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女儿男朋友》by音速阿伏兔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爱上女儿男朋友 限
老房子着火,老男人与小男孩的畸形初恋。
音速阿伏兔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父子 – 年上

简介
「他们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他天生就该爱他,毫无理由,也毫无保留。」
.
亲父子年上,受为了报复,利用女儿男朋友的身份接近攻,结果老男人一见钟情,被忽悠得一瘸一拐(bushi)
陆桑北×林增月
三观不正,攻已婚有女,出轨偷情,没什么好人,道德标兵不适合,自娱自乐爽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陆桑北是个顶无聊的人。
他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从小就浸蕴在浓厚的学术氛围中,接受的是最正统的国学教育,连课余爱好都是下围棋、画工笔,乏味得厉害,小小年纪就养出一派老成内敛的气场。
大约是天生感情淡薄,他没有叛逆期,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长辈怎么安排他就怎么做,循规蹈矩的,从读书到工作,从结婚到生子。
不过这其中也出过一点小岔子,他临近结婚的头半个月,未婚妻突然悔婚,怎么说都不嫁了,这事在当时闹得有点难看,招惹了不少风言风语。可女人坚持不嫁,扭头收拾行囊离家了,于是母亲做主,给他娶了另一个心悦他已久的女人。
陆桑北平淡接受了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娶谁并无什么本质的区别,他对另一半的态度就是可有可无。
所以他和程敏思的感情并不热络,与其叫夫妻,不如说是室友,更别提他婚后马上被上级机关调动了工作岗位,常年辗转于外地市县,与妻女分居,直到这几年才得以调回来。
这么多年,他的生活寡淡得像杯白开水,x净透亮,无色无味。
然而,这些都是在遇见林增月之前。
那天是他女儿陆雯的生x,他让人买了份礼物,下班后驱车来到了陆雯大学附近的房子。
这处房产是他给女儿的未来嫁妆,陆雯当时很开心,自己找了个装修队,在大学开学之前就把房子装完晾好了,一天都没住过宿舍。
他到那一看,才知道是为什么。
陆雯在那间房子养了不少爬宠,蜘蛛、蝎子、还有蛇。
难怪不住宿舍,且不说条件不允许,这种宠物不像猫狗,大多数人不害怕就不错了,喜欢的才是少数。
不过他并不反对女儿的小众爱好,他虽然没有在陆雯的成长中给予太多温情,但不论是经济还是生活,都给了她足够的支持和自由。
陆雯正在摆弄手机,看见他爸有些惊讶,迎上来问:“爸!你来啦?”
“生x快乐,雯雯。”男人从口袋掏出礼物,递给她。
陆雯打开盒子,发现是自己一直都想要的一个手镯,她高兴地x在手腕上,举到他面前,撒娇道:“爸,好看吗?”
他点点头:“好看。”
陆雯越看越欢喜,认真和爸爸道了谢,还邀请他留下吃蛋糕,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同学认识。
脱掉大衣,陆桑北里面穿的是一件月白色的丝绸衬衫,手腕还戴着檀香木手串,一派儒雅斯文的势头,再加上一身领导气质加持,一群小年轻面对他有些拘谨,礼貌地打完招呼,气氛陷入冷场。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有人小声问陆雯:“林增月来了吗?”
陆雯好像突然想起些什么似的,一拍脑门,四处张望了一下,拿起手机欲打电话,朝他爸道:“爸,你先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陆桑北慢条斯理地点点头:“你打吧,我抽根烟。”
他下楼之后,一帮少年少女才松了口气,有女孩疯狂摇陆雯:“雯雯你爸也太帅了吧?好年轻啊。”
陆雯顾不上这些有的没的,急急忙忙道:“我差点忘了,一会我家月月到了怎么办,我爸还不知道我谈恋爱呢!”
有男生接话道:“诶?月月已经来了呀,刚刚我还看见他了,他拿饲料去楼下喂蛇了。”
陆雯拨出电话,发现手机在她身后的沙发缝隙里。
几个人面面相觑:“老丈人突然袭击,月月这次惨了……”
*
陆桑北有烟瘾,他走下楼梯刚掏出烟,忽然听见一个清亮的少年音慢悠悠地说:“这位先生,不要在这里吸烟哦,小动物怕烟熏的。”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少年从房间里出来,他似乎刚洗完澡,裸着上半身,正在穿衣服。陆桑北注意到他的侧肋下,纹着一簇艳冶的玫瑰。
绯色的玫瑰开在一片x净的皮肤上,像莫兰迪色调的典雅油画。
直到少年走近了,他才看清所谓的小动物是什么。
一条长度将近一米、通体漆黑、鳞片闪亮的墨西哥黑王蛇。
蛇就在少年的衣服里来回盘绕,十分亲近的样子,小脑袋从领口支起来,又调皮地钻了回去,它很不安分,环在少年腰间,蛇尾灵活地将他的长裤挑开一条缝隙,陆桑北眯了眯眼,又不动声色地敛眸。
竟然…没穿xx。
林增月蹙眉斥责:“小坨,乖一点!”说完又朝男人挑挑眉:“先生,您不怕蛇吧?需要我把它关起来吗?”
那是一种灵动到极致的神色,隐隐含着挑衅,他的喉结颤了颤,仿佛一下失去了语言功能,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怎么说话,他确是不怕蛇的,但也称不上喜欢,可此刻,他有一种触碰的冲动,地下室的光线很阴,可少年的皮肤却白得晃眼,仿佛独立于一台灰蒙蒙的幕布前,只有他一个人带着闪烁的光点,周围都是衬托他的柔和光圈。
他夹着烟的手指悄悄收紧,哑声道:“不必。”
少年轻笑,他把蛇缠在手掌上,推出去给男人看:“它不会攻击人的,小坨还是个两岁的宝宝呢。”
他凑的更近了,陆桑北看见黑王蛇幽暗的蛇瞳、分叉的蛇信,又看见少年狭长的凤眼,垂坠的睫毛,他鬼迷心窍般地,伸出手,忽然被蛇衔住了虎口。
利齿刺进皮肤,血液滴滴答答地涌出来,他还没感觉到疼,少年倒吸一口凉气,生气地把蛇放进蛇箱,还碎碎地念它:“你就知道打我的脸是吧?一句话都不能夸!”
林增月抬起男人的手细看,两个小血x正杳杳冒血,他带着他用清水冲洗,歉意地说:“对不起啊先生,我也不知道它今天怎么了,平常小坨真的不会乱咬人的,不过黑王蛇是无毒的,您不放心的话打个破伤风就行了。”
他的手被他握着,皮肤相连处涌起一种像持续触电般的酥麻,蔓延到四肢百骸,整个人的反应都变得迟钝,被蛇咬了也感觉不出疼,血液在血管里疯狂地奔涌,兴奋的、x动的、所有心情交织在一起,比尼古丁更让人着迷。
少年见血不流了,跑进储藏室翻箱倒柜地找医药箱,不小心扬起柜子缝隙的薄灰,他咳了几声,又“呸呸”地吐了两次,一脸嫌弃地做了个“呕”的表情。
他就站在门口注视着人家带着鲜艳生机的细微表情,心脏鼓噪得不像话,从他踏进这间地下室,就好像步入了一个鬼魅绮幻的童话乡,空气中飞舞的灰尘都像是宇宙中的星碎尘埃,捧得他一颗心仿佛飘在天上,迟迟落不回地面……
玫瑰、蛇、少年……
也许混在一起,叫做毒药。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