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犯》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安柒木子

明知故犯 限
两个疯子的爱情故事
安柒木子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现代 – 三观不正 – 第一人称 – 骨科

简介
我们都是被抛弃的孩子,不过还好,
我有我哥。
冷静闷x攻X黏人欠揍受
年上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哥没有女人,他只有我

“xxx,许杉,你哥回来了!”
被打发出去的猴子从门口探了个头出来,跟我报信。
我吓得手上的手机都没拿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不过我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我冲上去把电视关了,打开了灯,确保这几个混蛋还穿着裤子,就让他们赶紧滚了。
人都走了,客厅只剩下我一个。
刺鼻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客厅,我从浴室里拿了清香味的杀虫剂到处x,想要在我哥回家之前把味儿都盖了。我刚揭开盖子,头顶就传来压迫的一道声音:
“许杉。”
我心里一颤。
完了,我哥回来了。
他站在门口,穿着修身的黑色西装,身形挺拔,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肩宽腰窄。
“你过来。”
我知道他每次这样和我说话的时候,准没好事,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他向我招了招手,像是男狐狸精一样吸引着我。
只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吸他的阳气就被他揍翻在地上,右脸贴着地板,凉凉的。
他知道我带朋友回家看片了。
“滚出去。”
他站在门口,嫌脏似的避开了我,连语气都没有起伏。
我的肚子被踢了一脚,不疼,但是我很伤心。
别人都是从小被爸妈揍大的,只有我是被我哥揍大的。
有次我和同学打架,刚好被他看见了,直接冲上来就把我踹翻在地上,我校霸的称呼就这样毁于一旦。
我爸妈死的早,记忆中没有他们的样子,但凡像是父母做的事情,我记得的都是我哥的脸。
他带我去吃肯德基、帮我开家长会、辅导我写作业……
但是这并不能抹杀他总是揍我的事实。
小的时候被他揍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屁都不懂,但是我今年都已经成年了,他还揍我,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他又给我踢了一脚。
“滚。”
“走就走!”
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捂着肚子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就要往外面走。
虽然我说过很多次离家出走,但是每次到了门口就又回来了。
我走了,上哪吃饭去?
我哥是我唯一的亲人。
但是这一次我是下定决心要离家出走了,我要让许辰知道他弟弟不是好惹的!
左脚刚踏出门,我就后悔了,刚刚那几个混蛋嚷嚷着要看片,我还没吃饭呢,现在要是走了,身上也没有钱,我不是要饿死在大街上?
我回头看了一眼,希望我哥能把我留下来。
我保证,只要他说一句话,我就不走了。
我看见他的手指轻轻地动了一下,擦着裤缝。
我知道他肯定想把我留下来,我顺着他的意思,冲他喊道:
“我就不走!不就是看片了吗?我都成年了,还不可以吗?”
其实我对片里面的男女主角并没有兴趣,只是看了两眼就开始玩手机,那一帮混蛋倒是看得起劲,在我旁边大呼小叫,还兴冲冲地拉着我分享经验。
出乎意料,我哥没上来揍我,他被我的话逗笑了,像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看我,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
我早就把我哥的性格揣摩透了,他这人有事总喜欢憋在心里不说,喜欢装高冷,每次都要我拉下脸来哄他。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在他面前早就没有脸了,多一次少一次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没有生气,给我做了茄子焖饭,还打了杯果汁,把我伺候好了,又凑过来问我疼不疼。
我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快速地摇了摇头,舀了一口饭塞进嘴里。
我哥很会做饭,只要我喜欢的,他都会去做。
“想要找女朋友了?”
我哥从裤袋里掏了一包烟出来,熟练地用两指夹着烟放进嘴里,用我送给他的上面还印着广告的打火机点燃了烟。
烟头的那点火星忽明忽暗,白色的烟雾在空中盘旋而上,隔着一层纱似的东西看向我哥,他眼里的情绪我忽然有些看不懂了,我只能清晰地看见他的手在轻微地颤抖,好像烟灰烫到了手一样。
我哥很喜欢抽烟,要不是我拦着,他迟早得xx肺癌。
“问你话呢。”
他在桌子底下踹了我一脚,眼神飘忽不定。
“没有,就随便看看。”
他猛地站起身来,烟头被摁灭在烟灰缸里,只抽了不到半根的芙蓉王就这样被扼杀了。
他把果汁推到我的旁边,用前所未有温柔地声音对我说:
“记得喝了。”
话音刚落,他就转身进了卧室。
修长的双腿包着黑色西装裤在我眼前晃着,我总是想着,以后找媳妇儿也得找个像我哥这样的,长得好看又持家。
*
可能是吃的太饱的缘故,到了半夜我还没睡着觉,我撑着上半身,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上面显示着一点整,又抬头望着乌漆嘛黑的天花板。
天花板突然变成了电视屏幕,下午看到的那些画面就在上面来回播放着。
我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睡觉,那一对男女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眼前,但是主角变成了我和我哥。
都说世界上有三种东西无法掩饰:贫穷、咳嗽和爱。
我觉得不对,我掩饰的就很好啊,没有人知道我喜欢我哥。
我又偷偷地跑到了他的房间,第无数次站在那扇棕色木门的背后,贴在上面听着里面的动静。
有时候他还没睡着,就会听见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我知道那是他在工作,这个时候我一般不会进去打扰他。
有时候他正好在洗澡,我可以听见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配着节奏想象着我哥脱光了站在花洒下的样子。
温热的水扑在他的身上,x黏的汗珠被冲走,浴室汽水氤氲,镜子盖上了一层薄雾。
肩上的水珠顺着肌x纹理一路下滑,途经凸显的锁骨,掠过人鱼线,最后顺着修长细嫩的腿流至地面。
我单单是想着就足够让自己起反应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摇了摇头,把脑袋里龌龊的思想甩了出去,小心翼翼地拉下了门把手。
他的房间从来不上锁,这也给了我一个理由,每天晚上爬到他床上,第二天又在他床上醒来后,我就把责任推到他身上,说是因为他不关门所以我梦游梦到他房间里去了。
他也不生气,房间还是不上锁。
我在心里偷着乐,轻轻地推开了门,从月光下窥见我哥的脸。
那张让我x思夜想的脸。
细碎的月光洒在他脸上,透过眼睫在眼窝处扫下一片阴影。
我知道我俩长得一点都不想,我哥总是看起来冷冰冰的,是学校女生喜欢的那一款,我却总是被别人说像是个初中生,看起来就想欺负。
不过我才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哥说我长得很帅,这就够了。
站在门口看了几分钟,又把我哥的样子重新记了一遍,我脱了鞋,从后面爬上了床,把我哥抱在怀里。
我现在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再长一两年,我就可以超过他了。v啵啵酸x兔兔v
他轻轻地动了一下,头发蹭到了我的喉结,痒痒的。
我伸手摸了一把,很软,不像我哥这个人,倔得更头驴似的。
窗户边忽的吹来一阵风,冷得我向贴近了我哥,温热的身躯紧贴着我的x膛,明明是我抱着他,我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
我舒服地翻了翻身,无意间蹭到了软软的东西,于是我把手伸进被窝里,慢慢地摸上了我哥的臀部。
那些画面又在我的脑海里重新播放,我彻底睡不着了,轻轻地那块让我欲仙欲死的地方掐了一把。
“唔。”
低哑的呻吟声从前面传来,刺激着我浑身上下的血液。
我知道自己应该停下,不然我哥就要醒过来了。
但是我已经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我把他的睡衣撩开,指腹按压在他的腹肌上,随后向下移了移,掐住了他的腰身。
我哥其实很瘦,腰比女的还细,又有x肌,每次他洗完澡出来,我都血脉x张,只是我不敢告诉他,只敢在心里默默地意x着。
“哥。”
我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享受着想象中xx时的快感。
我不停地在他xx蹭着,头埋在他的颈窝处,吸了一口他的阳气,没有香水味,只有我喜欢的柠檬味。
真好,我哥没有女人,他只有我。
*
“轰隆—”
雨水冲刷着街道,雷声把我从梦中掀起,我睁开了眼,心里无端生出一种恐惧感。
伸手向旁边摸了摸,我哥还在,均匀绵长的呼吸声洒在脖间,我把他翻了个身,和我面对面。
情不自禁地用指尖触碰着他的鼻梁,用目光将他的样子刻画在心里。
我哥太完美了,身上的每个地方都让我着魔。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半边头发上,闪着银光。
外面还在下着暴雨,夹杂着扰人的雷声。
可能是雨夜壮人胆,我把嘴唇贴了上去,和我哥接了个吻。
他的嘴唇很软,纯色淡淡的,总是看起来让人很想蹂躏一番,我就这么做了。
清冷的触感从嘴唇传来,柠檬的清香充斥着口腔,我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x,愈发激烈地进攻着。
我哥是属于睡得很死的那种,只要不是你在他睡觉的时候扇他两个耳光,你做什么,他都很难会醒过来。
我就这样抱着他,亲了大概三分钟,直到把他的嘴唇亲的发红,沾上了我的味道,我才稍稍放开了他。
急促的呼吸声在缝隙之间传开,我以为这是我的声音,但是我错了,这是我哥的。
我以为他是做噩梦了,又亲了亲他的额头,安抚地和他说:哥在呢,别怕。
他像是手足无措的小孩,钻进了我的怀里,而第一次谋权篡位的我像只煮熟了的虾,躁的满脸通红。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