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维不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巡路夜月白

简介
陆致大学时遇到了陆维杭
在他身边度过了母亲去世的艰难时光
却不想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四年后陆维杭回来了
“我送给你的项圈呢?”
依旧是《荆棘》的衍生文,陆致的故事
随缘更新

1——————————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陆致交完这一期的稿子想出去放松一下,刚好朋友告诉他有新的聚会。
陆致这几年没有固定的dom,想着去玩玩也不错,一夜情可以缓解熬夜写稿子的头疼。
“阿致,小中说晒厅有人找你。”
小中是酒吧老板,也是陆致的朋友,晒厅是个包间,能坐下十几人,平时一些小聚会会在这里办,大型的聚会需要关店,聚会尺度太大,弄不好会被人扫x端了。
陆致扬了扬脖子,觉得喉头有点痒。
如果来扫x的人是季警官……他会进来吗?
这么想着陆致向晒厅走去。
晒厅的名字是随便取的,本来是想起个英文名,可是小中口语极差,张嘴就念成了“晒厅”,这名字就保留了下来。
说起英语陆致倒是想起来一件事情,之前有个大学生来酒吧玩找dom,被阿连带走了,后来好久没来,过了几年听说在阿连的督促下那个大学生已经考研成功了。
有幸听闻他们事情的小中说,大学生每天被阿连按在调教室背书,答不对卷子不给x,小伙子都快崩溃了,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考研成功了,然后当天大学生就要和阿连拜拜,阿连按着又被x服了。
多么曲折的故事。
陆致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陆致推开晒厅的门,先看到的是正开心说话的小中。
“小中,谁找我?”
“阿致!”小中摆摆手,“来!这几位都是新会员,下个月活动他们都来,大家认识一下啊。”
陆致微笑点点头,正要走过去,突然和一双漆黑的眼眸对上了视线,陆致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怎么了?”小中疑惑的问。
陆致看着那人,那人也站了起来。
“……哥哥……”
陆致后退了一步,陆维杭便又前进了几步。
“哥哥……你回国了?”
陆维杭抬起手捏住陆致的耳垂,眼角带上笑意,可出口的话却冷冰冰的。
“我不是说过,在外面不许叫我哥哥。”
陆致一抖,低着头说了句“抱歉。”
陆维杭似乎满意了,他看陆致不动了,便继续捏他的耳朵。
“学长……”陆致低着头说道。
上一次叫学长也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陆致以前不姓陆,他随妈妈的姓,叫沈致,是比陆维杭小一年的学弟。
陆致的母亲过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了,这个时候他遇到了当时的学长陆维杭。
他无数个失眠的夜晚都是跪在陆维杭身边度过的。
后来突然有人拿着亲子鉴定书来找他,说是他爸爸。
然后他被改名陆致,又见到了陆维杭,并且让他叫哥哥。
哥哥……
陆维杭当时脸色不好,后来和家里大吵一架就出国了,之后所谓的爸爸也没管陆致,只是给陆致安排了住处,大学毕业以后陆致就一个人在郊区别墅写推理小说,偶尔出来约调,只是再也不找长期关系了。
“我给你的项圈呢?”
“我们有血缘关系……”陆致躲开陆维杭的手,“别这样了,学长……”
“我回来是因为父亲住院了,父亲把你找回来就是为了看咱们俩争家产,可很遗憾,你不挣,我也不按照他的心意结婚。”
陆致低着头,有点想哭。
“这四年我很想你,我托朋友帮我带你的消息。”
“你真的想我吗?为什么都不联系我?”
“我以为你没有我过得挺开心的,看你时不时和别人玩在一起,不敢联系你。”
“没有很开心……”
“我很想你,我送你的项圈呢?”
小中等人看着这情况傻了眼,和
合着这两位是认识的?
“回家吧。”陆维杭说,“我这次回来是因为父亲生病,我回来等他死的。”
“为什么?”陆致不解。
“我母亲不是自杀,是他害死的,如今他又想害你,你说……我能饶了他吗?”陆维杭点了点陆致的鼻子,“回家吧,小致。”
陆致下意识的点头。
“乖狗狗。”陆维杭勾起嘴角笑了。
坐在车里陆致才回过神来,他连忙问。
“为什么父亲要害我?”
“我不想按照他的想法结婚,但是除了我他还有个人选。”
“我?”陆致有点惊讶。
他这个陆家二少爷的身份实际上有很多人是不知道的,上次去参加珠宝展销会还是受一个朋友的邀请,说是有一款耳环很配他,希望他可以来试戴一下。
那个朋友在展销会结束以后对他表白,被他拒绝了。
“我还听说前段时间死人了?”陆维杭又问。
“那个唐梁吗?”
“不认识,可能吧……我听说你约过他。”
陆致脸一红,“他要录像……我就走了。”
“嗯?”
“只有哥……学长能录像……”
陆维杭笑了一声,“没人的时候就叫我哥哥吧。”
“嗯……”陆致的声音小的跟他们家的猫一样,“哥哥……”
陆维杭开车了本家。
如今父亲在住院,家里自然是没有人的,保姆放假了,医院请了护工,陆维杭回来还要去公司接手事物。
“他最大的遗憾是只有两个儿子。”陆维杭翻出一张三人全家福,擦了擦上面的灰尘。
“为什么?”
“他觉得儿子们争抢财产是应该的,会让家族更壮大,更加向外延伸……不过说实话咱们家也就这样,他都是靠着我妈的资源做起来的,大家再争抢也剩不了多少……”
陆致对这些事情没兴趣,听着也只是点点头。
“我见过你母亲的照片,很漂亮,你长得像她。”
“嗯。”陆致点点头。
“我送你的项圈呢?”陆维杭又问了一遍。
“在……在我家。”陆致回答的时候嗓子有些哑。
“那我们走吧,这里太冷清了。”
陆致是在陆维杭出国以后才搬出来住的,他们当初的关系维持了一年多,一直是一对一,而且那段时间陆致的精神状态不好,陆维杭基本上陪伴的意义大过调教。
可陆维杭摇身一变成了他同父异母的哥哥,陆致一开始实在难以接受。
后来陆维杭又抛下他出国了。
再他最需要安抚的时候,陆维杭不在他身边。
陆致从他书房的架子上取下一个精致的盒子,当着陆维杭的面打开,里面是一条精致的项圈,内侧还刻着“weihang”。
陆维杭把项圈取出来重新戴在陆致脖子上,动作轻柔,好像在给一个易碎品包装。
“你的安全词有变吗?”
陆致轻轻张开嘴,“维杭学长。”
“嗯?”
“我的安全词——维杭学长……”
陆维杭笑了,“好。”
陆致慢慢跪了下去,姿势如同四年前一样,不一样的只是陆维杭知道,眼前这个人,适合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小致,这次回来我就不想走了,我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可以吗?”
陆致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哥哥喜欢我吗?”
“喜欢,一直喜欢,想你想的太痛苦了……”
“嗯,那……我相信哥哥。”陆致笑了笑,“欢迎回来,主人。”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