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和她离婚后》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APTX4869

关于我和她离婚后(女出轨/高x)
作者
APTX4869

內容簡介

“如果某一天全世界的人都得了一种撒谎就会烟消云散的病,我会大喊我爱你证明我说的不是假话,你哭着说你也是,随后你竟破散,化作一缕清风…”

于清第一次见到陈寰,朋友告诉她这男人看面相就是不好追。
“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于清追陈寰大半年.交往一年.结婚两年.
不知是不是踏入了这门前的台阶,她越发觉得无味.

结婚第二年,于清犯了混.
那晚她跟陈寰坐在客厅,看他抽完最后一根烟。
“你说,一辈子能有多长?”
就两年。
因为于清说过,会爱他一辈子。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_
女出轨.破镜重圆.
表里不一的男人和白富美

高xxG現代都會女性向

第一章 环形路口
于清有时也回想起头一次见到那个人。

那时她脑中是以前学校广播里响的那首粤语歌。

里头有两句唱的是,“宁为他跌入红尘,做个有痛觉的人。”

……

记不清了,已经快要记不清他的声音了,记不清他的笑容了,记不清她到底是否爱他。

可当她回想起他时,那种独属于他的感受她永远都忘不了。

柏拉图说,“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

**

她手指夹着一支烟,红唇微抿,一阵轻微的呼吸,她呼出一口孤寂。

于清靠在洗漱台边缘,卫生间的门偶尔开合,进来的女人侧头看她一眼,于清与她对上目光,冲她微微一笑,那女人皱了皱眉撇开眼。

烟灰点落,指尖的烟要燃到了尽头,她转过身将烟按灭在洗漱台上,星火碰到与之相抵的水发出“刺啦”的声音。

烟xx被她丢到一边的垃圾桶里,于清从包里摸出口红,描绘出饱满的唇形,台子边缘,她的手机“叮叮”的响个不停。

她并未理会,收起口红,她拿起放在一边的眼镜戴上,拿着手机走出去。

门开的瞬间,外头吵闹的音乐声如雷贯耳。

高跟鞋踩在走廊这廉价的地毯上,她身姿高傲,红唇微微上扬,因着公事她头发夹起,脸在这昏x暧昧的灯光下性感又知性。

走廊上有经过的人目光如炬盯在她身上,她视若无睹。

于清向前走着,迎面走过一个男人,正要相错时,她臂膀被轻轻一撞。

“啊,对不起啊……”

于清侧头看他一眼,眼镜的银丝边缘在光下泛着冷x的光泽。

“没关系。”她笑了笑,就准备转身离开,只还未转过身去,那人突然扯住她的袖口。

于清转头,只见男人含着笑,目光在她脸上周旋,“想跟你认识一下,介意加个微信吗?”

于清皮笑x不笑,“有点介意,我对男人没有那方面的兴趣。”

男人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这样说,他看了下女人白衬衫下饱满的x围,有些不信,“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可以试试,保准让你舒服。”

于清笑容寡淡,正欲再说什么,有人从那头叫了她的名字。

“于清。”

两个人皆抬头,只见男人西装革履,身材挺拔,朝着这边走过来。

“我朋友来了。”于清冲他笑了笑,看着男人一副‘果然在骗我’的表情,她转身与周詹迎面。

“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周詹看了眼那男人,跟在于清身边。

“上厕所怎么接。”于清随口回他一句,“你去知会一声说我不舒服。”

“刘运昌来了,他就在隔壁。”

于清细眉微蹙,“东市那个暴发户?”

周詹嗤之以鼻,笑了笑道,“今非昔比了,土地主也算是站起来了。”

于清付诸一笑没说什么,却也并未表示自己要过去,“也与他打声招呼。”

周詹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外头冷你就去车里坐着。”

于清伸手接过。

本来今天是要她弟弟于晓来的,于晓去外地出差耽误了一天没回得来,结果这事就落在了她身上,好在她一个女人,推脱理由也多,该谈的谈成了,坐热了垫子就准备撤了。

周詹进去招呼,她往外走,越过了这个喧闹的地方,耳根子也变得异常清净。

这春x的晚风确实是冷的,却也是能让人清醒的。

于清踏出门口,并未急着回车上,而是站在一旁的柱子旁摸出烟来。

贝齿咬住细细的烟梗,她摸出银质的打火机,蓝色的烟火隐隐照亮她的半张脸,手指松开头发的束缚,乌黑的长发垂落而下。

她美,像是夜行的鬼魅。

于清站在那处抽着烟,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眼眸里映着这城市繁华的光。

冷风吹拂,她眼神迷茫又麻木,也不知是在看什么。

“你酒量真的蛮差的。”隔着柱子,侧边女人声音含笑。

男人低笑两声,未附回答。

“x你们这一行的,酒量还能差了去了?”女人又笑道。

于清微微侧头去看侧面靠墙而战的两人。

男人侧对着她,正低头与那女人点烟,火星在他们咫尺间舞动起来,烟雾缭绕,香烟在接吻一般。

“x你们这一行的,酒量也不错,比不了。”

那人的侧脸,走线如刀,那人的声音与她记忆相连,成一条弧线将她环绕。

于清这才看清。

她手指轻颤,手指的烟灰没有去点已燃得自己坠落。

“头发刚剪的?”

“嗯。”

“剪这么短?”

“剪头那推荐的。”

“那人眼光不错,你剪这个好看。”

女人声音娇媚清脆,预示着她定是喜悦这男人的。

于清收回目光,靠在那柱子上,这两人对话她听得清楚。

“陈先生,你会唱歌吗。”她说。

男人笑了笑,“并不,你会吗?”

“我还挺擅长的,你想听吗?”

陈寰点了点指尖的烟,转头看着身边人,他道,“可以吗。”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他有一双丹凤眼,身上是成熟的男人气息,你远看时只觉这人应当是禁欲系,亭亭修竹,可偏他一笑,却有些风流气溢了出来。

个子高,看着身材不错,长得也英俊,还会说话,她好久没有遇到这样的男人了。

“可以啊,那我随便唱一个?”

陈寰侧头盯着她,看起来颇为认真,他的目光会给予你一种他的的确确是在认真欣赏你的舒适感。

可这人的目光真真让人心动脸热。

女人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

“……

街角的小书店

还是会留灯到很晚

沥青路上倒影的图画

只有从前一半

小说里的书签

翻过每一篇

习惯你喜欢描的红线

在每个字里行间。”

她声音甜腻,唱着这样的情歌,却无法给人忧伤的感觉。

指尖的烟已经燃完了,于清将烟蒂按灭在一旁的墙面上,她闭了闭眼从石柱旁走出来。

晚风扬起她的头发和风衣的衣摆,也将身后的歌声扬到她耳边。

“怪我不挽留

怪夜色太温柔

像破碎的酒

再刺痛伤口

熬不过这等候

连回忆都不给留

怎样才能算拥有

忘掉你

还要多久……”

于清脚步加快,她眸光沉寂,只感到这风很大,否则怎么离远了她还能听到后面那俩人的对话。

“我还挺喜欢你的……”

“是吗……”

这夜风真冷,一定是风凌厉的穿过她的衣衫,所以她浑身泛着冷。

回忆随着这风被扬起了,就再难消散。

她就知道。

有些人的声音,身影,你会一直刻在脑子里的。

即使你没看到他的脸,即使你忘记了他的名字,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你永远都忘不了。

于清就知道。

她与这人一定不是一条分岔路,他们是一条真真切切的环形路口。

PS:姑娘唱的歌是《太久》,前段时间听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