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过速》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bkpp原地结婚

简介
心动过速:指每分钟心率超过100次。

国民偶像顶流男星——时钧见到小阮教授的第一眼,体验了以下的完整症状:高热、缺氧、心跳过快以至于不能维持有效的血液循环。

在他轰轰烈烈时长为20个月的追求中,小阮教授拒绝了他70多次,邮件和书面的各一半,口头通知数不胜数。

过五关斩六将,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在一起的第三个礼拜,时钧就被高岭之花一脚踢开了。

三年过去,这个破镜一定要圆起来!

对外霸总对内撒娇精攻x天才疯批冰山受

美人折枝门前过——————————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不是美,是完美。
房东是个远近闻名的同性恋,整个圈子0的梦中情1,见到阮雪榆的那一刹那,轰轰烈烈地炸出来这六个字,脑门都被劈焦了。
他的朋友说:这位小阮教授是刚刚归国的特殊引进人才,在罕见病领域世界闻名的顶尖专家,他想在这附近找一个x净安静的房子。
然后是半开玩笑的特别提醒:他家里有皇位要继承,房租尽管狮子大开口就是,可不要被高岭之花的美色迷惑了!
高能预警完全无效,房东脑袋里飞过满屏的“我x!”
眼前的这个人有着象牙一样冰冷的皮肤,就像一束月光,一支银剑,轩敞的朱庇特殿堂里精琢的神像,生来就是要被崇拜和朝礼。
阮雪榆鬓角严整,下颌线条收得利落又优美,微微美人尖冲印堂,眉峰玉弓成的一样,骨相惊为天人到这样的地步,皮相根本就不重要了。
他额头光洁,后颈雪白,和质感极好的黑衬衫形成鲜明对比。劲腰一束,背挺腰直,像是练过很多年的芭蕾一样。五官不乱不浊,双眼带有某种水墨的烟灰色。淡泉似得眉目下一颗朱砂泪痣,烈酒浸泡过的罂粟花籽,世上没有哪种红色能比得上它。
阮雪榆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打扫卧室,每一个角落都被关照过三到五次。
他正一边回邮件,一边等着房东来换门锁。邻居其实都是一个学术圈子的熟人,都来祝贺阮雪榆的乔迁之喜。
阮雪榆带着浅而礼貌的笑,天生有条有理,永远逻辑严明,唯独少了真实欢欣的情绪。就像是一堵死墙,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瓦,无懈可击。
大家碰了一鼻子灰,留下蛋糕零食悻悻离去,让阮雪榆这个生活在月球无机质中的大家闺秀,继续独自美丽。
阮雪榆为了处理一份棘手的专利文件,在飞机上敲了十三个小时的键盘,超过三十多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VPN还没买,国外网站加载得很慢。趁这个时间,他随便抓了一个邻居带的小零食。
阮雪榆过于心不在焉,刚咬一口,眼睛里马上就冒泪花了。
他盖着半张脸,马上要去找水喝的时候,门铃响了。
“阮老师,我是你的房客,方便进来么?”
眼眶又被泪水挤得视线模糊,他急忙拿纸巾去擦,根本就没看对方的长相。
就感觉这个人很高大,声音好听得不像真人。
阮雪榆的“你好”都没说完,那个人就忽然挤了进来,语气特别慌张:“你又吃辣的了?”
阮雪榆x膛小幅度地起起伏伏,睫毛饱蘸泪水,剧烈地颤抖着,喉头一串低哑的咳嗽。眼睛红红又xx,就像盛了两杯玫瑰花露。脸颊滚烫,谁碰了都要缩手。
大门一摔。
一小会后,那个人回来了,满满窸窸窣窣的塑料袋声音。
牛x、花生x、冰激凌、白巧克力,一杯很浓很热的白糖水,还有西替利嗪、氯雷他定,各三盒。
阮雪榆辣椒过敏,特别严重,这一小口零食差点要了他的命。
一系列蜜糖急救方案之后,他终于一眨眼,花苞闭合,泪水簌簌尽然落下。
“我们去医院,好不好?”那人说。
视线重新清楚,阮雪榆惊诧地抬头:“时钧?”
时钧抱着一杯热可可,x了一件毛茸茸的深灰上衣,显得很放松、很居家,他笑着说:“阮老师,你终于回国了,以前的不愉快忘掉好吗?”
空气里有太妃糖的粘腻和甜蜜,但并不会显得幼齿。相反,时钧的低音是磁质的,是特别成熟好听的男声,却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愉悦感,煞有其事,别有用心,像是裹着金色糖浆的砒霜。
阮雪榆没有去握他的手,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转身就进了卧室,拨通了他哥哥阮微的电话。
“你在做什么?你找的房子,你是故意的?”
阮微正在开会。电话这头,只听见他叩了一下桌子的声音,与会人员齐刷刷全都闭嘴了,恭敬地目送老总去接这通极为重要的私人电话。
“停止介入我的生活,停止利用我为你和Amford牟取不正当的商业利益。”
阮雪榆平静的语气之下波涛汹涌。
阮微的信号突然有点不好,应该是从专用电梯上去,回了办公室和他慢慢商量:“反应这么大,刚刚见到初恋男友了?”
可以明显地听到阮微把水杯放下的声音,然后他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另一只垂下的手在助理递来的合同上随手签了个字,然后拿一只茶匙在杯里搅来搅去,叮叮咚咚得碰到杯壁上。阮微说:“时钧在旁边么?你让他看看,有你这么和你哥说话的吗?”
“我会搬出去。”阮雪榆说。
“人家现在不仅是大明星,还是幕后投资人了,在医疗大健康板块做得很好。我有一个一直很心仪的三期项目,想从他的手上接过来。”
阮微已经尽力了,不将他想让弟弟去卖身的意思说得太露骨:“三层的房子,你天天呆在实验室,早出晚归,见面都很困难。你当坐牢坐三个月,帮帮哥哥怎么样?”
阮雪榆面不改色:“我拒绝。”
然后他立刻挂断了电话,连同手里一枚红黑色的U盘,将手机卡扔进了垃圾箱。
然后阮微开始给他弹电脑微信视频邀请,挂断一次后,厚厚的资料就发到了他的邮箱。
阮微说:“这个罕见病的海内外共线要是能做起来,你知道能救多少患者的命吗?你这是仅仅帮我一个人吗?”
时钧歪在门框边上,可可还没喝完,嘴角带着棕色的浮沫。不知道他在那站了多久了,像一只品种名贵的大猫那样闲散优雅。
他可真是英俊,鼻梁又高又挺,有一点偏欧美人的长相,多看人一眼,就会对方浑身发热。
阮雪榆冷静了一点,恢复没有什么表情的样子。
时钧身后的是行李,他说:“我想阮总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和阮总说最近想找个房子而已。其实不管我住哪里,这个项目我都会转让给阮总的。阮总他是好意,但是让你不开心了,我做得太不好了。”
然后他x净利落地说:“我就是来看看阮老师的,打扰你了,这就走。”
到了入夜的时候,阮雪榆整理书房,才看见时钧走得并不x净。
他留下一个敞开的小行李箱,里面的每一件东西,都让阮雪榆移不开眼睛。
香水——
爱马仕的雨季后花园,咸x油般的醇滑感,海的x腥。
阮雪榆想起了时钧热烈、滚烫、火辣,不计后果,永不退缩、幕天席地让人窒息的追求,全都写在他深情又璀璨的目光里。仿佛他的爱情已脱离了凡尘和名利的桎梏,显得那样高贵和英勇,就要被莎翁写进十四行诗。他的双目灼灼炽炽,看着阮雪榆的时候,就像是胶着在了一起,若是阮雪榆稍微滑开一点,他立刻追逐过去,继续深情地凝视和表白。
他的情话是那样柔情而婉转,坚定而无畏。
他追了阮雪榆一年零八个月,不算x常劝退,阮雪榆光是正式的拒绝,就发了一共七十多份。
时钧却从来没有尴尬或狼狈过,就像是遍体鳞伤的希腊英雄,永远都不会停下追逐女神海伦。绝无仅有的几次,阮雪榆把话说得太严重了,时钧露出x漉漉的受伤神情,像是一边要高歌着他神圣的爱情,一边倒在湖畔缓缓死去的奥菲利亚。
他那么真诚,若是回绝了他,好像是将天赐的神谕拒之门外那样愚蠢。
睡衣——
那是一xx白色的丝质睡衣。
那天他头发也没打理,天生柔软的发质也不太毛躁,就这样去给时钧开门,像是一只树x里钻出来的小松鼠,腮下还藏着满满当当的坚果。
他反复拒绝:“没有可能。”
然后阮雪榆就被他抵在墙上,口腔里的每个角落都被温柔又强势地x舐了一遍。
他说了无数句“拒绝…我拒绝”,却被时钧吻得模糊不清,熊熊燃烧的欲火漫山遍野。
“唔唔”变成了“呜呜”。
他们的初吻和初夜在同一天发生,时长不可思议。
浴巾——
时钧摸着他光洁的腰肢,热辣地亲吻x舐。他的声音xx的裹着甜甜蜜蜜的爱意,自己则发出美好兼痛苦的喘息。
像是冰山撞上了x球,哗哗啦啦,春江决堤,水漫金山。
他们毫无理智地xx,接了无数个甜到极点的吻。
这个小行李箱,勾起了阮雪榆唯一的、所有的爱情回忆,完美、有效地像一个预备已久的阴谋。
紧张又缠绵的场景在脑中挥之不去,阮雪榆心里忍不住滚烫起来。
可是,他们已经分手三年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