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歪》by池砚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走歪
作家:池砚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x有 / 高x
正经“鸭子”堕落为已婚嫖客猎手的故事。
排雷:非1v1;主角是鸭子,前后都可卖;有婚内招嫖等恶俗桥段;人性复杂,看个乐就好。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一、“大中午的,谁这么饥渴啊……”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屋主透过房门的猫眼,看到门外身穿红色短袖制服、侧身对着门的男性外卖员,还有他x前通过背带固定的运动相机。这是“速速外卖”的特色:外卖员在送货的过程中还要进行直播;当然,直播所用的平台也是速速公司旗下的产品。这款专门面向“打工人”推出的直播平台,旨在记录“打工人”的工作x常,且通过直播为“打工人”创造额外收入。这其中,主播最多的职业就是外卖”,且只有速速的外卖员。

屋主不知道这样的直播有什么意义,反正她是不会看的。不过,在物质x益丰富且精神极度匮乏的当下,有很多人都在做无意义的事,还有更多人在看别人做无意义的事。现在,对她而言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开门接过外卖,然后享受自己的午餐。

防盗门慢慢地开了一个小缝,从里面探出一只向上摊平的手掌。外卖员孙鹏知道,这是买家不想上镜。于是,他用手挡住摄像头,将外卖袋子的提手挂在那只手掌上,附上一句“祝您用餐愉快”,而后转身离去。

时值夏季的正午,在热岛效应的作用下,市区要比郊区更难熬一些。孙鹏上楼前特意把电动车停在树荫下;无奈的是,纵使他只离开不到三分钟,且车子没有遭到阳光直接曝晒,车座子也热得烫xx——孙鹏甫一坐下,便“嗷”的一声弹了起来。

他懊恼地咒骂了一声,然后掀开保温箱,从里面拿出了一瓶水,又拆下缠在手腕上的冰丝毛巾,将水倒在毛巾上,拧x,再用毛巾擦拭车座子;瓶子里剩下的水,他喝了两口,剩下的则转身弯腰,全都浇在了头上。

孙鹏抓了一把被水浸x的短发,甩了甩手上的水,而后长腿一跨,xx一抬,也不管垫子x没x透,就直接坐到了电动车的椅子上——就算牛仔裤x了,只要站在太阳下晒一分钟,水分也能很快蒸发掉。他从腰包里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直播间,发现竟然有弹幕互动——

“那女的也太装x了吧?都2030全民直播年了,她还怕上镜头?”

这是两分钟前的一条弹幕,没有人跟这个用户发布的弹幕进行互动,却有人对孙鹏被烫得大叫侃侃而谈:

“哈哈哈哈哈哈!”

“主播好傻!”

“我能理解那种痛苦……”

“前面的那个,说出你的故事!”

孙鹏不是平台的明星主播,平时很少有人看他的直播——他和大多数“速速”的外卖员一样,入职后自动成为旗下直播平台的签约主播,然后需要按照合同要求进行直播,凑够时长才能完成绩效;所以,纵使难得有人与他进行互动,他也没心情做出回应:一是因为他懒得去维系与这个平台观众的感情,二是因为现在实在太他妈热了!眼下,他已经完成了“每月至少进行90小时直播”的任务,可以获得800元的奖金。接下来的几天,他都不打算再播了:这么热的天,x前还要顶着一个串流用的相机,根本就是没事找罪受。

他x作直播界面,关闭了相机的串流画面,脸朝着前置摄像头,对直播间的观众进行告别:“任务完成了,我下了。各位拜拜!”

然后,也不管是不是有人跟他说“再见”,孙鹏直接结束直播,退出了APP。这时,他的手机上弹出了新的通知——来自“欲求”APP,内容为“您有新的欲求订单,请点击前往APP查看详情”。

孙鹏看了眼时间:上午十二点三十七分。他一边点开“欲求”,一边讶异地叨咕:“大中午的,谁这么饥渴啊……”

二、“你能……当‘母鸭’吗?”

在接了“欲求订单”之后,孙鹏顶着烈x,驱使电动车在城区里奔驰半小时,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老旧小区,房子全是五十年前的落伍设计;楼层不超过六层,所以建设的时候没有电梯,不过得益于二十年前兴起的楼宇改造计划,这些“老古董”都安装了室外电梯。也幸好有这些室外电梯——买家住在六层,已经热成狗的孙鹏一点也不想爬楼梯。

他走进三单元的电梯,按下“6”,静待电梯缓缓向上爬行。到达六层,孙鹏边用手腕上的毛巾擦汗,边走进楼道。

“让我看看,哪边是零一……”按照常理,这种两户一梯的,电梯左手边的都是一号住户,不过,孙鹏送外卖这些年,也遇到过那设计不合常理的,甚至因此赔过钱,所以格外小心;好在电梯右手边的二号住户挂了“602”的门牌,于是,孙鹏敲响了没有挂门牌的601室的房门。

少顷,门内有人轻声询问:“谁啊?”

“您好,我是你呼叫的‘外卖员’——”孙鹏也答得尽可能轻,“大朋。”

片刻后,房门打开,孙鹏看到里面站着一个比自己矮半头,身形瘦弱且含x驼背的青年男子。他没有着急进门,而是笑着问道:“请问,您是秦先生吗?”

门中的男子探着脖子,向门外张望,确认四下无人之后,才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秦先生,您好。”孙鹏说,“方便的话,可以让我进屋和您继续说话吗?”

秦卫明连忙让出路来,嘴里念着“请进,快请进”。孙鹏站在门厅,没有继续往里走,秦卫明问他怎么了,孙鹏反问:“需要换鞋吗?”秦卫明摇头,而后引着孙鹏往屋里走,来到一扇敞开的房门前,他侧过身子对孙鹏说:“咱们这屋说吧。”

孙鹏瞥了一眼相对宽敞的客厅,还有其他几扇紧闭的房门,没有多问,跟着秦卫明走进指定的房间。

进屋后,秦卫明立刻关上了房门。孙鹏诧异问道:“家里还有别人?”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秦卫明摇头:“没有。我室友去上班了,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

孙鹏心说,没有别人还值当神经兮兮的。他站在床旁边,嗽了嗽嗓子,而后一本正经地对秦卫明说:“我再次确认一下啊:您是在‘欲求’上,点选‘大朋的鸟’,提供‘公鸭’服务的秦先生吧?”

秦卫明登时被羞涩烧红了脸;他抿着嘴,点头说“是”。

孙鹏又问:“您家里有x子吗?我来得匆忙,没有准备。放心,这部分钱我会从订单中给您抹除的。”

秦卫明用蚊蚋般的声音回说“有”。孙鹏猜测,这位秦先生是第一次用“欲求”下单,但不是第一次接单的孙鹏并不想跟对方墨迹——他只想赶紧完活儿,然后回家去休息。

“您需要我去洗个澡吗?”孙鹏说,“当然,借用了您家的浴室,我会在结账的时候为您抹除清洁费的。”

秦卫明先是点头,随后又是摇头;这一出直接把孙鹏给整懵了,他笑着安抚慌乱的客人:“没事,您花钱买服务,有需求直接说。”

“真的……可以说吗?”秦卫明问。

孙鹏嘴上爽快地说“当然”,心里默默补完没有说出来的后半句话:只要钱到位。

秦卫明犹豫片刻,期间,他一直偷瞄面前的孙鹏——孙鹏俊朗的面容,强劲的手臂,顶起T恤的x肌,还有……鼓鼓囊囊的裆部。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吞咽了口水,却不敢看着孙鹏的眼睛,只能盯着对方的耳钉,提出了真正的需求:“你能……当‘母鸭’吗?”

三、“x出屎来都不介意?”

孙鹏短促一愣;他以为是客人下单的时候搞错了,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随即笑道:“当然可以。”

秦卫明也豁然笑了,却听孙鹏补充道:“结算的时候补一个差价就可以了。”

“差……价?”

孙鹏无奈地叹了口气,心说新用户就是麻烦。幸好屋里面开着空调,不然,他可做不到耐心地给对方做解释:“秦先生,您应该知道的:‘公鸭’和‘母鸭’不是一个价。我接了您‘公鸭’的单,到地方了,您说想让我当‘母鸭’——我的确是公母都可以;但是,‘母鸭’更贵一些。您要是不想撤销订单重新下一遍,那临时改要求,最后肯定是要补差价的。”

秦卫明目光躲闪,小声嗫嚅:“我知道……”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