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奴及附赠品》by麽麽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他的奴及附赠品
麽麽酱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虐身 / 强攻强受
一主两奴的故事,两个奴是养父子关系。
养父陆钟幼年遭遇意外阴茎被全部切除,宁愿宣称对外自己先天阳痿,
养子陆阳最想被养父调教当狗,不断约调换主,然而所有主不过是养父的替代品。
杨晓既追求新鲜刺激,又寻找保持长期稳定关系的奴。
他们都有着,隐秘不可告人的变态愿望,养父子遇到杨晓后,三个人都如愿以偿。
he,过程有点黄有点虐,本质温馨治愈甜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杨晓/陆钟

杨晓走进酒吧,第一眼就注意到独自坐在角落的那个男人,身穿白衬衫,领带整整齐齐叠好放一旁,领口敞开露出锁骨,禁欲中透露出闷骚。他面前摆了一杯酒,坐的位置离舞台并不近,视线却时刻关注着舞台的情况。

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男子走过来坐到他对面,看姿势两个人并不熟悉。杨晓知道这样的人通常想找一夜情床伴顺便赚点外快。没说两句话,来人低声爆了句粗口,很快起身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通常这些搭讪的人不至于甩脸色,杨晓有点好奇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杨晓朝花衬衫男子走去,“能请你喝一杯吗?”

男子审视着他,他也在观察对方。眼前这人皮肤白净,保养得当眼角也没有皱纹,虽然并不年轻,看不出实际年龄。光看皮相,是他喜欢的类型。

“我是第一次来。你可以直接点。”男子说。

杨晓也决定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我想睡你。”

“够坦诚的,”男子似乎在思考他是不是真心这么说,然而接下来男子的话出乎他的意料:“可惜要让你失望了,我天生阳痿,不行。”

难怪先前那人会直接离开,杨晓了然,反而紧挨着男子坐下,大腿靠在一起。他察觉男子身体有过瞬间僵硬,但是没有拒绝他。男子身上的香水气息环绕着他鼻尖。从穿着到造型看得出男子准备充分,杨晓干脆环住他的腰身,揉捏他腰间软肉。

“对了,怎么称呼你?”

“认识不过一晚上,名字知道与否有什么要紧的。”

在杨晓再三追问下,他终于说:“我叫陆钟。”

“陆钟,吃药试过没?”

陆钟摇头:“对我而言没用。”

陆钟皮肤白,人长得不错,说话声音轻柔,像羽毛拂过。杨晓忽然对眼前的人产生兴趣,他还没有和阳痿男睡过,非常想知道这种人被插会不会产生性快感。

“那么你有没有和别人做过?”

陆钟呼吸有些急促,他局促不安的神情无声地变相证明他缺乏性经验。

“你想被上,是不是?巧了,我还没有和阳痿男睡过,不介意睡一次。”

说着杨晓准备和他出酒吧后门去休息区。那是酒吧后方的平房,专门提供一夜情的场所。被分成许多小隔间,每个隔间不大,设有简易的洗浴间和床铺。陆钟看上去反倒犹豫起来,在杨晓的催促下才往前走。

进了隔间,杨晓不再犹豫直接上手乱摸一通,接着暗示快感又不止通过前面获得,被插前列腺高潮一样很爽。

“还是不做了,我帮你口出来。”

“行啊。”杨晓虽然不太乐意,转念一想真要进行下去哪里由得陆钟选择。于是反握住他的手摸向自己勃起的下体,刻意顶了顶胯。他坐在床上,这个高度陆钟跪下刚好合适。

“既然不想做,你就跪着吧。”

一般人不一定愿意跪下,杨晓在等待,如果此时陆钟直接走人,他也不好强人所难。但是陆钟如他所愿,跪下解开他的裤子拉链,杨晓的性器没了束缚,早已蓄势待发。

陆钟双手捧着他的性器,神色迷恋又陶醉。

“你以前帮人口过没?”

陆钟回过神来舔舔嘴唇,有些紧张:“第一次。”

“那你可要好好表现。”

陆钟似乎笑了下,埋头含住龟头,舌头绕着柱身打转。

没多久,杨晓发现他臀部紧绷,夹紧了双腿。杨晓心里评价了句真骚。手掌心按住他的头部,双腿搭在陆钟肩膀,说道:“我想操你的嘴。”

见陆钟没有拒绝,反而张开嘴巴,杨晓决定更进一步,性器长驱直入捅到喉咙深处。

陆钟看似难受得干呕,喉咙收缩紧绷的瞬间带给杨晓别样的满足。虽然口活技巧不怎么样,陆钟任人施为的模样本身能带给人快感。

“骚货,一副欠操的嘴脸,是不是还嫌不够?”杨晓一边抽插一边说着侮辱性话语,就他的观察而言,陆钟没有反驳,反而异常享受。

杨晓射精前有意往外退,当面颜射。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陆钟茫然无措的神情激起杨晓的施虐欲望,他拍打陆钟脸颊,脱下自己的内裤给他擦干净脸上的精液。

“赏赐你的,快点舔干净。”

内裤上精液痕迹斑斑点点,混合汗液,反正杨晓准备扔掉,扔掉前便宜这个骚男人尽兴,解解骚气。

陆钟小口舔着自己的精液,杨晓嫌他动作太慢,干脆全部塞进他的嘴里。只听到陆钟“呜呜”发不出完整音节,趁他想取下内裤时没有防备,杨晓按住他,将他按倒在地,动手解开他的皮带。没想到陆钟的反应比他想象中还大,但是杨晓力量更胜一筹,把他压在身下。飞速取出休息间准备的情趣手铐,反拷住他的双手。

陆钟双手够不到塞在嘴里的内裤,着急地闷哼出声,只听到“呜呜”声,发不出完整音节。示弱的声音更加助长了杨晓凌虐他的欲望。

杨晓随手扇他两耳光,呵斥道:“老实点。”

陆钟果断闭嘴不再叫喊,而是努力缩成一团。他在发抖。

“至于吗?我不过想看看你到底硬了没有。有的人”杨晓直接摸到陆钟胯间:“咦,你这不是硬了?”

杨晓在本该是阳具的部位摸到一个硬东西,顿时手感有异样,不像人体皮肤。杨晓了然:“你那个是不是特别小,所以想让自己显得大一点。老骚货,看不出你是在意自己大小的人。”

陆钟表情痛苦地摇头,颤抖得更加厉害。

“你反正也是被人压的,前面的大小长短关系不大。”正说着,杨晓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陆钟的下体失去内裤的遮挡,完整暴露在他面前。

陆钟内裤里垫着卫生巾,这种女性才用的物品上有着淡黄色尿液痕迹。陆钟本该是阴茎的部位只剩下多余的一点软肉,一根假阴茎有部分插在陆钟尿道口,从外形看倒做得仿真精致。

杨晓愣神的功夫,陆钟慌乱并上双腿。这时杨晓才说:“原来你下面没有了啊。”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