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闹闹今天不熬夜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HE – 小甜饼 – 受转攻

庄文远没想过
曾经的天之骄子也有被出轨的一天
他将苏拾带回家,以“姐妹”的名义
慢慢把一颗心都丢了进去

被pua被出轨的大美人温柔受(苏拾)X对外阴冷对内唠叨的心机受转攻(庄文远)
流水账,治愈文

一 重逢——————————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苏拾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发烧了。
男朋友江鸿博在工作,临行前特意嘱咐过,这次的会议很重要,尽量不要给他打电话打扰他。
体温逼近39度,苏拾觉得自己挺不到江鸿博回家就会晕过去。他没车,身上没有现金,手机里也没有多少钱。但他实在难受,还是撑着身体叫了网约车,去了最近的医院。
他很久没出过门了,坐在车上时眼睛一直盯着外面看,神情甚至有些新奇。
Z市是三线小城市,路边并没有什么景色,看起来有些破败。但苏拾眼中隐约带上一点笑意,连身体上的不适都有所减轻。
挂号,排队,看诊,好在这些基本的流程他还没有忘记。医生询问了他最近的作息和身体情况,苏拾有些支支吾吾,最后还是强忍羞臊说了出来。
昨天他同江鸿博做爱,江鸿博没有戴套也没有替他清理,所以今天发烧了。
医生倒是有些见怪不怪,给他开了验血的单子,看他身体如何是否需要输液。苏拾张张嘴,捏着自己的衣角,询问医生检查艾滋病需要多少钱。
医生偏头看他一眼,报出一个数字。苏拾想了下自己的手机余额,低声要求医生为他开一个艾滋病的化验项。
就算没钱输液也务必要查,苏拾这样想着,拿起单子去窗口排队抽血。
针头刺入身体的时候,苏拾眼睛瑟缩了一下,胳膊没有动。鲜红的血液顺着针管奔涌而出,看起来那么迫不及待。
苏拾按了五分钟的胳膊,不知为何针头处还是青了一大片。他皮肤白,看上去实在有些触目惊心。
血常规检查结果出来的很快,他不用输液,但艾滋病的检查要一周后才能来取报告。
“苏拾?”一个男声在身后唤他。
苏拾回过头,看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庄庄……庄文远?”
不知道是不记得他的名字了,还是在用从前的称呼。庄文远走向苏拾,有些惊讶地说:“你怎么会在Z市?”
“我……”想起庄文远是知道他性向的,苏拾没有撒谎,小声回答他,“我男朋友在这边工作。”
庄文远看着苏拾,一时间没有说话。
几年不见,他还是那么漂亮,一双眼睛又大又圆,长长的睫毛密长浓黑,微微上翘,低下头时几乎要遮住他的眼睛。精致高挺的鼻梁,嘴唇上还有一个不甚明显的唇珠。
只是他整个人瘦得厉害,眼睛里带着怯懦,唇上也没什么颜色,看起来有些病态。
“怎么来医院了?”庄文远与他寒暄起来,“感觉已经好多年没见你了。”
“有点感冒。”面对曾经朋友的关心,苏拾有点不知所措,抬起头对庄文远微笑了一下,“你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
庄文远头发长了,快到眼睛上方,原本精致明亮的杏眼被挡住一半。但他比苏拾高了快10公分,倒是不耽误苏拾看清他的表情。
印象中庄文远是很喜欢笑的,现在平添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原本英俊的脸更加锋利。
明明他也是0号,却和懦弱的自己如此不同,苏拾攥紧手里的化验单,又低下了头。
“你也不一样了。”庄文远说。
当年苏拾是绝对的天之骄子。他家境优渥,学习勤奋,为人善良,眼中总有温和又自信的光芒。可现在的他却像暗淡无光的星,像是一个精致却无趣的玩偶。
庄文远甚至感受不到他的呼吸。
苏拾又笑了一下,岔开话题,“你在这里做什么?”
“朋友生病了,来探望他。”
“你在Z市定居吗?”
庄文远点头,“你忘了啊?我老家就在这。”
苏拾这才想起来,从前他们关系还不错的时候,庄文远还曾邀请他来Z市旅游的。
寒暄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庄文远掏出手机对苏拾说:“留个联系方式吧?难得遇到,以后也能有个照应。”
连门都不出的苏拾不知道自己能照应庄文远什么,但他还是听话地拿出手机,跟他互换了手机号码,加了微信。
“有事随时找我。”庄文远笑着挥了挥手,“有空也可以找我聊天。”
苏拾点点头,“好。”
&&&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点,苏拾去厨房给自己煮了粥,又回到床上补眠。
再醒来时天已经黑透了,江鸿博还没有回来。他没有给苏拾发来只言片语,微信上最后一条消息是勒令苏拾不要打扰自己。
【你影响到我工作了,今天不要联系。】
苏拾的回复是【好。】
无论江鸿博说什么,苏拾必须回复,这是江鸿博给他定下的规矩,他说因为不想自己说出的话没有回应。
苏拾把聊天记录往上翻了翻,发现自己做得还不错,得不到回应的一直都是自己。
他放下手机,起身去阳台准备洗衣服。脏衣篮里是江鸿博昨天换下来的衬衫和西裤,苏拾熟练地翻折,掏兜,确定没有贵重物品。
衬衫上有劣质香水味,苏拾已经见怪不怪了,今天不一样的是,他在江鸿博裤兜里掏出一个撕开一半的安全套。
苏拾起身将套子扔进垃圾桶里。
第一次发现江鸿博疑似出轨是在一年前,苏拾在整理衬衫时发现了衣领上的粉底印和口红印。他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了,给江鸿博打了两个电话江鸿博都不接,苏拾在家里哭了整整一个下午。
晚上江鸿博回来,先是斥责他不挑时间给自己打电话的行为,然后才轻飘飘地解释,说是同事没站稳扑到了他身上。
他有些嫌弃地看了眼苏拾,对他说:“有空不如去找找工作,虽然你没什么能力,但总比待在家里强。”
“你一个男人还要靠我养着,都不如我们公司的前台。”
苏拾擦着眼泪,内心疑惑。他在老家A市时是有一份体面又稳定的工作的,跟着江鸿博来到Z市后,江鸿博说自己上班很辛苦,希望苏拾可以在家里全心全意照顾他。
苏拾答应了,一待就是两年,却没想到江鸿博好像已经忘记当年自己说过什么。
第二次发现江鸿博胸前的吻痕时,苏拾淡定了不少。江鸿博狡辩说是蚊虫叮咬,苏拾没说什么,低着头表示自己接受了他的说辞。
再后来江鸿博就懒得解释了,频繁的夜不归宿,酒气和廉价的香水味,甚至还有内裤上斑驳的体液。苏拾沉默着洗干净那些污渍,然后沉默着拒绝了江鸿博的求欢。
江鸿博生气,摔了他网购回来的情侣杯,摔了他买回来的一对陶瓷玩偶,说他给脸不要脸,然后连续几天没有回来。
他减少了给苏拾的生活费,苏拾有一次饿到两天只能喝水。
再后来他们各退一步,苏拾答应每周日会和江鸿博做爱,并且不管他在外面的是是非非。江鸿博同意他继续住在这里,每个月给他生活费,平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三个月了,苏拾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就这样得过且过的混着。
“啪嗒”一声,是开门的声音,苏拾向门口望过去,看到了两个交叠的影子。
“嗯……”
他们吻得激烈,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女孩子大叫一声,吓得缩进江鸿博怀里。
江鸿博也被吓到醒酒了,才想起来这房子里还住了个苏拾。
三个人就这样安静地站了一会儿,苏拾拨开客厅灯,看清了面前的情况。
女孩子穿着短裙,有些衣衫不整,此时推开了江鸿博蹲在一旁哭。江鸿博嘴上还有口红痕迹,正皱着眉头看向苏拾。
苏拾来到卧室,拿了一件宽大的外套,又走出去递给了那个女孩。
“我……我不知道……”女孩抽抽搭搭地说,“他说他是单身,对不……”
“没事。”苏拾打断了她的道歉,又对江鸿博说,“你要送她回家吗?”
“不要。”女生率先表态,披上苏拾的衣服,起身甩了江鸿博一个耳光,“渣男!”
她没有继续留在这里,深深看了苏拾一眼,推开门跑了出去。
屋子里又安静下来。
江鸿博捏了捏眉心,烦躁地脱鞋进屋,对苏拾吼道:“看什么看?给我倒杯水。”
苏拾垂下眼睫,阴影重重地落在脸上。他没有动,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忘了我还住在这里吗?”
明明昨晚他们还在这里进行了一场并不算多享受的性爱。
江鸿博确实忘了,苏拾这半年来愈发没有存在感,早已不是当年他拼尽全力追求的那个小太阳了。
“管好你自己就行。”
“鸿博,我……”苏拾觉得自己又烧起来,脑袋胀胀的,不由自主地说出早就藏在心底的想法,“我们分手吧。”
江鸿博看着他嗤笑,“可以啊,但是离开我你能去哪呢?你没钱,谁都不认识,就是个废物,除了我养着你你还能干什么?”
“废物”、“白痴”、“无能”,这些词苏拾听了太多次,此时也无法反驳。他确实在依赖江鸿博生活,甚至连生存的能力都没有。
苏拾头疼,过去明明不是这样的,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别摆出那副怨妇脸,我还没嫌你搅了我的好事。你想走就走,老子早就玩腻了。”
苏拾刻意忽略心口密密麻麻的疼痛,又和他确认道:“分手吗?”
“分分分,趁早分。要不是可怜你,老子需要忍你这么长时间?”
苏拾点了下头,去卧室拿出行李箱,装了几件衣服,拿好自己的证件走了出来。
江鸿博似乎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敢走,气急败坏地对他说:“滚出这个门,以后就别想再回来了。”
苏拾背对着他顿了一下,第一次没有回应他。
以后,都不用再回应他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