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归去》by晓月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不如归去【SM 1V1 刑侦谍战】
作者
晓月

內容簡介
该往何处去?不如归去。

冷情冷性杀伐果断将军×从容坚毅玉面修罗卧底(谢铮×顾叶白)

历经百年动荡烽烟,割据之下,莫産山为界,便是南北难逾的天堑。

初见,正是入夜时分,她跪在他面前,以献祭的姿态抬头望向他,一双杏仁眼中泛着柔顺婉媚的笑意,浅声道:“这份赔礼,将军可合心意?”

终局时刻,他笑得苦涩,俯身状似亲热地抚过面前女子红肿的面颊,有潮湿的气息喷在顾叶白耳侧,“现今想想,鹧鸪这个代号,真是适合你,你说呢,我的好叶白?”

“阿铮,对不起。”女子微弱私语如层层上涌的海潮,如叹如泣。

一场蓄谋已久的权色交易,温婉笑意下却是敌营的刀剑直逼。相爱的人呐,该往何处去?

君生岭南,我役岭北,穿过谎言迷雾,才发觉,我心安处是吾乡,不如归去。

SM三部曲之一。

坚定HE,总体甜,亲妈是真的亲~

注:有微BDSM成分,避雷哦~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V1HSM強強甜文

0001 赔礼
入夜的岭南城,万家灯火辉煌,著名的声色犬马之地——旋转门,这处颇受上流世界青睐的欢娱场所,其内更是一如继往的冠盖如云、衣香鬓影。或西装革履或军服笔挺的男人们同女伴同僚谈笑晏晏间步入一个个包厢雅间。

三层栖云厢外,只见一个女军人站在门口,她长发盘起、军服利落,墨绿色帽檐下一双杏仁眼顾盼含笑,似乎温和可亲。可岭南上下无人相信这副美人皮囊。顾叶白,第十三集团军师长顾国昌之长女,现任职于岭南军情局,上校军衔,以擅审讯套供闻名,是岭南上流社会出名的"玉面修罗"。一个面容端秀的世家女子,其父生前还是位铁骨铮铮的将军,竟成了个心狠手辣的特务头子,有暗叹顾家家门不幸的,更多的是羡惧顾叶白的炙手可热。

现下,这位玉面修罗带着一贯的浅笑,侧头对身后的副官道:“奚岭,车上等我。”一面取下腰间的勃朗宁手枪递过去。赵副官接过枪,略犹豫,抬眼有些担扰地看向顾叶白。顾叶白微微一点头,示意她放心下去。

赵奚岭走后,顾叶白抬手配合地任门口守卫搜过身后,神色微敛,推门进入了谢铮将军的雅间。她此来,表面是为着家中弟弟冲撞谢铮之事赔罪,实则是借此契机攀上这位谢家家主,以身为饵,进行地下组织安排的刺探暗杀活动。为这一名为“桃色”的行动,她整整准备了三年,成败在此一搏……

屋内,一高大军人正半靠在沙发上,面容俊朗,线条凌厉,眉眼间有着化不开的冷意。他墨绿色的军装领口散着两颗扣子,修长的手指握着酒杯轻轻摇晃,半阖着眼,听到顾叶白进门也不曾睁眼,只淡淡道:“顾上校,久闻大名。”

顾叶自听出他话中不悦,心知自己那不省心的弟弟闯了大祸。她一面恭谨地道着“不敢”,一面放轻脚步上前,心下快速地过了一遍谢铮的情报。

谢铮,是一名即出岭南便要抖三抖的人物,谢家世代戎马倥偬,其祖父是跟随商家打天下的元老级人物。谢铮自小在军营长大,束发之年便随父亲上了战场,年龄轻轻便颇具将才。及冠后继任家主,相传治下极严,雷霆手段,是当今岭南军政两界坐前几把交椅的大人物。

且如当今大部分军政人物一般,谢将军也是位享乐主义者,在私生活上,是个心狠手黑、恣意妄为的主儿。他相貌冷硬俊朗,又冷情冷性,跟过这位的人,无论男女,烦了厌了的绝不让他们有机会闹将起来,有异样心思的更不必说,谢将军可半点不顾念曾经肌肤相亲的情意。岭北曾多次派遣男女特工试图色诱,但不多时便被识破,还在严刑拷打下吐出了一连串的名单和情报。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因此,岭北特工总部剑走偏锋,祭出顾叶白这张王牌做最后尝试。顾叶白此次任务风险度极高,几乎算得上是死间,无论窃取情报乃至刺杀,都是九死一生,毫不夸张地说是与狼共舞。

思虑间她已走至谢铮身后,顾叶白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双目一片清明,面上笑容也由平日里矜淡的公式化变得柔婉恭顺。

她走至谢铮走前,单膝向下着地,右手握拳至于左胸——一个标准的臣下礼,低声道:“军情局顾叶白,见过将军。”

谢铮淡淡颔首,也不叫起,只轻呡一口杯中酒,任酒液的微涩在舌尖打转。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顾叶白也不见慌张,只抬头肃色看向谢铮,道:“前些日子家中幼弟不知事,有眼无珠冲撞了将军,叶白特来赔罪,望将军高抬贵手,放小弟一条生路,狱中苦寒,下官实在担心……”

不等她说完,谢铮便抬了抬手,似不耐地打断道:“求情的场面话不必多说,顾上校既说赔罪,便只说用何物来赔,若不能合心意,便多说无益。”

谢铮最后的话语中暗藏深意令人胆寒,顾叶白沉默片刻,继而抬眸,笑容温婉和顺,道:“不知叶白以身作赔罪之礼,可合将军心意。”

谢铮动作微顿,神色倒看不出多么讶异,只略挑眉,冷然道:“顾上校这副献身的模样倒真不像位现役军人,倒与风月场上惯见的美人一般无二。”

顾叶白却不曾因他赤裸裸的侮辱而羞愤,只微敛了笑,带些自嘲的意味道:“军情局的特务,风月场的美人,其实确无差别,做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罢了。”

谢铮眸光微闪,看向她淡淡道:“叶上校这话倒有些愤世嫉俗的意味。”

顾叶白笑得柔婉,道:“叶白不过实话实说,在其位谋其政,自己个儿干下的勾当,自然清楚有多黑。”

谢铮又饮了一口酒,面上微露些笑意道:“顾上校倒是个妙人,那也该明白跟着我不容易,以往那些失了宠的都是什么下场,你也该有所耳闻。顾上校不惜命?”

顾叶白向前倾了倾身,离谢铮更近了些,膝盖在冷硬的地砖上跪了许多,已有些酸麻,但她仍从容答道:“那是从前的人无趣枯燥,伺候不好将军,叶白惜命,还惜前程,若跟了爷,便会尽心竭力让爷宠得长长久久。”

谢铮又笑了笑,眼中多了兴味,他伸手攥起顾叶白的下巴,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个遍:不得不说,顾叶白是他喜欢的类型,容貌端秀又带着刀剑中打磨出的坚厉,性子知趣又听话,笑起来恭顺婉媚,一身军装着在身上飒爽清朗,因为半跪的姿势,又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加上她特殊敏感的身份,让人莫名生出征服欲。

半响,在顾叶白被他毫不掩饰的打量搅得有些心神不宁时,谢铮方才悠悠开口:“顾上校先前说是为救弟而来,可我却觉着你醉翁之意不在酒。”

顾叶白神色略带狡黠道:“家父亡故后,顾家再不如前,又有个不成器的幼弟。叶白无人可靠,却又贪求权势高位,便只能求二爷给个机会。”

谢铮闻言一笑道:“真是个实诚的丫头,成了,你弟弟之事我便再不追究,可若想得我青眼,你可要好生侍侯。”

顾叶白闻言便知此事成了,心下微喜,面上笑得柔婉动人,麻溜的将单膝落地的臣下礼变为双膝跪地的妾侍礼,口中和缓道:“是,谢爷赏识,叶白一定好生伺候。”

谢铮卸了卸身上的力仰靠在沙发上,颇有些玩味地道:“叶白打算如何伺候。”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