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渣攻》by毛里球丝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囚禁渣攻
毛里球丝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攻强受 / 强攻强受
一句话介绍:风流渣攻被自己之前抛弃的小美人囚禁并玩弄的故事。

啰嗦的介绍:程玥无疑是周晔睡过的人里最好看的,无论是眼镜下那张眼波粼粼、嘴唇绯红让人生怜的脸,还是老土校服下白皙修长的身躯,连xx那根Jx都格外x净漂亮。
但再美味的东西也有腻烦的一天,充分玩弄过那具美好的x体后,周晔随口说出了分手。
甚至当着对方的面与新情人热吻,尽管注意到眼镜xx有水光闪动,心头莫名浮现出一丝心疼,也就一丝而已。

七分走肾  三分走心
注意!!!本文雷点:攻受互换(非互攻),几乎没有原本的攻受关系doi的详细描述。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被绑架的渣攻,照片记录道具xx过程,强制深喉口交

已经在约定好的时间站了二十分钟,向来是被人等的周晔满脸的不耐烦,正准备要再次给对方打电话时,双眼被一双冰冷的手蒙住。

这种情形下,周晔完全没有心情玩小情趣,正要脱口训斥,脖子顿时遭到一阵电击,周晔瞬间倒在了身后人的怀里。

清醒后,周晔发现眼睛是被蒙住的,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所有的感官都聚集在臀缝间那处隐秘的xx正在承受的撕裂之痛上。

哪怕他不是一个同性恋,他也能猜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更何况他现下的姿势是何等的羞耻与下流。

他此时应该是坐在椅子上,脖子上x着什么,手被反绑在靠背后,双腿则成M型,大张开绑在椅子扶手上。

而成这样姿势的周晔,是全身裸露的。

多少有些慌张,但脑子立刻运转起来。绑架他的人根本目的大概不是图财,将他搞成这般德行,是一种情绪的宣泄,而且与“情欲”多少沾点关系。

周晔立刻想到他过往的一众情人,他向来处理得很好,哪怕过错方在他,也没有惹出多少纠纷。

唯有一人除外。

周晔承认对那人格外的决绝,他是没想到那样沉默内敛的人,在分手后会苦苦纠缠至此。

会是他吗?

脑海中那个乖顺少年很难与做出眼下这等极端行为的人联系在一起。

就在这时,蒙住眼睛的布条被人扯下,眼前正是周晔意料之中又情理之外的那个人。

程玥正微笑着盯着座椅上的周晔,明明是同一个人的笑容,周晔却找不到曾经半分乖巧柔顺的影子。他没有戴那副老土的黑框眼镜,略长的刘海下是一张苍白精致的脸。

在周晔印象里,程玥几乎时刻穿着那身肥大的校服,周晔觉得土气的同时,又十分喜欢强行扯下他校服裤子的瞬间。他此时没有穿着校服,上身x着件宽松的低领T恤,隐约能看到凸出的锁骨,xx穿着水洗蓝牛仔裤,加长的款式显出他修长的双腿。

很大众的衣着,被他穿出了几分颓废美。

周晔太过于注意眼前这个与平x截然不同的程玥,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到程玥身后的那面墙上贴着的照片。

当看清照片上的画面那一刻,周晔瞳孔顿时放大。

这些照片可不就一五一十告诉了周晔,他昏迷时,对方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一张照片中他被脱了个精光,在床上昏迷着。

令一张照片中,他已经被绑在了椅子上,双腿大张,高清的镜头下,臀缝间的xx暴露无遗。

接着一张是他xx的特写,绯色的褶皱密集地堆在一起,宛如一朵娇花。然而下一张便是娇花凋零的场面,三根手指一般x细的玻璃肛塞,粘满润滑,捅入了密闭的x口中,原本密集的褶皱被撑开,看上去可怜又脆弱。

然而折磨还在继续,当那根肛塞完全捅入后,对方又换了工具,是一根尺寸可与周晔本人相匹的按摩棒,哪怕上面涂满润滑,这般尺寸的玩意儿x生生地x入进来亦是相当可怖的。

褶皱已经被撑得平滑又单薄,甚至微微渗出血丝,以他坐着的姿势完整x入,导致下腹处微微凸起,隐约显露出按摩棒的形状来。

也不知道这根按摩棒在他体内停留了多久,在周晔收回视线的最后一张照片中,同样是他xx的特写,被拔掉按摩棒的x口竟然已经合不住,惨淡地微微张开,隐隐能看到里面的红色x壁,周围一圈尽是xx的润滑液。

周晔看得青筋暴起,手握成拳,不禁怒骂:“程玥,你他妈都做了些什么?!”

面对滔天怒气的周晔,程玥仍旧微笑着,“我想知道,这样做,晔哥会喜欢吗?”

喜欢?他周晔在昏迷的情况下,被工具开了苞,对方竟然问他喜欢吗?周晔气极反笑。

“不喜欢吗?”程玥垂下头,刘海遮挡下的眼睛晦暗不清,“我也不太喜欢。”

周晔瞪着程玥,冷哼一声:“你什么意思?你想告诉我之前在我身下娇喘连连的不是你?”

“是我装出来的。”程玥半蹲在周晔面前,伸手磨蹭着周晔的脸颊,“想让晔哥你高兴而已。”

侧脸上冰冷的手依旧带着恋人般的温柔,但周晔顿生出一股寒意来。

“怎么,你现在才来抱怨我没把你x爽?”但周晔可不认为程玥说这番话单纯是为了嘲笑他的性能力,他这方面的能力早已在之前每个百依百顺的情人中得以验证。

程玥默不作声,出乎意外地解开了周晔绑在靠背后面的双手,接着又割开了绑住周晔双腿的绳子。

周晔尽管满头疑惑,但怎会不抓住这样的好机会,他单手紧握,立刻出手向程玥脸部攻去。然而只一瞬间,他飞速挥过去的拳头被对方轻松接住,下一秒,少年像逮一只x仔一般不费吹灰之力地将他的手反扭过去。

“咚——”的一声,周晔面部朝下被大力按在了地上。

“晔哥,你那些对付街边混混的招式对付我是没用的。”

半张脸贴地的周晔面颊涨得绯红,因为陷于预想和现实的巨大落差,头脑震惊得忘记了思考。他算不上练家子,但曾经参与的打架斗殴混账事中,少有吃亏,眼下竟然被印象里向来清秀单薄的程玥轻易制服住了!

当难以置信的呆愣收回,半晌后周晔才怒吼道:“程玥,你究竟想做什么?!”

程玥俯xx,贴近周晔的耳畔,低沉地开口:“我想把晔哥曾经对我做过的事都还回来。”

原本清朗的声音,此刻却宛如恶鬼发出。

当尖锐又冰冷的刀口抵到周晔的脖子上,周晔脑中顿时闪过某些记忆——那时他正在撩拨程玥,好友说程玥性情古怪,不好招惹。

看到xx穿着校服乖巧地往返于学校和住家两点一线的程玥,周晔觉得好友的说法十分好笑。

此刻,周晔觉得好笑的是被对方按在地上的自己。

“你想报复我?行啊,刀都抵到我脖子上了,你怎么不用力捅进来?”周晔不是在x他,他在试探,程玥眼下对他究竟是怎样的态度,会对他做到怎样的程度。

其实至此境地周晔还打心里认为程玥不会动真格,哪怕已经见识到对方极具反差的行事,但印象中那个清秀乖顺的少年形象一时很难扭转。

直到刀尖真的扎入x中,一阵刺痛后,鲜血立刻凝结成滴流了下来。

“程玥,你真他妈疯了!”周晔用力挣扎,程玥也立刻收回了小刀。

“放心,这样做我并不觉得开心。”

缓过来的周晔遍体生凉,刚才还在用力捅他的人,现在又小心翼翼拿纱布按住他的伤口,能连续做出一系列截然相反的行为的人,大概

只能是不折不扣的神经病吧。

周晔心潮翻滚,终于在思考自己究竟是招惹了一个怎样的人……

“你把我绑到这来是为了报复我甩掉你?”周晔努力平复气息,“你既不要钱,又不要我的命,那要我怎样做,你才会放过我?”。

“报复?”程玥低声重复了一遍,“算是吧。只要晔哥乖乖地配合我,一旦我满足了,我就放过你。”

“你要怎样才会满足?像这样拿道具捅我?”周晔嗤笑。

直盯着伤口没有再出血,程玥为周晔做好简单包扎后才放开手,将刀子扔在一边,程玥坐到了铺着黑色床单的床沿上。“我说过了,想把晔哥曾经对我做过的事都还回来而已。”

“对你做过的事?什么事?”周晔一时茫然,他对程玥做过的事不和他对待之前每一个情人一样吗?约会、送礼物、以及xx。

唯一的区别是,他甩掉程玥的方式实在不够体面,他当着程玥的面吻了别人,即便如此,程玥依旧没有放弃,那双澄澈浅瞳执着的注视下,周晔格外烦躁,面上却没有显露分毫,调笑着缓缓开口:“你已经够让我腻味了。”

想必这就是程玥现下所作所为的源头,不过,面对他那副直白的人渣嘴脸,绑架他勒索一笔或者暴揍一顿岂不是更为解气?

周晔疑惑程玥究竟在图谋什么,见他眨了眨眼,思考着什么,最后摸了摸下巴开口道:“比如,晔哥你过来给我口出来。”

周晔一愣,嘴角随即扬起一抹讥笑,“你在介怀这些?”

“是,我很介怀,我一直以为我们从前是恋人关系,但晔哥只把我当做性爱发泄对象吧。”

所以这家伙现在是要让他做性爱发泄对象?

周晔皱着眉,抿着嘴站了起来,却也没有走向程玥。

“晔哥,我没有多少耐心的。我不喜欢动手,但总有别的办法让你难受。墙上的那些照片你也看到了,一不小心可能被我弄得人尽皆知。当然,你不在意也没关系,但你总有在意的东西……”

没有拿腔作势的恶言恶语,程玥以平静的语调说出的话,却暗涌着让人坚信会说到做到的威胁性。

周晔捏了捏手心,终于挪动脚步走近程玥,刚要弯腰准备拉开他的裤裆,却被一手挥开。

“不是这样,我们之前可不是这样的。”程玥背着光,原本浅色的瞳孔变得暗沉,直盯着周晔,语气一转,冷冷开口:“跪下去。”

这样的程玥于周晔而言是完全陌生的,明明还坐着,他的眼神却让周晔有种睥睨蝼蚁的错觉。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周晔再次掐了掐了手心,慢慢地跪在程玥两腿之间。周晔也让程玥做过同样的事,脖子上像狗一样带着颈环,卑微地跪在自己的双腿间,仰视着他,最后含住他的欲望。

无论隔多长时间,周晔脑海中依旧时不时会闪回过程玥为他口时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眸,泛着水光,令人怜爱。

再对比眼前这双深沉如死水的瞳孔,若说之前都是程玥的伪装,周晔不免觉得诡异起来。

拉开拉链,程玥漂亮的阴x还蛰伏其中。床笫之间,为情人口交的事周晔不是没做过,但主导权从来都在自己手上,对方只能任由着自己为所欲为,若是这种时候,对方的性器还安静如斯,周晔一定会调笑着嘲弄几句,然后心满意足地欣赏对方羞红的脸庞。

而此时此刻,周晔完全没有这种兴致,机械地握住那根x柱后,僵x地来回捋动几下,好半会儿才使其半x起来。

压下情绪,周晔张开嘴含入了x大的x冠,然后顺着脉络清晰的肌理借着口水的润滑,慢慢吞得更深。

曾经的程玥相当能激起周晔的凌虐欲,他带着眼镜低着头看他的模样,他的校服被拉开一脸慌张的模样,他暴露在空气中裸露的玉白肌肤……种种画面都能瞬间点燃周晔。

细想来,周晔似乎从来没有为程玥口交过,而他过往那么多情人里,唯独对程玥格外x暴。

心头泛起一丝愧意,尽管不愿承认,但周晔嘴上的动作逐渐变得自然起来。富有节律地吞吐了数回,将表面润x后,舌头打着旋,一边勾缠一边找寻着程玥的敏感带。

在口部已经略有疲累时,嘴中的阴x才完全勃起,觉醒的x柱是完全不输给周晔本人的尺寸,口腔已经包不住这玩意儿。

让程玥勃起已经费了周晔不少精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晔的口腔都已经麻木了,马眼才渗出些透明的水来,但丝毫不见要x出的迹象。

周晔无奈地呼口气,将舌头捋平,头一沉,x脆使得x柱x进了喉咙中。

他为过往的床伴口交的目的从不是为了取悦对方,深喉这样讨好意味浓烈的事,他哪里有做过。真正做起来比想象中的困难太多,巨大的x冠x得喉咙生痛,头脑气血上涌,正要马上退出时,周晔的后脑勺被人使劲按住了。

周晔费力地挣扎,用手去推对方,纹丝不动。

甚至意图用牙齿咬,但对方立刻单手箍住他的下巴,铁钳一般的力道使得上下颌根本无法合拢。就在周晔已经满脸通红,呼吸滞停时,对方松懈了片刻,周晔趁着空荡,头快速上扬,然而正退到x冠处,又被狠狠地按了下去,毫无缓和的一瞬间,嘴巴吞入了整根x棒,被猛烈摩擦过的喉咙,刺激得想吐,周晔额头青筋暴起,难受极了,身体反抗的劲道逐渐熄灭,整个人如同濒死的动物。

又是短暂窒息了片刻,程玥才再次松开手,周晔刚呼吸几口,再次被对方按了下去,力道之大,对方那根凶刃仿佛要贯穿他的喉咙,x进他的胃里。

就这样与酷刑无异的x入反复来回了几次后,口腔内的x刃颤抖着,终于x出,程玥这才放开周晔的后脑勺。

被残忍折磨的喉咙,又痛又麻还带着火烧般的炙热,周晔不管不顾地吐出嘴中的xx,随即立马扭头呕吐起来。

从被绑架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一夜,这段时间周晔完全没有进食,哪怕呕吐的欲望再强烈,吐出来的东西也只是程玥x进他嘴中的浓白xx、酸涩的胃液与口水的混合物。

埋头吐了半天,充血的头部渐渐平息下来,周晔的脸色由不正常的潮红褪成了没有血色的苍白。呼吸变得平顺,恶心的感觉也早已消失,但周晔依旧在继续维持着呕吐的姿势,只用余光偷瞄过他面前坐在床上的程玥。

直到此时此刻,周晔总算意识到,面前这个人的确不是他所熟知的程玥……

周晔停止了呕吐的动作,试着伸手去拿身后的小毯子,见程玥没有阻拦,周晔x脆起身去捡,但拿到手后,周晔并没有立刻用它擦掉嘴边残留的污秽,而是抓着毯子,猛地向房门口冲去!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