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犬》by长青长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奥德莉曾谋划了十数年才从一众傲慢的男人手中夺得家族权力,登上家主之位。然而她还未来得及好好享受一番大权在握的滋味,便因体弱过劳而病亡。

再返人世,她成为了自己的侄女——安德莉亚,方及十七岁,便被卡佩家重掌大权的男人送给了斐斯利家族半身入土的老头。

她在众人的怜悯与嬉笑中出嫁,可谁也没想到,成婚不久,她的新婚丈夫和继子便相继意外离世,而她,在短时间内一举成为了斐斯利家的新家主。

她曾兴起从角斗场买回的奴隶,如今已是斐斯利家族掌权的管家。他低下头,单膝跪在她脚下,虔诚地在她手背上印下一吻,嗓音颤抖道,“主人,欢迎回到我的身边。”

她曾嘲骂他的不忠,亦愚玩他的卑贱,她是他欲吞之入喉的血xx,亦是他忠心不二的主人。

疯狗忠犬管家×病弱家主,1v1,sc,人外

没有剧情线,就是疯狗xx主人,文笔烂得一批,剧情也烂得一批,谨慎入坑,更文真的慢,慢到我自己打自己

1V1xxG人獸xx文重生——————————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001 家犬(1)
自己已经死了,奥德莉清楚地明白这一事实。

因连xx不要命般地处理家族事务,羸弱的身体在某夜终于承受不住,伴随着一阵无法忍受的剧烈疼痛,她痛苦地倒在了桌案前。

她自幼体弱,无论怎么护养也还是一副病瘦的模样,在丰腴美盛行的当下,纤细的体态背地里没少受到他人的谈笑。

就连死时,额头嗑在木桌上发出的声音也轻巧得出奇,上身直直超前倒下,身侧掀起一抹微风,扰乱了明亮的烛火。银制烛台上火苗晃动,朦胧的亮xx色幽幽映入她深蓝色的瞳孔。

她的脑海里一片混沌,生前或狼狈或辉煌的一幕幕跑马灯般闪过她眼前,她看见自己如何逃脱了家族制约,又是如何力排众难登上家主之位,然而此刻,全都没有了意义。

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缓缓抽离身体,轻飘飘得没有重量。意识完全消散前,她似乎听见了她的仆人安格斯的声音。

那声音遥远得仿佛飘过大海从远处深不可知的密林中传来,又近得像是贴在她耳畔低语,混乱无序的思维已经不容她思考那语气是焦急又或平缓,她只能从那大片话语中提取出听过最多次的字眼。

“……小姐……”

那是她死前最后听见的声音。

奥德莉没想到人死后竟还会重返人世,她活了二十八年,从未听说过这般奇怪的事,比海瑟城曾经出现过怪物这般不靠谱的传说更令人难以置信,即便重生这件事发生此刻真实地发生在了她自己身上。

她断定自己是重生而非被医者救下是因为睁眼后,她已不再是奥德莉,而成为了她的侄女安德莉亚。更令她没有料到的是,重生后的自己,正处在安德莉亚的婚礼上。

要知道,她死的时候,安德莉亚才十岁。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根根燃烧的白烛点亮了整座殿堂,一面巨幅旗帜悬挂在头顶,上面印染着的复杂族徽图案昭示着大殿主人的身份——斐斯利家族,海瑟城中唯一能和奥德莉所属的卡佩家族相提并论的家族。

但那也只是曾经。

奥德莉从安德莉亚的记忆里得知,在她死后,她那些愚蠢无能的兄弟姊妹将家产争扯得四分五裂,短短几年,卡佩家族就已分崩离析,往xx荣光不再。

斐斯利便成了城中无人抗衡的第一贵族。

也因此,她无能的二哥安德鲁才会在女儿初满十七岁时便迫不及待地答应将她送给斐斯利的家主纳尔逊作续了不知多少回的续弦,以此谋求荣华富贵。

奥德莉搭着安德鲁的手,穿过两侧布满佳肴的餐桌和众人好奇打量的视线,步履缓慢地走向殿前那名身穿婚服的男人——一个杵着拐杖、头发花白,儿子的年纪比她年纪还要大的老人。

如果安德莉亚看见眼前这一幕,估计要当场哭出声来。

周围的宾客却对此见怪不怪,好似一个半身入土的老人娶一个貌美青涩的少女是件极正常的事,正常到他们能在此刻适宜地送上掌声而非斥责其德行败坏,当然,这些祝词都是说给新郎纳尔逊听。

说来笑话,她曾经还参加过三次纳尔逊的婚礼。

奥德莉长长呼入一口气,忍下了在全场注视下扯掉头纱大闹一场的冲动。

她的意识才苏醒不过几分钟,睁开眼便被人领着走进了婚礼的殿堂,脑海里不属于她的记忆四处乱窜,多得令她心烦。

如果她表现古怪或让人怀疑她不是安德莉亚,那么极有可能会被人当作女巫绑在木头上用火烧死。

此刻唯一能令她感到庆幸的事便是安德莉亚身体并不如常人健康,而是和她一样,自幼病痛缠身。也因此很少出门社交,除了家人和贴身佣仆,鲜少有人见过她,这意味着,只要奥德莉混过婚礼脱离卡佩家族的监视,那之后她就不用再担心露馅的风险。

“安德莉亚,专心!这是你的婚礼。”身旁的安德鲁警告地瞥了她一眼,低声道。

奥德莉轻飘飘看了眼安德鲁紧张的表情,没有说话。

今xx婚礼宴请的来宾多是海瑟城中赫赫有名的贵族和文墨政客,就连城主也差人送过一份厚礼,在众人安静的注目下,奥德莉尽心尽力地扮演着今xx年轻貌美的新娘。

但她对自己刚重生就要嫁给一个年纪大过她父亲的老人这件事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

奥德莉心中暗骂,她从前殚精竭虑地争权夺势为的就是不用像其他女人一样任人摆布,没想兜兜转转仍旧到了今天的地步。

真是折磨……

奥德莉随着安德鲁行至新郎斐斯利家主身前,听主婚人念叨着冗长无趣的证婚词,隔着洁白的头纱,她掀起眼帘悄悄打量着周围的人。

这具身体里安德莉亚的记忆就像藏在一片泥色沙子里的绿色碎玻璃片,需要她集中精神一块一块去翻找出来,以此填补她死后空白了七年的记忆。

但奥德莉发现,安德莉亚根本不认识眼前大多数人,她父亲在她出嫁前连她是要嫁给纳尔逊这个老头还是他儿子休斯都没告诉她。

奥德莉生前虽和斐斯利家族有过来往,但她从前的记忆在死亡的七年里已经变得模糊,此时也只勉强能将纳尔逊和休斯等人和记忆里的脸对上号。

没有身份没有权力没有人脉,在这样的局面中,奥德莉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这个老头喜欢玩弄年轻漂亮的女孩这件事在海瑟城不是秘密,只要是稍有家世的处女,都会被他娶回家肆意玩弄,且尤以此为荣。

上层圈子里人人都知他前七任妻子都是在床事上被他折磨致死,除此之外,背后还有更多不知名姓的无辜少女。

此时,纳尔逊看着她,笑容里的欲望粘腻得几乎要从他那张xx瘪的脸上xx来。没想这么多年,他竟愈发变本加厉。

奥德莉几不可察地蹙了下眉,忍住了把手从他掌心里xx来的冲动。

在常人眼里,父亲六七十岁还要不知羞耻地迎娶一个年轻女孩这件事本该令儿子恼怒非常,现在看来,也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怀孕的妻子就在台下坐着,休斯看向奥德莉的眼神仍旧是不加掩饰的讶异和露骨,看来,想和这具年轻身体上床的男人并不只有他年迈的父亲。

奥德莉不露声色地打量了一番,又头疼地收回了视线,她的好哥哥可真会将女儿往狼窝里送啊。

这场宴会实际并不为了婚礼准备,而是借婚礼的名头联络各大贵族,拉近关系。是以,奥德莉顺着流程宣读完奴隶一般的结婚誓约后,在掌声和祝贺里,被侍女搀扶着往人群外走去。

她上辈子未结过婚,连婚礼也很少参加,对婚典的流程不甚清楚,只能凭借大致的了解,猜想此时应当是要去婚房。

可就在她绕过前厅跟着侍女上楼时,却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她绝对没有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她的仆人,安格斯。

他为何会在这里?

奥德莉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连步子都顿了一瞬,她上辈子花了无数精力和时间才培养了这一个亲信,说句毫无人性的话,她由衷以为,在她死后,安格斯应该殉主。

即使不必为她殉葬,也该像个忠心不二的仆人为她守一辈子的墓。

可此时,这个男人不仅好端端地站在这,并且从服饰打扮上看,他还混得非常不错。

奥德莉看着他,怒气充盈在她的xx口,激烈情绪仿佛浪潮将她淹没,至此,她忽然有了一种重回人世的真实感。

楼下,纳尔逊正站在宾客前致辞,人们被他的幽默逗得大笑,掌声低语自楼下传来,唯独安格斯一个人远离人群独立于二楼的楼梯口,神色淡漠,楼下众人的欢闹仿佛与他无关。

既不似高雅的宾客,也不似手脚忙乱的奴仆。

奥德莉一步一步踏上阶梯,微昂着头打量了他数眼,虽然七年的时间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迹,但她一眼就确定了眼前的人一定是安格斯,原因无外,只因他的站姿奥德莉太过熟悉。

安格斯曾无数次沉默地像这般站在她身前身后,除了那时他低着头外,和此时并无什么不同。即便只是一名奴仆,成千上万次的扫视也足够让奥德莉在心中刻画下他的身姿。

不论是容貌亦或气场,安格斯看起来都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他身穿一袭黑色服饰,周身气质疏离又淡漠,身形站得笔直,垂眼看着脚下的深色石砖地板,不知在想什么。

三米高的厅门在他身后紧闭,墙上幽微的烛火自他身侧照下,微风穿廊,烛火晃动,明暗不定的光影投落在他眉眼间,越发影影绰绰。

他右眼缠着黑布,仅剩一只金色瞳孔的左眼,脖颈上一道蜿蜒狰狞的疤痕,从左侧拉至喉结,像是曾被刀剑割伤。

他站在楼道口,如同一尊没有感情的雕塑,深目高鼻,莹xx烛光也照不暖的白色皮肤,很有些当下时兴的雕塑残缺美。

于她不过闭目睁眼的时间,面前的人却已完全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时间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容忽视的痕迹,虽曾朝夕相处过十数年,可此时的安格斯仍由衷地令奥德莉感到陌生。

这些变化无疑在提醒着奥德莉如今的她已经不再是卡佩家的家主,事物早已脱离她的掌控。

安格斯半搭着眼皮,和在场的其他人不同,他好似对面前这位新娘提不起半点兴趣,就连该有的尊敬也没有,c#y###即使是最基本的问候也不愿浪费口舌。

两旁领路的侍女好似对他这副模样见怪不怪,在离他数步远处停下脚步,站在楼梯上,弯腰行礼,冲他恭敬道,“管家大人。”

管家?

听见这几个字,奥德莉狠狠皱了下眉头。果然,狗这种东西,受利益驱使,向来没有忠心的。

婚纱缠覆在身上,腰腹被挤压得酸痛无比,笨重的高鞋跟踩在深色石板阶梯,发出一声声钝闷的响,不等入耳,又隐入了楼下嘈杂的欢笑声中。

安格斯对侍女的问候充耳不闻,连眉头都没抬一下,尽心敬业地扮演者他的无名雕塑。

两人距离越来越近,许是奥德莉的视线太过锐利,雕塑终于有了动作,他若有所觉地抬起眼帘,隔着一层花纹繁复的白色面纱看向她。

金色瞳孔在微弱光线中如一只冰冷的蛇目,面纱空隙小且密,离得越近,奥德莉越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但他抬起头的那瞬间,奥德莉恍然生出了一种被野兽盯上的错觉。

微凉夜风穿廊而过,拂过身侧,厚重的婚纱被吹得晃动,微风掀起面纱,奥德莉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和他对上了视线。

四目相对,她看见安格斯脸上闪过短瞬的讶异之色。

奥德莉仰首不闪不躲地直视着他,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被安格斯认出,鲜红的唇瓣挑起一个嘲弄的弧度,“管家大人?”

她学着侍女称呼他,而后又仿佛觉得这称谓可笑至极,唇间xx一声轻嗤,嘲弄道,“安格斯,你如今侍奉二主,坟墓下的姑姑知道吗?”

声音不大,却让在场几人听得清清楚楚,侍女没想到一路安静得如同傀儡的新娘会突然开口,她们下意识抬起头,惊惧又疑惑地看了安格斯一眼,似乎害怕他会突然发难。

一个在所有人眼中皆被视作家主玩物的夫人和权势在握的管家,哪一个更可怕不言而喻。

奥德莉嘲讽完便嫌恶地挪开了视线,扬起的头纱垂落,遮住了她红艳嫩润的嘴唇和鬓边飘动的碎发。

她随着侍女的脚步与安格斯擦身而过,没再看他一眼,仿佛方才她开口说话只是旁人的错觉。

她没有看见,在她说出那句话后,高大沉默的男人骤变的神色。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