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恋期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长知怨

断恋期限 限
季伽昀爱上了情人的儿子
长知怨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狗血 – 三观不正 – 高x

冷酷攻×小妈受
陈柏春×季伽昀
学校杂乱的储物间里有一盆火红的朱槿,陈柏春抚摸季伽昀的唇,常年不兴波澜的眼里也生了一簇红,他弯了腰,撩起季伽昀的薄衬衫,问:“季伽昀,你从我爸床上跑来这里,x什么?”
人人都思陈柏春,思他英俊,念他无情。而季伽昀不一样,他不止迷恋,还要和他偷情。
主动勾引VS欲拒还迎
22岁×18岁
注意:过程可能涉及xx,正攻洁受不洁,狗血淋头,让人无语至极,谨慎观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陈柏春靠在护栏上,指尖的烟没吸几口,就快烧到指尖了。
“陈柏春!走啦!”
陈柏春背过身去,不理会叫他的人。
他在想季伽昀,想他昨晚落在他脸上的吻。
吃过晚饭,季伽昀喜欢长时间的独处。不x任何事,只是换各个地方坐一坐,发一发呆。
季伽昀身上穿了一件丝绸睡衣,墨绿色的。他坐在椅子上,单腿挂着,白皙的小腿晃晃悠悠,在渐渐沉下去的夕阳里发亮诱人。肩上的衣服也挂不住,滑了半个肩头,半长的卷发堆在颈窝,慵懒迷人。
陈柏春自从母亲改嫁之后,偶尔才会回家,今天是他今年第五次回家,季伽昀戴着耳机,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门。
外面天光落尽了,陈柏春拎着黑色的包,带子没握紧,金属扣子掉在地上,打破宁静。
椅子上的人迅速转回头来,俊俏的脸上立马长满笑意:“你回来啦。”
陈柏春收回视线,把包挎回身上,边上楼边说:“我回来拿点东西。”
季伽昀拿掉耳机,鞋也不穿,光脚跟在陈柏春身后,想让他留下:“你好久都没回家了,住一晚好不好?”
“季伽昀。”
陈柏春停住了脚。
季伽昀也不动了,他看着陈柏春的背影,心脏怦怦跳。
陈柏春转回来,低头看着季伽昀,轻描淡写地说:“你是我爸的情人,请你离我远点。”
“……我知道了。”
季伽昀转过身,有些落寞地下楼。
陈柏春想不通,季伽昀这人怎么能这么缠人,缠得人没办法。
“我要高考了,”陈柏春看着那背影,说,“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家里不太行。”
“我一个人,不吵。”季伽昀坐到沙发上,拿起不知道削出来多久了的苹果咬了几口,“你家这么大,一个人在家像在坟墓里一样。”
陈柏春又下了楼,拿掉季伽昀正在吃的苹果,扔进垃圾桶里,说:“吐掉,重新削。”
“陈柏春,坐这。”季伽昀听话地吐掉嘴里的苹果,拍了拍沙发,示意陈柏春坐下来。
陈柏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坐了下去。季伽昀弯了弯眼,拿起刀认真削起了苹果。陈柏春看着季伽昀的手指,空荡荡的,白得像x脂。
季伽昀切了半个,递给陈柏春。白色的指尖透红,陈柏春去接,碰到了那光滑的手指,他抬眼看正在看他的季伽昀,话就那么溜了出去:“你身上也这么滑吗?”
苹果白削了,白花花的苹果掉在了家政阿姨刚拖过的地上,碎了些渣在地上,流出汁水来。
季伽昀贴过去,单手搂住陈柏春的脖颈,漂亮的眼睛里俨然换了刚刚那副无辜的做派,变得妖娆勾人。陈柏春坐得笔直,季伽昀仰起头,柔若青蛇,软软靠在陈柏春x膛上,他吻在他唇上,伸手去摸他的手指,手上带了汁水,黏黏的。
“你摸摸不就知道了吗?”
陈柏春耳尖迅速变红,季伽昀还要吻他,他猛地站起来,眼睛无措地盯着季伽昀。
“陈柏春,没接过吻啊。”
这么害羞还没说出口,陈柏春已经落荒而逃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晚风吹过来,陈柏春腿站麻了。
“思考人生一下午了,陈柏春,你爸喊你回家了!”刚刚的同学等不了了,坐在台阶上喊了一声。
陈柏春朝他坐过去,问他:“林佳乐,你和别人接过吻吗?”
林佳乐刚喝进去的水立马吐出来,他们高三一班的学霸,问他接吻。
“没,没呢,这不才高中生,和谁接吻啊。”林佳乐擦掉嘴边的水,正要再详细问,他妈给他打电话了。他跟陈柏春道别,让他明天告诉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陈柏春摸了摸唇,想起了那双漂亮得出奇的眼。
好看。
季伽昀好看得无与伦比。
“你真好看,昀昀。”
“啊……我知道……你慢……很痛……”季伽昀脸埋进了枕头里,通红的脸颊挂着泪珠,看起来惹人怜爱。
陈玉霖从季伽昀脖颈摸到他白里透红的xx,就这样的姿势,把人翻过来,弯腰去吻。
“很久没见,”陈玉霖捏住季伽昀的下巴,季伽昀伸出舌头来,x了x嘴边的津液,陈玉霖狠狠一顶,听着季伽昀绵长的叫声,轻轻笑,“昀昀,我和很多人上过床,还是你最棒。”
季伽昀对这样的话已经习以为常,他伸手抱住陈玉霖,主动去吻:“那你多x一会儿,嗯?”
“好,抱住腿。”
季伽昀伸手揽住,陈玉霖的x巴进进出出,季伽昀嗯嗯的呻吟声叫得人兴致高昂。xx持续了很久,季伽昀失声x出来的时候,陈玉霖也x了。
“陈玉霖,”季伽昀看着从x巴上拿安全x的人,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xx,问,“你儿子最近不回家,是不是在外面谈恋爱啊?”
“多长时间没回来了?”
“三个月,”季伽昀撒谎脸都不红,还认真地扳着手指算,“三个月零五天。”
陈玉霖穿好衣服,站起来说:“我明天打电话让他回来,要高考了,这时候可不能荒废学业。”
“好。”季伽昀满意地合起腿,坐起来抓了抓凌乱的头发,下床走去浴室。
浴室的门后挂着一块不显眼的灰色毛巾,季伽昀不给陈玉霖用,只说那块毛巾太脏,不能用。可季伽昀每次都会看着它心花怒放,就像看见陈柏春似的。
季伽昀轻轻摸了摸毛巾,趟进浴缸,趴在浴缸边缘,把头埋进臂弯,白嫩的脸上布满红晕,他想起了昨晚那个青涩僵x的吻。
一天不见,如隔三秋。陈柏春,我没说谎。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