未摆脱顾长安无休无止的侵犯和xx扰,顾长安做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顾楚身体里的小xx壶偏后位,后背位的姿势更容易使他受孕,顾长安xx得足够多,致使整个壶口泡在xx池里,怀上的几率简直百分百,顾家小少爷顾承就是这么来的,一次中标。因此后来这几年顾长安轻易不敢不做任何措施就提枪上阵,要么就只用后面不碰前面,顾楚太小了,他确实也舍不得。
回回都戴xx,就这一回不用,马上就觉察了,顾楚敏感的过分,在床上,他很容易挑起伴侣的情绪,这点顾长安爱不释手。
顾楚害怕有小孩,在他从小大到的认知里,自己是男孩。第一次做腹部超声检查时,金发碧眼的男医生亚瑟问他有没有来过月事,要不是顾长安在一旁看着,他肯定会落荒而逃。那时他肚子里已经有三个月大的顾承,顾长安接受得比他更加平静,立刻为他办了休学,以留学的名义押送他直赴英国。
顾承出生在爱丁堡,顾长安选择剖腹产,主刀医师是他大学校友,他全程陪同,签字时关系栏里正大光明的写着丈夫二字。
三十岁的顾长安竟然雀跃的像个毛头小子,对于这个孩子的出生,他也异常谨慎,照看顾楚父子的三名保姆三名保镖都是本地人,顾承出生的头几天,他在床畔随侍寸步不离,堂堂顾家大爷,亲手用热毛巾一点点清理顾楚沾了血污的xx,温柔的xx弄xx柱,指头拨开会阴处的小xx做清洗,生疏却无比细致的呵护。那段时间顾楚戒备的像只刺猬,神经紧绷,仿佛一碰即碎,整个孕期顾长安都严密监护,不让陌生人接触他,任何出行都有两名以上的人员跟随,而他自己,只要xx时间,他一定在他身边。他在医生允许的几个月里仍缠着他xx,顾楚顶着圆鼓鼓的肚腹骑乘在他胯上,被高高举起再重重放下,臀瓣间本不是用来承欢的xx孔却被疯狂的钻研搅弄,每一次他越是求饶越是被xx得更深,他是他垂涎已久的新欢,顾长安又怎么甘心因为孩子就忍受几个月的禁欲生活。
在爱丁堡的那段xx子就像一个梦境,直到顾承蹒跚学步,会含含糊糊叫爸爸和哥哥,顾楚才走出了这个疯狂的噩梦,而原因,大抵是顾长安又有了新目标了。
顾长安有新目标,顾楚求之不得。他太盼望能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忘记从前那些事。他在英国继续学业,花了三年时间修牛津商学院的国际贸易类专业,他把所有的热情都倾注在学业和工作上,回国之后,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外贸公司。
自始至终他都没能摆脱顾长安,他总能找到他并且跟他上床,有一次他和同学在酒吧被人下药,在酒店醒来时全身都快没一处好xx了,靠在枕边抽烟的人依然是顾长安,只是那一次他相当生气,黑着一张胡子拉杂的脸,扣着他的下颌警告他,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会带他回顾家,从今往后都只把他锁在屋子里,除了生孩子不做任何事。
顾楚渐渐明白那时候顾长安是在他身边安排了人的。好在他还守信用,至少外人面前,两个人如同陌路人了。
顾家每个月有一次家庭大会餐,回国后顾楚第一次参加,见到了很久不见的顾承。他离开他时刚满周岁,再见面却已经是两年后。
他长得非常像顾长安,只有一样不像,顾长安是单眼皮,顾承是双眼皮,来自母亲的基因。顾楚一见顾承就完全不能动弹了,顾承跑过来抱他的腿向他示好,他只盯着他看,这是他的亲生子,他身上掉下来的xx。顾楚的xx口疼的让他不能呼吸,耳边什么也听不见,就只能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他,连眼睛都忘记眨一下。
其实顾承并不是那么热情的小孩,也许是血缘天性,他主动跑去抱顾楚这个陌生人以及他那讨好的姿态都让顾家二老和保姆们吃惊,但让顾家人更加担心是顾楚的态度,他们以为他要伤害顾承。
保姆要把孩子抱开,被顾长安阻止。
他把顾承放到顾楚怀里,半拥的姿态把一大一下带去了书房。
顾承xx声xx气问顾楚:“你是谁?”
顾楚回答不上来:“我,我是……”他无措的看向顾长安。
顾长安搭救他一手:“这是你顾楚哥哥。”
顾承叫了声哥哥,顾楚的眼泪就掉下来了。顾长安啧了一声,说:“要我说什么好,你又不肯认。”
顾楚哭着骂:“顾长安你混蛋!”
“孩子在这儿呢,给我留点面子。”顾长安做了个讨饶的手势,见他哭的狼狈,无奈又过去把一大一小拢在怀里,“……好了好了,是你的就是你的,往后时间长着呢。”
顾长安不混蛋,又怎么能是顾长安呢,他风流薄情恶劣暴戾,声名狼藉,却一样阻止不了男男女女趋之若鹜的靠近,拿下顾长安等于拿下了一座城,“荣晟”集团总资产迫近千亿,他个人身家不可估量,何况又是相貌堂堂,还有一副特种兵出身的健硕身材。
顾楚不敢承认,甚至不敢问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动了心,所以让他有机可乘,让事态发展到这一步。
他十二岁父母亡故,族人把他送到顾家,顾长安明明不爱做善事,却大发慈悲收留了他。顾楚从小没人疼,只有一个懦弱无能的父亲和一个放浪的母亲,顾长安对他的好已经到了宠的地步,有几个人能扛得住顾家大爷的手段呢。
即使没有那一夜的风雨,即使顾长安没有酒醉,即使顾楚拒绝了管家的差遣不去给他送那份忘在家里的文件,顾长安吃了他也是迟早的事,因为一开始他存的就是这个心思。
……
“你母亲跟我上床,还想把你卖了,她说一定有客人喜欢你这样的身体,她说你很漂亮。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漂亮,你这双眼睛,从小就勾人。”
“她开了五十万的价,可惜无福消受。死在自己男人刀下她咎由自取。”
“你就该是我的。”
“你呀,每年两三次体检,明明很健康我还次次陪同,你就没想过我为什么这么闲?”
“该死的英国佬,总说你还没长大,十五岁,十六岁,十七岁……一年一年你折磨得我好辛苦啊。”
“小妖精,要人命,这销魂xx总不开,叔叔今天给你捅开了吧!”
像入了魔一样的顾长安,双眼赤红,酒气冲天,胯下xx青筋缠绕,比顾楚的何止大了一个尺寸。
顾楚无处可逃,大雨淋xx的衣服丢弃在床下,双手被皮带缚在床架上,他连求饶都忘记了,吓得哭不出来,歇斯底里的挣扎,却不知道越是这样越容易让施暴者更加兴奋。顾长安简直要吃人,可单单身体上的掠夺明显还不能够满足他,他使出了所有手段来折磨这个未经人事的小侄儿,将他抛到天堂又拉回地狱,一次次使他xx出xx直到身体被掏空。他目睹他从反抗到求饶到崩溃哭泣最后失去意识,又把他从昏厥中xx醒,两处xx口红白浊液泥泞不堪,像遭受了一场轮x。
顾长安做得酣畅淋漓通体舒泰,小家伙的身体比他想的更棒,酒醒之后他甚至还想再来一次,随后便更加惊讶于自己的失控。
顾楚昏迷了一整天,xx的撕裂口导致的炎症反应使他疼痛且高烧不退,如同每一次体检一样,顾长安请当时的私人医生亚瑟过来但拒绝他检查顾楚的xx,只让他开了消炎的软膏和针剂。
这时候顾长安的态度是极好的,谦恭有礼温文尔雅,当亚瑟很无奈的再一次说明他警告过他顾楚的两xx生殖系统很完整但都未发育成熟时,顾长安立刻承认了错误。
是我的错,他说。但同时他毫无悔意的想着,这有什么错对,第一次总归是难熬的。
那会儿他是真也没想到,顾楚会给他一个孩子。
顾长安不喜欢小孩子,全世界都知道,他嫌孩子烦。可轮到亲生的就完全不同了,他把顾承当眼珠子一样爱护,但也严厉,全家就他会动手打顾承,顾承大了,有时候赌气就会说爸爸不好,要去找妈妈这样的话。
“小兔崽子越来越叫人讨厌了,你再生一个,我要女儿,女儿乖,跟爸爸贴心。”
“有的是人愿意给你生。”顾楚背对着他,指甲都要陷进手心xx里。
顾长安把烟掐在烟灰缸里,恶魔一样缠了上来:“……吃醋了?”
顾楚知道自己在他手里没有翻身的余地,心里更加苦涩:“顾长安,你说过只要我把承儿生下来,我们就再无瓜葛,承儿今年九岁了。我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事业,你放过我好不好?”
“好。再给我生个宝贝女儿,其他什么都听你的。”他带着笑意吻他的鼻尖,温柔的进入,不急不缓的抽送,享受的不得了。
他在哄他,他永远都在哄他。
顾楚的心里只有无力和绝望。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