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藏品》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挽月

私人藏品(1v1姐弟恋)
作者
挽月

內容簡介

避雷:女主非C
娇纵大小姐X白切黑疯批病娇 暗恋/救赎

林迦楠在门口捡到一个受了伤的男人,眉眼像极了前任席暮。
她将他带回家疗伤,顺便当个固定床伴,男人好像狗皮膏药似的怎么也赶不走。
“姐姐。”他皮肤近乎苍白,无助地抓着她的手恳求,“你答应过,不会抛下我。”
“如果你愿意,就把我当做席暮,我不在乎。”
“反悔了。”林迦楠喜新厌旧,扔了一叠钞票在他身上,“你一勾就上,我觉得没意思。”
“想换人,不要联系了。”

如果林迦楠知道,当初惹的是北城集团新上任的CEO,她一定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男人坐在暗红的天鹅绒椅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现在害怕了?”
他打开暗门,一排排藏品被整齐地陈列着。
“最后一间格子,是留给你的。”
“欢迎你,正式成为我的私人藏品。”

简单版文案:
如果说林迦楠是温允的星星,从天上摘下来,就必须要占为己有,那温允就是林迦楠心中的月亮,永悬不落,爱意至死不渝。
光明照进黑暗,孤岛迎来唯一的光,你闯入我的世界,成为我的救赎。

大概就是一个病娇用各种x路让姐姐留在自己身边的故事
食用指南: 1. 主剧情 男主前期扮猪吃老虎装绿茶 女主渣 男主偏执都是有原因 不会为x而x
2. xE救赎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高x1V1現代暗黑女性向

捡回来的男人

正值盛夏,蝉鸣声阵阵,枯燥而沉闷。

林迦楠喝得有些醉了,跌跌撞撞地往天河府内的别墅里走。

手机响了,她接起来,声音懒洋洋的:“喂。”

“楠楠,回家了吗?”说话的人是晚上和她一起在酒吧玩的闺蜜沈清秋,“今晚上碰见那男的不错啊,勾搭上了吗?”

“没呢。”她面颊微红,口中含着浓重的酒气,“今天太累了,明天再说。”

“哎……你也真是的,人家要带你回家,还这么不解风情。”

林迦楠勾起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她的身影在晚风中略显单薄:“我喝醉了,谁知道他是不是好人?”

“沈清秋,你花痴好歹也有个度吧,这种年代,猥琐男和死变态多了去了。”

“哈哈哈哈。”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笑声,“你快回去吧,到了和我打个电话。”

“好。”

林迦楠踉踉跄跄地走到别墅门口,忽然感觉到左边x丛里有动静。

这栋房子是父亲给她买下的,地处首都龙城市区,还是独栋的三层小洋房,她虽然是大学老师,但是以自己的工资,恐怕一辈子都住不上那么好的地方。

包里放了防狼x雾,她攥紧包里的东西,一步步猫着腰往前走。

“嘶——”x丛里传来一阵吃痛的声音,她醉意全无,吓得后退几步。

拿起手机,她打算躲到角落里报个警。

咳嗽声再次从x丛传来,她呼吸一滞,赶忙找出钥匙准备开门,x丛里的东西一点点挪动着,忽然伸出一只苍白的手,她一惊,吓得大叫起来。

“救……”

对方的声音微弱且无助。

“救救我。”

她的心瞬间被揪起,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了打开门锁上,就在男人出现的一瞬间,门开了,她一个箭步冲进去关上门,心有余悸。

……

她将门反锁好,幸好窗帘是放下来的,对方察觉不到她的动作,来到厨房,她平复心情,倒了杯水之后打算报警。

“这里是龙城市警察局。”

“天河府11栋,有人在我家门口,能派个人看看吗?”

“好的女士,您现在在安全的地方吗?”

林迦楠透过猫眼,瞥见一个瘦长的身影倚在门口,鲜血在他的冷白色皮肤上流淌,触目惊心。

“在。”回过神来,她回答道,“我在家。”

“请您反锁好门窗不要外出,警察会在十分钟内到达。”

“好。”刚挂断电话,透过猫眼,她看见对方挣扎着起身,随后按下门铃。

铃声响起,透过对讲器屏幕,她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刹那间,过往的思绪如暗潮般翻涌,她怔怔地看了一会,脑海一片空白。

屋外灯光暗沉,男人的半张脸隐在阴影里,眼睑下的阴翳显得鼻梁格外高挺,他的眉眼狭长,视线疲惫而脆弱。

那双淡漠清冷的眼,像极了她的前任席暮,甚至可以说一模一样。

片刻间,惊恐的情绪一扫而空,林迦楠看着他,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她想放他进来。

按下对讲键,低郁而沙哑的嗓音传来。

“你好。”男人的声线尚且青涩,能听得出年纪不大,他剧烈咳嗽着,忍痛咬牙道,“能不能让我进来。”

他给她展示自己滴血的手,眼眶通红,进一步恳求道:“求求你……”

他蹙眉的样子,和席暮一般无二,想到这里,林迦楠的心不住下沉,当年席暮要和别人结婚,求着她分手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副可怜的模样。

隔着门,她的指尖停在了开门键上。

“求求你……”男人又嘟囔一声,随后没忍住,x出一口鲜血,林迦楠顾不着多想,立刻开了门将他拽进来。

男人身上的白色T恤早已被鲜血浸红,他的胳膊,肩颈上都有伤,腰腹部的布料被染成了暗红色,触目惊心。

林迦楠活了27年,见过不少大场面,还是被吓得有些失语。

“我带你去清洗一下。”男人双眼紧闭,薄唇苍白如纸,林迦楠扶着他一步步像浴室挪去,他身形颀长,但是却格外瘦削。

好不容易带到浴室,林迦楠望着他手臂上暴露的青筋,骤然升腾起一丝心疼。

手机适时响起,她接起电话。

“林小姐,我们是警察,正在门口查看情况,方便开一下门吗?”

“……”林迦楠回眸,看了眼躺在浴缸里的男人,对方微微侧目,紧接着抓住了她的手。

看着他眉宇间的卑微与渴求,林迦楠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用,我看错了。”顿了顿,她沉声道,“是小区里的野猫。”

“你确定吗?”警察看着地上的血存疑,“我们在门口发现了血迹。”

林迦楠挂断电话,走至门厅,开门扬声道:“是我报的警,没事了。”

“林小姐?”警察看着她满手的血,仍是不解。

“杀x。”她解释道,“明天家里来人,先准备着。”

“好。”看见他本人后,警察算是放下心,嘱咐几句后离开了。

林迦楠回到浴室,放了点热水,男人唇线紧绷,极力忍受着痛苦,她拿了把剪刀,替他将粘连在身上的衣料剪开。

许久,男人敛眸,柔声道:“谢谢。”

姐姐,我好疼

“发生什么了?”她看着男人紧实的小臂,小腹下若隐若现的人鱼线,这本该是一具性感的躯体,如今被鲜血染着,阴郁而诡异。

“追债。”他咳嗽了两声,四周的清水在浸满身体的瞬间泛红,林迦楠继续换水,他侧过脸望着她,眼中泛起一丝薄雾。

“谢谢你救我。”

他的声音比席暮听着年轻许多,但说话的语调却近乎相同:“天亮了我就走,别担心。”

“不用。”

她从药柜里拿了酒精和纱布,回答道:“先养着吧。”

“你不怕我?”对方微微眯起眼,林迦楠摇头,“你受这么重的伤,我怕什么?”

男人苍白的嘴唇漾起一丝笑意,林迦楠将几块x毛巾放在凳子上,看着他还没有脱掉的裤子,开口道:“剩下的你自己清理一下吧,好了喊我,替你上药。”

“你帮我。”

男人语气坚定,林迦楠淡淡瞥了一眼,“这样不好。”

“胳膊受伤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了指右臂,一脸无奈,“我也不想的。”

“……”思索再三,林迦楠只好再次来到他身边,替他解开皮带。

裤子因为沾了水的缘故,脱下来格外费劲,林迦楠费了好大劲才完成,脱到一半的时候,自己还一不小心,碰到了对方两腿间的那根东西。

更让她惊讶的是,触感是x的。

幸好鲜血将浴缸中的水染得格外浑浊,对方泡在水里,林迦楠也看不清他赤身裸体的模样,匆匆脱下裤子后,她关上门离开。

她准备了些食物给对方,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后问道:“好了么?”

里面的人应了一声,林迦楠开门,热气氤氲间,一具修长的男性躯体映入眼帘,水珠从他的黑色碎发处滴落,掠过锋利的喉结,停在腹肌上。

“……有衣服穿吗?”男人睨了她一眼,似乎并不觉得尴尬。

林迦楠盯着他两腿间那根x长的东西看了许久,随后将自己灼热的视线收回。

“有。”她打开柜子,扔过来一件浴袍,对方指了指自己的手臂,她应了一声,走过来替他穿好。

发烫的指腹碾过他冰凉的肌肤,她的心猛地一触。

“坐下来,我替你消毒。”望着男人手臂上的伤口,她眉头微蹙,“确定不用去医院么?”

“我不想被找到。”他低着头,酒精的侵蚀作用让他闷哼出声,林迦楠无奈地望了他一眼,答应道,“那先观察看看。”

“你叫什么?”她让他抬起手臂,撕下一块纱布包扎,男人回答:“温允。”

“我叫温允。”

“挺好听。”她抬眸,对上他那双阴郁的眼,总觉得看见了另一个人,“我叫林迦楠。”

“这里你一个人住吗?”温允好奇地环视一周,“看着很大。”

“是。”简单消毒后,林迦楠递给他一杯水,抱歉地笑笑,“家里的功劳,投胎投的好。”

“冰箱里有剩下的披萨,我热了一下,你要吃么?”她起身往厨房走,“我不常做饭,不好意思。”

“不用。”温允阖了阖眼,然后摇摇头。

“……”她看着对方面色憔悴,心情复杂,“我煮碗粥给你吧。”

“谢谢。”趁着她准备食物的间隙,温允起身,视线停在了她穿着白色制服,戴着眼镜讲课的照片上,“你是老师?”

“嗯。”林迦楠将淘好的米放入电饭锅里,“清河大学,社会学系讲师。”

“这么厉害。”温允眉眼一扬,流露出旁人察觉不到的欣喜,“那我想必要喊你姐姐了。”

“你呢?”她转过身,望着他清隽的面容,“还在上学?”

“不上了。”他苦笑一声,“我大二的时候,家里欠债,一直追到这里。”

“我东躲西藏,四处打工,如果没有这件事的话,已经毕业了。”温允戴着一条简单的锁骨链,食指上的银戒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他轻轻叩击着桌面,开口道,“谢谢姐姐收留我。”

“这里是高档小区,安保系统很好,暂时不会有事。”林迦楠阅男无数,如果放在以前,她断然不会收留温允,可今x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放心不下他。

“你先暂住几天吧,之后的事情再商量。”

“我不会惹麻烦的。”闲聊许久后,粥煮好了,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搅动着食物,眼眶倏地一红。

林迦楠走上二楼,将客房里的杂物收拾出一些,替他整理好被褥。

“温允。”她下楼唤他,“睡我隔壁房间就好。”

“嗯。”温允应了一声,林迦楠明x还要去学校上课,于是回了自己房间,打算睡了。

入夜,她辗转反侧,睡眼朦胧间,瞥见一个身影站在床边,温允眼眸低垂,额前的碎发随着风吹起弧度。

他的双手搅在一起,嗫嚅着说道:

“姐姐,我好疼。”

往事不堪回首

“……”她挣扎着起身,打开床头灯,因为骤然被吵醒,语气里有些不满,“怎么了?”

“这里疼。”温允蹙着眉,指了指自己的小腹,林迦楠睨了他一眼问道,“要去医院吗?”

“不想。”对方倾身而下,薄荷味的气息瞬间侵入她的鼻腔,她脊背绷直,后撤了一点,“别过来。”

温允的眼中闪过一丝隐忍,随后他点点头,听话地回答道:“我就坐在这里,好吗?”

……

林迦楠看着他这副可怜的模样,不忍心直接拒绝,于是简单应了一声:“好吧。”

温允坐在她身旁,她背过身子,心乱如麻,若不是对方和席暮这么像,她不会这样一再妥协。

一想到席暮,她闭上眼,竟觉得有些苦涩。

22岁那年,她刚毕业,在灼灼烈x下,她遇见了一个和盛夏的阳光一样耀眼的男人。

席暮是F1赛车手,初次见他是在一场职业比赛里,他开着一辆法拉利一骑绝尘,甩开第二名八百多米,林迦楠还记得他轮廓分明的脸,明明是做着如此恣意张狂的事情,可他却生得如此矜贵淡漠。

比赛结束,她递过来一瓶水,席暮摘下头盔,桀骜不驯的模样让她一阵心悸,他对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从那以后,她便逃不掉了。

每次比赛前,他都会发一句“等我”,林迦楠追随至终点,对方一袭白衣,穿越重重人海,笑意盈盈地望着她:

“楠楠,我回来了。”

在外人面前,他是难以接近的高岭之花,而在缠绵缱绻,唇齿相融之际,林迦楠才明白,席暮是只属于她的。

这种错觉一直持续到25岁那年,林迦楠在席暮的房间里发现了一双粉色的拖鞋。

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和席暮是一类人,她以为席暮爱她的傲慢炽热,爱她的娇纵张狂,可看到席暮将那个女孩的名字刻在赛车上,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可笑。

席暮怕她发现,将那个女孩藏得很好,她用尽全力,才在微博中找出对方的蛛丝马迹。

她皮肤白皙如瓷,眼睛单纯地好像一只小鹿,长长的头发垂落至腰际,虽不如林迦楠自己惊艳,但却格外惹人怜爱。

林迦楠定睛一看,对方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简单的铂金戒指。

林迦楠曾幻想过无数次和席暮的婚礼,对方总是淡然一笑,说既然相爱,就不必拘泥于这些,她熟悉他放浪的个性,因而一直由着他。

直到看见照片,她才知道,席暮是想结婚的,只是不想和她罢了。

想到这里,她抖了抖肩,心里酸涩得要命。

原本碰见席暮之后,她打算收心,可没想到对方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了爱情的荒唐,自那以后,夜夜笙歌,酒醉金迷,再无停歇。

温允静静地坐在她身旁,未曾言语,她烦躁地起身,对方问了一句:“去哪?”

“睡不着。”她叹了口气,准备往屋外走,她好不容易对爱情建立的一丝希望,被席暮打得粉碎,她恨他。

路过温允的时候,对方伸出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她猛地回头,险些倒在他怀里。

“姐姐不开心吗?”长长的睫毛盖住了他的眼色,林迦楠盯着他高挺的鼻梁,一时有些出神。

“没有。”

“骗我。”他抬眸,神色淡然,“有事的话,你可以对我说的。”

“放手。”林迦楠同他冷眼相对,毫不留情,“希望你不要x涉我的事情。”

“……”

温允神色微动,随后放开了她。

林迦楠在书房坐了一阵,随后趴在桌上睡着了,白天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仍躺在床上。

望着睡衣上残留的丝丝血迹,她明白了是温允。

来不及质问,她匆匆收拾了一番,拿着包开车出门,早上十点整她有一堂社会学概论的课要上,如果迟了,未来的进度很难赶上。

她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裙子,推门而入,身材袅袅娜娜,眸色潋滟,惊艳出尘。今天是这门课第一天开课,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学生,直到她站上讲台,写下“林迦楠”三个大字。

“大家好,我叫林迦楠,从今以后就由我带领大家学习这门课。”

参与这门课的学生是大一新生,自然不知道清河大学出了一个如此绝色的女老师,男生们激动地在台下讨论,吹着口哨,林迦楠已经见惯了男人们这副幼稚的模样,于是扬声道:

“这门课每周有周测,不及格超过2次的同学,将没有资格参与期末考试。”

他曾经,是我的学生?

话音刚落,赤羽@众人知道她不是个好糊弄的角色,于是赶紧低头看课本,林迦楠见镇住了学生,心里也轻松了一些。

下了课,她走在路上,碰见了教导处主任王琴。

“琴姐。”她停下,友好地打了个招呼,王琴于她来说是恩人,当初进清河大学执教,便是她极力推荐的。

“迦楠。”王琴虽然年过半百,身段稍显丰腴,但举止投足间却有风情,“上完课了?”

“嗯。”她看着对方手上拿了厚厚一沓资料,好奇地问了一嘴,“这是去x什么?”

“哦,整理出一批清退的学生名单,准备拿去注销学籍。”林迦楠点点头,无意间在名单的第一行瞥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温允?”她指了指名单,好奇道,“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你认识?”王琴将名单递给她,“这些学生都是超过半年没有报道的。”

“嗯……”林迦楠尴尬地笑了笑,“不算认识,听说过,他以前是哪个系的?”

“法医。”王琴叹了口气,“听说当年这孩子在医学院年年蝉联第一,不知道怎么的就不读了,可惜啊。”

她看了一眼,温允入学的第一年,也是她开始教学的第一年。

“嗯,是挺可惜的。”异样的感觉传来,她匆忙与王琴道了别,随后准备去超市采购些食物。

路过药店的时候,她买了不少消炎的药品,驱车前往超市的时候,沈清秋打来电话。

“林老师,明天是周末了,晚上出去喝一杯?”沈清秋是她的大学同学,两人一见如故,从18岁玩到27岁,属于铁的不能再铁的闺蜜。

“好啊。”她轻轻笑了起来,“哪个地方?”

“SPACE酒吧。”沈清秋在电话那头说的眉飞色舞,“据知情人士透露,今晚影帝简一鸣会出现。”

“和你有什么关系。”她打断对方的幻想,“他们啊,也只会在自己的那个圈子里玩。”

“这你就不懂了。”沈清秋工作于国内一流的模特经纪公司,和娱乐圈内的人接触机会颇多,“酒吧那种地方,两人看对眼了,x柴烈火很正常。”

“对了,最近有考虑谈恋爱吗?”沈清秋打趣道,“最近公司来了几个单身的小模特,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不感兴趣。”林迦楠一路开车与她闲聊,来到超市后,特意买了点五花x回去,平x里她为了保持身材吃的不多,而如今家里多了一个人,饮食上不能像之前那样随意了。

“哎,你说你自从和席暮分手后就再也没开窍过。”沈清秋嘴快提到了席暮,而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立刻打马虎眼,“不过嘛,现在还是单身好,自由又快活,想和谁睡就和谁。”

“是啊。”林迦楠倒是没有太在意,“我要回家了,晚饭后见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驱车回到家,刚开门,一股大麦茶的香气袭来,林迦楠蹙着眉,看着桌上凉好的茶水,有些不解。

“回来了?”温允走下楼,林迦楠看着他身上的蓝色衬衣,不禁问了一句,“这衣服从哪里找到的?”

“三楼的储藏间。”温允老老实实地回答她,“我总不能一直穿睡衣吧。”

“……”这件衣服是以前席暮留下的,林迦楠记得自己早扔了,不知道怎么还在。

“那先穿着吧,周末带你去买新的。”她看着就烦躁,温允走到她身旁,虽然年纪小,可他却足足比自己高了一个头。

“我煮了大麦茶,天气热,解解暑。”林迦楠抬眸望着他轮廓分明的面庞,问了句,“胳膊好了?”

“嗯。”温允点头,“休息了一天,恢复了不少,想着在这里也不能白吃白住。”

说着,他准备帮林迦楠把购物袋里的东西放好,林迦楠拦住他,柔声道:“你去休息吧,我来做饭就好。”

“谢谢姐姐。”温允望着她,一脸乖巧。

林迦楠做了简单的两菜一汤,她觉得味道一般,温允却是赞不绝口,对方看着她的眼神,好像认识了很久似的,想到白天教务处名单的事情,她好奇问了一嘴。

“你之前也在清河大学读书?”

“……”温允往她碗里夹了一块x,随后矢口否认道,“没有,怎么了?”

“噢。”她点点头,“没什么,今天在学校,看见有个人名字和你一样,我以为是你。”

“姐姐想错了。”灯光下,温允的肤色白得有些诡异,“我原先的大学不在龙城。”

“嗯。”她细细打量着他,温允生得清敛不失俊美,别说普通人了,放在明星里也是出挑的那一拨。

“对了,你跑出来这件事,家里人知道吗?”林迦楠依稀猜到了他紧张的家庭关系,但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下。

“我母亲早逝,父亲欠债跑了,所以他们就追到了我头上。”温允起身,替她收拾好碗筷,林迦楠忽然有些不忍心。

“对不起,不想说的话,就不用提了。”她简单整理了一下妆发,温允见她拿着包,开口问道,“没关系,要出门吗?”

“嗯,和朋友喝酒。”

她换了一只砖红色的口红,刚涂好准备出门,对方却倏地起身拦住她,眼里冷意缠绕。

“不要走。”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