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亚特庄园纪事》by蜂蜜焦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xx]斯图亚特庄园纪事
蜂蜜焦糖
原创 / 男男 / 近代 / 中x / 喜剧 / 美人受 / 罗曼
李斯特•麦伦•斯图亚特公爵,庄园的第七任继承人,特征是美貌和满口甜蜜的社交辞令,除此以外一无所有。

「不,我还有艾德啊。对吧?」
吸血鬼•公爵阁下的贴身男仆•艾德格:「……」

年下,表面冷漠内心真香攻X除了撒娇耍赖真的什么都不会小美人受

一样傻白甜苏爽雷无逻辑,拜讬想看有脑x和正剧的太太别看,右上角叉叉一点你我都清静,请不要看了盗文还在那边x我儿子︿︿

歌頌冬x裡恩典節慶的時間已經過去,王都的石板路上雪色遍佈,上頭印著數不清的馬車痕跡。

鄉間農民們早已收起了鋤頭,抱著秋季收上的麥穗在暖爐邊細數一年的辛勤;而對散居王國各處的貴族來說,嚴寒季節卻是一年重頭戲開始的訊號,他們往往為此群集而來,在人聲絡繹的都城待上半年,直到汗水浸透他們的華服,那才是能夠回到自個莊園悠閒度x的時節。

克拉克站在幢大宅前,這個鬢髮霜白的健壯老頭兒在寒風凜冽下依舊站得筆直,彷彿一頭雄踞在此的獅――若是忽略他周身穿戴的禦寒衣物的話。

「老天,公爵閣下不會迷路吧。」他用凍紅的手自懷裡取出錶看上一眼,距離下午三點還有十五分鐘,而這顯然使他焦慮,來回踱起了步子:「閣下真是……非要我先來這打點,他都十年不曾來王都了,真的記得地方嗎……」

零星幾輛馬車從他旁邊駛過,克拉克重重地吐氣,在冰天雪地中呼出一道雲霧。

再等五分鐘。要是過了五分鐘公爵閣下還沒到,他就該去城門口認領年輕的主人了。

方下定決心,車輪軲轆聲便遠遠傳來。克拉克朝那眺望,而後奮力揮手:「艾德格!這兒!」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駕著車的青年聞聲,朝他望來,手下驅使的車轅轉了個方向,讓馬匹朝幾乎埋在雪堆裡的老人而來。v啵啵酸x兔兔v

「――啊,是在這個方向?」車內傳出溫文的男聲:「我還以為是在東邊呢。」

青年壓著音量,冷聲道:「連你家在哪個方位都記不清楚?」

「那哪裡算家,只是在王都的住所。」男聲聽上去委屈地很:「我都十年沒來過了。」

還想張嘴說些什麼,老管家卻已經站到了馬車前方。艾德格閉上雙唇,勒馬停住車後翻身下來:「管家先生。」

「唉,到了就好、到了就好。」克拉克看看頎長冷峻的青年,再望向馬車帷幕:「閣下?您要在這下來,還是讓艾德格將車趕近點?」

馬車裡響起輕微的動靜,未幾,一個黑髮男子探出張臉,白淨雙頰被冰冷罩上層紅,精緻眉目朝立在車旁的高大青年一瞟,在接收到後者寒刃似的回望後不情不願地掀起了布幕:「就在這裡下去吧。」

管家上前扶他下車,纖瘦身影輕巧地踩在雪地上,連鞋痕深度都要比他人淺上一些。克拉克見他平安落地,本想叫艾德格再馭馬將車趕進宅子後頭的馬棚,可黑髮公爵沒給他下令的機會,徑直走到了金髮男子身旁:「走嗎?」

艾德格側首,俯視瘦削又嬌小――和他對照而言――的青年。

漆黑的眼瞳,挺翹的鼻樑,以及鮮紅月季般的唇,即便是世界被鵝毛大雪覆蓋,滿目銀白的當下,也沒人能忽視這張美貌的臉。

而在這張漂亮臉蛋充滿撒嬌意味的注視下,艾德格就算再怎麼鐵石心腸,也還是有瞬間的鬆動。

「……您走前面,我得幫管家先生。」金髮青年回答,語調沒有半點起伏。

公爵閣下抿唇,柔軟的粉色唇瓣被他蹂躪得發白:「我不認識路。」

艾德格舉目看向就在幾人視線範圍內,距離不超出十英尺的大宅,漠然道:「別撒嬌。」

漂亮的公爵閣下不高興了,鼓起臉剜他一眼,轉過身子,像隻高傲的鳥兒般昂首闊步朝宅子走去。

接著他就因為不看路,被地上的石子給絆倒了。

說是絆倒,事實上是快要絆倒――就在他身側的金髮青年眼疾手快,才看見他身子朝前倒去,便一把上前攬住他的腰:「小心!」

驚魂甫定的公爵睜開眼,委屈地抬頭看他:「就說了要一起走。看,我差點就摔傷了。」

艾德格很想敲開他的腦袋瓜,看看公爵閣下腦子裡除了水還有些什麼。

他一把將人拎起來,在克拉克不贊同的目光中把美貌青年塞回馬車裡頭,坐上車轅,朝還沒拎下那些亂七八糟行李的管家先生道:「我駕車進去吧。」

克拉克停下想拎行李的動作,又嘆了口氣:「好吧。動作快點,外邊太冷了。」

他老了,沒那精神也沒資格過問年輕主人家的交往狀況,可就算如此,像艾德格這樣對主人處處失禮逾越的貼身男僕顯然也不是符合規矩的存在。

但公爵閣下自己沒有半點意見,還總往金髮男人身邊貼,老管家見慣了,也就知道這兩人間沒有自個能置喙的餘地,他還是將本職做好,順帶朝上帝祈禱公爵閣下能在這次社交季覓得位好姑娘,讓莊園能在秋季迎來新的女主人吧。

宅子裡火爐燒得嗶啵作響,火花似乎要從柴堆間迸發出來。偌大會客室中坐了個清俊青年,拘束地坐在壁爐前方,男僕替他端上了茶:「先生,請用。」

「謝謝。」青年朝他笑笑,才握住杯身把手,外邊一陣動靜傳入,厚重的門被推開,捲進一股寒意,為首者瞧見他,動作微頓,朝後方道:「閣下,康奈爾先生在等您。」

「堂兄。」瞥見金髮青年背後露出一角的人影,康奈爾放下描金骨瓷茶杯,站起身來:「別來無恙?王都今年特別寒冷,您沒受涼吧。」

扯著男人衣襬輕晃的公爵閣下輕咳一聲,鬆了手,自艾德格身後走出:「多謝你,康奈爾,我一切安好。代我向叔父和嬸母捎去誠摯的問候。」

康奈爾微笑頷首,公爵看了看侍立在他身側的男僕:「連恩,你先下去吧,和克拉克去打理行李。這裡有艾德格就行了。」

名叫連恩的男僕恭順地低下頭:「是,閣下。」

門被重新合上,黑髮青年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下,神態雍容:「大學的學業還好嗎?我聽說再過兩週就是春x學期了,你都準備周全了吧。」

艾德格垂手站在他身後,用腳踹了一下椅腳,動作輕得很,只有上頭的公爵閣下能察覺一二。

黑髮青年裝作不知,雙手交握,用一張漂亮的臉龐朝堂弟微笑:「康奈爾?」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是這樣沒錯。」識趣的男人放下僅啜飲幾口,滿滿地在杯面閃著光芒的紅茶:「只是父母親和我都想念堂兄,就冒昧地上了門。說起來,我確實坐得有些久,也該回去溫習了。」

語畢,戴著單邊眼鏡的棕髮青年站起身,朝依然安坐,靠在椅背上的公爵一禮:「待社交季正式開始,我再來拜訪吧,李斯特堂兄。」

讓克拉克將人送到門口,並看著青年上了馬車後,李斯特走上階梯,朝二樓的臥室前進。

他走到轉角,餘光瞥見高大的金髮男人並沒有亦步亦趨跟上,而是正在替連恩扛起行李,臉色頓時不悅起來,抬起腳朝大廳回轉:「艾德。」

艾德格抬起藍色的瞳眸,一如既往地淡淡瞟他一眼:「有何指教,閣下。」

「讓克拉克和連恩整理就行了。」李斯特將雙臂抱在x前,透白的手腕在深紫色衣物下越發瑩潤:「你跟我上去。」

「抱歉,閣下,您如果想在今晚有衣服可供更換,我就得幫管家先生和連恩。」艾德格面無表情地拎起地上行李堆中的幾箱,在黑髮青年面前展示:「出發前我就告訴過您行囊要盡可能簡潔,但您不僅帶了十幾箱,還按照部位分類,不將所有行李打開歸類整理的話,您是要光著身子參與社交季嗎?」

連恩白著臉,看向用平淡語調訓斥雇主的金髮男子,又望了望臉色難看的公爵。

他想躲起來,不要被捲入這兩人間呼之欲來的暴風雨中――公爵閣下本就脾氣嬌慣,因他生得秀美,又是斯圖亞特家唯一嫡系繼承者,自幼沒人敢當著他的面說重話;而今天艾德格的一通斥責,顯然是給了他一記重重的耳光。

即便平x裡就知道艾德格對公爵閣下十分失禮,但這種程度的情形,連恩也是頭一回碰上。他提著手中的行李箱,正猶疑是否要繼續動作,卻看見黑髮青年氣沖沖地朝金髮男僕走去,臉色已由青轉紅。

這是要動手了……?連恩大為詫異,雖然也早想過公爵閣下某天會受不住頂撞而教訓艾德格,可他沒想過瘦削的青年會選擇親自上陣。

可事情發展並未如他所料。

李斯特走到金髮青年面前,高了近一個頭的艾德格俯視著他。

黑髮男人出了手――不是揮拳朝貼身男僕打去,也並非朝那張英俊卻冷漠的臉上甩出一記熱辣耳光,而是將他手裡的行李箱搶了過來。

「我也一起整理,總可以了吧?」賭著氣的李斯特吃力地一手提上一個行囊,橫著形狀濃淡都恰到好處的眉毛仰望艾德格,聲音因力竭抖動起來:「整理完就跟我上去。」

金髮青年漠然注視他,彎下腰,將行李箱奪回:「提不動就不要拿,受傷了麻煩的又是我。」

重歸空手的李斯特委屈巴巴:「艾德……」

「坐在那兒的沙發上。」艾德格抬腳,繞過又想撒嬌的美貌公爵:「二十分鐘。在這之內我會處理好。」

得到保證的李斯特愉悅起來,眉間舒展,再乖巧不過地坐到了舒適柔軟的靠椅上,目光鎖定著高大男子:「好。」

被當成空氣的連恩直到這時方開始喘氣,飛快地拎著箱籠朝後頭而去,眼底劃過一抹失望。

主人為何如此縱容艾德格?說出那種話,對公爵閣下毫無敬畏的人,又怎麼能初來乍到就被提拔成為貼身男僕,而非已在斯圖亞特家侍奉七年的他呢?

待艾德格和連恩將行李大致分類結束,大鐘的時針已滴答著來到午後四時。負責送走康奈爾的老管家一走進大廳,便看見金髮男僕站在靠椅旁,蹙眉看著陷入椅墊包圍,正睡得香甜的公爵。

克拉克揉揉眉心,正想上前喚醒公爵閣下,艾德格越過頭看他,朝管家打了個噤聲手勢。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