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深渊》by凉风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深渊abo(np)
作者
凉风

內容簡介

一次心软,言笙(alpha)和已婚的前任(alpha)开了房,不巧被她的omega捉奸在床,以破坏军婚罪,同性恋罪,判了八年。

自此,跌入深渊,滚落泥潭,成为了监狱里谁都可以x的一只破鞋。

沉沦者永远沉沦。

而不屈的灵魂,会一步步,从深渊中爬出来。

主受,alpha,攻也都是alpha,监狱文,主吃x复仇和爽。

alpha和omega是不同性别,所以在abo世界,alpha相恋,omega相恋才是同性恋,望周知!

无感情线,但是有后宫。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NPxNP爽文百合

Chapter01 肺癌患者
Chapter01

那一天,总编辑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他的眼神很复杂,瞧了我一眼,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

采访的人选定下来了,恭喜你。

我晕晕乎乎的走出办公室,被这从天而降的惊喜砸懵了。同事们也毫不掩饰心中的羡慕和嫉妒,一个劲的酸我凭什么。

其实我能理解,毕竟那位女士一生低调,不多接触媒体,却又充满了传奇色彩。

风华正茂时锒铛入狱,出狱之后以黑社会和色情行业起家,短短几年便积累了巨大的财富,随后摇身一变,成为这个国家的娱乐大亨。

掌握着的财富,据说可以买下某个东亚岛国。

抛开她的商业成就,这位女士本人也十分值得探究。同性恋、潜规则公司偶像、和政界大佬权色交易,包养过的小鲜x不计其数。

人们恨她、憎恶她,然而当这个女人公布肺癌晚期,快要死去的时候,却又发了疯一般想了解她。

可惜得到的信息支离破碎,整个互联网都讳莫如深。

过去的几十年,这位女士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自家的也不允许。偷拍的狗仔只要被抓到,就会被直接扔到长江里喂鱼。

所以当她公开表示愿意接受一次专访的时候,整个行业都在沸腾。对于每个新闻工作者而言,这都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意味着自己的名字,会和这位女士一样,流传千古。

财富、名声、资源,届时应有尽有。

我是俗人,不可能不动心,所以也提交了采访申请。

只是没想到这馅饼,刚好砸在我的头顶。

“做好准备,不许搞砸。”直接上司,负责时政板块的主编孟小姐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

啪的一声,扔在了我的办公桌上。

“这是我之前找的一些信息,以及对言女士的性格分析,你应该能用得上。”

我翻看着,大部分都是网上能找得到的公开资料,只不过在旁边,加上了孟小姐的笔注。

注释和分析,密密麻麻,看得出来是下了一番苦心。

“真不知道言女士为什么会选中你。”孟小姐无奈的叹了声气,心血付诸东流,是谁都会感觉到可惜。

她仔细打量我,自言自语道:“难道就因为你是个长得还不错的女alpha?”

这样的猜想不是空x来风,言女士是彻头彻尾的同性恋者,二十三岁那年,因同性恋获罪。出来之后,屡教不改,变本加厉。

有传言说她公司里每一个漂亮的女alpha,都爬上过这个老女人的床。

是真是假我可以留到采访中问,但如果只是凭外貌的话,娱乐板块的吴小姐应该比我更有机会才是。

至于背后真正的原因,其实我是清楚的。

那篇申请书的最后一行,白底黑字,是这么一句话。

——儿时贫困,无力继续求学,曾接受过您的资助,一直铭记在心。

报答过家乡、社会,却还未曾报答过您。

虽然十足的心机,我也承认,但这句话确实是真的。

在很多人眼里,她只是一个沉迷于性爱的疯女人,不知廉耻、为老不尊,六十岁了还和正当红的小鲜x一同驾船出海。

对我而言,对许许多多出身于大山,家庭贫困,没有钱继续读书的学子而言。

她是恩人。

所以采访她不止单单为了私心,还原一个真实的她,将她的生平以书面的形式保存在这个世界上,供之后的人了解、观摩。

这就是我的报答方式。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在那之后过了一个月,我带着录音笔和笔记本,一个人飞到了最南端的城市。

言女士喜欢海,喜欢温暖的地方,我猜想大概是因为那几年苦寒的牢狱生活给她留下了十足的阴影。

接机的人将我带到了言女士所在的海边别墅,四月,阳光明媚,春风和煦。

天空和大海都漂亮的不可思议。

纯白的海鸥在天空中掠过一道弧线,高高的棕榈树枝繁叶茂。

我走进别墅,来到三楼,在看护人员的示意下敲门。

“请进。”

苍老沙哑的女声,她吸烟,得到的全都是不好的东西。

烟嗓,还有置她于死地的肺癌。

我走进去,一眼就认出坐在病床边上的年轻女人,是前段时间刚拿下金鹰奖最佳女配角的新晋四小花,吕忱。

尽管早就知道言女士有很多这样的红颜伴侣,但是吕忱可是娱乐圈中难得一见的清流,出身北影,身世清白,xx净净,洁身自好,丁点绯闻都没有。

要是这一幕被她数量众多的女友粉看到,不知道哭的有多伤心。

“我先走了,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吕忱声音温柔,目光深情,像是在哄生病的女友。言女士笑了下,衰老的面容上皱纹层层叠叠,像风x后的老树皮。

所有美好的事物,终究是不抵时光的摧残。

但是她骨相美,笑起来风韵犹存,可以想像年轻的时候,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不用,你去忙,遗产有你一份。”

“你明知道我不是贪图你的遗产。”

“那不重要。”

吕忱默了默,随后便离开了,走之前她看我一眼,微微点头示意。

门关上,房间里便只剩言女士和我两个人。她比想象中要平易近人许多,招呼我坐下,又让看护为我端茶倒水。

我顿时有些紧张,原本准备好的开场白也卡在嗓子眼中,说不出来。

很难去描述当时的感觉,如此传奇的一个黑道和娱乐大亨就坐在你的面前,如此的近。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手臂上的老年斑,眼角的皱纹,以及手背上,还在不断输液的针管。

“方才您提到了遗产,想要争夺遗产的人有很多吗?”

“上来就是这个问题吗。”言女士笑了下,“也还好吧,钱这种东西死了又带不走,我也没孩子。她们既然有心过来看我,分给她们一份就是了。”

“你想要吗?”

我心一跳,不知道言女士是试探,还是真心,但无论如何,这份钱都是我受不起的,连忙推拒了。

拿出录音笔,按下电源,然后放在透明的小茶几上。

“您想从什么地方开始说呢?”

“让我想想——”

病床上的年迈女人低头沉思了会儿,眸光透露着寂寥和悠远。

“果然还是应该从我入狱的那一年说起。”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