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夜色》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小白不高冷

 

危情夜色
作家:小白不高冷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x / 正剧 / 美攻强受 / 黑化受
男大学生搭黑车被拐卖到遗世孤岛和长相超级俊美的岛上怪物斗智斗勇的故事。
亿万身价非人大佬攻x前期娇花后期悍妻xx受
*全文狗血。
*文笔一般。
*私设,不严谨。
*爽文,不用带脑看。
*xx、人外、强制爱、怀孕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白玫瑰
01

席然侧躺在地上,他双手双脚用x绳捆着,挣脱不开,眼睛被黑布蒙得紧,眼前黑漆漆的一片,视力受阻让他的心一直悬在空中,不安的情绪持续了很久,身上流的汗就像淋了一场雨,棉质的T恤和休闲裤随着汗水粘在皮肤上,很不舒服。他的口里塞着一团布,口腔被撑开,不停分泌的唾液早已打x了布条,此时此刻,他口x舌燥,精疲力竭。

他待在这个地方,待了不知多久,好像是十几分钟?还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直很安静,安静到除了他自己似乎感觉不到别的活物存在,未知的恐惧犹如一张巨大的黑网,将他牢牢的困在其中,而他在不停耗费体力的挣扎中,汗流不止,处境却没有得到分毫改善,渐渐意识到这是徒劳的,他开始感到绝望。

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步?

人在感官受阻时,大脑会非常疯狂的活跃起来,席然回想事发前的种种,只有后悔。他是一个原本在二三线城市生活的男生,喜欢画画,背着父母偷偷参加了校考,被一线城市的艺术院校录取。席父母对儿子的择校决定勃然大怒,认为画画是不务正业,家人大吵了一架,席父母放狠话说席然要是敢去上艺术院校就断绝亲子关系,别想再从家里拿一分钱。

席然孤身一人背着画具和行囊,连夜从家乡坐火车来到离家数千里的美院,开始了自食其力的生活。他在画室当助教,平时接单、帮人做作业、赚奖学金,再加上省吃俭用,总算是抵上了艺术院校昂贵的学费,在这里生活了下来。

一个雨夜,席然从兼职的画室赶回学校,画室在城市偏僻地带的工业区,面积大地价低,从厂楼里出来,要走一条没有路灯的路近十分钟,才有搭公交的站。夜里空气闷热无风,雨腥味愈来愈浓,席然用手机手电筒照明,正走着,远处的天空闪了一道紫光,只一瞬把黑夜劈成白昼,紧接着有轰隆的雷声传来,好似什么压抑的猛兽,即将冲破昏黑的云层。
“不会要下雨吧?”席然话音刚落,便感觉到有雨点落到脸上,短短几秒雨势从小变大,不一会儿便倾盆,席然心道我x,一边用手遮在头上,一边抱紧背包跑起来。
不过多时一辆私家车按着喇叭从他身后驶来,席然想着给车让道,跑到路边,怎料这车停在他身边,车窗摇下,车主是个中年男人,冲席然喊道“顺风车!去哪,送你一程?”
席然身上被雨水打得x透,“就前面公交车站,不远!”
车主说“上来吧,我送你一段路。”
席然并未多想,说着谢谢大哥,拉开车门,关上车门一气呵成,这才发现后座还有人,莫约四十岁左右,体态偏胖。车内没有开灯,冷 气开得很足,刚被雨水洗刷过的席然被这冷气一浸,冻得发抖,忍不住把自己抱的更紧了些。
席然刚想开口跟车主聊下天,一只手猛然从他后座伸出来,用一块布捂住了他的口鼻!席然一惊,还未反抗,一股奇异的香甜味入鼻,只觉大脑一阵天旋地转,瞬间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原本作为‘好心人’的司机此时却伸手摸了一把席然的x,是一马平川,司机大惊道“妈的!男的!杨哥,怎么办?”
后座上被称为杨哥的男人冷声道“还能怎么办?那边催人要催得紧,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司机鄙夷地瞥了一眼昏死过去的席然“男人还留个长头发,呸!娘娘腔!”
一辆黑色小车灭了车灯,带着一场即将生根发芽的罪恶,缓缓消失在滂沱大雨的夜中。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

席然想大学,想自己还没做完的结课作业,想包里的平板电脑,然后抑制不住的开始想家人,想他离家前大闹的那一场,席泽才刚上高中。离开家的那天凌晨,他偷偷摸摸的拖着行李开门,席泽却从房间里闻声跑出来,站在玄关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问“哥,你要去哪?”

‘咔哒——’开门的声响把席然从胡思乱想中拉回现实。

谁?!

席然想说话,却因为嘴里塞了东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听着像条受伤的小狗。
很奇怪。开门后明显是有人的,却没有人讲话,也没有前进的脚步声,只有一种类似于在地面上滑动的摩挲声,很轻。席然只能听见自己稍许紧促的呼吸,他绷着神经,提起耳朵,细细的分辨声音传来的方向,可四周静的仿佛刚才是声幻听。

静寂中,一只修长的手附上席然的脸颊,几乎是悄无声息的,那人瞬间就来到了席然的面前!席然呼吸一滞,心头大震,这是人是鬼?

这只手略有热度,掌大,基本盖住了席然的半张脸,似乎在打量他。席然微微颤栗,一口大气都不敢出,只觉得冷汗又开始冒。
幸好,这只手在席然脸上只停留了几秒便挪开了,就在席然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心又因为对方的下一步动作而悬紧,他他他!他在扒拉我的裤子!

席然宛如触了电,不停地扭动身体以躲开对方不太安分的手,用捆作一团的手拼命摁住自己的裤腰,却无济于事,只觉大腿一凉,休闲裤连同xx一并被强制褪下。
席然发出很急的一声呜嚎,第一瞬间是夹紧自己的双腿,弓起腰身,呈防御状态缩倦身体。

他的防御在对方看来就像一个笑话。

席然在心底尖叫,他的脚踝被人用手提起,以拖动的形式走了几米,对方近乎轻松的,瞬间解开了腿上困扰席然许久的绳子。束缚双脚的x绳刚被解开,就陷入了更深一层的禁锢,席然的双腿被双手抓住,力度大的让席然有一种是被机器抓住的错觉,因为在某些情况下人的力气不可能大于重量级的机器。
掌舵者接下来甚至让席然做不出反抗就将双腿大喇喇的分开了,姿势好像舞者做拉伸,席然急促地呜了一声,被迫拉筋的痛楚一下子冲上来,但更多的是对于私密处暴露的羞耻,席然立马用手去遮,下一秒,整个人却被倒提起来,对方仅是伸出手,就可以将一百多斤的成年男人拎起,这时候席然脑海里冲出一个念头:不管拎起自己的这个是人是鬼,他的力量堪称恐怖,从那双好似铁钳般的双手中感受到,自己好像大人给小孩们买的那种塑料人形玩具,对方只要愿意,或许能徒手捏断自己的腿。

死亡那么近,席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吓到了,如入冰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但他还是用手将xx挡住,尽管做了没什么用。
在前面那段煎熬的寂静中,席然设想过无数会发生的状况。
被索要钱财,被取走器官,被人贩贩卖去异国他乡或者深山老林。
没有被脱裤子这一项。
他有个秘密,藏了二十年,除去席父席母,就连席泽都不知道的秘密。

对方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像是被x扰,或者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席然的腿很白,是常年穿长裤不怎么嗮太阳导致的,顺着脚踝往上看去,肌x均匀,体毛很少,大腿根间耻毛很少,有一根可以说得上是发育不良的阴x,形状很好却不大,x柱呈x色,x头是一种淡粉的圆,而在这xx,却是一张外瓣微微偏褐,内里粉红的小嘴。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