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史莱姆还能搞吗_》by码字的流氓丶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作家:码字的流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搞笑 / 腹黑攻 / 天真受
又名《渣攻的报应》
高富帅阮勉勉同学变成了一坨软绵绵的史莱姆。他挣扎他嚎叫,他以为他的性生活完蛋了!
但是当他逐渐适应了新身体的x作之后,他整个人——不是,是整团泥都快活了起来!
他趴在厕所隔栏下偷窥柳羞羞裤裆里的秘密,他黏在小x包的x沟里蠕动着快乐滑行!
魂穿,时而附体史莱姆,时而回到本体。魂穿期间本体沉睡,任人为所欲为……
史莱姆身体具有多档隐藏技能,等待慢慢开发。

入住这个脑x,领养一根帅哥史莱姆按摩棒做萌宠~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1、上课呢,xx棒小点儿声

“唰唰……唰唰……”老师的粉笔头在黑板上不停地摩擦,留下一连串知识的香气。与此同时,那喋喋不休教导着学生的嘴,正不合时宜地飘出一股股“芬芳的”大蒜味儿。

大蒜炒鱿鱼,是欧阳老师午餐时的最爱。前排“学习区”的同学们,被迫沐浴在这种诡异的蒜香味里,努力地集中注意力,誊抄着笔记——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啧!”欧阳老师停下笔,砸了下嘴,油光发亮的头皮,闪烁着知识的光辉,为教育落尽了最后一根毛发。

“谁啊?是谁!”老师突地转过身,犹如激光枪一般严厉的眼睛,地毯式扫x整间教室,手里握着粉笔头,随时准备向暴露的目标发x,“到底是谁!谁这么胆肥,敢在我的课堂上玩电动玩具?别以为不承认我就听不见,我的耳朵灵得很!”

同学们纷纷转过头,彼此狐疑地望着心中的怀疑对象。坐在最后一排的阮勉勉,也翘着二郎腿,朝隔了一列走道的柳修修瞄了一眼。

那小子低着头、红着脸,一动不敢动地盯着摊在桌面上的笔记本。可他上一回在纸页上涂字,还是上一节下课后的课间呢。呵,装什么无辜啊?

阮勉勉知道柳修修在玩什么把戏。你看他的脸颊,像方便面汤里泡着的胡萝卜一样,又红又润的,额头上还渗着一层细细的薄汗。每当有诡异的马达声,从他的xx与椅面接触的缝隙中响起来时,他会不由自主搂紧了自己……

摁到发白的手指尖,深深掐进自个儿的肩头里去,像在强行忍耐着什么。然后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并紧了大腿,两条腿根儿互相一蹭一蹭的,像是坐在仙人掌垫子上一样,没一分钟安分,一左一右、小幅度扭摆着xxx……

呵呵,他以为他能瞒得住我?阮·福尔摩斯·勉勉心想:刚才看他鬼鬼祟祟,把包了一层紫红色软胶的x长“圆珠笔”叼在嘴里,思想斗争的那饥渴样子,我就知道那是一根什么玩意儿!为什么非要先x到嘴里蘸些口水!

阮勉勉不屑地撇了撇嘴。可他裤裆里的某个部位,却口是心非地抬升起了海拔,像极了欧阳老师画在黑板上的a<0(开口朝下)的陡峭抛物线。

“高三了!各位同学,请大家清醒一点,现在是玩玩具、开小差的时候吗!”扫视一圈后,老师终因目标埋伏得太隐蔽而放弃,转而做起了思想工作,“同学们,这是你为梦想、为未来,奋力拼搏的最后一年!这理应是激情的一年!流汗的一年!充实的一年!”

前排同学唰一下、集体脖颈后仰30度角。如果上课允许撑伞的话,现在前排应该会竖起一排伞面,用以抵挡富含大蒜味儿的水灾。

好惨!“学习区”的同学,大概在考虑要不要订制一款防毒面具吧……处于“安全区兼VIP娱乐区”的阮勉勉同学,皱着眉暗暗地吐槽,又忍不住瞟一眼趴在桌面上的柳修修。

这会儿他整个人像在装肚子疼,蜷成了一只拱着背的大虾米,只剩下覆盖着细白手腕的额发还能看得见,而那张涨得通红的小脸儿,已经彻底藏进臂弯里去了。但瘦小的肩膀却还在不受控制地发抖,抖势愈发强烈,就像是临近xx前、快要失控的状态……

激情……流汗……充实……

阮勉勉托着下巴,一边仔细品味着欧阳老师的用词,一边好整以暇地欣赏着柳修修,衬衣领口露出的一段白嫩脖颈,与频频颤抖中的香肩。

果然玩得很激情嘛。果然流了好多汗。那小子的xx,此刻应该“充实”得很吧……

思及此,裤裆里那根不由“充实”起来、却无处顶进去发泄的xx,憋了一棒子的不满。

“诶,勉勉?”见老师又转回身去讲解,坐在前排的女同学,见缝x针地扭过头来,朝阮勉勉抛媚眼,“我生x过几天就到了,给我的礼物准备好没有?”

这一位是阮勉勉的女朋友——高三(1)班的班花、骄傲又高贵的千金美少女、顾君迟小姐。阮勉勉给她准备的礼物?目前还在商店里待价出售呢,他压根儿忘记了有这回事。

都说“女大十八变”,顾君迟不需要变,就已经貌美如花、美成一朵开在天上的小凤仙了,最大程度满足了阮勉勉同学的虚荣心。

她不仅眼睛长在天上,鼻孔也是朝着天的——当然是比喻义哈。除了与她门当户对、青梅竹马的高富帅阮勉勉同学以外,别人还真不在她的青睐范围之内。

十八岁生x,代表了一个少女从青涩到成熟的关键蜕变,可是很重要的哦。她老爹就重视得很,特意从圭地马拉,带了稀有的礼物回来送给她。

可如果阮勉勉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回头她跑到阮母亲那儿告状去,那气愤加委屈的泪水,又要把阮家的燃气灶火焰给浇灭了。

啧!阮勉勉在心里抱怨一声,嘴上应付着顾君迟,可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我靠!别打扰老子看柳修修啊。那小子就要xx了,错过可惜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儿专心听老师讲题呢,你别打岔!”他手一推,一心只想把顾君迟这只母老虎给调离断背山。

“诶?叔叔阿姨不是早铺好了路,打算送咱俩一块儿去国外读书么?你又不参加高考,啥时候这么爱学习了……”顾君迟纳闷地嘀咕着,终于半信半疑地转了回去。

呼——请“君”容易送“君”难。阮勉勉可算提前体验了一把,将来有老婆管着的苦xx子,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及时行乐”的必要性。

他扭过头,开始用火热的目光,描摹起柳修修搁在椅面上、难耐移动着的圆润臀部曲线……

“叮铃铃!叮铃铃!”欧阳老师的激情讲解,被催命一般的电话铃声打断。他瞟一眼来电显示,不耐烦地掐断,甚至关了机,打算从根本上将来电者屏蔽。

可是,谁能想到那夺命追魂call,就是从几步开外的教室门外打来的呢?

师母原本是想给他留点面子,把老欧阳叫出教室、躲着点学生的视线再开揍——如果认罪态度老实的话,下手的时候兴许还能轻一点。

可谁知道欧阳老师竟然自断生路,对捉奸上门的师娘不理不睬。好了,这下火星撞到了地球,火柴划破了油缸!

欧阳老师家的河东狮,一脚踹开了教室的门,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吼,x着腰、一跺象腿,连大地都要为之抖三抖:“欧阳伟!你个老不要脸的,给老娘滚出来!”

“你怎、怎么来了……”欧阳老师满脸惊慌、慌不择物,居然拿数学书遮在脸上当盾牌——可谓是螳臂当车啊。

谁知师母力大无比的象腿抬起来,对准老师的裤裆就是临门一脚:“我他妈踢爆你这老窝囊蛋!都这把年纪了,还色心不死,背着我在外头,跟那只小狐狸精乱搞!”

“嗷呜!嗷呜!”老师于瞬间痛失“乱搞”能力,捂住裤裆佝偻着腰,在原地学袋鼠跳。

“你丫的给我出来,少在这儿丢人现眼……”师娘咬牙切齿地揪着老师的耳朵,在鬼哭狼嚎的“嗷嗷”声中,将老师拎出了教室,走向真正的家法伺候刑场。

数学课堂瞬间失去秩序。有热闹不看?王八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跟着站起来,一窝蜂涌出了教室,跟随着老师离去的悲壮脚步,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着老师两口子观战,一边内心喝彩,一边表面默哀。

而最喜欢凑热闹的班花顾小姐,自然也不例外。偌大的教室里,就只剩下了缩在桌边发颤的柳修修,和一言不发看着他的阮勉勉……

突然,阮勉勉打破了沉默,x着裤裆站起来,一步便跨到了柳修修身旁,把几乎瘫软成泥的身子拉起来,自个儿先一步坐到座位上,再把不知所措的柳修修,一xx按到了自己的xx上头。

勃起的大xx就抵在小臀沟的后头,阮勉勉x压着柳修修的腰,不许他起立、更不许他逃开,强迫他用小xx,感受自己xx的坚挺与威慑力。

“唔、放开……放开我、啊……”在挣扎中,柳修修的校裤被三两下扯到膝弯,白棉的xx里,也钻进了阮勉勉的手掌。

不怀好意的手指,直接侵到了含着某物的xx,阮勉勉提着坏笑,如同探到了早已预知的宝藏一样,紧紧抓住那根震动中的胶棒,嘲讽道:“柳修修,你果然是个x娃!xxx里x着这玩意儿,上课还能听得进去么?”

说着,他猛然拉低柳修修的裤腰,粉嫩嫩的xx口,猝不及防地暴露在光天化x之下。只露出一小段紫红色的胶棒头,而将其余的棒体部分,深深地含在xx里xx呢。

尚未关掉震动功能的xx棒,尽职地调戏着x壁xx。缩成一朵小粉菊、却因x着东西而闭不拢后庭口,在阮勉勉的注视下,接受着快速高频的按摩,爽得滋滋冒水,淌下叫肠壁溶化掉的润滑膏。

“呵,浪得真可以啊,”阮勉勉拉下裤链,哑声假夸着,凑唇到柳修修红透的耳根子边上,朝那朵软软的小耳垂吹气,“最喜欢‘充实的感觉’了,是不是?光用这根破玩具,可满足不了你哦……”

“啊、不要!”柳修修娇喊一声,沾着润滑剂和x漉漉肠液的胶棒,被阮勉勉猛xx体外。取而代之的,是跃跃欲试顶到xx上来、作势要进攻的xxx。

“让你阮哥来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x’汉,好不好?”xx正要突破xx的警戒线,“吧嗒”一声、诡异无比的液弹爆炸响。

阮勉勉直觉不妙,怎么感觉xx空荡荡?再低头一看——

我擦擦擦擦擦擦擦!!!!哥威风凌凌的大x柱,怎么变成一滩软绵绵的水晶泥了?还在我腿根上爆炸了啊啊啊啊啊!!!!!

这下,既没有东西可以“x”,阮勉勉也当不成x“汉”了——很快他连人类都不是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