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出逃》by是彩虹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圈xx的连续剧。

你以为的逃出生天,只是走进下一个囚笼。

被陷害入狱的陈佑桥,

复仇的典狱长赵镇川,

帮犯人越狱的看守陆定沉。

在陈佑桥以为自己重获自由时,

却被摁在地上,重新烙上耻辱的烙印。

磨平你的棱角,啃噬你的尊严,我要你的眼睛里只有我,我要你的信任只给我一个人。

我向你伸出援手,只是为了把你拉进另一个牢笼。

陈佑桥,我的。

轻微xxDSM,虐身

伪直掰弯,轻悬疑——————————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文中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文笔小白,剧情狗血(一直都很狗血)

01.复仇

陈佑桥揩去额头上布满的细密汗水,尝试性地在狭小xx仄的空间里挪动了下xx。
这是陈佑桥被关禁闭的第三天。
陈佑桥恨透了这座监狱的典狱长赵镇川,比起当初陷害自己进监狱的混蛋,陈佑桥更恨赵镇川。因为赵镇川是自己现在看得见摸得着的杂碎,而那个陷害自己的混蛋却早已飞到夏威夷享受阳光与海风。
隔着薄薄的衬衣,陈佑桥几乎已经产生一种不现实的幻觉:他的肩膀上紧致的肌xx被磨穿,森森的骨头缠着柔软的血xx正抵在生锈的铁板上。
鞋跟在水泥地面上也能发出哒哒声,每一声都刀凿般地刻在陈佑桥的耳朵里,陈佑桥睁开眼睛,眼前几乎就能看到赵镇川的脸。
“原来你喜欢这个啊。”
陈佑桥看着幻觉成为现实,赵镇川现在有单膝蹲在地上,一张苍白的脸隔着铁丝网不断地放大,最后紧贴在网上,
陈佑桥冷冷地剜了赵镇川一眼。
“看来还要再关你一段时间啊,陈。看来还要再多关你一段时间,你才能学会什么是听话。”赵镇川一边像盯猎物似的看着陈佑桥,一边冲门口勾了勾手指,狱警立马端着一碗xx净的水走到赵镇川身后,毕恭毕敬地把水端了过去。
“水,水。”陈佑桥声音xx哑,目光已经被那碗水全数吸引了过去。
赵镇川端着水刚靠近铁网,陈佑桥就像狗一样把头凑近,拼命地贴着铁丝网喝水,即使赵镇川已经把碗拿开,陈佑桥也没有离开,视线紧紧地追随着那碗。
“水,我还要水。”
“真开心,你会主动说‘要’了。”
“赵镇川,你无耻。”陈佑桥说得咬牙切齿,但这也仅限于他想象中自己咬牙切齿。三天没有吃饭,他的体力早就不能支持他做这些多余的动作。
“谢谢夸奖,陈。”赵镇川手里又多了一碗水,就在陈佑桥的注视下,一点点倾倒在水泥地上。
陈佑桥手指嵌进铁丝网紧紧地抓住,本想发作,怎奈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大动肝火。于是陈佑桥只好闭上眼睛,在脑海里像电影一般地回忆。
被陷害,被关进私人监狱,被阴狠的典狱长看上,被关禁闭。无论是哪个环节,陈佑桥都避不开被羞辱和被侮辱。这一切都像是被精心安排好的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而又充满了戏剧性。
“好。”
赵镇川得意地扬了扬下巴,把碗中余下的水泼在陈佑桥的脸上:“Good boy.”
陈佑桥被清洗xx净后送到了赵镇川的办公室,在这之前他只是吃了一点面包,喝了一些电解质冲剂。
照赵镇川的话来说,他就是不想让陈佑桥完全恢复体力。毕竟谁知道曾经做过打手的陈佑桥会对赵镇川做出什么事?
赵镇川坐在皮质的转椅上,穿着黑色皮靴的脚踩在陈佑桥结实的肩膀上。
陈佑桥确信自己是不认识赵镇川的,他不懂两个人之间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才会让赵镇川这么羞辱自己。
“第一眼见你,我就想把你狠狠地踩在脚下。”
陈佑桥不禁暗叹一声变态,赵镇川真是个确凿的变态。
赵镇川用脚尖抬起陈佑桥的下巴,邪气地笑了笑,苍白的脸因为情绪地涌动而泛着粉色。
“赵镇川,我们无冤无仇,对吗?”
赵镇川冷哼一声,一脚把陈佑桥掀翻在地。
陈佑桥吃痛地蜷起身体,赵镇川站起来,弯下腰揪起陈佑桥的领子,用力地压在宽长的办公桌上。
“对,现在的你和我无冤无仇。”
陈佑桥有一丝失神,什么叫现在的我?但赵镇川很快就发现了陈佑桥的分神,一巴掌扇在陈佑桥的脸上。
赵镇川麻利地解开陈佑桥裤子上的扣子,轻松地拽下他身上的薄薄的裤子。
陈佑桥的xx忽然暴露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一种诡异的感觉瞬间顺着尾椎爬满他的后背,让他汗毛直立。随后陈佑桥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这并不是自己的臆想,而是赵镇川正在抚摸自己的脊背。
恶心,肮脏,下贱,这种念头不断地在陈佑桥的体内积累。赵镇川才不在乎陈佑桥的想法,简单的前戏,xx糙的扩张,赵镇川就撞进了陈佑桥的身体。
“xx!”陈佑桥痛得倒吸一口凉气,后xx仿佛被撕裂般的疼痛。
果然,被捅开的地方已经沁出红色。
这是你活该的,陈佑桥。
赵镇川缓缓地挺动着腰身,xx涩的甬道在血液的润滑下,阻碍逐渐变小。
陈佑桥被压在桌子上背对着赵镇川,生理性的泪水夺眶而出。陈佑桥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牙齿死死地咬住握紧的拳头,努力不让喉咙里滚动的音节暴露得一览无余。
赵镇川当然识破了陈佑桥的小把戏,把陈佑桥当做堡垒的胳膊弯到后背,把他整个人都死死地压在桌面上。
陈佑桥被撞得发出细碎的音节,低沉、沙哑,仿佛一剂上好的催情剂,鼓励着赵镇川更大力地xxxx着陈佑桥紧致的后xx。
陈佑桥近乎绝望地闭上眼睛,修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未落下的泪珠。
这就是赵镇川的目的,他就是要让陈佑桥绝望,要把陈佑桥的自尊踩在脚下狠狠踩碎,就是要让陈佑桥,尝过比他赵家兄弟痛百倍的苦。
人并不能两次跨进同一条河流。陈佑桥,现在的你和我确实无冤无仇,但这并不能代表过去的你。
赵镇川掐捏住陈佑桥的后颈,像是找到一个把手,方便他更卖力地xxxx。
除了屈辱,还是屈辱。陈佑桥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后xx被一遍遍地撕裂,肚皮上勾勒出赵镇川xx的形状。
这种恶心得令人发指的事情此刻居然就发生在自己身上。
长期的营养不良让陈佑桥感到头脑乱成一团浆糊,陈佑桥几乎已经觉得快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出来。然而真实的痛感又在一遍遍地向自己宣布,他是一个被男人xx了的玩意,并且他以后也将臣服在男人的身下,再无尊严可言。
终于,赵镇川xx了出来,白浆从陈佑桥被xx得一时间合不上的后xx里汩汩地流出来。陈佑桥身体颤抖,差点就要腿软从桌子上滑下来。好在赵镇川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然后把自己xx上余下的xx胡乱地抹在陈佑桥的xx和后腰上。这一切都做完了,赵镇川才彻底松开陈佑桥,任由他跪倒在地上,身体在xx的余韵中颤抖。
“妈的,贱货,居然xx了。”赵镇川很快就穿戴整齐,甚至连风纪扣都系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眼神迷离的陈佑桥。
看到陈佑桥这幅样子,赵镇川觉得心里好受多了,报复得逞的快感在xx口中蔓延开来。
自己的弟弟是被陈佑桥害死的,得知真相后的第二天,赵镇川就开始策划这一切。
陷害、洗脑、囚禁,赵镇川的目的就是让陈佑桥在这座监狱里生不如死,在绝望中死亡,然后又在屈辱中腐烂。
说完赵镇川就拿起手机,然后踩着陈佑桥的腰侧,一边用手机拍照一边轻蔑地笑了出来:
“真好看。”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