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和尚,你修的哪门子佛by都被注册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和尚,你修的哪门子佛_
作家:都被注册了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中x / 喜剧 / 重生 / 美人受
一个和尚不好好修佛,偏要沉沦情爱,恋上艳冠群芳的魔,为此用尽一切方法,只为破除两人前世正邪对立、阴阳相隔的宿命。发誓今生往后,无论几世轮回,都要没羞没躁的在一起的“励志”故事!

可以算作《魔佛》前传,也可当作平行空间的一段独立时间线!
略复杂,捂脸~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重生就上床

一片混沌,眼前似有烈火飞舞,灼烧之极,刺目之极,自然无法瞧个清楚。

直到光芒慢慢趋于柔和,像夕阳残影,微微的,带着金色昏芒,光耀而不刺目。

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形,看清了眼前人!

“焰阙!”他呆住了,无法相信自己所见!

年轻的男人正躺在他身下,容颜绮丽,一头耀目的红发散在枕边,赤眸流转,勾魂摄魄,不正是他初次相见便落入心田,铸下此生祸根,由此叛佛离经的罪魁祸首——焰阙!

“玄真……”焰阙低低唤他一声,他犹然迷惑重重!

怎么回事?玄真依稀记得自己含着绝望,亲手杀死了焰阙,杀死了此生最爱的人,然后自己毫不犹豫的一同赴死,如今焰阙居然活生生地在眼前,而且衣裳散乱,眉目醉人,半带朦胧的凝望着他?

玄真勉强收摄心神,微微一扫四周。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啊,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不正是自己和焰阙的第一次吗?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老天爷也怜悯自己与焰阙上一世的情仇交愤、恩怨至死难消的结局,便给了两人重新活过的机会吗?

玄真心头大震,眼中一热,鼻子一酸,一时之间,竟是酸甜苦辣齐齐交汇全身,浑不知是真是幻、是梦是醒。

尚不能完全理清思路,玄真心头又道:自己既然保留着死前的记忆,重新回到开始的地方,那焰阙也是如此吗?还是,只有自己一人拥有这番境遇?

玄真试探着,无比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焰阙……你可还记得青竹居?”

焰阙红眸迷朦,满是不解为何玄真突然停下来问他,怔了一怔反问道:“什么青竹居?”

青竹居乃上一世两人逃避人界追杀时候的隐居之所。

那里,鸟语花香,竹翠成荫,是两人最美好的回忆。

如果焰阙乃上一世的焰阙,不可能不记得这个地方。 瞧见焰阙疑惑的神情,玄真断然知晓了,眼前的焰阙,就是眼前的焰阙。

老天爷果然只给了自己一个人机会,带着前生的记忆重回这一世!

玄真欢喜的俯身匍匐在焰阙身上,用尽毕生心力搂住怀中人,然后才窘迫的发现自己xx早已充血挺立、怒涨如潮,迫不及待的要发泄!

焰阙被他搂得都快窒息,尤其xx明显感觉到玄xx直顶着他的欲物,嫣红染上整个脸颊,心中升起那种从未有过的欲念,让他呼吸更是不畅。

玄真感觉到焰阙的不适,随即撑起双手,凝注在眼前人光华绝艳的容颜上,只一眼,又如前世般沉沦下去。

他再不迟疑,低首狠狠的吻上了焰阙的唇,略带疯狂、而又旖旎缠绵,让焰阙无可救药的沦陷在他两世加身的熟练技巧当中。

焰阙,你放心,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会负你!

上一世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

玄真以心头佛祖起誓,将两世四十载所修之佛,全都拿来顿悟在焰阙身上,心无所愧,一清二白。

玄真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焰阙的唇,焰阙才有机会呼吸新鲜空气,略带迟疑的问:“玄真,你真不后悔?”

焰阙火焰般的双眸,有点点星光,看不厌、丢不开、描不尽,引诱着玄真毫不犹豫的沉浸其中,是他两世为人仍避不过去也不想避退的心魂所在!

千姿云色,万般情意,难尽难休!

“只后悔没能早点遇上你。”玄真一语言罢,心内坚定。但伸手去解除焰阙余下的衣物之时,难免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焰阙下意识地拦住他,却在其坚定盼求的目光中慢慢退缩,收回了手,放任他去开疆拓土!

光滑白皙的皮肤,触之即令人销魂三丈。配上绝顶的眉目,不知该用何种词句描绘眼前人的美。

玄真很想把焰阙一口一口吃掉。

他动作已经无比娴熟,也无比熟悉焰阙的身体。

不像上一世的此时,皆为两人的第一次。

玄真一界和尚,当然从未经历此事,x是凭着本能,笨拙而生疏、还略带莽撞与x鲁,几番调弄才寻得法门。

进入焰阙身体的那一刻,玄真感觉真正是飘在云端,见到了他心中真正的佛!

而焰阙显然也是第一次,玄真的x壮强自塞进他的处子之x,动作几乎是横冲直撞的,完完全全压制不住的激烈,着实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不见得有多痛快。

而今,玄真带着前生的记忆,无疑知道怎么做才能让两人宛如一体双生,攀上极乐之颠!

焰阙的呻吟声低低的从薄唇中宣泄,赤眸雾气朦胧,咬了下嘴唇,强自克制自己身心的愉悦,问玄真:“和尚,你……你怎地……怎地……” 和尚仿佛深谙此道?焰阙仍有理智思考这个问题,脑海疑问重重。

纵然风云一时,睥睨众生,从情事上而言,焰阙实属生疏,脸皮也薄了点,实在不知道如何问出口。

说了半天,除了身体的震颤愈加剧烈之外,焰阙并没得到什么答案。

玄真淡淡地笑,再次吻上焰阙双唇,将所有话通通堵在喉咙中,以勾舌觅液报以回答。

轻微的呜咽声中,焰阙无奈放弃自己的疑问,逐渐迷失在玄真如雨般密集的攻势中。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