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苏》by AsptrtnTY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扶苏
作者
AspirinTY

內容簡介
“何为苏容靳?”
“是玉,是去点即为王。”

暴躁黑老大x闷骚高材生

HBG強強爽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001 一
弗雷泽河畔,River   Rock赌场。

在哥伦比亚,黄赌毒基本算得上是挂牌儿企业。能光明正大开大赌场的,要么有权,要么有势,要么就有权有势。

明面上看这就是个正规营生,上头上百平马场餐厅,下注的区域更是大的离奇,顶层是酒店和剧院。各界名流权士相谈甚欢,觥筹交错,高档的很。

穿过白金色的恢弘门头,顺着东南角的电梯下地下三层,就跟上头完全不一样了。

这边才是有钱人真真正正爱玩的东西。

有钱的人,全世界好吃好玩的都弄了个够,物质世界得到满足,精神世界便会逐渐匮乏,最后空洞,甚至变态。

到下三层这儿来的赌徒无外乎三种。

斗气的,这种就是你赌大我就赌小,反正我就得跟你站对立面。

装逼的,这种一般都是浑身高调起劲儿,深V大LOGO,身后少说得跟上几个黑西装的保镖,现金都是用箱子装的。

找乐的,这种人牛逼,不为钱,不为势力,毕竟谈生意的都坐上头几层明面。他们是标准的心理变态,人世间万物皆被他们玩弄个遍,唯有血液和哀嚎能够刺痛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感受到到那么一丝生意。

斗兽场是按照最原始的罗马斗兽场建造的。

方方正正,三米深,长宽近百米。

高台上坐着的都是些不知名的显贵,在这里,他们大多互不相识,且被禁止来往。

唯一的交流工具是押注的那名‘执行人’。

说白了,就是以各种方式被贩卖到斗兽场卖命的人。

大多数都是拿钱办事儿,上家未知,下家更是不清楚。

人比物件还不值钱,在这地儿,就只是个赌注而已。

高台四四方方,地板是光亮的深灰色,像极了古罗马的干涩墙壁,古典又昂贵。

正南方坐了个男人。

他双腿交叠,单臂撑住额头。

眉毛浓密又有边界感,唇瓣薄,给人距离感。

头发短而黑,黑色孟克鞋面锃亮,庄重严肃,和他本人带给人的感觉一样。

他,远远看过去,就是股子弥漫着的死气沉沉。

下头斗兽场开了场,三声哨毕,旁边叠马仔毕恭毕敬,腰弯的低。

“苏先生。”

递来个平板。

苏容靳接过来,看两眼,点下。

叠马仔眉眼飞起,看他下那注,心里头默默计算自己抽成。

又是声长哨,就是正式开始。

斗兽场下头的两个赤身裸体只有一短裤加身的壮汉,瞬间摆起战斗姿势。

他们受过训练,一招一式都往致命点儿去的。

没有工具,没有规则,唯一准绳就是杀掉对面的陌生人。

几场暗杀明剑,很快双方见了血。

血是良好催发剂,基本上参与斗兽场的显贵都开始见血兴奋。

斗场四周的围栏是坚固的防弹玻璃,这玻璃生命短暂,虽说中国制造,质量绝对没问题,但耐不住这些变态们的疯狂锤砸。

有时候有些人兴起了,嗦两口白粉或者打麻,疯疯癫癫,攥起什么都往上砸。

场子越来越热,周围人群越来越疯狂。

只有苏容靳,眼神里是荒芜的空凉。

对他来说,这场血腥的斗兽行为,抓痒都算不上,还没指尖的大麻能让他爽。

很快,最后一招下去,下头一浑身是血的壮汉倒地。

另一个单膝跪地,眼睛肿的不像话,血液顺着眼角往下流。

苏容靳抽了口雪茄,指节轻轻拂动烟身,摩挲它的细枝末节。

他锋利且难懂的视线和那单膝跪地的男人对视。

那男人哀嚎着飙起血泪,泪水血水混着往下头流。

除了押注赢的欢呼和输的哀愤,场子里飘着那男人兴奋的哭泣和哀嚎。

他赢了。

这代表他能活着走出这里,并且债款一笔勾销。

苏容靳惯来的冷漠,在那男人求生的兴奋哀嚎中逐渐瓦解。

这是这场斗兽以来,他第一次笑。

四周是漆黑的,只有场内的顶上泻下那么几缕刺眼的灯光。

半身被笼罩,半身处黑暗。

“Andrew。”苏亚丁出声提醒。“到时间了。”

苏容靳正低头点烟,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待会儿还有正事儿。

起身的瞬间,对面传来一声口哨。

白人,挑衅炫耀一般手臂撑住玻璃护栏,笑的不好看。

苏容靳顿了下,同那人对视,拿过桌面的透明酒杯,轻巧又不失文雅的做了个干杯姿势。

杯是干了,酒压根没进嘴。

苏亚丁见怪不怪,看对面那人不知是绿还是红的脸色,默不作声挺起胸膛。

眼神如老兵,直到苏容靳同手下一起离开,这才放松了那么一秒钟。

车子里很闷。

苏容靳探身坐进车子,昏黑之间点起一支烟。

“先生刚来电话了。”副驾驶的黑人手下透过后视镜看他。

苏容靳不讲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黑泽那边的货,在水门港口被扣了,就在两个小时前。”苏斯绕过刚那茬,说正事儿。“这次扣了至少这个数….”

手掌比了个五。

“马仔那边逃了三个,被抓走两个。”

“Andrew,你看这事儿…”

苏容靳面不改色,良久后,寂静的车间终于传来他的声音。

“老白那边怎么样了。”

他烟恰好抽完,随手按灭在烟灰缸。

“还是上次那个进度…..”有点小心翼翼。

“结晶关键那一步,比例调了上百次,还是不行。”

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苏容靳垂睑盯着手机屏,嗡嗡一声,看到一条消息。

他拽下手套,塞嘴里一颗薄荷糖。

甜的,腻的。

他瞥瞥嘴,将装薄荷糖的铁盒子塞回西装内侧口袋。

三秒后,薄荷糖在口中被咬碎。

咔嚓。

咔嚓。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斯。”

不冷不淡的,苏斯猛地就收了发散的思绪,又见他笑着看他。

“十点,我要见到她。”

苏斯点头,联系了他口中那个她。

不久后车子驶进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驾驶座的苏亚丁手机响了几下,他接到后,语气中都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兴奋。

“Andrew。”

“上钩了。”

有那么一瞬间,苏亚丁觉得四周的灯光都亮了好些。

苏容靳抬了下眼睑,戴上黑色皮手套,推开车门,踩着昏暗的排灯走了两步。

苏斯正准备跟上,苏容靳开了口。

“饕餮该喂了。”

“喂不饱你能滚了。”

语毕,再无三两语,低头捏着手机,屏幕冷光刺眼。

苏亚丁目睹全程,在苏斯肩膀上拍了两下,以示安慰。

苏斯同苏亚丁对视一眼,脚步顿立几秒,脸色白了好几下。

最终是深吸一口气跟了上去。

拂去脑子里那张腐烂的脸蛋,苏斯盯着苏容靳掐烟的手掌看了两秒。

掌背很清晰的几道疤痕,陈旧又丑陋。

苏斯看着苏容靳额角散落下的几许银白色发丝,内心静了些。

他点点头。

嗯,饕餮是该喂了。

“哥。”

。。。

“交给我。”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