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婚》by白槿霜风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作家:白槿霜风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虐身
暮成雪被卖到周家,做不来保姆也不配做正妻,唯一要做的就是给三个少爷生孩子。重复被做到怀上生下来继续播种的过程,直到彻底绝育,那一天就是他的死期。
小受意外致盲,性格软弱,出于求生欲不得不讨好几个老公,经常处于大肚状态。应该没啥剧情,虐身虐心都有,NP,xx,生子。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暮成雪是被剧烈的饥饿感x醒的。孕期进入四个月,肚子越来越大,吃的也越来越多,妊娠反应也厉害,吃多了吐的更多。他进周家之前就没过百,瘦的让人不敢相信他能怀孕,现在肚子大了,身子却没胖起来,医生几次叮嘱了增加体脂率,周大少爷就安排了专人伺候他的膳食,顿顿算计着卡路里,却不见什么成效。

他早就失明了,开不开灯对他没影响,熟练地摸索到床头的铃,按一下,等着佣人来,按他的经验,应该会等很久,佣人不会为了他值夜,说不定还要抱怨几句,瞎子事情还挺多的,烦人。

这种猜测并非空x来风。暮成雪不是周家任何一个少爷的夫人,虽然第一天来就跟三个少爷睡了一晚,做到确诊怀孕才停,他却不是来享清福的。父亲为了治好他的眼睛,被人忽悠欠了高利贷锒铛入狱,继母和妹妹却还要活着。年轻的女人抱着他哭,暮成雪心软,看看继母青丝里夹杂的白发,不懂事的妹妹吃着手指,点头签了合约。家里的房子得以保全,欠款悉数还清,代价是他得给周家生孩子,没有限制,生到死。

不是一直生孩子生到死,是等他孩子生不出来的时候,也就该死了。

周家传统就是克妻。三个少爷三个生母,都是金枝玉叶门当户对的小姐,都是孩子没满月就见了阎王。周老爷生前请了香港的风水大师来看,并无破解之法,孩子和母亲只能留一个。大少爷周朝眼看着两个弟弟都成人了,好人家却纷纷婉拒婚约,怕搭上女儿的性命,一筹莫展。正好赶上暮成雪家这事,就拍板拟订一份合约,周家等于花钱买来一个x净的代孕,有了孩子再娶合适姑娘,稳赚不赔。

暮成雪住进周家,又是孩子血缘上的母亲,自然不能留下来。不过好在这瞎子身体也不算好,将来十有八九会死在产房,倒是省了灭口的功夫。

佣人自然不会尊重一个代孕。睡眼惺忪的厨娘问都不问,直接推开了门,“什么事啊?”语气里满是被吵醒的不满。

暮成雪小声说饿了,想吃东西。厨娘也生过孩子,知道饿着难受,没好气的说了声等着,过一会儿还是下楼去给他热了锅汤水,做了个三明治给他。暮成雪向她道谢,女人却头也不回地走了,应该是想回去补觉。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三明治做的x率,面包边都没剪,好在食材是现成的还能吃。汤就不太妙了,随便热了一下冒着气,喝一口还是冷的。暮成雪感觉汤里的油脂几乎凝结成块堵在x口,差点没吐出来,他只好先吃了三明治,掰下来xx的面包边蘸着汤借味,肚子饱了,嘴里还是一股奇怪的味道,说不上来。

有人悄无声息在门口看着,突然问了句:“还没睡?”

这是三少爷周肆的声音。暮成雪是瞎子,就对声音更敏感些,初夜时就是周肆第一个上来破了他女x的处,还嫌他夹的太紧给了他一耳光,周朝拦着都没用。这小少爷是三个人里脾气最坏的,有点喜怒无常,暮成雪一听是他,白毛汗都起来了,先道歉:“对不起,吵到少爷了,我肚子饿,就找厨娘给我弄点东西吃。”

“老子看文件熬到这个点,跟你他妈有什么关系,少自作多情。”周肆果然很暴躁,看来心情不佳,“你看你跟个母猪一样,晚上刚吃那么多现在又饿。”

暮成雪不敢顶嘴,他最近确实吃的多了,周清作为大哥都没说过什么,他就没有收敛,饿了就吃。他来这里的任务是生育健康的孩子,吃东西不光是为了自己,万一出了差错一个都没生下来,周家反悔要继母继续还债,他就白来了。

周肆瞟了眼暮成雪喝剩下的汤,放在桌上等明天来人收,上面还漂了层白色的猪油,一看就知道放凉了没热透。面前坐着个大肚子的小瞎子,低眉顺眼的,头发比刚来时长了不少,已经看不出是个xx,快成彻头彻尾的女人了。

暮成雪从头到脚透着他最反感的小家子气,刚来的时候上床别别扭扭,x透了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最会装贞洁烈妇。怀上之后他就没碰过这具畸形的身体,偶尔看到他在走廊摸索着走路,瘦的x巴巴的,显得肚子像个肿瘤坠在腰间丑陋不堪,就觉得碍眼。他让大哥别放这瞎子出来,医生却说不锻炼身体到时候不好生,只能尽量不回家,不想记起来自己上了个买来的母猪。

汤总会凉透,他也有不得不回家的时候,暮成雪就像一锅汤凉透之后漂上来的油,腻味又恶心,恨不得一把火让他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来被他哥x着辛辛苦苦看文件到半夜就是苦差,又碰上这么晦气的事,周肆郁闷地点着了根烟,就在门口直接抽上了。

“三少爷,不能抽烟。”

“我自己家你都管?”周肆刚还完嘴,就想起来面前是个孕妇,肚子里说不定还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理亏,只得按捺住火气,把门摔上了。

暮成雪开了窗户散掉空气里的烟雾。他第一次来的时候继母和妹妹陪着,一直在感叹,好大的房子,还有花园,他都看不到,只能听她们讲,嗅到空气里淡淡的花香,想象出一个他本该一辈子都无缘踏足的天堂。

房间里有飘窗,他坐在上面,摸着光洁的玻璃,俯瞰整个花园,视野里依然是一片漆黑。他不知道花园里站着一个周朝,也在默默地抬头看着他。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