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宝》by山景王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催眠麦克风/横滨3P]至宝
山景王四
同人 / 男男 / 架空 / 高H / 喜剧 / 高H / 温馨
毒岛梅森理莺0621生日快乐

只有理莺是攻
存在受受大量无插入亲热戏份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写不下分两段发的上

横滨之王觉得自己从进入五月份起,就没有闲下来过。五月底是铳兔的生日,他与理莺提前小半个月做计划,场地、礼物,无一不精心准备,当天把自家那只小兔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庆生活动圆满告一段落,然而紧接着就要迎来下半场——六月二十一日是理莺的生日,他又得找铳兔合计下一场庆生会了。

根本没个消停嘛。左马刻嘴上这样说,但张罗得最来劲的人就是他了。他其实很享受跟队友一起策划商量的过程,也期待看见寿星开怀的笑容,那比什么都令人心满意足。

儿时受限于家庭条件,没有什么与伙伴们手拉手逛祭典的经历,但自从有了MTC的队友,每一天都是值得铭记的节日。

当初也正是他提议,以后无论多么忙碌,都要给自己和队友生日预留出时间,三人一起度过。

当然,这句话主要是说给铳兔听的,身为公职人员,他总是三人中最忙的一个,左马刻和理莺也有各自的事,但都不及他那样劳心劳力——这也是他俩从心底尊重铳兔的原因之一。

左马刻亲身体会,与理莺和铳兔合伙做生日策划,二者感受截然不同。和理莺一块商量的时候,他率直地鼓励自己提出的所有方案,思路清晰地予以一一点评,有的甚至让左马刻后知后觉“我只是觉得这玩意很酷,原来这么适合小兔吗”……

对着那张英俊到逆天的混血脸庞,蓝眼睛里满溢“假如小官是铳兔,收到这份礼物一定倍感喜悦”的梦幻光采,左马刻直接把单选题改成多选题,备选礼物全包,就差没给铳兔奉送名车豪宅外加一艘海上的大游艇。

但是和铳兔搭伴就没这么舒心顺利了。前两次碰头会都在吵嘴中度过,而且由于没有理莺在场劝解,话题一路跑偏,吵到最后都忘记一开始是为了什么。

说起来,理莺这样钢铁意志的军人,内心纯粹坚定,对物质要求极低,实在难以想象有什么是他心心念念的礼物。

左马刻和铳兔这对黑白两道的老油条冥思苦想,把“男子汉都喜欢的东西”列了一长串,始终觉得差强人意——不会出错,也不至于拿不出手,但似乎欠缺独特出彩之处,换句话说,送给社交圈里任何一位男性都行。

总觉得把那样的礼物交到理莺手上,太过敷衍了。

两人凑在一块吞云吐雾,铳兔感叹,“这个世界配不上理莺啊。”

左马刻呼出一个烟圈,“所以才更要让他知道,至少我们MTC是能与他相配的归宿。”

“说得对。”铳兔想了想,“比起偏重礼节性意味的物品,还是选实用的比较好,像那种会买给家里人,每天都用得上的东西。”

左马刻问,“厨具之类的吗?”

铳兔脸都绿了,“你别过分助长他料理的热情度啊。”

左马刻不服气,臭着一张俊脸说,“什么啊,要说助长,铳兔你才是吧,上次喝了几大碗啊,那锅加了○○○虫的——”

铳兔痛苦地捂住耳朵,“别说了!我不想再听到那个名字!”

左马刻刚才给铳兔施加的精神攻击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会回想起那锅浓汤也觉得胃里一阵难受。

于是这项提案自动废弃。

铳兔又说,“不如送一套西服正装吧,这样以后理莺跟我们出去不用总穿军装了。”

左马刻抓住机会损他,“谁穿西服出去玩啊,你以为谁都像你这兔子警官一样假正经。再说,六月下旬天气已经很热了,”他指指自己,“应该像本大爷这样穿。”

铳兔看了看左马刻身上那件印满骷髅头的花哨夏威夷衫,心说你这家伙的衣品实在不敢恭维,让理莺那样的好身材配这种老头衫,不是暴殄天物吗。

他换了种说法,“左马刻,你不想看理莺穿西装的样子吗?那个人是天生的衣架子,绝对适合。”

左马刻脑中浮现出那个不苟言笑的军人西装笔挺的冷峻姿态,一时心动,“确实如此。”

铳兔从容地抽了口烟,微微眯起的眼睛在烟雾中显得暧昧迷离,“何况,送人衣服就是为了有一天亲手脱下来,这是至高的浪漫啊。”

左马刻弹了弹烟灰,忍不住笑了,“你这样说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横滨的黑道少主与恶德警官无论争执多少次,到最后都会因为理莺而光速和好。二人达成一致,在铳兔最喜欢的高档男装店里定下一整套西装西裤,衬衫领带,连鞋袜都给搭配妥当。

左马刻还额外贡献出他私人珍藏的一枚古着领带夹,铜制小骷髅旁刻有三颗星星,是他两年前高价收得的宝贝。

礼物安排妥当以后,便开始商量聚会场地。铳兔生日那天,左马刻豪气地包下○○酒店顶层,三人于临海的落地窗前对酌,共进晚餐,随后在豪华蜜月套间里度过了一个热情的夜晚。

不过以理莺的生活习惯,这样的套路并不完全适用于他。左马刻与铳兔都觉得,比起铺张高调的盛宴,或许一个恬淡温馨的家庭生日会更能让理莺高兴。

“铳兔,这次的地点就安排在你家吧。”

“可以,在你家或我家都没差,选择我那里,你另有什么特别理由吗?”

左马刻勾起嘴角,面露得色,“当然,本大爷有一个绝妙主意。”

铳兔警惕地问,“你又有什么鬼点子?”

“你想啊,家宴的重点就在于亲手做的料理吧?饱含料理人心意的饭菜,拥有外面再高档的饭店都复制不了的独特魅力。”

这句话,连惯于在左马刻面前挑刺的铳兔都不能不由衷赞同。比起觥筹交错的社交宴会,他更喜欢自家两位队友的手艺。左马刻做的家常菜都很合口味,而理莺的爱心料理,只要不去深思里面那些吓人的食材,自己真的每次都能吃到松裤腰带。

“你的意思是,理莺生日那天由你下厨?嗯,说得也是,总不能让寿星本人忙前忙后。”铳兔赞许地点头,觉得左马刻不暴躁时还是很细心的。

“什么‘说得也是’,”左马刻瞪了铳兔一眼,“你这小兔子又装傻。”

“什么?”

“本大爷下厨不是不行,但是由平时不进厨房的你来做才更特别、更有新鲜感吧,所谓‘惊喜’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我理解你的意思了。”铳兔迟疑道,“可我连开水都是理莺送了我热水壶之后才开始烧的,对厨艺实在没有自信。”

左马刻最喜欢看铳兔为难的样子了,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有滋有味地吸了一口烟,“让你做个饭而已,还能比杀人难吗,学一两次就会了。”

“别擅自给我增加杀人如麻的设定啊。那个,你有食谱吗,先借我看看。”

“谁有那种东西,本大爷从来不需要,随便做做就很好吃。”

“……”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行啦,本大爷会给你特训的,包你在二十天以后做出一桌像样的饭菜。”

“哦,那就好。”铳兔放下心来,有左马刻在旁边看着的话,自家厨房应该不至于被自己祸害成灾难现场。

“菜单等下次再敲定。”左马刻又说,“还有,二十一日是星期一,你那天要值班吗?要是敢放本大爷和理莺的鸽子——”

“安心,我已经提前请假了,到时即使有突发的杂事,也有奴隶们顶着。”

“你在警局到底收了多少奴隶啊……”

接下来一段时间,铳兔在左马刻陪同下买了全套锅碗瓢盆,空荡荡的冰箱里也填满丰富食材。因为不想提前暴露惊喜,三人小聚的地点都在酒吧,营地或者左马刻家。

理莺只要与队友们在一起,任何地方都乐意奉陪,自无异议。他和左马刻做饭时,铳兔还跟过来看,不失时机地问一些食物烹饪方面的问题,理莺以为他嘴馋,觉得这样的铳兔十分可爱。

最惊险的一次,是理莺周末在三人群里说自己打到一只很肥的獐子,想和左马刻、铳兔分享上好熏腿肉,现在就从营地出发,送腿上门。

前一天晚上左马刻教铳兔做蛋糕,弄到半夜懒得收拾,大被同眠一觉睡到天亮。醒来看见消息,两个人手忙脚乱程度堪比遭遇老师突击查岗的高中生,左马刻衣服也来不及换,直接穿睡衣开车往家赶,路上还给理莺打电话说铳兔不在家,总算拦截成功。

把理莺接到自己家,两人份的爱心腿肉一股脑儿塞进冰柜,左马刻松了口气,摸出手机来想给铳兔发个“OK”,就见对方发消息问他有没有看到自己的拖鞋。

拖鞋?从小兔家出来时太匆忙,两脚往就近的鞋子里随便一伸,看都没看。左马刻往玄关处张望,两只兔耳凉拖可怜兮兮地被甩在鞋柜旁,耳朵都瘪了。

他嘴里“啧”了一声。以理莺的细心程度,不可能没注意到。刚才自己帮小兔现编的借口拙劣到家,那个人也只是很体贴地不说破而已。

怎么有种地下情被抓包的尴尬……明明前些天和理莺筹备铳兔庆生活动就很顺利的。

左马刻不喜欢遮遮掩掩的微妙氛围,便在厨房泡咖啡时摊了牌,“理莺,下周一是你的生日,到时候我们一起好好庆祝一番,目前本大爷和小兔正在做一些准备,暂时保密。”

“小官知道。”理莺从左马刻手中接过香气浓郁的咖啡,“这个时候如果说‘不必费心’,就太轻视二位的心意了,所以——小官很期待。”

他抬头望着左马刻,视线专注,背脊挺直,浑身散发着只要与队友相处就喜悦到开出小花来的好心情。

左马刻真想把此时此刻的理莺拍摄下来,发给铳兔共同欣赏。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