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学后遇到童年玩伴了》by一枚硬币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转学后遇到童年玩伴了
一枚x币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x / 正剧 / 美人受 / 校园
【已完结。1V1,xE,xx受。】
方年因为身体原因被小混混威胁,不得已转学回家乡小城。
却在转学的第一天成为童年玩伴的同桌,按理来说这应该是好事,但他却因为小时候不告而别和一场“恶作剧”,被童年玩伴用同样的原因威胁。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哟,您还记得我啊

三月,南方小城寒气x人。

方年将棉衣衣领立起,缩着脖子,又搓了搓手。

他的手指纤细,一看就是没做过重活的。

方年看着走廊外被冷风吹得四处摇摆的树枝,又侧过脸去看父母。

他的父母正在和班主任说些什么,用的是方言。

方年没怎么听懂,他已经离开家乡很多年了,方言忘得差不多了。

几分钟后,他看见父亲和班主任握了握手,谈话停止了。

母亲走到面前,将他立起的衣领折了下去。

“别缩着脖子,要长不高的。”

方年挺直身体,喊了声妈,声音里满是少年气。

母亲唇角有了笑容,摸了摸他的头发。

“这里不用住校了,你在学校好好读书,遇到事还是要跟爸妈说。”

方年点着头,眼神里有了些黯淡。

他的父母因为他转学的事情忙碌了很久,还从奋斗多年的大城市离开,带他回了家乡。

父亲站在母亲旁边,沉声道:“跟你们班主任进教室吧。”

方年畏惧地看了父亲一眼,又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父亲看他低垂眉眼的样子,叹了口气,“你怎么总是一脸怕事的样子,你就是这样才会被欺负。”

方年心直往下坠,沉沉的,有些疼。

他不想的。

他不想这样的。

方年看见母亲狠狠在父亲手臂上捏了一下,隔着厚重的衣服,应该是捏不到皮肤的。

但父亲还是噤了声。

“年年,去教室吧,放学的时候你爸会来接你。”母亲的话语很温柔。

方年眼睛都被这温柔烫热了,几欲落泪。

但视线看到在旁等着他的中年男子,收了泪。

那是他的班主任,一脸正气,没有催促他快进教室。

“老师好。”方年闷声道。

中年男人笑道:“我姓李,以后叫我李老师就好,在学校遇到困难可以来找我,我和你爸是老朋友了。”

李老师还特地用着不算标准的普通话和他交流。

方年点了点头,看了父母一眼,跟着班主任进了教室。

教室里很吵闹,但是在班主任进来那一刻就安静了下来。

跟以前待过的班级一样。

方年站在讲台边,听着班主任介绍他是新来的转学生,让班x部和同学多多照顾他。

方年耳朵有些红,不知道是被冻得还是害羞的。

教室里的交流声都是用的方言,方年脑子都是懵的。

有些听懂了,有些没有听懂。

但那一张张洋溢着灿烂笑容的脸,是在欢迎他没错。

总归是和以前的班级不一样的。

方年在心里给自己鼓着气,慢慢开口做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方年,刚转来这个班级,希望能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和大家成为很好的朋友。”

x话,带着点刻意的方言。

方年脸有些红。

有人大声问道:“你是哪里的啊?怎么说普通话啊?”

方年手指在身后绞在一起,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就是这里的……以前出去读书了……”方年回答。

又有人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转学啊,不会在城里犯事了吧?”

毕竟方年转来的这所学校不仅是在刚撤镇改县的小地方,还是出了名的烂学校。

在这个大家拼了命往大城市跑的年代里,一口标准普通话的人却来到了这个学校。

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大城市犯了事,跑小地方躲躲。

方年急得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教室里有了些起哄声,囔囔着问他是不是在以前学校搞大了别人肚子。

现在还留在这个学校里的,除了几个真心读书的,剩下的都是混x子的,嘴上没个把门,专门把人往下三路的话题带。

方年这次眼睛也红了,他哪里能搞大别人肚子,不被别人搞大肚子就不错了。

方年张着小嘴想要辩解,但声音比蚊子还要小。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哪里能抵过年轻燥热的起哄声?

水光不停地在眼眶里晃荡。

班主任拿起教鞭用力敲着讲台上的桌子,大声道:“安静!安静!”

教室里没了起哄声,彻底安静下来。

方年眼里的泪也掉落了下来,他觉得委屈。

刚刚还觉得这个班级的人都很好呢,转眼之间就被那些起哄声弄得掉泪。

班主任在斥责刚刚带头起哄的几个人,那几人看见转学生直接哭了也很慌。

他们不是恶意取笑,只是对这个城里回来的转学生好奇罢了。

环境的原因让他们喜欢开点恶劣的玩笑,但心不是坏的。

他们也没想到这转学生性子太软了些,几句话而已,就直接掉起了金xx。

带头起哄的几个男生站了起来,讪讪道:“哎,那啥,方年,对不起啊,不是故意的啊。”

方年看了他一眼,抬手抹着眼泪。

黑色的棉服上有了水迹,方年看着有些懊恼,他怎么这么爱哭啊。

只不过被取笑而已,没什么好哭的。

他恍惚间想起父亲刚才说的,或许就是因为他总是一脸软弱的样子,所以才被欺负。

班主任将他安排在最后一排的一个空位上。

方年进教室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位置,同桌是一个高大的男生。

男生看起来有些眼熟,但方年却想不起他是谁。

方年往教室后面走,他白皙的小脸还有一道没擦x的水痕,看着柔柔嫩嫩的。

方年心跳得飞快,因为他之前发现,那个空位旁的男生自他进教室的时候,就是一脸冷淡的样子。

别人都在起哄的时候,他没有起哄。

就那样神色淡漠地坐在那。

方年将椅子移好,坐了下去,眼睛往旁边撇了几眼。

确实很眼熟,也确实想不起他是谁。

或许是小时候认识的人。

方年心里疑惑,想着等会找机会看一下他课本上的名字。

班主任开始上课,方年课桌上摆满了新书,他找出数学课本,开始听课。

边上的高大男生翘着二郎腿,懒懒散散的,书都没有翻开。

不像是个好学生。

但也没有和那些人一起起哄。

真奇怪。

方年打消掉关注同桌的心思,专心上课。

临近下课的时候,他开始走神。

脑海里勾勒着同桌熟悉的样貌。

眉毛如同最锋利的剑,眼睛如同乌木一样的黑,里面的光却比天上的星子还要亮,介于清澈和深邃不见底之间。

鼻子很挺,唇却很单薄,总是紧抿着的。

熟悉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

但怎么想都想不起是谁。

下课铃响,有人走过来,喊他的同桌。

“程渡。”

程渡,他居然是程渡。

方年僵住了身体,然后慢慢转过脑袋,看着身旁的人。

“程渡……”他喊,声音轻轻的。

但是程渡听见了,他那紧抿着的薄唇轻轻勾起,像是在嘲讽一样。

程渡挑着眉看过来,漫不经心的语气:“哟,您还记得我啊?”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