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桂树是硅基的》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咸鸣海

简介
关于人何以成为她自己的追问。披着科幻的皮,试图提出哲学的问题。
此前的人生或许只是被灌输的记忆,是出错的程序。
相爱是错觉,抑或宿命。
而这诡异的世界,未尝不是另一场大梦。

01——————————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月桂树是硅基的
01
一般路过男大学生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赏玩型仿生人——要陪主人做エロ的事。

在睁开眼睛之前,他就醒过来了。迎接他的是一片黑暗——眼皮酸涩不堪,刚睁开一条缝便被白灼的光线刺激得立马合上。等他渐渐适应光亮,眼角已经流出了一些泪。他打量着四周:似乎是在一间普通的住宅里,家具和x装说是朴素到了单调的程度,然而显出不知道是时尚还是怪异的风格。还有一些他从未见过的器具在各处摆放着,有点像电脑元件,但不是。
听到身后有翻书声,他想回头看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连嘴巴也无法张开。
脑袋隐隐作痛,尤其右后方,像是被钩子拉扯着。他一时想不通眼下的状况。身上明明没有束缚,为何一动也不能动?不是被麻醉了,大脑还是清醒的,而且皮肤也能感觉到布料的摩擦。这又是哪里?他肯定自己没来过这里,甚至从未见过这种风格的装修。
过了不久,翻书声再次响了一下,接着传来物品被扔到地板上的闷响,布料窸窸窣窣,似乎有人站了起来,脚掌踏在木地板上,朝他走来。
他紧张得瞪大了眼睛,接着一个男青年走到了他身前,有些惊讶,又有些满意地说:原来真的会流眼泪。……为什么一直看我?……啊,还没开机。
这样说着,青年回到他身后摆弄着什么东西,他听见身后响起小小的咔哒声,接着是几秒欢畅的乐声,那人在他背后说:试试能动么。
一瞬间,他感觉身体蓦地一轻,仿佛腾空了一般,先前紧张的束缚感立刻消失了。他的手指颤动了一下,试着活动胳膊。仿佛大病初愈、首次下床,他的全身都僵x无比,关节尤其滞涩,像很久没上润滑油的机器人。
那人又来到他面前,等他慢慢适应,手里拿着几页纸低头看着,他张张口,发现声带也十分僵x,轻咳了几声,才说:这是哪里?
身前的人头都没抬,回答:我家。
……我是说,这是那座城市?
青年说了个地名,是北方的。
他不胜惊讶,自己明明在南方上大学。回想起来,他记得昨晚写完作业就上床睡觉了,到入睡为止一切正常。然而醒来之后便成了这副鬼样子,要么是他破天荒地梦游了,要么是他被人用违法的手段带来了。外人是怎么突破的学校大门、宿舍围墙、上锁的房间门?怎么把一个大活人给偷走了?他室友都没察觉到吗?但是眼下的状况完全不能用常识来解释,他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只好试着与眼前唯一可能知情的人x话:你是谁?
青年依旧在不停地翻看那几页纸,闻言回答道:你主人。
?什么东西。
他有些害怕了,这人的精神可能不太正常。但是绑架他x什么?他家也没有几个钱。难道是另有所图?……他吞了吞口水,继续问:你认识我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人忽然抬起头来,把他吓了一跳,忍不住向后撤了一步,用余光察看四周有没有能防身的工具。
他听到他说:你害怕我?为什么?出厂前没给你上传我的身份吗?说完皱着眉头四下走来走去,似乎在找什么。
他警惕地盯着他看,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出厂是什么意思?他的身份又是什么?越来越混乱了。但是当务之急是从房间里逃出去,他瞟到那人好像找到了什么东西,正背对着这里低头x作着。机不可失,他尽量轻手轻脚地跑到门前,想开门却傻眼了——门上根本没有把手,只嵌着一块似乎是铝合金材质的金属片,一侧有些按钮,上面印着英文字符。用力推也纹丝不动,何况他现在还没什么力气。
他听到那个人似乎在讲电话,喂了一声,说要接人工客服。紧接着,脚步声也朝他走来。他觉得背上冷汗都要冒出来了,不敢回头,又不敢乱按,拼命辨认这些字符,发现居然是拉丁文的,一个都看不懂。他觉得最上面那个有点switch的意思,就死马当活马医,抖着手指按了一下,没反应。他乱按一通,没有任何动静。
脚步声已经x近了,他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正要回身反击时,左手忽然被握住了。他惊讶地回头看,发现那人将电话拿远,小声对他说“按钮坏了”,然后继续讲电话,眼睛看向别处,神色平静,没有要攻击他的意思。他在心里飞快地想着:要从这里逃出去,强取是不太现实了,得获得这人的信任。但是可能吗?
他决定多搜集一些周围的信息,支起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他们对谈的语言基本算是普通话,但是比标准音的声调更高一点,好像整体往上挪了一个度。其中一些常用词的声调完全变了,还夹杂着不少他闻所未闻的词汇,简直不像中文,听了半天,只记得什么000、售后保修、刚刚开机之类的话,完全没有头绪。
好在青年没有讲很久便挂掉了。他握着他的手把他带回房间中央,他才注意到地上有一个庞大的包装箱,旁边散落着带子、透明塑料膜、泡沫板和一些看不出材质的东西。再走近一点,他猛地抖了一下,发现那个大包装箱里还放着硅胶一样的模子,是人体的形状。
青年察觉到他发抖,问他:还是害怕?
他张张口,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感觉到那人正盯着自己看,等他开口。他的声音又低又涩: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人似乎有些困扰,歪了歪头,仿佛自言自语地说:记忆宫殿出错了?说不定没有通用记忆,混杂了其他人的……但是也无所谓吧,寄回去检修太麻烦了。
他咬咬嘴唇,重复了一遍: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请你回答我。
青年似乎才回过神来,说对不起,我应该尊重你的。他回身看了看地上的杂物,抓抓头发,似乎不知如何开口,嘴里“嘶”了一会才说:你是仿生人啊,Ar000的型号,最早的一批了,所以要便宜点儿……啊,对不起,但是我预算只有那些。要说还有什么……你是赏玩型的,陪我xx就好了。我要求不高的,你要待得无聊就出去走走,晚上记得回家。
他听得懂每一个字,甚至可以同声传译成其他语言顺畅地说出来,但是,一点都理解不了,或者说理解了字面意思但不理解这些意思带出的逻辑。
刚说什么?仿生人?这是,是无良电视台新推出的情景节目吗,专拍素人的临场反应?怎么可能啊,就是这人脑子不正常吧?那个箱子,怎么看怎么吓人,自己不会是被那玩意带过来的吧?还活着真是个奇迹。
为了安抚这人的情绪,他说:我知道了。不过,今年几几年?
八一年,他说。
八一年?是二十世纪吗?
那人明明看着他,却又像在自言自语:记忆宫确实出问题了,今年是二〇八一年。
他觉得这人和他自己总有一个是疯的,而且,大概率是前者。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