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落木》by洺渊【现代家奴】by扑棱蝶子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无边落木by洺渊【现代家奴】
作家:扑棱蝶子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小攻虐大叔 / 虐身
这篇文是问洺渊太太要来的搬运授权,我最早是在海棠看另一个太太搬运的,但是搬到一半不搬了,就很难受,满世界找后半段,最后被太太本人捡回群里,才得以看完,想着肯定还有别的姐妹没有看,所以问太太要了授权,成为光荣的搬运工啦
现代家奴文,一般下手比较狠 ,xDSM,不能接受就退哦~

无耻骗钱用得碎碎念,不是正文不看没关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刚刚毕业不久的萧瞿霖,忐忑的等着面试。锋瑞是全国极好的公司,如果可以进这个公司,养活自己的同时,也能多些钱给孤儿院。

他从小就是孤儿,小时候院长妈妈在门口捡到才一岁多的他,他带着一块玉佩,上面有个萧字。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虽然没有父母,但是孤儿院的叔叔阿姨都很疼他,虽然孤儿院的经济条件不怎么好,但他自幼聪明,靠自己也考上了很好的大学。

如今,院长妈妈也老了,孤儿院也越来越拮据,希望自己能顺利的通过面试,自己省着点,能多拿点钱给孤儿院。

周围都是前来面试的人,萧瞿霖努力压下慌乱。

好在,面试还算顺利,公司通知他周一到设计部上班。

萧瞿霖很开心,买了一点东西去孤儿院看看。那些孩子都很喜欢萧瞿霖。

回到家,萧瞿霖洗了个澡,早一点睡觉,看着狭小的房间,萧瞿霖叹了一口气,刚刚毕业的自己,没有钱租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只能窝在这样的房间里。现在是夏天,房间闷热极了,电风扇对着床呼呼的吹着,窗外,车鸣的声音,各种小摊喝酒,谈笑的声音混在一起,组成了萧瞿霖的入眠曲。

周一早上,闹钟的声音吵醒了萧瞿霖。简单的起来洗漱一下,公司九点上班,现在7.00。出租房离公司很远,萧瞿霖简单的下了一碗面。他一般不会去小摊买早餐,自己做总能省一点钱。

一碗简单的面,面上飘着几块青菜,为了庆祝第一天上班,萧瞿霖给自己煎了一个x蛋。

还好早过了长身体的年纪,吃差一点也没事 。

吃完饭,萧瞿霖搭着地铁前往公司,下了地铁还要坐一段时间的公交车。

上班的高峰期,公交车上人很多,萧瞿霖摇摇晃晃的站着。到达一个地方,公交车停了许久,萧瞿霖努力往外张望着。好像是堵车了。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萧瞿霖有些着急。

好不容易到站,离上班时间晚了快10分钟了,萧瞿霖快步的往公司跑去。

在门口,萧瞿霖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萧瞿霖从地上爬起来,抬头看了看,这个人好像是公司的总裁,以前来过他们学校。所以萧瞿霖见过。

云浮皱着眉头拍了拍身上的灰,看着这个撞着自己的人。

“都几点了,才来”云浮冷着一张脸说道“以前没有见过你,你是哪个部门的?”

萧瞿霖为自己默哀三秒钟,怎么第一天上班就得罪了总裁。

“我是设计部的,今天第一天上班,早上堵车了所以晚了点,对不起总裁,我不小心撞到您了”毕竟是自己迟到了,萧瞿霖还是主动认错。

“第一天就迟到,还上什么班,明天不用来了”云浮没有理会萧瞿霖的理由,因为公司最近很忙,本来火气就大,只能怪萧瞿霖运气不会,正好碰上总裁心情很不好的时候。

萧瞿霖在门口愣住了,同事在旁边传来同情的目光。

萧瞿霖转身走出来公司的门。找了个小摊喝酒。来之不易的工作,被别人一句话就弄丢了。

心里的苦涩溢了出来,萧瞿霖深深的灌了一口酒。本来还答应发工资给孤儿院的那些小朋友买些书的,想到那些笑脸,萧瞿霖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摇摇晃晃的走出店门。

在路上,一辆车不小心撞到了萧瞿霖。车上的人赶紧下车。看到萧瞿霖倒在地上,刚刚司机已经在第一时间踩下了刹车,人应该没事,不过总要去医院看看。

车上的人把他抬上车,向医院驶去。

萧瞿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揉了揉眼睛,他记得自己喝醉了,然后差点被撞了。

萧瞿霖简单的动了动手脚,有些疼,应该是擦伤了,不过没有什么大碍。

此刻门被推开了,一个男子走了进来,萧瞿霖认出来是市长严振。不过市长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有些惨白。

“您醒了,身体有哪里不适吗”严振关心的问道。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听到市长的敬称,看着他和善亲切的笑容,看来也没有媒体报道的那样严厉嘛,萧瞿霖想倒。

“我已经没事了,谢谢市长关心,我可以出院了吗”刚刚没有了工作,总要快点找到另一份工作才好。

“这。。。。”严振有些纠结,“要不然您先住院观察一下吧”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了”说着萧瞿霖从病床上起来了。

严振也不敢拦着,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看着萧瞿霖走出了病房。

萧瞿霖回家开始在网上浏览着信息,看看有没有工作适合自己。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萧瞿霖伸了伸懒腰,简单的煮了一点东西,看着冰箱里面寥寥无几的食物,萧瞿霖准备出去买点东西回来。

买了一点芹菜,一些米一些面。萧瞿霖打开了房门,看见屋子里面来了2个人。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另一个跪在地上。萧瞿霖呆住了。再三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走错门。

“请问,您们是谁?”萧瞿霖问了一句,看样子两人都不像是坏人。

两人看上去40多岁,衣着简单却精致,他实在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人了。

坐着的中年男子看到萧瞿霖,两眼瞬间x润了,手微微的颤抖着,很是激动。

中年男子抓住了萧瞿霖的手“孩子,我是你父亲呀,找了你这么多年,终于是找到了”

萧瞿霖缩回了手,父亲吗?萧瞿霖有些怀疑。

看着萧瞿霖的排斥,中年男子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不吓着萧瞿霖。

“是呀,孩子,你很小的时候因为家族内斗而被奸人掳走,离家的时候才一岁多呀”想去孩子这些年在外面吃的苦,萧父更是愧疚,“你是不是有块刻有萧字的玉佩”

萧瞿霖点了点头,他确实有,还一直戴在脖子上。当时院长妈妈捡到他时,看到了这块玉佩,玉能挡灾,便一直把它当成平安符,让萧瞿霖随身带着。还告诉他,这块玉佩看上去很好,萧瞿霖应该是个富人家的孩子。

富人家吗?今天看上去确实是了,可是这些和他又有多少关系呢。缺失了21年的亲情,不要也罢。

“我想您认错人了,玉佩如果是您家的东西,我可以原物归还”说着,把玉佩取了下来,递到了萧父的手中。

“怎么会认错人了,孩子,你在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做过鉴定了,我们确实是父子。”萧父看着自己手里的玉佩,叹了一口气。

萧瞿霖愣了愣,医院?看样子是确认了,只是他并不知道如何去接受这段突如其来的亲情,不知道如何接受这个迟来了这么久的父亲。

看着萧瞿霖还是排斥自己,萧父也没有强求,他知道,要给这个孩子时间。

“孩子,你别急着拒绝我,我会给你时间慢慢适应的,不过先答应我,搬离这个地方吧,我让人在本市给你找个大一点房子”看着萧瞿霖住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哪里能不心疼。

“不用了”萧瞿霖摇了摇头。虽然自己的条件不怎么好,但是他总是做不到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赠与的东西。

“孩子,听爸爸的吧,再让几个奴隶来伺候你,总不能委屈了自己”萧父想伸手拉住萧瞿霖的手。却被萧瞿霖躲开了。

“奴隶?”都什么时代了,还有奴隶吗。这时候萧瞿霖才想起来那个跪着的人。萧瞿霖看着他,露出疑惑的神情。

“萧家是个传承千年的家族,有很多的家传奴隶”萧父解释到。

“我不需要”萧瞿霖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时间不早了,您们请回”萧瞿霖直接下了逐客令。

萧父叹了口气,走了出去,跪着的人向萧瞿霖行了个礼后,连忙跟着出去了。

“主人,严振和云浮该如何处置,是交由刑堂还是留给少主处置”跪着的人名为凌余,是萧父的近侍。

“留着吧”这孩子心地善良,若是让他知道因为自己而丢了两条命怕是难以接受。只能等他先接受自己再说了。

“凌余,通知本市的奴隶,明天去少主那里请安,以后他们就归属于少主”萧父还是不放心让萧瞿霖一个人住。

“是,主人”凌余跪着回答到。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