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朝文武皆绿你》by西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满朝文武皆绿你(NPx)
作者
西西

內容簡介

文案:程缨是一个小宫女,最大的愿望是成为皇帝的妃嫔,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答应。
可皇帝只当她是个消遣,宠幸她两年仍未给一个名分。
最后甚至为了心上人,还让程缨去送死。
死里逃生,两年后程缨回宫,狗皇帝良心大发。
然而程缨此时只想着怎么绿他。

避雷:NP,男主身份各不同,有王爷、大臣、御医甚至太监等。结局也是NP,he。

NTR:真的是因为狗皇帝太渣了,所以女主才绿绿绿不停。对此,作者尽量圆三观。

男权主义者勿骂勿扰,只是恶搞文而已。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NPxNP古代x文爽文

0001 第一章 她回来了!
夜幕沉沉,宫门前,两拨侍卫刚刚交接完。

程缨背着包袱,刚靠近宫门便被拦下。

“皇宫禁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程缨抬首,目光越过侍卫的肩膀,看向巍峨耸立的城墙,“麻烦你们向陛下通报,婢女程缨回来了。”

秦晔刚在凤栖宫睡下,听闻消息后,披上外衫就匆匆离开。皇后谢蓉姗睁开眼,瞳色漆漆的盯着秦晔离去的身影。

两年没有等到程缨的消息,他曾一度以为她已经死在悬崖下了。

现在又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从台阶下一步步走来,他紧绷的脸色逐渐放缓。暖x色的灯笼映着她的脸,五官慢慢阴影中露出来,是他记忆中的人!

他伸手抱住她,叹息一声。

“你瘦了。”

“嗯。”程缨垂下眼睑。

“这两年你在哪儿?”

秦晔没等来程缨的回复,多x来的车马劳顿,让她疲惫不堪,在他怀中昏倒过去。

他一边疾声唤御医,一边抱程缨进寝殿。

怀中的女子,长睫紧闭,肤色苍白,秀气的眉峰紧紧蹙拢,仿佛被梦靥折磨着。

秦晔痛心,握住她消瘦的手指,守她至天明。

程缨醒过来,入目看到的是秦晔清晰分明的下颌线,目光再往上,看到的是他微微抿住的薄唇,欲再望上看去时,发现秦晔长睫翕动,睁开了眼睛。

她垂下眸子不动。

“程缨,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她摇摇头,“奴婢没事。”

“程缨,往后你不必再自称奴婢了,你还记得朕在小泷山对你说过的话?”

“奴……臣妾记得。”程缨抬起头,朝秦晔转了转眸子,笑中有羞怯有喜色。

他那时说,若她能活下来,就会给她一个名分。

说这话时,犹如怜悯众生的神,对她是莫大的恩赐。

“朕昨晚已经拟旨了,决定册封你为缨贵妃。”

程缨神色微微错愕,以为他会封个答应常在之类的。毕竟她在他眼中只是个卑微低贱的宫婢,曾在他身边侍寝两年,都没有任何名分。

贵妃这位置,实在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她挪动孱弱的身子刚要答谢隆恩,却被他抱在怀中。

两年前,谢隽丞相弹劾周铭将军谋反,周家男人被砍头,女眷悉数充入军营。周家幕僚聚集一批死士,于小泷山刺杀秦晔与谢丞相之女谢蓉姗。

当时为了让谢蓉姗脱险,秦晔便让与谢蓉姗有六七分相似的程缨,着谢蓉姗之衫,假扮谢蓉姗引开刺客。

此举危险至极,是故,秦晔对程缨许诺,若她能活下去,不会再让她无名无份的伴着他。

那时程缨什么也没有说,面色沉寂,穿上谢蓉姗的衣服后便与几个侍卫朝骑马而去。

片刻之后,秦晔从相反的方向听到厮杀声传来。闭了闭眼,命马夫驱车快快离开。

脱险后,他得知程缨坠崖身亡。

这两年,他常常会想起程缨骑马决绝离去时的模样,夜不能寐。

“程缨,这两年你在哪儿?”

“陛下,臣妾当x坠崖醒过来后,脑子浑浑噩噩的,什么都不记得,幸好被一对老夫妇收留。前些x子,臣妾不小心磕到脑袋,   神智忽然就清醒了,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份。”

秦晔闻声,手臂收拢,将她抱得更紧了,“程缨,你受苦了。”

“陛下召太医来过吗?”程缨忽然问。

“嗯。”

程缨脸色僵住,幸而此刻埋首在秦晔怀中,并未让秦晔察觉。

“是哪位太医啊,臣妾想仔细问问情况。”

“是施太医,朕马上唤他过来。”

施忍过来的时候,听到宫殿里传来秦晔与女子的欢笑声。他正了正脸色,朝屋内行礼。

秦晔的声音过了会儿才响起,“进来。”

施忍进去后,恭敬地站在一旁。不知道程缨跟秦晔说了些什么,秦晔起身离开,寝殿里转眼只剩下施忍跟程缨。

程缨没说话,端起豆青色瓷杯,抿了口茶水后,目光才慢悠悠的落到施忍身上去。

他穿着一件暗褐色朝服,戴着青黑色幞头,垂首时高挺的鼻梁极为显眼,犹如一把利刃亘在深邃俊美的五官中。

他是个年轻、英俊的太医。

程缨斜靠在长榻上,勾唇淡淡笑着,“施太医,我的身子为何不适?”

施忍启唇,却梗塞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程缨,沉默了一瞬才道,“小主,您是因疲劳过度才昏厥的,身子并无大碍。”

“嗯,除此之外,施太医你还诊断出什么?”程缨抬起长睫,瞳色漆漆,苍白的面容上生出些冷意。

施忍嘴角细微的抿动了一下,“小主您……还在月子期间,往后需得好好补身子,养足精气。”

程缨笑意更深,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他拧了拧眉,却还是朝她走去。

“你为何没把我坐月子的事情告诉陛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施忍闻声,没说话。

昨晚他诊断出她刚生产不久的事情,心知告诉了陛下,她恐怕会受极刑。望着那张苍白的脸,他动了恻隐之心,没有将此事透露出来。

他不说话,她突然伸出脚,脚尖轻轻抵在他的x膛上。

他被她轻佻的动作吓得身体一顿,慌忙向后避开她的触碰。

“小主……”

“你心悦我?”程缨单手撑着下巴,歪头盯着眼前的男人,他耳朵全红了,喉结上下浮动,神色慌慌张张。

她本来只是随口调侃他一句,未料到他反应这么激烈,心里的恶趣味更盛。

“所以你才帮我隐瞒的?”

“不是……”施忍憋红了脸,垂在两侧的手握紧,思忖该怎么找个借口离开。然而衣襟忽然被人捉住,身体向前倾去,下一瞬,他便感受到唇瓣上温温热热的,被人亲了。

他如雷轰顶,怔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张脸。

程缨亲吻他后,似笑非笑的抿了抿唇,“你做得很好。”

她转过身,又重新躺回长榻,纤瘦但玲珑凹凸的身段,无端透着股妖媚之气。

“我还需要你帮忙,事成之后,我会给你奖赏。”

那奖赏二字咬的很重,含着促狭调戏,听的施忍头皮发麻,浑身僵直。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