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蛇的共妻》by樱花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x蛇的共妻
作家:樱花酥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高x / 正剧 / 美攻强受 / 熊受
“哈啊、夫君,慢一点啊…慢,唔噫!”背对着白赤曦的强壮男人胡乱喘息,潮红的汗x脸颊媚态横生,翻白着眼睛喘息呻吟——被男性x得花枝乱颤、爽的不行的男人,不就是那个坚贞诚实、温柔善良的、让他色授魂与的憨傻汉子么?如果真的是李秋景,他怎么会在别人的屋子里与别人翻云覆雨呢?

(一)楔子

福水镇最近出了一桩悬案。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城南的张员外一家老小死于非命,全家上下无一例外被绳索勒死,脖子淤青,面色苍白,两个眼珠死死地瞪着,像在地狱索魂吃命的厉鬼,控告命运的不公。

这张家也不是什么为非作歹的门户,按理说,张员外也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善人,经常周济附近的穷人,供猎户歇脚,给旅人醒茶。

衙门派出去的捕快把张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作案工具”的绳索,倒是发现了躲在地窖里张家唯一的幸存者。

这可怜的长工二狗被吓得精神失常,一个劲儿的胡言乱语,“那男人、那x货就是个祸害……他害得我们都得遭殃……”

“别杀我!大仙儿别杀我!”

……

现在这个张家的长工在衙门里接受知府的盘查,可苦了周围老百姓的好奇心。张员外一家,真的是普通的仇杀吗?

酒馆里。

一根忽悠悠的老蜡,无风自动,风中残烛般左右摇摆着。油乎乎的破旧酒桌子边围了一圈穿露絮破衣服的人,他们都聚精会神地听着镇上最神叨先生的讲述……

“世上死法千千万,要说这张员外一家啊,我看未必是绳索勒人所致,倒像是——”

像是什么?众人迫不及待。

“蛇。”

这是一个熟悉得算不上阴冷的字眼。

没有哪的百姓比福水镇的居民更清楚蛇。

这里的人,吃蛇x,泡蛇酒,穿蛇皮衣,戴蛇眼簪子。作乱的蛇也不是没出现过,但害死人、还是一大家子人的怪事,也是头一次出现。

人们面面相觑,将信将疑地问神叨先生,为什么是蛇呢?

神叨先生攥了攥花白的山羊胡,在微微一声叹息中陷入了回忆里……

“那是福水镇最最寒冷的冬天,人们躲在家里围着锅炉烧火炭,没有火炭的就裹上最厚的棉衣棉被,连冬眠的蛇都快冻死了。白蛇缩在雪白雪白的雪里,眼见着就要断了气。但它运气不差,竟然被一个猎户发现了。”

“猎户深知农夫与蛇的道理,但他实在狠不下心见死不救,于是把蛇盘在温热的脖子上带回家中。甫一进门,猎户就把炉火点着,屋子渐渐变暖了。”

“他脱下外衣,想用自个儿的阳刚热气,一点一点捂热那畜生!可畜生就是畜生,它刚被暖醒过来,就朝猎户脖子狠狠地撕咬过去,吸了一大口热血。”

“猎户说,你咬罢!多喝几口罢!这荒郊野岭没有吃的,你不能饿死在这。”

“这蛇活了有些岁数,也通了灵气,喝了几口便放过猎户,拖动它被热血暖和过来的身子,血红血红的豆眼瞧了瞧男人,那x蛇便窸窣窸窣爬走了。”

“蛇没有咬死猎户,这让他松了口气;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是三天后,也就是那个冬天里最冷的一天,来了个俊俏人儿,轻轻敲响了他家房门……”

然后呢?大家都抻着脖子等待后续。

神叨先生诡谲一笑,捋了捋胡须道,“诸位,且等老身慢慢叙来……”

(二)情不知其所起,先奸透了再说

李秋景应声开门。

只见门外站着一名极俊俏的青年。身高八尺,相貌堂堂,一对朱虹色双眼眼波流转之间,似是无情却有情,顿时让这只会动力气的憨汉子娇羞了一张大红脸。

——不怪乎他少见多怪,怪就怪世间少有那么俊美的男人。

一头及腰银丝洁白似雪,连眉宇睫毛都是纯洁素色,唯独那朱唇红得比城里脂粉铺里最畅销的胭脂还要殷红艳丽;全身行头华贵非凡,比最大的丝绸行里的镇店之宝还要骄矜华丽。

此人光华摄人,非人间俗物,倒像是天上住着的神仙下凡。

数九寒天,男子却风雅地手执折扇,见李秋景看呆了,便道:“小可冒昧叨扰,路过此地,见天色已晚,想找个落脚地。不知可否在您这借宿一晚……先生?”

“啊?哦哦,快请进!”

李秋景窘迫地在脏得打铁的围裙搽了搽油乎乎的手掌,老老实实地将这俊美男子请进屋里。

小屋虽说不是家徒四壁,但也没几样看得过眼的家具,只有一柄没用剑鞘的细剑和墙上挂着的虎皮值个几两银子。

“呃,公子随便坐,别嫌弃,”说着,李秋景把墙上挂着的虎皮取下来铺在火炕上,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把谪仙般的人儿请到这坐下。

他憨憨地笑着,却不曾怀疑这神秘男人的身份。他这榆木脑袋,哪能想到这荒郊野岭,别说人了,鬼影子都没半个。何况这人穿得如此单薄,穿过这奇冷的山林如同奇迹,哪里来得路过“借宿”?可李秋景为人实在忒没心眼,前前后后帮着青年烧热水、煮稀饭,连珍藏许久的蛇酒和xx都拿出来招待客人。

“小可姓白,名赤曦,不知大哥怎么称呼?”青年微笑着夹了口xx慢慢咀嚼,委婉拒绝了暖身子的蛇酒。

“俺,我叫李秋景,大家都叫我李大哥!嘿嘿,俺明天去镇子上赶集,你想吃啥就跟俺提,甭客气!”李秋景炯炯有神的大眼盛满了笑和温顺,他很喜欢和漂亮的人说话,比如张员外家的少爷,还有眼前这个俊朗青年。

不过这只是单纯的欣赏,李秋景骨子里是个极为传统的男人,他一贯的思想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再过几年他也即将而立,所以现在正在考虑让镇上的媒婆说个媒。可他无父无母,家中一贫如洗,无田亩耕地,无商铺经营,空有一身力气而无处可施;幸好有宅心仁厚的张员外时常接纳,李秋景才得以在镇上有份工可做。

更何况,他身体那处,还有不可言说的残疾……

这样窘迫的李秋景自然讨不到媒。

话说回来,冬x的夜幕很快降临在这和平安静的小镇。

天刚一黑下来,白赤曦就哈欠连天,连绝美的眼都快要阖上。李秋景给白赤曦铺好床铺,拿出他新在镇上弹的棉花被子给白赤曦盖上,然后吹灭了蜡烛。

“你呢?我霸占了你的床,你去哪睡。”白赤曦眨巴眨巴眼睛,一脸好奇地问李秋景。

“我打个地铺就好,嘿嘿。你睡吧!”李秋景憨憨地揉着后脑勺,他就想把最好的给他。

白赤曦皱眉,上上下下扫视这憨人。知道他善良又蠢笨,可没想到他能愚忠至此。

“不行,睡在地上染了风寒怎么办。”

“贤弟,咱俩两个大男人挤不下的……”

“正好,我可以抱着你暖暖身子啊。”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白赤曦半是认真半是调笑的话一出口,李秋景登时黝黑脸膛晒得通红,但拗不过执着的白赤曦,只好脱衣与其共眠。

此时白赤曦也不犯困了,支着脑袋“观赏”这壮汉子宽衣解带。只见李秋景缓缓脱去棉衣,直接露出xx柔韧的肌肤。

还别说,常年x力气活的人身体十分高大健壮,黑暗中结实的三角肌与手臂勾勒出不可忽视的雄性力量,精壮无一丝赘x的身材令人羡艳。白赤曦习惯在黑暗中视物,就连李秋景那娇滴滴的红豆色x尖和巨大圆润的蜜色x肌、排列整齐的腹肌都看的一清二楚。

男人羞赧地横过x壮手臂挡住x前两点,捂着沟壑深深的xx,脸上红霞从鼻尖直飞过耳后,本是寒冷的周身不知为何逐渐灼热起来。他总感觉青年盯着自己的眼神很危险……

李秋景暗暗打算,xx的衣服是决计不能脱了。于是他穿着裤子爬上土炕,小心翼翼地侧过身,溜边流沿着躺,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

白赤曦觉得好笑,故意调戏这老实巴交的汉子。

一只洁白素手如蛇般顺着李秋景雄壮宽厚的背上爬过,冰冰凉凉的触感让汉子打了个哆嗦,直爬到他因冰凉刺激得站立x尖上。

“好凉,白”李秋景羞涩地出声,刚说了几个字就被白赤曦打断。

“嘘…不要吓到它。”俊美青年在汉子耳边低柔着嗓音,轻轻吐出x润的密语,那极轻吐息如小虫般钻进李秋景的心房,他的心脏紧锣密鼓地“咚咚”响,麻痒和酸涩的情绪充斥着这颗趁机了二十多年的心,李秋景无措地呆楞住了。

晶莹指尖慢条斯理地衔住那粒红豆,慢慢揉捏挑逗。

汉子的xx敏感非常,甫一被制,立即奴颜媚骨地舒展起来,恬不知耻地在俏男子的指尖幽幽绽放。李秋景心跳越来越快,他的感官全部被迫聚于右x,甘甜快美的欲望主宰了他的大脑,于是他只能张着嘴无助喘息,被捏痛时还呻吟出声。

白赤曦朱红色眼瞳闪过一丝丝骇人血光,勾唇微笑的薄唇下隐约可见两颗尖牙。可惜背对着他的李秋景没发现任何异样。

“哈啊、呃啊啊……”在一声沙哑的低吟过后,李秋景弓着腰颤抖地x在裤裆里,连xxxx的女x都濡x了。

“怎么样,此x可以助人生津活血,对活络周身脉络有极佳功效。”白赤曦x了坏事,还一脸无辜地胡说八道。

但李秋景喘息着点头,“确实,感觉热了很多……谢谢。”

白赤曦没想到这男人一唬就上钩,连忙乘胜追击,“不才自小熟读医术,若秋景不嫌弃,明晚小可还能再展示一二。”

憨人李秋景当然欣然答应。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