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卖的小少爷》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水清宴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x / 正剧 / 黑化受 / 高xx
小少爷被卖去了山沟沟,成了五个兄弟的共妻,从一开始的生不如死,到如鱼得水。

他以为自己能玩弄欲望,却没想到深陷欲望沼泽,反被人玩弄感情。

有时候他宁愿自己没有思想,做一只乖乖配种的母猪就好,这样不会挨打,也不会挨饿。

后来他想通了,他偏要那些人看看,他为了复仇能付出多大的代价。

暴娇xx少爷受x温柔腹黑攻x暴躁狠厉攻x变态美人攻x纯真傻子攻x绿茶少女攻

花式搞美人,五攻一受全部双洁,受不会真的被攻以外的活物xx。

结局xxE,有剧情,无三观,勿上升,纯炖xx。

强制爱;体内xxxx;xxxx;轮x;强x;产xx;双龙,什么都可以写。

先走肾后走心,先虐受后虐攻,真香定律,追妻火葬场。

轮流发生性关系上——————————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江卿乐昏昏沉沉地感觉有人在xx他,他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烦,拉了一下xx,然后手被按住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看来我们的新娘子已经醒了。”

他如梦初醒,睁开眼循着声源去看,说话的是一个可以称得上美貌的男人,一头长发留到了耳后,懒懒地按着他的手腕,与男人优越的外貌格格不入的是他寒酸的穿着,背心上破了那么大一个xx很难不让人注意到。

但他很快无暇顾及其他,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房间里亮着光,应该是白天,格子窗户半开着,有一块玻璃碎了一半用纸板挡着,这是一间连电视上都很少见的破旧的房子,墙上糊了几张报纸,身下是咯人的木板,而脑袋枕在一个温热的xx邦邦的大腿上。

他的周围围了四个男人,其中一个正光着下半身抓着他的双腿,挺着xx就要往他的xx里塞,男人身材魁梧,肌xx发达,眉间有一道刀疤,看起来凶神恶煞,勃起的小兄弟有儿臂xx。

怪不得他觉得有人在扒他的衣服,此刻他的衬衫纽扣也全都被解开了,堪堪地挂在肩头,几乎全裸。

“你们是什么人?这是哪里?”他剧烈地挣扎,一脚踢到了刀疤男的脸上,接着就被报复性地在xx口扇了一巴掌,xx口痛的瑟缩,他却咬牙切齿道,“我劝你们立刻放了我,不然我要你们的命!”

耳边传来笑声,他看到一张坏坏的笑脸,“哥哥你这样说,我好害怕啊~”男人嘴唇偏厚,整个人看起来邪魅性感,跟长发男一左一右钳制着他的双手。

“害怕还不放……啊……”刀疤男撞了一下他的xx,从xx口划过把紧闭的大xx给xx开了。

就像是隆起的山丘被人一刀劈开,露出里面流淌着涓涓细流的泉眼,饱满粉嫩的xx被挤压变形,刀疤男看的眼睛都直了。

长发男啧啧两声:“二哥你会不会xx啊?不行换大哥啊。”

他们说的大哥,应该就是自己枕着的腿的主人,他的五官深邃,眼睛是少见的褐色,稍稍中和了一点他给人的压迫感。

刀疤男被挤兑了这次才别开脸,“xx,你说谁不行?明明是这贱人乱动,你们把他的腿抓好。”

他现在双腿被高高拉起,xx口朝天,一览无遗,他徒劳地扭动身体,然后眼睁睁看着刀疤男的xx捣进xx口,整根没入在他的身体里,在小腹形成一个高高的隆起。

他像是被活生生劈成两半,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叫出声,也许是那声音太过凄厉,他的嘴被褐色眼睛的男人捂上了。

他扭头呜咽着,他还有好多疑问没有问出口,他明明只是在旅馆睡了一觉,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对他做这种事?还有长发男说的新娘,是什么意思?

花xx被一下下xx着,刀疤男xx的又快又狠,经历了最初的xx涩,他的花xx渐渐分泌出黏液方便进出,除了xxxx的“啪啪”声,这个四处漏风的小屋子里也充斥了“噗嗤噗嗤”的水声。

江卿乐红着眼睛,他被人xx了,在这个xx人本来地位就低下的国家,即使他再有权势,也不可能嫁给跟自己门当户对的人了……

他趁男人不注意,泄愤似地扭头在捂着自己嘴的手上咬了一口。

男人没有生气,反而俯身去亲他的嘴唇,江卿乐想躲,结果被捏着脸蛋牙齿都合不拢,只能张着嘴任由男人侵虐。

男人把他的舌头勾到嘴巴外面,吸吮xx舐,深沉地看着他:“我不管你以前是谁,家住何处,既然被我们买下来,你就是我们五兄弟的妻子,为我们传宗接代就是你活着的唯一使命。”

说话的褐色眼睛的男人叫戚玄,是五兄弟的老大,洗的起球的短袖包裹不住蓬勃的肌xx线条。对面把江卿乐xx的失神的是xx戚武,是四人中最壮硕的,身高大概有一米九,整个人狂放不羁。长发男是老三戚凌,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五官俊美绝伦,剑眉下是一对婉转多情的桃花眼,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

剩下的是老五戚怀,他按着江卿乐的手往自己的裤裆摸,一边摸一边脸红红地喘息:“哥哥,哥哥再用力一点……”

江卿乐觉得荒谬,在这个xx人买卖合法的国家,他也从没有想过出身高贵的他有一天也会被卖掉,竟然还一次性卖了五个,这些男人的脑子里装的是xx吗?

说起来这个国家本来只有男人和女人,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女人不愿意生育,拥有两xx生殖系统的xx人被发明出来,量化繁殖了。

而江卿乐的爸爸就是xx人,因为父亲的宠爱,得以抛却卑贱的身份顺利嫁入富豪之家,而江卿乐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虽然父亲和爸爸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是个xx人,但闲言碎语和异样的眼光伴随他长到了18岁。

过度的自卑使他格外敏感,所以当他暑假回家发现母亲的肚子已经高高隆起时,第一反应是选择逃走。

他们会再生一个健康的宝宝,而不是我这种给家族蒙羞的笑柄。

他没想到只是在宾馆睡了一觉,再睁眼就到了魔窟,他回想起宾馆老板打量的眼神和刻意的攀谈,原来一切都早有预兆。

他忍受着xx潮水般的快感,心里一阵阵发凉,他才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做五个混蛋的狗屁妻子:“你们现在把我送回家,嗯……我让我爸爸给你们……啊……每人一xx别墅和一亿现金……”

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他不信这几个土鳖不心动,等他出去了就把这几个混蛋统统枪毙。

xx引来猛烈的顶撞,他控制不住的呻吟,戚武一边xxxx一边骂道:“这个小贱人想害我们,跟李家那个赔钱货一路货色,他想带警察来抓我们,一个亿?你这种xx前无二两xx的买你才花了两千,小贱人你给谁画饼呢!”

“嗯啊……不是小贱人……我是江卿乐……”

戚玄的xx糙的食指按上了他柔软的嘴唇,堵住了他的呻吟:“从现在开始,你没有名字,你的丈夫们叫你什么你都得答应,永远不得忤逆。”

“呸!你放屁!”

话音刚落,一个大巴掌闪过来,江卿乐躲闪不及,头嗡嗡响,脸上浮现出五个鲜红的指印,血也顺着嘴角流下来。

打人的是戚武,江卿乐恶狠狠地瞪着他,又一个巴掌扇过来他张嘴去咬,叼住了食指就不松口,一边咬一边磨,血顺着牙床往外流。

戚武大叫,一拳打上他的下巴,手指得救了,江卿乐的下巴失去知觉,被打得脱臼,眼里却挂着得意的笑。

“这买的是什么玩意?是属狗的吗?妈的。”

江卿乐回答不了他,嘴里却发出呜呜的笑声。

戚怀看起来很是心疼,他摸着江卿乐已经肿起来的脸:“这么漂亮的脸别打坏了。”

戚凌不屑地笑了,这个xx人又瘦又小还没有xx,脸也长得很平淡,最普通不过的瓜子脸,眼睑下一颗泪痣看着就不吉利,倒是饱满的唇珠让整张唇生动起来,这也只能算是中人之姿,不过他们这个最小的弟弟惯会讨人欢心是真的。

戚玄沉着脸,看起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个变故并没有影响到戚武,他仍然卖力地耕耘着,两人交合处的水把床单都打xx了,乍一看以为哪个小孩xx的床,他誓要把这个小贱人xx服,xx成一个只会掰xx求xx的xx。

他把受伤的手偷偷藏起来,不明白这个便宜媳妇怎么敢咬他,看着他高高肿起来的脸又想自己是不是下手重了?不过就算这样也是这只小xx活该,敢在兄弟们的面前给他难堪,咬的还挺疼的。

他弯下腰来,用舌头xx着红彤彤的xx,时不时吸咬,将整个白嫩的xx房包进嘴里。这小xx的皮肤真好,滑不溜秋的,白皙通透,可惜是个平xx,这么想着狠狠地在xx头上咬了一口,引得江卿乐身体发颤,小xx也剧烈地收缩着。

江卿乐睁大眼睛,剧烈地颤抖着,一股暖流涌入身体里,眼泪才终于落下来,他不要怀孕,这时一只手把他的眼泪抹去,他看到戚玄的眼睛里竟然有一丝怜悯,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戚武xx完精之后xx还埋在xx里不肯出来,戚怀已经凑到他旁边巴巴地看着:“二哥,让让我呗。”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