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柴烈火》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糖果雪山

內容簡介
梁诗韵和楚夏初初确定男女朋友关系那会儿,
两人就像xx柴烈火,禁果初尝便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毕业,大家各自选择不同的路,
从逐渐冷淡到分手,再到多年后同学会上
重逢 —— 梁诗韵以为,如水流年早把曾经的xx柴浸透;
却不想,这xx柴还是点着了。 *成熟男女间的破镜重圆 & 追妻火葬场

xx都會甜文輕鬆——————————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001 同学会
梁诗韵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会参加同学会。

都说这是炫耀的场合。

初入社会,谋生艰难时,可能还会念起同窗的好;五年的分水岭一过,时间逐渐展现魔力——

当初看起来没什么两样的人生渐渐出现差别:有人结婚生子,有人依然单身;有人宝马豪宅,有人租房挤地铁;这时候的同学会,尴尬在所难免。

混的不好的,不敢来,来了也只默默的坐在角落不说话; ? 混的好的,借机炫耀自己,言谈间不动声色地透露出自己“皮毛光鲜”。

大家围着圆桌,挨个塑料地询问,然后再塑料赞扬;等到茶余饭后,各种卫生间的小角落,把今天的新情报,再和旁边的人嚼一波——着实无聊透顶。

但当收到团支书的微信消息时,梁诗韵想了下,还是回了句“没问题呀”。

她最近公司资金链出了些问题,着急着要出售一个度假村项目。

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竞标,她把自己能用的上的人脉都用上了;却对比所有人之后发现:最有可能对这个项目感兴趣,并且能够出的起价的,竟是她曾经的大学同学,乐尚公司的负责人——高宴。

可惜,当初上大学时,她同高宴并没有什么私交;这不,只好到同学会上xx近乎来了。

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梁诗韵理了理身上轻薄的风衣,在冬季有些肃杀的寒风中推开车门。

她人本来就高挑纤瘦,长风衣给她更添一番利落的味道。

不过和寒冷的天气不搭的是,她风衣里面只穿了一条裙子;露背裙、香槟色,弹性的布料贴着她白皙的肌肤,性感非常。

车外的冷空气让她止不住一个哆嗦,她咬着牙,仍旧坚持踏着不急不缓的小碎步;银色尖头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啪啪”的清脆的声响。

当年班里一共三十多人,联络出来只有十几个。

聚会地点挑的地点是昔xx学校几条街外的一家xx式料理店。

料理店的装潢是很有意境,印着浮世绘的屏风立在走廊边衬托出店内恬然典雅的氛围。

梁诗韵在走廊里换了鞋后,才推门入内。

“抱歉各位,路上堵车了。”她挤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我们的系花来啦——”里面热闹的声音忽然顿了一下,然后不知是谁起哄了一句。

他们学建筑的,本来就僧多粥少,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梁诗韵姿色姣好,五官精致,母亲又是系里的教授,建筑系系花的名头自然而然地落在她头上。

梁诗韵看过去,包厢里老同学们笑着坐在一起,菜也已经上了半桌了。

“这个点就是堵,还有好几个同学也堵在路上呢,诗韵你快找地方坐~”团支书笑着招呼。

“是啊,早知道这么堵,就坐地铁了。”梁诗韵应声。

座位是跪式软垫,梁诗韵环视了一圈,没找着目标人物,猜想他应该也是堵在了路上,遂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多年不见,对于梁诗韵来说,大部分同学已经是算是生面孔。

但现在还得装作熟络,绞尽脑汁地翻出对方朋友圈的动态,或者挖坟般刨出当初上学时的事,xx当成了话题。

到场的人各怀着心思,脸上都是经久未见的笑容,几分假,几分真。

高宴迟迟没来,梁诗韵的耐心都快耗尽了,谈笑间越发敷衍。

正在这时,包厢的推门被推开,伴随着一个清朗的声音:“看来我来迟了。”

“楚夏!”有人激动地叫了一声,“什么时候回国的?”

梁诗韵闻声抬头,拿筷子地手很明显的动作一滞;但对方目光扫过来时,还是微微扯出个笑容以示招呼。

对方看到她,转动的视线停了下来,幽深的目光波动着,就要开口。

就在这时,团支书站起来搂住来人的肩膀。

“你这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你之前说飞机延误,我还怕你来不了呢,都不敢跟同学们说你要来,怕他们觉得我吹牛xx,怎么,这次回来待多久啊?”

团支书拉着楚夏入座,在坐在的男士们,亦很热情地招呼起来;毕竟楚夏这个班长当初也没少给他们谋福利:比如听他们的意见组织和隔壁外语系美女最多的班级联谊,隔三差五地去组织去室内外景点玩……

他们把楚夏拉到中间坐下,围着他你一言我一语。

梁诗韵隔得老远,却还是听到了一些内容:比如他今天才回来,刚在酒店安置好就赶过来;又比如他说接下来会常住国内。

“怎么忽然决定回国了,不会是回来结婚吧?”坐在楚夏右手边的男同学忽然问。

楚夏当年考研出国,这几年一直留在国外,大有定居的势头。

一群人翘首等着回答,梁诗韵刷着手机的手也顿了一下;半晌,却只等到一句:“结什么婚,女朋友都还没有呢。”

“不是吧?”“不可能吧?”“真的假的?”

众人都不信,一开始挑起话题的男同学更是一脸夸张,拿出手机翻照片,直说自己儿子都两岁了,楚夏那么优秀不可能还单身。

旁边另外一个女同学却接腔了一句:“现在啊,就是越优秀的越容易单身。”

然后众人的目光便跟着转到了梁诗韵这边。

毕业六年半,大家马上都要步入而立之年;这个年纪了,结婚的多,恋爱的少,单身的更是稀奇。

众人的一会儿看看梁诗韵,一会儿看看楚夏,也不知谁说了一句“你们觉得觉得他俩挺登对的”的,然后大家都跟着起哄起来,要不他们凑一对算了。

这种玩笑,大学的时候就有人开过。

那时两人同样的外形出众,再加上势均力敌的成绩,不知是多少同学的仰慕对象。

当年的玩笑,或许大家还有试探的成分,想要知道这两个天之骄子心中理想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样的,而现在,同学们大都结婚了,起哄里再没有别的心思。

楚夏没说话,就那么看着梁诗韵。

轮廓分明的五官,高挺的鼻梁;一晃六年,记忆中那清俊的脸经过岁月的打磨,五官越发立体,下巴的线条更清晰,

他黑色衬衫领口微开,她看着那紧绷衬衣下不仅没走样,反而越发结实的身材,不禁想起那些脸红心跳的夜晚,她的手和唇在那些坚xx的肌xx上滑动的香艳场景。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