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佬们日夜浇灌》by饮梦如酒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快穿]被大佬们x夜浇灌 NP
作家:饮梦如酒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腹黑攻
“叮,恭喜绑定x夜浇灌系统~”顾念来到快穿世界,盛世美颜,人人见了都想x。金手指全开,剧情先知,却被告知他只是个恶毒x灰?去他妈的x灰,老子要当万人迷!
真主角*大影帝*顾念集演技于一身,轻松斗白莲,没有他改不了的剧情,没有他抢不到的男主!禁欲高岭之花、性冷淡大佬哥哥、优雅吸血鬼伯爵、俊美暴虐黑帮老大……
“撩了还想跑?做梦!”大佬们从开始不屑一顾,到最后真香定律,性器耸动不停,浓精不断xx。
完结①:【豪门】俊朗美人受X性冷淡大哥攻/斯文二哥/落拓三哥/小狼狗弟弟攻(豪门不受宠私生子,被如狼似虎的4兄弟轮流xx,4*只攻,完)
完结②:【白莲花言情校园】娇生惯养受X冷漠学神/美人学长/狠戾校霸/黏人学弟/宠溺哥哥攻(学院飞扬跋扈小少爷,被哥哥、3位舍友、校霸轮流宠爱,5*只攻,完)
完结③:【末世】可怜乖软受X暴躁情敌/高冷队长/心机基地大佬/俊朗火系异能/黑化丧尸王攻(末世觉醒弱x异能小可怜受,被主角受强压,被基地大佬、温润攻、队长、丧尸王不停灌精,5*只攻,完)
连载中:【玛丽苏学院】清朗隐忍受X高傲女装大佬/暴戾黑道太子/儒雅禁欲校医/薄凉无情竹马(4*只攻)

下个世界优先开:【修真】咸鱼小徒弟受X穿越男主攻/师尊攻/魔尊攻/师兄攻
预定:【猫妖】猫妖受X总裁攻/竹马攻/同桌攻【血族】小可怜血族受X清冷血族父亲攻/浪荡血族兄长/死对头攻【校园】柔软贫困生受X老师攻/金主攻/校霸攻【AxO】伪xeta真Omega受X上将攻/元帅攻/由恨转爱真香攻。更多世界解锁中…标签:NP/xx/大x/主受/快穿/xE

【豪门/完】俊朗柔弱美人受X清冷禁欲大哥/斯文败类二哥/落拓三哥/小狼狗弟弟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豪门1:地下室被小弟发现大x秘密,阴x勃起欲炸裂
空气沉闷像静止般一动不动,瓦数极小的白炽灯闪烁不定,在狭窄x仄的地下室里散发出幽幽的光。地下室空间极小,没有窗也没多余的家具,靠墙处放置着一张单人床,床摆放得有点歪,安置了床后,床尾就没多少空余位置,显然能看出床是临时布置的。

地下室正中间放着张不太稳的三人位黑皮沙发,前面是空空荡荡的透明玻璃桌,沙发后有一间小得几乎无处转身的洗漱间。洗漱间旁边是一扇简陋的木门,门此时没有关紧,想来是x心的女仆来送饭时所留下的缝隙。

不过即使门没有关紧又如何?他的哥哥们早已料定了他不敢逃跑。

明明暗暗中单人床上侧卧着的身影慢慢动了一下,少年黑发柔柔地搭拉下来,他眉宇紧蹙,皮肤是那种没有血色的苍白,像是常年不见阳光。

少年腹部传来阵阵抽丝般的疼痛,他额上冷汗如雨。他吱唔了一声,下一秒,他翻身而起。起来的那一瞬间,血液一下涌到头部,让他眼前有片刻的晕眩。

“顾念,吃饭了。”脚步声在寂静的空间中无限放大,紧接着是推门声和瓷勺碰撞碗壁的声音。

顾念好歹也算是顾家少爷,但却连女仆也敢直呼其名。顾念低垂着头,掩饰住眼底的情绪。

“可以麻烦给我来片感冒药吗?”顾念感觉得头痛欲裂,想来应该是感冒了,偏偏他还胃疼,他捂着左腹胃的地方下了床。

他一开口,平x里好听悦耳的少年嗓音此时无限沙哑。

“抱歉,我没有这个权限。”女仆将盛着饭菜的托盘重重地放到玻璃桌上,转向就走开了。

没有权限是假,恐怕不想给他拿药是真吧?顾念冷冷地注视了女仆的背影一眼,然后迅速扫荡完女仆送过来的饭菜。

饭菜很是简陋,清炒娃娃菜、凉拌海带、青椒炒蛋以及紫菜汤,但这是顾念十八年以来吃得最为狼狈也是最快的一次,原因无它,因为他这幅身体的原主已经有整整两天没吃饭了。

顾念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在原世界中是一名大学生,一天他在去帮人补课的路上不幸被花瓶砸死,然后绑定了“xxx夜浇灌系统”。

系统自称333,系统告诉顾念,“你想活过来对吗?只要你跟着我到小世界去完成任务,收集每个世界中大佬们的xx,当大佬们的好感度变成满值的100,当憎恨值变成0,你就算成功完成任务,到时就可以跳转到下个世界。”

对于“xxx夜浇灌”这种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词的任务,顾念也别无他法。

他本身就是Gay,但因为现实中有诸多束缚所以还没出柜,加上攻略大佬们也可以完成任务成功回到现实世界,基于上述原因,顾念同意了。

但让顾念所没有想到的是,穿到第一个世界后,他就发现他是一个惹人生厌的恶毒x灰。

原主有着豪门血统,他父亲是顾家第34任家主。虽然他父亲能力出众,但常年流连花丛,风流成性,娶了两任妻子后,仍在外面欠了一大笔风流债。

他母亲本是一位无忧无虑的人民教师,刚毕业就被他父亲蒙骗着生下了原主,未婚先孕很快就让他母亲失去了工作。

他母亲直到怀孕后才发现了他父亲结过两次婚、养着众多情人的事实,她抑郁不平一直到怀孕难产去世。原主被他外婆接回家带了十多年,外婆去世后原主才被正式接回了顾家。

对于这个来历不明的私生子,原主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们自然没给他好脸色看。

但同样家族,同样的命运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待遇,同是私生子的女主却因波涛汹涌的魔鬼身材和爱撒娇的天性,得到了四个哥哥的强宠。

而原主却因为得罪了女主,被他的兄弟们x着跳楼而死,下场凄惨。

标配的x灰,标配的命运,而顾念却决定逆天改命,攻略他的兄弟们。毕竟在这个世界中,还有谁能比得过他那四位器大活好的兄弟?

顾念吃完饭的半个小时后,女仆过来收拾好碗筷,她离去后,顾念来到洗漱间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少年。

少年178,对于十六岁刚出头的男生来说不算太矮,漆黑圆润的眼眸,鼻梁高挺,唇形姣好,但神色忧郁,或许是因为常年营养不良的原因,他皮肤苍白,略显x燥。

这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但气质却和原来的他大相径庭。

“系统,有没有可以改善原主外貌和肤质的方法?”顾念修长白皙的指尖从镜面少年的轮廓上一划而过,明显不太满意。

“有的,宿主,但需要用积分兑换。我这边给你找了几个最为合适的外挂道具,其中一键美颜需要500积分,万人迷光环需要1000积分,魅力值upupup!需要800积分,请问宿主你想要哪个?”

小孩才做选择,他全都要,“全部兑换。”

“可宿主你的积分不够,你目前只有新手上路奖励的200积分。”系统的电子音显得有些为难。

“那就先欠着。”顾念毫不犹豫地回。

“可是……”

“没有可是,我若是完不成任务你也会受到惩罚吧?我又不是不还,先欠着都不行吗?”

这下系统没有再迟疑,镜中的少年以x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白,皮肤变得细腻光洁,而T恤之下那被裹x束缚的大x也似要化成兔子跳脱而出。

是的,顾念是一位xx人,这个秘密在他原来的现实世界中没有多少人知道。但现在为了做任务,他到时可能不得不装作“不小心”透露给他的兄弟们了。

为了不让他的颜值一下变得与原来的太过违合,顾念让系统把外挂美颜各分成三个阶段施加他身上,现在所启用的均是第一阶段的美颜。

地下室外面是一条长廊,平时除了仆人外就没什么人来,但今天竟难得地响起了皮鞋叩击地面的响声。

少年手执82年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他逆着光而行,走到左侧地下室那间房时他顿了一下。停了一分钟左右,他还是推开了门。

“你一动不动地窝在那里做什么?想故意装死博取同情?”少年将红酒放到进门处半身高的柜子上,他斜着睨了顾念一眼。

“我……我没有,我只是有点不太舒服……”顾念早就接到了系统的通知,知道顾松然会进来,他装作浑身难受的样子躺在沙发上。

室内有淡淡的洗衣液香味,是从顾念身上散发出来的,他莹白似雪,修长的长腿可怜地曲着,衣领因躺着的原因而滑落了大半,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圆滑的肩头。

顾松然遽然睁大了眼睛,因为从他这个方向看去,他看到顾念那T恤下裹着一片白布条,布条被撑得几欲暴裂开来,透着浑圆滑嫩的x房以及深邃明显的x沟,这都昭示着顾念有着一双x暴天际的大x!

原来他所厌恶至深的哥哥,竟是一位勾人犯罪的xx人?!

豪门2:臭弟弟猛x花x,xx痉挛不断【彩蛋:小弟浴室激情xx后x,汁水横流】
“嗯、唔……难受……”顾念全身微颤地晃动着,形若樱瓣的唇一张一翕,露出红艳艳的舌尖。

无意之间,他的x波如浪一般摇了摇,顾松然只看一眼就感觉他x巴都要炸裂了。

“你在做什么,嗯?跟小猫叫春似的?”顾松然身下挺起一根灼热滚烫的铁棍,幸好室内灯光昏暗,而他穿的又是宽松的裤子,所以看起来并不明显。

“松然,我感冒了……能不能给片药给我……”顾念杏眼微张,眼里漾着可怜兮兮的光芒。

顾松然伸手探上顾念的额头,顾念脸上虽无多少血色,但肤如凝脂,触手间皮肤如上好丝绸般柔滑细腻,竟让顾松然有点舍不得收回手。

不是,他那气质阴郁、沉默寡言的四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看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感冒了,与我何x?谁让你心肠歹毒、一再针对我们的云云?我看就是要让你病久一点,长长记性才好!”

顾松然在提及“云云”这个名字时神色温柔,但当他将视线转回到顾念身上时,眼底寒光似剑,像是要准备一剑一剑将顾念给刺穿。

顾念眼中本还有一息亮芒,但听到顾松然说出这样伤人之词时,那浅褐色的眼眸一点一点变得黯淡无光。

顾松然捏着顾念下巴与他对视,有那么一瞬他的心脏传来被紧揪住的痛感。

“顾念,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顾松然的狗狗眼睁得圆溜溜的,他视奸着顾念x部的位置,恨不得立即扑上去把那对xx子捏暴。

“没、没有……”顾念长睫明显一颤,他有些慌张地躲避着顾松然钳制住他下颌的手。

这么紧张,连撒谎都不会说?

那前几天云云说顾念欺负她的那件事,会是真的吗?不,他怎么能怀疑他们家乖巧天真的云云?都怪顾念这个死x货故意勾引他,一定是这样!

顾松然思及此处,遽然上前一步,“嘶啦”一声,顾念那件款式简洁的白衬衣竟被他直接撕裂开来。纯棉面料刮过那对膨胀欲坠的大x子,一下就在上面留下一道红痕。

“唔,松然,你……在做什么?!”顾念慌慌张张死死地用双手护在x前,但手臂挤压间,竟让那对大白兔挤成了两个气球浑圆的形状。

“x什么?当然是x你!”顾松然眼里泛着红光,他猛然一下扑上前去张口一咬,很快就在顾念右侧的x头上留下一个明显的牙印。

顾念来到这个世界,他亲弟弟给他的第一个见面礼,竟然是在他x子上深深地咬了一口。

在原来的世界中,顾念本身是Gay,且体质特殊是个xx人,他虽喜欢男人,但却又对男人避而远之,因此一直到十八岁还未有过男朋友。

他的父母相敬如宾,对他家教很严,因此即使是发育过后,他也一直没有过自渎的行为。

顾松然这一咬瞬间带起一股细小的电流,从x子上传导到大脑,再从大脑传到尾椎骨和全身。

“松然,你放手,我、我是你哥!”顾念感受到花x无师自通地泌出水来,他爽到不行,但表面愤恨羞愧地用力推拒着顾松然。

“不知从哪里捡回来的私生子也算我哥?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欺负云云,我他妈可没你这么个哥哥!”

顾松然扒开那挂在顾念身上的破烂白T恤,然后一把将顾念抱起,带着人起身的那一刻,他脑海中竟闪过“这个人怎么那么轻”的念头,但很快,他又重新被眼前这具曼妙鲜活的x体给吸引。

他十三岁就开荤,男女不忌,可每次都是用过就丢,从来就没遇到过真正让他心满意足的身体。然而却没想到他第一次遇到,竟是他最为厌恶的四哥。

“妈的,你哭什么?我愿意上你,是你的福气!”

顾松然脱下外x,一把绑住顾念的双手缚在床头,他双腿支开跪在顾念身侧。

他低下头狠狠咬住顾念那包裹住大x的x衣,濡x的口水透过薄薄的衣布,浸染到顾念的x头上。让他整个人向后一颤,此刻的他就像人为刀俎,我为鱼x的那一条案板上的鱼。

“滚!滚开,你滚呐!”顾念泪流满面,他使劲用长腿去踹顾松然。

然而却被顾松然轻轻松松地压制住了,顾松然的x巴前端在进门时早已渗透出清液,此时蓄势待发地怼在顾念花x位置。

“滚什么滚?当初你妈勾引我爸的时候你怎么不让她滚?结果你还学你妈那一x来勾引我,现在我来满足你还不好吗?死x货!”

顾松然x鲁地扯下顾念身上那件被他的口水浸得半x的x衣,没了束缚他更加肆意妄为地咬住顾念那对大x子。

他剥下顾念的长裤和白色三角xx,故意狎昵而色情用x巴一挺一挺地去戳顾念的花x口,小虎牙一点一点顺着x头和优美的x部轮廓向下咬刺,让顾念口中止不住地xx声声呻吟。

“走开、滚!”顾念推拒不动,直起身来一口咬住顾松然的肩头。

顾松然疼得直皱眉,但还是没有半点要松开顾念的意思,顾念起身这一动作反倒是将x子又送进顾松然口中一寸。

顾松然兴致勃勃地不断吸吮x咬,恨不得能吸出几口x来,他宽厚白皙的大手在顾念的俏臀揉捏了几下,然后重新划到前面。

他跳过顾念那根本就不够看的小玉x,双指并拢揉搓着xx。感受到顾念身上明显颤动了一下后,顾松然低低一笑,然后猝然将三指x入顾念的花x。

“啊!”顾念惨叫一声,疼得眼泪一下渗出眼角。

“只是用手指x就要咬死我了,你他妈放松点!难不成你还想等下直接夹死我不成?”顾松然用空出的左手猛烈地拍了顾念的蜜桃臀几下。

顾念疼是真的疼,三指合x虽不算太x,但对于从未在花xx入过异物的他来说却是x壮无比。

他疼得不断向后退去,却被顾松然眼疾手快地一把捞了回来,就着这一急转而回的姿势,顾松然猝然拨出拓张的手指,将青筋暴起的x巴对准x口,然后准备一x到底。

“噗嗤”一下,是处女膜被他生生撞破的声音。

顾松然显而易见地顿了一下,但他实在是被那紧致温暖之处所裹挟得受不了,他像出笼猛兽一般将顾念死死压住,x巴一下一下向前捣鼓,一时间汁液四起,十分x乱。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