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离开的那天》by摇曳星河里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白月光离开的那天
摇曳星河里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美攻强受 / 强攻强受
首发废文
总攻,受宠攻
过程np,结局1v1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01

柳溢采因为和影帝郑时好六七分相似的长相,出道时被公司打造成小郑时好,尽管他只比影帝小了一岁,奈何出道太晚,本着“能蹭就蹭”的原则,公司狂吹柳溢采和影帝如出一辙的眉眼。二十六岁高龄出道的柳溢采顶着“小郑时好”的名头,倒也浑水摸鱼接了几部小成本网剧的男主。公司的人心里门清,既然长得像,哪怕演技天差地别,多发几张通稿黑的总能洗成白的。但是依然有人无法理解,柳溢采要学历有学历,从x常的穿衣打扮和代步的豪车也能看得出来,家里并不缺钱,这样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高材生为什么非要往娱乐圈里钻呢?

毕竟不是打着“小郑时好”的名头,就可以复制郑时好的道路的。影帝年幼成名,拿下第一个奖杯时不过16岁,后来光速大满贯又光速退圈,留下无数粉丝导演哀叹相见恨晚。可燃娱乐金牌导演x杨柳就曾公开表示过,入行以来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和影帝郑时好合作过。当初她会跨行进入影视行业,就是因为在街头的露天影院里看到了影帝的出道之作,也是影帝一战成名的代表作:《留时》。

x杨柳对《留时》的喜爱可谓毫无掩饰,每每谈起总是满心欢喜又满满遗憾,媒体大V也乐于炒作名导和影帝之间惺惺相惜的佳话。只有x杨柳自己知道,真正对影帝退圈最为遗憾的是可燃娱乐年轻的总裁,简雪茗。

可燃娱乐最初创建时,就是为了简雪茗方便追星。他虽然挂名在公司,却从不管事,主事的全是简家的亲信和职业经理人。简雪茗年纪虽小,为人却风流多情,相中的总要搞到手玩儿上一玩儿,最多不出一个月就腻了,丢掉后再重新寻找新猎物。娱乐圈这种帅哥美女云集的地方,简直就是为简雪茗量身定制的天堂。

这天,可燃旗下的练习生聚在一起测评,简雪茗自然在场,看美人是其次,主要是他喜欢热闹。整场测评看下来,还真让他相中一个。测评结束后,18岁的少年被人领到总裁办公室,总裁不在,助理向他讲解完来意,又给他拿来各种条约和合同,回报和义务写得明明白白。少年翻完第一次感到为难了,简总出手的确大方,可他听说圈里的大佬玩儿起来都格外疯。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万一以后再也上不了舞台可怎么办。正纠结着,视察结束的简雪茗回来了,世风x下,一圈下来居然只有这一个能入得了眼,xx的人都是怎么做事的!

助理立刻迎上来,“简总,该说的都说完了。”但是这小子看上去还挺不情愿的。

“不签吗?那就算了,去别家转转。”简雪茗创办的公司只有可燃娱乐一家,但是简家旗下的公司可就多了去了,娱乐圈里能叫得上名号的演员几乎都是简家的,包括曾经昙花一现的郑影帝。

“我签!”田易慌忙道。他刚刚还以为进来的年轻男人是总裁相中的另一个小明星呢,毕竟长得好看,身材也不错。田易还激动了一下,以为自己碰到了同僚,没想到这个好看的男人居然就是要包养自己的简总本人。田易压抑住紧张还略带羞涩的心情,又重复了一遍,“我签。”

02

简雪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那就签啊。”愣着x什么,等我给您递笔吗?简雪茗越发怀疑起底下人做事的能力,这种木头真的能捧红吗?看脸也只是清秀而已。简雪茗挑剔的审美中,这种程度的男生根本入不了眼,但是男生唱歌时的嗓音和郑时好有几分相似。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演技一骑绝尘的郑影帝,唱歌也是专业歌手级别的,但是他的心思并不在娱乐圈,拍完几部心仪的剧本,就放下一切出国了。没人知道隐退的影帝去了哪儿,但是简雪茗知道。

简雪茗什么都知道,仍然没有办法去见他。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田易签完合同,被助理领着去找司机,他要尽快搬完家履行合同中的工作内容。简雪茗独自一人去地下停车场坐车。走到电梯门口时,看到有人在那里等电梯。男人听到有人过来了,回头看了一眼。简雪茗看到一个和郑时好六七分相像的男人,他的脚步停住。男人的气质与郑时好天差地别,但是面部的轮廓和五官的排布却和郑时好有六七分相似。熟悉的面庞上带着陌生的表情,男人的目光锐利,眼神平静,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简雪茗只是来面试的实习生。

上楼的电梯先到,男人走进去摁下了七楼,演艺部所在的楼层,简雪茗留在原地继续等下楼的电梯。“叮咚”,电梯又来了,简雪茗走了进去。男人刚刚看向自己的目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他很清楚,那不会是郑时好的眼神。至少不会是郑时好看简雪茗时的眼神。

到达车库后,助理已经开着车在等了,田易不在车上,他坐另一辆车,已经离开了。

田易做梦一般搬进了宽敞清幽的大别墅里,豪华的装潢让他眼花缭乱,田易一时竟忘了先去自己的房间看看。签公司前他也想过走捷径的可能性,但是照着镜子横看竖看,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被潜规则的模样,普通清秀的年轻人而已,娱乐圈颜值最底层。但是没想到可燃的总裁居然如此接地气,田易突然想到了“互补”一词。他虽然颜值不足,但是自认为还算有些才华。而简总又有钱又有颜,两人刚好可以互补。最重要的是,简雪茗和其他只会玩乐的富二代是不一样的,至少对田易来说是不一样的。那份特殊让田易认定,他们两个就是命中注定要相遇并发生一些故事的一对。

尽管田易的东西不多,收拾完也到傍晚了。他在佣人的引领下去餐厅用餐。餐厅只有他一个人,小朱发信息说,简总晚上有个酒席,9点才会结束。田易的晚餐是私人厨师特制的营养餐,不仅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吃起来更是美味绝伦。田易常年节食,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营养餐。但是晚餐总量被控制的很严格,田易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满足的喝了一小杯葡萄酒。

别墅建在半山腰上,据说整座山都是简雪茗的私产。田易在另一个佣人的引领下去后山泡温泉。温泉配备了理疗室,有专业的护理师等在那里。田易泡完温泉后又做了个全身spa。回到别墅后,田易惬意的漂在智能浴缸里,用顶级品牌的护肤品涂完全身,小朱说这个味道是简总最喜欢的,田易对香味儿没有多少研究,只觉得闻起来既像氤氲的红茶,又带着淡淡的烟x味儿。欣赏了一会儿顶级调香,田易爬出浴缸。放在洗手池上的手机闪烁起来,不防水的手机十分耽误工作,应该尽快换个新手机,田易想。

他打开消息,顺着助理发的链接,看到了一大堆注意事项,简总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简总什么时间会回别墅,他又该做哪些准备,田易xx看着,突然瞥到上方的时间,简总快要回来了。他顾不上擦x身体,随意x了件衣服朝外跑去

03h

尽管抓紧时间补救,田易最后还是迟到了。到达卧室时,简雪茗已经等了他很久。田易想以第一次没有经验为借口,替自己求情。“有经验的话体检报告带了吗?”简雪茗问。

“没,没有,都没有。”经验也没有,体检报告也没有。

“我的体检报告,小朱可是都发过去了啊。”

“我明天就去。”

“来不及了。”简雪茗说着挥了一下手中的鞭子,他对道具不甚热衷,但是有些过分的家伙他实在懒得动手,几鞭子挥下去,早点儿把人拖出去早清净。

田易的肩上挨了一鞭子,他突然想起注意事项上写着挨打时要主动,他不知道该怎么主动,低着头算主动吗?为了避免犯更多错,田易转身背对着简雪茗趴在了地上,他解开浴袍的腰带,松垮的浴袍掉在地上,露出刚泡完澡的带着热气的身体,整个人一丝不挂的暴露在金主视线中,田易难得生出了一丝紧张。不只因为简雪茗有钱有权,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张不错的脸,是即使只有一面之缘也能深深印在脑海中的脸。田易的心情在苦涩和悲戚中慢慢平静下来,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刚刚犯下的错误,为了安抚脾气不好的金主,田易特意抬起了xx。

简雪茗虽然对他的行为感到莫名,仍然挥鞭一鞭子打在了他的xx上,留下比肩上还要明显的红印。简雪茗没见过挨打还主动送xx的,除了那几个有受虐倾向的小情儿,但是简雪茗没时间陪他们玩儿情趣,没几天就把人赶走了。简雪茗下手随心所欲,开心时会收敛点儿,今晚他显然并愉快,丝毫没有收敛手上的力气,凌厉的鞭子毫不留情的朝股缝打去。x糙带倒刺的鞭子划过敏感细嫩的肛口,所到之处留下猩红的血迹。田易疼的抱着头蜷成一团,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更多鞭子接连而至。冷汗流了出来,很快浸x了身下的地毯。十几鞭子下去,肛口被彻底打烂,鲜红的血液顺着大腿流到地毯上。田易浑身颤抖着,简雪茗给两瓣臀瓣补了几鞭子,把沾满血的鞭子丢在地上,“收起来吧,我累了。”

田易疼的动弹不了,还是强撑着拿起鞭子。鞭子原来放在哪儿来着?他想起来了,在浴室旁边的小房间里。田易直不起身子,下半身痛到失去知觉,只能四肢并用爬到浴室旁的小门前,一路上留下了淅淅沥沥的血迹,看着分外吓人。门没有锁,田易伸长胳膊推开门,看到了排列整齐的鞭子和手铐,各种型号、功能应有尽有。他浑身冰冷,又慢慢爬了回去,“简总,请您享用我,求你了。”他哭了起来,挨x总比挨打要好,田易心有余悸的哀求道。

田易偷偷看了一眼简雪茗毫无表情的脸,哭着抱住了简雪茗的小腿,仿佛为了证实自己的诚意,他隔着裤子啃咬起简雪茗的性器。

简雪茗推开了他的头,“脱。”订制的西装裤上沾到了田易的口水,简雪茗的神色有些不悦。田易连忙帮简雪茗脱下裤子。沉睡的那物垂在田易面前,毫无经验的田易事到临头才后知后觉的害怕起来,如果简总不满意他又该怎么办呢?田易胆战心惊又笨拙的x弄起来,先是用舌头卷了卷xx的阴x,又试着含进嘴里,像吮吸冰棍儿似的嘬了几下,简雪茗一点儿都没买账,田易还没来得及着急,简雪茗抓着他的头发让他仰起头。头皮快要被扯掉,田易忍住眼泪,头昏脑涨的听简雪茗冰冷的责备,“我可不想当你练手的木桩。”说着没有感情的松开了手。

田易摔了下去,跌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他挣扎着爬起来,狠狠心一口吞下了简雪茗的阴x,一直吞到嗓子眼儿里。舌头和口水包裹住性器,喉咙用力吮吸着。田易吸到下巴都酸了,简雪茗终于有了一点儿反应,感受到嘴里涨大的阴x,他再接再厉吸的更卖力了,性器在口中逐渐涨大,抵进喉咙深处,撑得田易越来越想吐。

简雪茗眯着眼享受了一会儿柔软的喉咙,用力顶了一下,听到了田易痛苦的呻吟。他抓着田易的头发把人甩出去,沾满了口水的阴x从口腔中xx。田易滚了几圈,停下后又狼狈的爬了回来,转过身翘起伤痕累累的xx,被打烂的鲜红的肛口暴露出来。他x了那么久,腿间的血已经x了。简雪茗挺身捅了进近在咫尺的xx,烂xx在疼痛的刺激下,前所未有的剧烈收缩起来。

简雪茗享受了一会儿酥麻的快感,适应完全后按照自己的节奏抽x起来。田易死死抓着地毯,以保持自己的动作,他浑身都使不上劲儿,仅仅翘着xx就已经十分艰难。可简雪茗只顾自己,抽x的越来越快。模糊中田易听到了金主动情的呻吟,断断续续传入耳中的声音和长相一样优雅迷人。但是,田易稳住身子,这么优雅迷人的人偏偏是个魔鬼。

几十次抽x后简雪茗x了出来,xx尽数x进了肚子里,田易疼得几乎要昏过去。但是简雪茗还没有满足,揪着他的头发要他再口一次。田易努力找回神智,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简雪茗很快就x了。田易却没了撅xx的力气,“求简总怜惜,去床上吧。”他跪在简雪茗脚下求道。

简雪茗一脚踢开他,“是你让我x你的,现在连怎么x都要你来挑啊。那我是什么,按摩棒吗?”

“不不不!”田易吓出一身冷汗,连连摇头。

“那就去床上,你来动。”简雪茗冷冷道。

田易绝望的爬上床,他很怕自己支撑不住弄伤金主,那他赔上性命可能都赔不起。

简雪茗慵懒的躺在大床中央,田易跨坐在他腰上,被打烂的xx很容易就吃进了身下的性器,起身时却发现分外困难,因为后x的剧痛,大腿根本使不上力。田易几乎咬破了嘴唇发力,才勉强抬起身体。他想让简雪茗配合一下,想到刚刚简雪茗的话,又咽了下去。田易艰难的上下起伏着,他没想到xx还可以这么痛苦。分神时,简雪茗抬手给了他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烧起来。“太慢了。”头晕目眩中,田易听到了简雪茗的责备。田易脑子里嗡嗡直响,被疼痛刺激成一团浆糊的大脑根本无法思考,全凭意志力动着。在田易彻底失去意识前,简雪茗终于释放了,田易脱力地倒在他身上,xx还吃着简雪茗的性器。简雪茗把人从自己身上拎起来,性器从血淋淋的xx里滑出,确认不会伤害到自己,简雪茗抬腿一脚把人踢到了地上。

他拿起手机给助理打电话,“小朱,这边这个人过来处理一下。”

他看不懂田易,挨完鞭子居然还想着xx,这就是被下半身支配的雄性动物吗?

家庭医生来为田易打了两支针,又留下一些外用的伤药,这种事情医生见得太多,药方开得无比熟练。老板不喜欢磨蹭的人,所以医生从来不会停留太久,徒惹老板不悦不说,还可能被受了气的情人们责备。医生离开后,田易拿着巨大的消毒棉球给自己清理后面,肚子里的xx排完后,肛口已经疼的失去知觉。田易拿出新的棉球放到药水浸泡完全,塞进破烂的肛门里。瘸着腿从洗手间挪出来,田易独自躺在一楼的客房,房间华丽依旧,但是他已经没了欣赏的心思。

现在还不能打退堂鼓,至少要把遭过的罪还回来,田易凄凉的想。第二天早上,简雪茗因为和其他人有约,早早就出门了。田易一觉睡到x上三竿,直到被后面的剧痛疼醒。他跑去卫生间换药,只隔了一晚,x口居然肿到连手指都塞不进去了,烂红的样子仿佛被虫子啃坏的烂番茄,一碰就钻心的疼。田易软着腿趴在洗手台上,xx里的棉球就像和皮x长在一起一般,拿出来时疼的好似剜掉了自己的一块儿x。田易抖着手,狠心塞进了新棉球,药物加剧了痛感,田易疼的摔倒在地上。几分钟后,田易面色苍白的从卫生间挪出来,这种x子他还要过四天。

三天后,简雪茗从海上party回来了,这趟没有白去,他带回一个x大xx软的小明星。小明星和郑时好没有相像的地方,但是自称最喜欢郑影帝的息影之作,《白x梦》。简雪茗居然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了些许共鸣,所以他没有拒绝男人的刻意接近。

“我觉得我好像白x梦想家啊,前几天还在为房租发愁,今天竟然就坐上简总的车了。”小明星憧憬的说道。

“梦还可以做的更大一点儿。”司机在前排目不斜视,简雪茗躺在小明星怀里,“玩儿给我看看。”他发话道。

小明星伺候了简雪茗三天,对这位爷的x路了如指掌,x脆利落的把裤子退到膝盖。他没穿xx,xx里塞着最大号的肛塞,肛口被撑到变形,但是因为有意收着力,所以还没滑出去。小明星一路上坐立难安,这会儿终于能放松一下,偷偷松了一口气。

他撑着前排的靠背抬起xx,拿出xx里的肛塞放在右侧,简雪茗坐在他左侧,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小明星并拢三根手指,伸进闭合不了的x口里,里面肠液不多,小明星这几天流了太多水,这会儿反倒x涩的什么都没有。x生生抽x了几下后,小明星转头去看简雪茗的脸色。简雪茗摇了摇头,不是很满意的样子。小明星继续认命的用手指x自己,手酸肩酸时简雪茗终于开口了,“只用手指怎么够呢?”

小明星僵住了,简雪茗示意司机停车,司机在面朝大海的环山公路上停下了车,小明星怕自己被抛尸荒野,连忙道,“我可以,我真的可以,简总您看!”

小明星将整只手握成拳头伸进了后x里,怕简雪茗不满意,又用力抽x了几下。他疼的几欲昏厥过去,却还是艰难的看向简雪茗,面无表情的简雪茗终于来开了金口,“走吧。”司机重新启动汽车,小明星不敢有丝毫大意,仍旧紧张的看着简雪茗。

“喜欢的话就继续放在里面。”

小明星立刻拿出拳头,x口被撑的更大了,肛塞轻而易举的重新放了进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回到别墅时已经下午了,田易正躺在花园里晒太阳,他现在还在熟悉业务阶段,没有时间兼顾本职工作。而且他伤的太重,就算有通告也跑不了。

简雪茗带着一个娘里娘气的男艺人回来了,田易认出来那是前几年大爆的深情男二专业户,这几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哑火了,现在看来是又攀上了高枝啊。

田易紧张起来,他还没拿到半点儿好处,就有人来跟他抢了。田易不悦的看向那个男艺人。

“你好,我叫周乐欣,你怎么称呼?”周乐欣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田易是x什么的了,偏偏他也不是吃素的,笑着自我介绍道。

“我叫田易。”田易为了迎接简雪茗站了起来,发现自己比周乐欣要高,内心觉得自己赢了一局。

简雪茗没有理会他们的寒暄,在周乐欣自我介绍时就自个儿进屋了。直到简雪茗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两人终于再也不用维持虚假的笑容。

当晚,田易没有遵从医嘱,拿出旧棉球后没有再塞新的。给自己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田易用手机给小朱发了个红包,他没有吃晚饭,趁简雪茗和周乐欣一起吃饭时,偷偷溜进简雪茗的卧室。小朱把手机拿给简雪茗看,“老板,他想x什么?”

“有钱拿是好事啊,收下吧。想x什么,今晚看看不就知道了?”

简雪茗一进门,就看到田易光着身子趴在地上,xx上长出一条毛茸茸的猫尾巴,随着他扭动的动作,在空中一晃一晃的。简雪茗若有所思的走到床边坐下,“你这是?”

“简总,人家想你了。”田易像猫一样爬到简雪茗脚边,依偎在他小腿上,掐着嗓子说道。

“今晚吃饭没看到你啊,厨房有夜宵,小朱已经准备好了,你去拿过来吧,像现在这样。”

田易有苦说不出,只能手脚并用爬到厨房拿宵夜。小朱接到老总消息,让他准备一罐没有包装的辣椒酱,一定要上次从印度带回来的魔鬼椒。小朱把装着红澄澄辣椒酱的玻璃罐子和一次性手x放进手提袋里,田易要用四肢爬行,只能用口咬着手提袋。

田易以为自己拿的是番茄酱。看到黏乎乎的酱汁,已经预想到会发生什么了。田易突然得意起来,新来的小贱人会勾人又怎么样,简总不还是愿意陪着我胡闹。

想到这儿,田易爬的更快了。他把叼着的袋子送到简雪茗手上,简雪茗指了指壁炉边的地毯,这个季节没有壁炉没开,但是厚重的地毯自带宜人的温暖。田易爬过去,自觉的拿出堵在肛门的猫尾巴肛塞。简雪茗戴上一次性手x,挖了满满一大坨辣椒酱,塞进了张着嘴的红红的xx里。

辣椒一接触皮肤,田易就觉察到不对了,可他根本来不及躲开,整个人因为剧痛摔在了地上,身体因为疼痛抽搐起来。简雪茗却紧跟着又塞了一大把辣椒酱进去,辣椒酱被挤到更深的地方,田易疼的打起滚来。好像有把火从xx一路烧到直肠,直到五脏六腑都跟着燃烧起来。田易抽搐着,眼泪鼻涕流了出来,胃酸从喉咙中吐出,前端x出了x色的液体,肛门里流出了掺杂着辣椒酱的x稀。田易却什么都不知道,他抽动着失去了知觉。

简雪茗嫌弃的离开卧室,打发小朱去处理田易。周乐欣听到了田易的惨叫,出门看热闹,简雪茗看到了他,和他一起回了卧室。

“怎么,好听吗?”简雪茗知道周乐欣一定都听到了。

“不,不好听。”明明幸灾乐祸的不行,但是周乐欣知道该怎么做。

“吃下去。”简雪茗丢下一个袋子,里面有一个玻璃罐,罐子里还剩半罐红红的酱。隔着很远,周乐欣依然闻到了刺鼻的辣味儿,他脸色突变,又立刻换上甜美的笑容,试图抓着简雪茗的衣袖撒娇,被简雪茗拍开了。

“不吃?不吃就别再让我看到你。”说完,简雪茗离开了这里。周乐欣愣在原地,小朱进来赶人,给了周乐欣一张某医院的就医卡,“祝你身体健康,卡里预存了五十万,本来是为了今晚用的,虽然用不上了还是要物归原主。”

周乐欣愣愣地接过卡,回过神后逃似的离开了简家。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