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图什么》by展明修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发表于6个月前 修改于2天前
原创小说 – xxL – 长篇 – 完结
xxE – 快穿 – 强强

一个世界接着一个世界的穿越,从小王子变成偶像练习生接着是精灵,高中生,修仙者,奇奇怪怪的穿越旅途怎么都遇到了同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活得比他还像穿越的!

第一世沈皓是楼兰王的小儿子,被哥哥强夺皇位的时候一刀抹了脖子。

第二世沈皓成了一名偶像练习生,而且是abo世界的偶像,上辈子的哥哥说喜欢自己,呵,沈皓只觉得他想包养而已。

第三世沈皓成了精灵,路上捡的混血恶魔还是那个哥哥的样子,却在惨遭绑架拍卖后发现买主正是他捡的这个恶魔,误会?

第四世的沈皓成了一个xx人,也是一个高中生,而韩愈泽既是他的同学,又是他的老师。

第五世沈皓成了一个小乞丐,而韩愈泽成了修仙第一门派首席弟子。

每个世界可以当作独立故事来看,影响不大。第一个世界感情戏几乎没有,想看小甜饼可以从第二个世界开始。

第三世界写的稍微比较拉跨,第四世界写的最好!当然如果第五码出来就不一定了。

打破自制变得会撩的受×每一世都没有记忆性格天差地别的攻

古楼兰一——————————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这里是上海的一xx老房子,说一xx都太客气了。其实只有一间房充当了客厅和卧室,外面则是洗刷间和厨房。好在屋主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客厅这种东西。所以屋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大的工作桌。
“你的那部分怎么样了?” 沈皓看着同组一起赶报告的同事发来的问候信息,皱着眉头有些苦恼。“找到一些资料了,还缺总结”他敲下这么一句话。又投入繁重的资料中寻找有用的信息。
名牌大学毕业,海外读研结束,又回国进入大公司工作的时候,他也没想到现在的企业竟然竞争压力这么大。大到他为这个项目已经连续熬了好几个大夜了。当他突然觉得不对劲心脏抽痛的时候,已经晚了。就这样,年仅28岁的沈皓猝死,死因过劳。
沈皓看着自己的身体倒伏在桌上还反应不过来,死了,我就这么死了?那我的项目怎么办。我的材料都找好存在xx盘里了,他们找不到的话进度不是耽误了。
第二世界倒计时,五,四,三,二,一,开启。机械女音响起。
等等,什么世界,为什么是第二世界。沈皓大惊,可惜没有时间给他反应了。
意识回归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做噩梦一样,沈皓挣扎着想动弹却觉得自己对身体毫无掌控能力,然后突然惊醒般睁开眼睛。入目是一个有着xx略雕花的大床,床幔轻薄似纱。带着潮气的热风吹进来,吹起轻薄的床幔。 墙上挂着花纹复杂的毛毡,并着七条红色的装饰线。
“主人,您醒啦” 有点惊喜的声音响起,一个看着十分年幼的小丫头开心的说。小鹿般的眼睛里还带着泪珠看着沈皓。
“水…”沈皓觉得自己xx的难受的嗓子正艰难的发出嘶哑的声音。
沈皓一边艰难的起身斜躺在床榻上,一边头疼的梳理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东西。原身是楼兰王安归的小儿子,大巫赐名为安皓。安归曾在匈奴为质子一段时间,故而无论是行事作风还是生活习惯都与匈奴那方相差无二,以至于对于这个喜欢汉文化的儿子,安归总觉得不够男子气概。而原主则是在有一次奉命外出打劫汉使时卷入沙暴龙卷风后失踪,而几xx后仅仅是昏迷的安皓奇迹般的出现在沙漠中,被商队遇见送归王庭。
接过小丫头迅速倒来的一碗清水,沈皓艰难的咽下。
“主人,您醒的正是时候,河龙神的祭典还剩半月便要开始了” 小丫头开心的笑着说。
沈皓这才注意到,身边这个小姑娘高鼻深目,皮肤白皙,穿着像麻又像毛毡的简单衣物,额前红绳带着一块非玉的墨色石头,大概才十二三岁的样子。而名字,就是像没有名字一样被原主叫做小奴。
“是么。”沈皓回忆着,河龙神祭典的盛大和精彩在原主的记忆中像烟花一样绚烂。不禁让他有些好奇。但是现下关键的是找一些书籍来看一下现在究竟是楼兰的什么时期,打劫汉使这种作死的行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沈皓不禁又有些头痛。
“扶我起来,我要去…藏书室。”沈皓发现自己躺了太久,浑身都没什么力气。小奴赶忙上前搀扶,扶着沈皓起身后缓慢的活动身体。
“小奴这就给您准备沐浴和焚香。”小奴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沈皓思考了一下,似乎是因为记忆里的原主,总是因为她的准备仪式做的不像汉人般漂亮而骂她。
“我简单洗漱沐浴便可,不用什么仪式,焚香也不必了。”沈皓缓和了语气,带了点温柔的说。
听到这句话,小奴松了一口气,欢快的答了一声,便下去准备了。
水送上了以后。沈皓自水面打量着自己这副身躯,虽有肌xx却不算健壮,面孔也是一副欧洲模样的深邃面孔,与他自己仅仅有五分相似,这还得归功于笑起来的温和气质。穿的衣服似乎是丝绸材质,头发也如汉人般挽着发髻。看着,有点奇怪。
简单梳洗后,沈皓换作普通楼兰人的打扮,迈出了房门。入目是或高或低xx土夯成的建筑,风格与古罗马,或者是希腊的感觉相似。立柱高耸,各个建筑中,胡杨和红柳间或点缀在其中,与他想象的楼兰或者古代都不太相同,与后世的新疆更是大不一样。此时气候还没有后世新疆那样的xx燥炎热,也有可能是因为楼兰城位于罗布泊附近的绿洲之中。
风中带着微微的水汽,吹的人心旷神怡。沐浴完的沈皓浑身清爽,按着记忆徒步走到了藏书室。推开木门,便能看出这个藏书室不同于卧室一样,没有那些繁杂花纹和装饰。羊皮卷和竹简摆放在箱子中,xx土夯成的墙上阴刻着不少壁画。中间最大的一幅是河龙神祭典的模样,其他部分大约是汉朝的一些祭典场景。
沈皓一边翻读着晦涩难懂的文言文,一边核对梳理着记忆中的楼兰。现在对应的是汉武帝时期,前任楼兰王为了两边不得罪,给匈奴和汉朝各送去一个质子。结果给汉朝送去的质子因为触犯法律被处以宫刑,而前任楼兰王死时,是匈奴抢先一步送回楼兰质子也就是现任楼兰王,安归。
而汉朝也因为试图控制新王,诏令新王安归入朝觐见。安归的王后,同时也是前任楼兰王的王后劝说楼兰王:“先王遣了两个质子入汉都不见回来,你怎么能去呢?”楼兰王安归听从了她的计策,于是对汉使说:“我新立为王,国家形势尚未稳定,愿待后年入朝拜见天子。”
当然这只是借口,也是安归不服汉朝控制的第一步。此后便有许多次借着匈奴的支持,劫杀汉使竟然途经汉朝的商队。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沈皓从自己的记忆力扒拉半天,关于楼兰也就是一个“消失的古楼兰”的“美好”印象,换句话说,除了楼兰这个名字,沈皓真是多一点都不清楚。毕竟学经济出身,对历史真是半窍也不通。
叹息一声,沈皓出了藏书室,却在回卧室的路上碰到了楼兰王安归及簇拥着他的一群人。这个身材魁梧面色不善的王,对沈皓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喝骂:“你又跑到藏书室去了是不是!命捡回来也不知道感恩河龙神,你父王还活着你就要做汉朝的一条狗了吗,你也想像你叔叔一样丢了命根还要高兴的谢恩吗?”
突如其来的喝骂让沈皓一愣,当着这许多人的面,沈皓的脸不禁涨红。活了28年,沈皓从未体会过这种被人当面当众痛骂的滋味。
沈皓的思维还在胡乱的飘散着,听到楼兰王说完“像娘们一样腻腻歪歪的,河龙神祭典上又不知道能猎几个鸟,丢人现眼。”也不给安皓回答的时间,便甩手浩浩荡荡的带人走了。
沈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真不知原主在这种情况下是如何坚持着热爱汉文化的。也许明天应该去练习一下骑xx,磨合一xx体了。沈皓自小便是父母宠爱老师夸赞的长大,名牌大学加自己申请海外留学,一向令父母骄傲的他从未受过如此辱骂,所以即使还没什么真实感,他也打定主意要加强骑xx,毕竟在楼兰,这才是被人看得起的本事。
第二天一早,沈皓拒绝了小奴的服侍,自己穿了骑xx服,决定出去练习一下骑xx功夫。不说远的,河龙神祭典上人人都要骑马xx猎,届时若是表现不堪,不,他可是沈皓,只要他想,就一定要做到。
漫步出了这所谓的王庭,沈皓心中满是感慨,这王庭虽然精致又处处带着教派的气息,但确实小,这地方与故宫相比真的是小太多了。完全没有故宫的庄严肃静,大气磅礴。原身身份尊贵,路上遇到问好行礼的奴仆,点头或者不予理睬都可。而这西域也与远在千里外的汉朝不同,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
沈皓凭着记忆去牵了原主的马,一匹健壮的阿哈尔捷金马也就是著名的汗血宝马。马肩高一米五左右,让人一见便只剩惊叹,好马。马见了他便高兴的凑过来拿嘴巴碰碰他的头。
沈皓掏出糖块喂给马匹,不甚熟练的给马梳毛,紧接着调整马鞍,一跃而上。此时的马鞍尚且没有马镫,但是原主毕竟是xx原上的男儿,骑马如同走路般自然。
索性原主的身体素质和肌xx记忆都还在。沈皓骑着马顺着横穿楼兰城的运河出了城,河边水xx茂盛,葭苇摇曳。间或有小小的船只穿梭其中,岸边也有妇人高声笑谈,洗衣汲水,好不热闹。
沈皓沿着运河在城后找到一片没什么人的胡杨树林,便潜下心来练习,很快便找到感觉。先从静止xx柳开始,骑马穿林,骑马xx柳,再尝试xx雁,一边练习,一边摸索怎么再提高一下准头。
眼看着xx头旁落,已经在不远处的河面照出闪闪波光。碰到小奴支着小独木舟过来送饭送水。
“你怎知我在此处”沈皓想着明明早上出门并没有告与小奴,而且这地也并非原主常来之处。
“小奴想着您一天没有进食了,便出来寻您。刚巧捕鱼的阿翁瞧见您往这处来了,又借了小奴一只小船过来。”小奴欢快的应着下船。在一处小丘处铺了羊皮又摆了吃食。
沈皓随之坐下,拔了根牧xx叼着想着,之前都没有功夫想,死前的女声说的第二世界究竟是指的什么。还会有第三第四世界吗。
人为什么会穿越,跟磁场有关系吗。那些没完成的项目都没做交接,回头不知道要麻烦谁了。家里二老肯定伤心坏了,白养大这么一儿子了。这些东西真是让人越想越烦。沈皓又想到一直叫人小奴也不是回事,总归还是要有个正经名字。
“小奴,我给你取一个正经名字好不好。” 仔细看小奴的脸上竟然还有点雀斑,浅浅点点地甚是可爱。沈皓顺手将叼着的牧xx也喂给累了一天的马儿不经意的说道。
“叫星星好不好。”马儿低头xx了xx沈皓的脸。沈皓一边给马儿顺毛一边问道。
小奴红着脸糯糯的应下,又问:“星星是什么意思啊。” 小奴对汉语并不了解,而星星这两个字沈皓却是用汉语说的。
原主记忆里,小奴是逃荒过来的,几十个人的小部落遂水而居,哪里有水,有绿洲,便往哪里去。不幸遇上沙尘暴,几十个人变成几个人,小奴被跟着塞在石头底下躲过一劫,而几人在沙漠迷失了方向,好不容易带着小奴来到这个天堂一般的楼兰,自然个个都舍不得再离开。不过,原主在集市看到小奴的时候,那几个人跟小奴都是被当作奴隶贩卖的。
小奴小小的,也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只因为这群人都xx瘦又脏的不成样子。奴隶主生怕还没卖出去便死在自己手上,对于来买奴隶又同情心泛滥的原主,奴隶主半卖半送的将小奴当了添头。想来小奴就像星星一样,渺小又努力,就算生活艰难依然保持着一颗天真而善良的心。
“星星,就是天黑的时候,太阳神劳动一天流下的汗水,也是给其他神明们的火种。”沈皓想了个很罗马希腊的说法解释说。
“太阳神连汗水都是火做的吗?”小奴吃惊的张开了嘴巴。
“对啊。”沈皓看着小奴的表情不禁想笑。
“哦哦,那星星就是太阳神专门留给主人的。”沈皓看着她小鹿般懵懂的眼睛里,全是对他的信赖,彷佛她的主人就是她的神明一般。
沈皓无奈的轻轻笑了一下,揉揉她的头。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