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袍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潇潇暮雨1231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微xx / 正剧 / 种田文 / 青梅竹马
这是前一篇文章《村里那些事儿》的后传,是褚家大儿子的故事,依旧生生不息!

第一章

褚容谨六十多岁从朝廷致仕的时候,他已经侍奉了三朝帝王了。

回忆自己的一生,算得上顺风顺水,少年得意,仕途顺遂,有知心爱人,有满堂儿孙。

要非说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世人对自己丈夫蒋舒衍的偏见吧,总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自己和他怎么认识的呢?已经快五十年了,都有些记不清了。

大概是他十六岁时候的事了,在街上帮他打发了一个想要缠上他的女子,没想到就被他缠上了。

一路偷偷跟到家里,之后还登堂入室,带着礼物美其名曰感谢他。褚容瑾那时就有预感,自己大概逃不过了。

咱们的故事就从这里讲起吧!——————————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刚刚在下也说过了,既然姑娘想求安稳度xx,那我可以帮姑娘葬父,然后给姑娘一个安身之处,为何姑娘非要寻那位公子呢!难道好生做活不比为奴为婢强吗?”

听着不容情却又无可指摘的话语,蒋舒衍极其佩服眼前这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大的年轻人。

他觉得头痛的事情,人家竟三言两语就解决了。虽说穿着贫寒了点,但人却不迂腐,施恩也未图报,蒋舒衍说要谢谢他,他竟然连理都不理,就这样走了!

蒋舒衍自然不甘心,遇见这么有趣的人,自己连他的名字叫什么都还能不知道呢!

远远地缀着跟着他到了他家,看见一个温和的中年男人开了门,那人走进去,他也离开了。

回到家将今xx的事与祖父一说,祖父也敲了他一顿,一边敲打一边骂他:“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孙子?人家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陷阱,你竟然直直往里跳,跳下去还爬不上来!卖身葬父,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蒋舒衍边躲边回嘴:“我怎么没看出来,我就是看出来的稍微晚了点而已!人家一个小姑娘,哪能恶语相向啊!”

“小兔崽子,你还有理了,文不成武不就,就学会怜香惜玉了啊!”听他这么一说,辅国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挥藤条的的速度都加快了不少。

“哎呀,我就是想多跟她玩玩,看看她背后有没有什么人,结果发现就是个想攀高枝的,刚想收拾她,就被人抢先了。”

辅国公这才停下来,爷孙俩坐下喝了口茶,之后又提醒他:“今xx那少年一眼就能看穿事情真相,愿意施以援手,施恩又不求报,是个难得的君子人,比你之前那些狐朋狗友强多了,倒是值得你去结交!”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共跟踪他去了他家,已经认识路了,明天就去找他!”看着有些无赖的孙子,辅国公难得的没说什么。

辅国公一脉先祖随太祖打天下,战功赫赫,现任辅国公也是征讨过北胡的一员悍将。

可惜妻子早亡,独子也战死沙场,儿媳惊闻噩耗后早产生下孙子也随他去了,所以血脉单薄。对于唯一的孙子,辅国公倒是没什么要求,安享富贵即可。

这对于朝廷而言也是乐于看见的,再加上蒋舒衍也不是什么纨绔子弟,顶天只是有些xx无大志罢了,而辅国公本人积威甚重,所以无论是在金陵,还是在阳京,都没什么人会主动招惹辅国公或辅国公世子。

第二xx一早,蒋舒衍就叫管家预备好礼物,出发去了那书生家。开门的还是昨xx的中年男子,“请问,您找谁?”安杨见他衣着华贵,有些迟疑。

大概猜到是那书生的父亲,蒋舒衍也很有礼貌,“令郎昨xx帮过晚生,晚生几xx特来道谢。”

安杨只好叫儿子出来,“满满,有人找!”“满满”是那人的名字吗?好生有趣。这么想着嘴角就弯起一抹微笑。

话音刚落,褚容谨就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一见来人,叹了口气,温声对自己爹爹说:“爹爹,我来招呼他就行了,您去忙吧!”

等把人支走以后,就恢复了清冷的嗓音,冷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你跟踪我?来这儿想要xx什么?”

蒋舒衍的没脸没皮发挥了作用,说:“昨xx我一路跟你跟到这儿的,说真的你的防范意识真的不强,我跟了你一路你都不知道!”

褚容谨无奈的叹气,“我不是说了吗,无需再见。”“咦,哪有?明明没说过!”“我昨xx说的每个字都是这个意思,你别说你没听懂!”

蒋舒衍功夫不到家,没法再往下狡辩。只另起了一个话题:“我叫蒋舒衍,刚刚听你爹爹叫你满满,我也这样叫你吗?”

“褚容谨,未及弱冠尚未有表字,唤我容谨即可。”“容谨,那我们就是朋友了!”蒋舒衍呲牙一笑,褚容谨没有理他。

但他还是低估了那人的耐心,从那xx开始,蒋舒衍就天天登门。他爹爹都被那人哄得提起他满嘴没有一句不好的话。

接连三天蒋舒衍没在家里用午饭了,辅国公招来管家,“那臭小子又去哪儿疯了?”“回国公爷,世子最近几天一直在那书生家,没去别处。”管家回话。

“都三天了,还在那儿?你家世子爷什么时候这么有长性了?”管家笑笑没答话。“查查吧!”管家应了一声下去吩咐人做事了。

视线转回褚家,褚容谨和蒋舒衍正对坐在褚家书房中。褚容谨在温书,蒋舒衍手放在案上,就这么托腮看着他。

感受到一股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褚容谨不得不放下书,“看够了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好看,竟让蒋兄这么着迷!”

“可是容谨就是很好看啊!有美人在旁不欣赏还是个人吗?还有都说了,不要叫我蒋兄,叫我舒衍就行了的呀!”蒋舒衍依旧维持着托腮的姿势对他说。

褚容谨真的是对他没什么办法了,这三天冷嘲热讽都没用,他也说不出什么再难听的话了,只能由着他。

“那你能不能等过了中秋再来欣赏啊!”“为什么要过了中秋?容谨你居然让我欣赏你的美貌!”蒋舒衍有些开心也有些疑惑。

“我与你不同,要科举的!我需要通过科举来让我的家人生活的更好,所以,这段时间能不能别来打扰我?”褚容谨解释道。

“科举?哦,对,再过几天就要秋闱了。我要是答应你这几天不来找你,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蒋舒衍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问。

“说吧。”“科举完你应该会回家吧,到时候我也要去!”褚容谨有些迟疑。

看他迟疑,蒋舒衍赶忙问:“不行吗?”“倒也不是,不过你是国公世子,自幼锦衣玉食,我家都是农舍,而且也没什么空房间,你要是真的要去,恐怕会吃苦。”褚容谨解释道。

见他不是不让自己去,蒋舒衍松了一口气,“没事儿,我有数。”

第二天国公府里,“你怎么没出门去找那个小书生?”辅国公对于自己孙子在家感到奇怪。

“什么小书生过,人家有名有姓叫褚容谨好不好!”蒋舒衍趴在桌子上没好气的跟自己爷爷说。

“好好好,褚容谨,褚容谨,咋不去找他了?”“他忙着温书,准备秋闱,不让我去打扰他。”蒋舒衍带着点小委屈说。

“他不让你就不去了?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过我的话!”辅国公有些无语。“小子,你们就认识了三天,不至于一副见不到他就了无生趣的的样子吧!”

“不知道啊,就是觉得只要能一直看着他,什么都不xx都是好的。不过他答应我等秋闱结束,就带我去他家玩儿!”

说到这蒋舒衍就又有精神了。看着精神的孙子,想到褚容谨的家世,辅国公没说什么。

这几天管家陆续传回消息,褚家真的是一查就到底了。

一家三代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算得上殷实,家里和睦,有不少孩子,褚容谨是老大,家中xx善经商,在京郊和京内已经置办了几处房产。

没有背景,没有家世,家里人人品都不错,不会出乱子。要是孙子真的喜欢,倒也是个不错的人选,辅国公已经暗自琢磨起来了。

蒋舒衍可不知道爷爷在想什么,他现在已经在计划去褚容谨家要带什么去,带谁去了。

好容易等到八月十六,秋闱结束了,他忙不迭的跑去褚家小院,“怎么样,怎么样,考得怎么样?”连珠xx似的问着褚容谨。

“呵,怎么你比我还焦急呢?没事儿,中举应该是可以的。”褚容谨轻笑一声回着他的话。

褚容谨一笑蒋舒衍就呆住了,后面的话根本没听见,满脑子都是刚刚那清浅一笑,“容谨,你笑了,笑了…”“嗯?什么?”褚容谨没听清。

“容谨,你刚刚笑得真好看,真的真的!”褚容谨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和他说这些xx嘛,这就是个傻子!

放榜之xx,蒋舒衍特意叫小厮去榜下守着,小厮传回消息,褚容谨竟然中了五经魁,连辅国公都觉得有些有些意外,那小书生读书竟读的这样好!

放榜之后要参加鹿鸣宴,在宴上,褚容谨向此次的主考表示自己学识尚浅,应进一步去充实自己,不会参加此次的春闱了。

主考觉得他小小年纪就能如此沉稳甚是难得,有些欣赏这个孩子。

又听问哪家书院比较适合自己,主考大人就推荐了武潼书院,并大方帮他写了推荐信。其实以褚容谨的成绩,即便没有这封推荐信武潼书院也会收的,顺水人情不送白不送!

听说褚容谨要在回家后就到武潼书院就读,蒋舒衍赶紧求家里老爷子把他也弄进去,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不想看不到他,至于原因,他还没想过。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