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山川迢迢

01.难堪

你不知羞耻地索取,毫无感激地接受。
——王尔德
当喻楚推开房间门的时候,一阵阵急促且暧昧的声音传入耳朵,不出他的意料,白寻和杜梓骞应该在里面。
果然不出所料,白寻眼被蒙着眼后庭敞开,大腿被杜梓骞握在手里推到胸前,雪白的身子被捏得全是红印, 白花花的肉体被上面的人使劲冲撞着,发出稀碎的呻吟,后面的小穴被猩红的性器破开又穿入,被插得直冒着水,沿着娇红的臀尖滑下,已经把床单洇湿了一块。——————————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喻楚看着激战的两人,慢慢走进去,在一旁的沙发坐下。
杜梓骞正干得双眼发红,看见喻楚走进来也毫不意外,目光盯着他,然后掰着白寻的大腿干得更狠了,肉体黏腻拍打在一起的声音不绝于耳。
身下的人被蒙住了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随着杜梓骞风急雨骤般的动作,白寻有些承受不住了,稀碎的呻吟变成了啜泣,单手抚着心脏开始推拒身上的人:“不,啊,不要了……”
杜梓骞哪管得上他这些,直接把他腿压向两边,掰扯到极限以便出入,手指直接插到白寻的嘴里,玩弄着他的舌头,身下狠命操干。
白寻上下两张嘴被这样玩弄,看样子痛苦极了,稀碎的头发打湿在前额,连哭都哭不出来,只能在喉咙里发出一些呜咽的叫声。
喻楚坐在旁边,点上了支烟,一直在看着激战的两人,看着白寻不断掉眼泪的脸,说不出来的一阵烦躁感。
最后随着白寻的一声变调,手情不自禁地攀住了杜梓骞的胳膊,然后哭着稀稀拉拉射了出来。
这个时候杜梓骞停下动作,享受着白寻因高潮而缩紧的小穴,跟一张小嘴一样颤巍巍地吮吸个不停。
白寻四肢瘫软在床上,喘息不止,杜梓骞把依然坚挺的性器抽了出来,那小穴跟念念不舍一般,还带出了些许猩红,他把白寻拉着翻了个面,让他跪趴在床上,想要提枪继续。
白寻往前挣扎了下,但被紧紧拉住了脚踝,只能捂着身后还在流水的洞,说着不要。
烟灰顺着衣摆落下,跌到地上无声无息,喻楚终于止不住出声了:“还有完没完。”
白寻是被蒙着眼睛的,当突然听见喻楚这句话,直接吓得一缩,四肢拼命往回爬,像是一个受惊的小兽,想要挣脱束缚。
可杜梓骞可不管这些,直接单手压住他嶙峋的背脊,欺身而上。白寻上半身完全塌在床上,臀被掰开提起,被杜梓骞压着又一次侵入。
猝不及防的长驱直入让白寻痉挛了两下,而后只能低头紧紧抓住身下的被单,把脸埋进去不再发出一点声音。
可伪劣是杜梓骞的本性,他见白寻越不想面对喻楚,越是放慢动作,九浅一深地在他的敏感点上细磨,想要把他的放浪全都给逼出来。甚至还细细舔舐他那不断颤抖的脆弱肩胛骨,然后一点点地向上,延伸至脖子,后脑,再用嘴巴把系在白寻后脑勺的结给打开了。
丝带滑下的那一刻,本来温柔动作的杜梓骞一下子变得暴虐,抬手捏着白寻的脸,强迫他看向前方,动作也随之加重,风驰电泳一般。
皮肉拍打的声音在空气里传开,白寻被迫对上了坐在他们正前方喻楚的目光。
他整个人跟触电似的一般,而后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一堵将倾的墙,只能随着杜梓骞的动作而动作。
可反观喻楚,任然在看着他们,依旧是面无表情,甚至还气定神闲地又抽了口烟。
杜梓骞嗤笑一声,凑到白寻耳边,眼却瞧在喻楚身上道:“宝贝,继续叫啊。”
话落不及白寻反应,就掰着他的脸和他来了记深吻。
两人的津液顺着白寻高高扬起的脖颈流下,加上脖子上带着被啃咬的痕迹显得更加脆弱了,他似乎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掠夺的吻,单薄的背脊轻轻颤抖着,发出稀碎的呻吟。
喻楚终于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去。
被迫承受着的白寻,显然也听见了喻楚的靠近,身板抖得更狠了,却颤巍巍地伸出手,费劲地扭头抱住了杜梓骞,好像是在回避喻楚。
可是喻楚可不管这些,直接伸手扯住白寻的脑后的头发,把他俩给拉开,可是两人的下身还交合在一起。
“你怎么到这来了?”喻楚站在床边拽着白寻的头发,但这话却是问杜梓骞的。
杜梓骞嗤笑一声,没说话,低头看着两人交合的地方,他的东西已经出来的一半,白寻的小穴还在缩涩回收着。他扣着白寻的腰,把自己又重新钉回去。
他骑在白寻身上,长叹一声,并没有着急动作,反而伸手接过喻楚指尖的烟,然后深吸一口,把喻楚的脖子拉下来,跟他深深接了一个吻。
两人唇齿交战,谁都不愿各退一步,舌尖肆意流转,白寻被夹在中间,看着这画面内心毫无波澜,只想默默逃走,从他们之间退开。
可谁知他还没一动,喻楚拽着他的手就动了下,他疼得叫了声。身上的两人这才分开,白寻抬头刚好对上喻楚那黑蒙蒙的眼睛,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他开始剧烈挣扎起来,这令人难堪的场景,他一秒都不想多呆,可谁知下一秒,身后的人直接就着他们连接的地方,把他抱了起来,直接让他坐在他的怀里,而且还一只手把他的大腿扭向一边,另一只手探向两人结合处搅弄,这样他整个人都是朝喻楚门户大开的!
是在邀请喻楚的意思。
没等他开始挣扎,杜梓骞就开始奋力抽插,因为这样的坐姿,杜梓骞进入了一个格外的深度,他下意识地叫出声想要躲开这样的劈裂,可这个时候站在床边的喻楚突然伸手摁住了他的肩膀,把他往下压。
白寻被插得手足无措,凄厉的呜咽声,被喻楚堵在嘴里,他不仅在他的嘴里搅弄,而且手还在他的胸前作恶。
他被两人围攻在中间,没多久就又一次缴械投降了,整个身子都瘫在喻楚的身上,恍惚间他好像又闻见了熟悉的香味,那是喻楚身上的味道,带着薄荷的清香,十年,他认识的那个少年早已不见,但是这个味道还在,在这似是而非的真相里,他终于崩溃地哭了出来。
最后杜梓骞把他直接抵在喻楚的身上疯狂顶撞,狂风雨骤之际,射在了他的深处……
等到两人喘匀气,杜梓骞从他身体退出来,把稀稀拉拉流出来的白浊抹在他的小腹上,时不时还朝里恶劣的捅捅,“别看他看着娇气,其实耐操的很。”
喻楚没理,直接把白寻拦腰抱起,走到了浴室。

杜梓骞穿好了衣服,到浴室跟他俩打声招呼,推开门就见,浴室里花洒开着也没人洗,白寻整个人湿漉漉的,跪在地上正在喻楚的跨前吞吐,而喻楚则坐在洗漱台上,背靠在镜子上抓着白寻的头发。
两人听见动静,蹲在地上的人想要抬起头,被喻楚粗暴地直接摁下去,然后狭长眼挑起来瞥了门边上的人,薄唇轻启:“滚。”
直到外面的动静消失,喻楚一把扯起白寻的头,白寻被他弄得猝不及防,正费力含着“啵”得一声,性器从他嘴里拔了出来,“去洗干净。”
听着簌簌而下的水声,白寻全身赤裸坐在地上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看向喻楚,颤巍巍地问:“你不是走了吗?”
喻楚从洗漱台上走下来,嗤笑一声,拽着他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推到花洒下面就是一顿猛冲。
白寻被这水冲得猝不及防,抱着胳膊想要躲,喻楚耐心全无,直接把他摁在了墙上,用膝盖顶开他的腿。
“这么希望我走,方便杜梓骞来?”喻楚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来,然后手指插了进去。
白寻双手扶着墙,屁股撅起来,两腿张着以一个屈辱的姿势站在地上,温热的水流从他背脊上流下,喻楚正蹲在地上手指他的后穴里出入,一点点把杜梓骞刚刚射进去的东西全挖出来,任何地方都不放过。
白寻身上全是被掐的手指印,惨兮兮地印在身上,被喻楚这样子搅弄,双腿止不住打颤。
他终于等待喻楚停下抠弄的动作,谁知,喻楚站起身揽着他的身子就顶进去了。
小穴早已经被操熟透了,不紧不松,道里甚至比以往磨得更热,还没进到里面,软肉就讨好一般吸了上来,然后再硬生生被劈开。
他呜咽一声,顺从地放软身子,随着喻楚的动作而动作,只想讨好他赶紧结束。但是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暴力,跟刚才的杜梓骞有过之而不及,喻楚舔着他的耳廓,喘息问:“寻儿,谁干你干得舒服。”
白寻被勒着脖子,头不得不向上仰,不知道是溅到眼睛上的水,还是流下的泪,他呜咽哭着。
“说啊。”
白寻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不仅身体里的气要被榨干,甚至连脖子都被人卡着喘不上气,他哭:“你,你……”
“我是谁?”
男人掐着他红透的乳尖,身下狠狠地一撞,甚至给他顶了起来,死死地楔在里面。
白寻直接哭变了调,崩溃叫到:“喻楚……”
两人从浴室激战到客厅,最后睡到在客卧,喻楚嫌弃之前的卧室脏。
与其说是二人激战,不如说是喻楚单方面讨伐,白寻被干得死去又活来,被榨得什么都不剩,意识迷离间还都是喻楚那张熟悉的寡情脸。
他们之间太熟悉了,从十年前第一次给他的时候,他就知道喻楚是个不会爱人的人,他冷情,他淡漠,可是他也可悲,亦可怜……
白寻就这样稀里糊涂跟了他十年,就算不会爱人又怎样,这样的亲密无间曾经只属于他们俩,现在何时变成了三人行……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